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集 第一魂環 第十一章 小舞原來你真的是個兔子(四)  
   
第二集 第一魂環 第十一章 小舞原來你真的是個兔子(四)

唐三一步步走到蕭塵宇面前,“不用試了。你不可能掙脫的。我的第一魂環是曼陀羅蛇,所以,我的藍銀草有了曼陀羅蛇的堅韌。當然,也有了曼陀羅蛇的一點毒性。如果你覺得還有再戰之力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品嘗一下曼陀羅蛇毒的味道。哦,順便說一下,我不會解毒。”

又是十余根藍銀草在唐三背後冒起,草葉懸浮在他背後,就像是十余條曼陀羅蛇准備擇人而噬一般。

恐懼的情緒開始出現在這些高年級學員身上,蕭老大那些手下幾乎是不受控制的快速後退。

曼陀羅蛇他們就算沒見過,也絕對聽說過。誰願意和這種恐怖的蛇毒打交道。

“別放蛇毒。我認輸了。”蕭塵宇盡管是學員中的老大,但他畢竟也只有十二歲,同樣也會有孩子的恐懼,一時間已經完全亂了方寸。

其實,唐三的藍銀草雖然有毒,但畢竟只是第一魂環,吸收的又不是更強大的曼陀羅蛇,所以附帶的毒性只有麻痹效果而已。並沒有致命的劇毒。可蕭塵宇又怎麼敢用自己的身體去試驗呢?

藍銀草悄然從蕭塵宇腳下消失,唐三臉上流露出工讀生們熟悉的溫和微笑,“既然你已經認輸了,那麼,就按之前你和小舞約定的辦吧。”

蕭塵宇呆呆的看著唐三,“那我應該認你當老大還是認她?”他怎麼也不相信,小舞的實力能夠超過唐三。六歲的魂師,這已經超越了他的認知。

唐三微笑道:“當然小舞是你老大。我打不過她。否則,七舍的舍長就是我,不是她了。”

“啊?”蕭塵宇的嘴張成了O形,心說,你已經這麼猛了,她比你還厲害,你們真的是工讀生,真的只有六歲麼?

小舞緩緩走到唐三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擺出一副大姐頭的樣子,“小三表現不錯,辛苦了。”

唐三呵呵一笑,道:“老師還讓我去辦點事,剩下的 6K.CN事你自己搞定吧。以後你可是學院的大姐大了。”

小舞笑著在唐三肩頭捶了一下,“好了,你去吧,剩下的我辦了。”

說完,她的目光轉向蕭塵宇,“怎麼?你還不服氣?好吧。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小舞,一年級工讀生,武魂,兔,十二級一環戰魂師。”

別說蕭塵宇了,就連還沒走的唐三也吃了一驚,他也是現在才知道小舞竟然同樣是魂師,而且比自己還要高上一級,可她的年紀和自己差不多,難道說,她竟然也是先天滿魂力?

小舞身上亮起的是紅色光芒,在淡淡的紅光籠罩之下,她的眼睛開始變成了紅色,耳朵緩緩變長,帶著柔軟的白毛從頭側豎起。身材似乎變得高了一些,柔和的魂力氣息圍繞著她的身體波動。腳下升起的魂環竟然和唐三一樣,也是黃色的百年魂環。

蕭塵宇用力的拍了自己腦門一下,“小舞姐,我服了。以後你就是咱們諾丁初級魂師學院的大姐大。都過來,見過小舞姐。”

一個藍銀草十一級器魂師就那麼猛了,這是一個十二級一環戰魂師,而且也是百年魂環。蕭塵宇不用打也知道自己絕不是小舞的對手。

小舞有些得意的看著一群高年級學員在自己面前鞠躬行禮,瞥了站在那里發呆的唐三一眼,“你不是有事麼?怎麼還不走。就允許你是先天滿魂力,我就不行麼?”

唐三從思緒中驚醒,仔細的看了小舞一眼,抬手在她那柔軟的長耳上摸了摸,點了點頭,“小舞,原來你真的是個兔子。”

“你……”兔子的耳朵是最敏感的,化為武魂,效果同樣出現在小舞身上,小姑娘的俏臉頓時多了兩抹紅暈,抬手欲打,唐三卻飛也似的跑了。

不說小舞這邊如何善後,唐三跑出學院後,心情不禁一陣暢快,除了老師受毒傷讓他擔心以外,其他的一切都比想象中還要美好。玄天功的修煉問題終于解決了,而且自己還多了藍銀草纏繞這個技能,實力有了長足的進步。唐三相信,只要不斷的努力修煉,玄天功必然會突飛猛進。最多十年,自己只要能夠進入玄天功第五重境界,也算是有所小成了,到了那時候,玄天寶錄中記載的大部分暗器就將能夠使用。

老師不是說這個世界有許多武魂家族的宗門麼,自己在異界重新建立一個唐門又有什麼不可以呢?

斗羅大陸上,不論是天斗帝國還是星羅帝國,任何一座城市中的武魂殿都會是這座城市的標志性建築。唐三只是隨便問了一個路人,就順利的找到了武魂殿所在的地方。

剛才幫助工讀生應對決斗已經耽誤了一些時間,還要回去給老師帶午飯,所以唐三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武魂殿這邊,不想耽誤時間。

“站住。小朋友,這里是武魂殿,可不能亂闖。”唐三剛來到武魂殿,就被門口的門衛攔住了。

諾丁城的武魂殿是一座巨大的穹頂建築。單是正面的寬度就要超過百米,高達二十米,一共分為三層。

整個建築是棕色的,正面大門上的武魂殿標志上只有一柄長劍。通過大師當初的解釋,唐三知道,標志上只有一個圖案,代表著諾丁城的武魂殿是最低級的武魂殿。

上篇:第二集 第一魂環 第十一章 小舞原來你真的是個兔子(三)     下篇:第二集 第一魂環 第十二章 亂披風錘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