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章 書記員的工作  
   
第四章 書記員的工作

第四章 書記員的工作



"西瑟.."

正在忙著喂一只紫晶暴熊的西瑟回過頭看看宮浩:"什麼事,格萊爾?你的工作做好了?"

"是的."宮浩回答:"正好我有時間,所以我就想過來看看你是不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哦,那可太好了,非常感謝你,格萊爾."西瑟叫了起來:"正好我這里有些忙不過來.看見你旁邊的那個水塘了嗎?去幫我撈一條金線魚出來,然後拔十片鱗片下來.記住千萬別弄死它,只剩下這一條了."

"好的,西瑟."宮浩向水塘走去.

"心它的牙齒,非常鋒利,那可是食人魚."西瑟大聲叫道,籠子里的暴熊發出不耐煩的吼叫聲.西瑟慌慌張張地把手里的大塊鮮肉和幾塊紫晶石扔進去.前者滿足暴熊的腸胃,後者則幫助暴熊恢複傷口--它剛剛被抽走了大量的鮮血.

好一番忙碌之後,西瑟終于把手里的工作忙完,看看時間還早,西瑟感激地:"真是太謝謝你了,格萊爾,今天我這邊的材料用量很大,害得我忙個不停,還好有你過來幫忙."

"其實我也不是特別過來幫忙的,只是我正好有事來找你,看你正在忙,又不好意思打擾你,就先幫你把事做一下了."

"原來是這樣,吧什麼事?"

"我想你能給我一枝筆和幾張紙嗎?"

"你要那個干什麼?"西瑟有些迷惑.

"用來記錄清單,你知道那些大人物總是用嘴一下明天需要什麼,然後就走了,可如果我們忙到忘了怎麼辦?我想把它記下來會比較好……你知道我認識字的."

西瑟明白了:"真羨慕你能認識字.我會去找安得魯大人要筆和紙的,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以前這里很少有認識字的仆役,所以材料清單沒有意義."

"萬分感謝."宮浩覺得自己穿越到這里來最大的幸運或許就是修伊格萊爾認識字了.

離開的時候,宮浩對西瑟:"如果以後你還有忙不過來的時候,可以隨時過來叫我."

"那真是太好了."西瑟高興道.

第二天一早,西瑟為宮浩拿來了紙筆.

宮浩開始很認真地記錄下自己花房里的各種魔植的生長狀態.

沒錯,宮浩索要紙筆並不是為了記錄材料清單,那只是附帶的作用,他的真正目的是仔細觀察,研究,分析這些魔植的生長狀況.

有一件事,宮浩很不理解.

就是花房里的這些魔植,有許多都已經是瀕臨絕種的植物.仆役們必須心伺候它們,在取得材料的同時,還不能讓它們死去.可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好好培育一番呢?

看起來那個常年窩在塔里的大煉金師絲毫沒有為知識和財富播種的習慣,從修伊的記憶中,宮浩也發現,整個風鳴大陸幾乎都缺乏這種為將來做儲備的理念,他們熱衷于搶掠,習慣憑借強大的戰斗力從他人手中奪食,而非自我生產.

或許這才是煉金術沒落的真正原因,否則象這些瀕臨絕種的魔植,完全可以通過人工培育來重新崛起.

宮浩嘗試著更加精心的照料這些魔植.

今天宮浩欣喜地發現,在他看護的四十二種魔植中,有一株成熟結種了.

是那株吃掉宮浩一塊肉的血腥蘭,如今給予宮浩回報了.

他的傷口到現在還沒完全愈合呢.

一粒鮮的魔種就那樣躺在宮浩的手心里,發出妖冶的芒.

如果能夠把它種活,他不就不必再每天擔心血腥蘭一旦死去就從此絕種了嗎?

想到就做.

宮浩去找西瑟要花盆,西瑟問他做什麼,宮浩回答了他,西瑟卻搖頭道:"那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格萊爾.血腥蘭是非常難以培育成活的.它們在成苗的時候就貪食血肉,而且需要**的血肉."

"我可以喂它們."

"可那也不代表它們就能成活.要知道每一株魔植都是有靈性的,它們通過吸取元素精華培育自己,在幼生期大都很嬌嫩,非常容易夭折.你這樣做失敗的可能會很大."

"可是我想試試."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那麼我去給你拿個花盆,看在你幫我做事的份上."西瑟很無奈地點頭.

"最好是拿個大點的."

"為什麼?"

"我覺得寬敞的環境對它有好處."

西瑟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吧,你真是個怪人."

宮浩開心地笑了.

當天晚上,西瑟抱著大花盆來到了13號區域.

沒有想到的是安得魯竟然也來了.

"我聽血腥蘭結了一顆種子,而你打算把它培育成活?"安得魯的聲音很陰森.

宮浩想了想,很謹慎地回答道:"安得魯大人,我聽風鳴大陸的血腥蘭已經絕跡了.我想……我想也許我可以多種出一株來.這樣以後大人需要血腥蘭做實驗時,就可以多一些材料備用了."

安得魯的臉上露出一絲欣賞之意:"很好,看來你不僅是個漂亮孩子,而且還很懂事,也很會做事.難怪那位男爵夫人這麼喜歡你了."

"多謝大人的誇獎,我既然來了,就該把事做好."

"那麼你打算怎麼培育它?"

"這段時間我觀察了一下血腥蘭,我發現它比較喜歡潮濕陰冷的環境,所以我打算把種子移到花房里相對陰暗一些的角落里去培育.但是目前我還無法確定它到底需要怎樣培育才能成活.您知道,我對這方面的知識依然還很匱乏."

安得魯有些驚訝地看看宮浩,他認真地想了一會才道:"並不是沒有人試圖培育血腥蘭這類的魔植,但絕大多數人都失敗了.血腥蘭的種子對我們沒有什麼用處,如果你想嘗試,我不會反對.哦對了,如果你想了解有關魔植方面的信息,我建議去可以在空閑的時候去煉金塔的一層.那里有個圖書館,有很多關于這方面的書籍.你可以去找一下資料,也許會對你有幫助."

"我可以進煉金塔嗎?"

安德魯這才想起煉金塔是不許仆役進入的.他想了想然後道:"我記得你認識字,這是好事.我給你一個選擇.煉金塔的圖書館需要一個書記員,主要用來記錄一些實驗數據,以及對各種材料的新發現.煉金是一門長久的學問,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又會有什麼樣的新發現,所以這樣的書記員總是需要的.如果由你來擔任書記員,那麼皮耶那邊就會有一個學徒從繁重的記錄工作中解脫出來.不過我不會因此就免去你在13號區域的工作,何況你還要把血腥蘭培育出來.如果你因為書記員的工作而沒有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我同樣不會原諒你.也就是,你將通過額外的工作來獲得進入煉金塔一層的機會,你是否願意?"

宮浩的眼中放出興奮的亮彩:"我願意!"

他當然願意,對他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能夠進入煉金塔的圖書館,就意味著他可以學到很多有關煉金的知識.如果魔法師是以強大的魔力作為強大的代表,那麼煉金師就是以豐富的知識來強大自己.

無論如何,宮浩都不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看著宮浩興奮的樣子,安得魯輕輕嘀咕了一聲:"到是個有趣的子."

他隨手從胸前解下一枚徽章扔給宮浩:"拿著這個,你就可以自由出入煉金塔了.沒有這東西而擅自進入者,會被傀儡武士當場格殺.不過我要提醒你,你的行走范圍只能局限在一層.如果你敢進入二層……哼哼,煉金師可不是只有魔偶這一種武器.我會叫你知道什麼叫恐怖的."

著,他轉身離開.

從根本上講,他對宮浩能夠培育出血腥蘭根本不抱希望.不過能為導師減少一個學徒的工作量,到也是個討取導師歡心的好辦法.

——————————————————

城堡中心的高塔,一直以來都是仆役們心神向往的地方.

每一層都代表著不同的身份地位.

塔的最頂層,就是大煉金師海因斯的實驗室.他就象是島上的天神,俯瞰眾生,掌握著這個的王國.

整個城堡有大約二百名傀儡武士,全部只聽命于海因斯.只要他一聲令下,這些傀儡武士會為他殺死任何他指定的目標.

傀儡武士的實力,大約只相當于一個普通的三級武士.在分階為十級的武士階梯中,這樣的階位並不算高.但是這個階位,卻是大陸各國最主要的力量.在三階以上的武士,隨著人數的逐漸減少,並不適合成為大兵團作戰的主力兵種.因此王國主力兵種一般都是由三到四級武士組成.

如果讓一個三級武士與一個傀儡武士對戰,那麼勝利的多半是三級武士,因為傀儡武士畢竟只是煉金師所制造出來的魔偶,智力低下,缺乏變通能力.

可如果是一千個三級武士對上一千個傀儡武士,勝利的就一定是傀儡武士,而且是大勝.

同樣的原因,這些魔偶沒有感,不懂懼怕,忠實于將領,服從指揮,哪怕是讓他們去自殺,他們也絕不會半個不字.哪怕將它們的手腳砍斷,它們也會爬著過去敵人作戰.

唯一消滅它們的辦法就是將他們徹底肢解.

在戰場上,這樣的戰士毫無疑問是最受將領們歡迎的.他們不會吵著要發軍餉,不會鬧兵變,不會象一群老兵那樣惹事生非,甚至不需要吃飯,喝水,只需要能源晶石,即使是在最惡劣的環境下作戰也不會喊累,即使被敵人包圍也不會有士氣上的頹廢,更不會出現逃亡敗退的跡象,而只會血戰到死.

正是因為如此,在蘭斯帝國興起的過程中,只用了大約兩千個傀儡武士,就打敗了一支由兩萬人組成的部隊.傀儡武士的可怕由此可見.而這還只是普通的魔偶,在傀儡武士之上,還有更加恐怖的,相當于四級武士的血肉傀儡.聽在百年戰爭時代,可以媲美七八級武士的魔偶都有出現,可惜隨著煉金術的凋零,各國對煉金術的敝帚自珍,這些魔偶的制作技術也就漸漸失傳了.

而傳中最可怕的魔偶,是由大煉金師伊萊克特拉建造的巨魔神,其戰斗力竟直逼頂級武士.在那段瘋狂歲月里,伊萊克特拉曾經憑借著他的魔神軍團,幾乎橫掃整個大陸,讓世人為之震撼.

然而隨著伊萊克特拉的神秘失蹤,魔神軍團也隨之銷聲匿跡,從此不見天日.巨魔神的制造方法也就此失傳.

然而煉金師的神奇與偉大,也由此可見.

每一想到這些神奇的傳,宮浩的心就頗有幾分激動.

盡管他努力做事有一半原因是為了拼命表現自己,以盡量避免可能存在的危險,但是隨著對煉金術理解的加深,他發現自己也漸漸愛上了這門學問.

他轉生前就是做實驗的,天生就對這方面有著濃厚的興趣.如今來到這個世界,眼里看到的盡是些稀奇生物,接觸的全都是他想都沒想到過東西,一門龐大而複雜的系統學問正在向自己敞開大門,以至于他對破解其中的奧妙也就越發向往.

父親曾經過:每一個科學家成功的源動力,都是出自對知識與科學的渴求.沒有這種知識饑餓感的人,永遠成不了頂級的大師.

而現在,站在這浩如煙海的知識學堂前,看著藏書館中那一本本精裝冊子,想象這里面幾乎囊括了風鳴大陸所有的魔法知識,他感受到了一種由內心深處升騰而起的饑餓感.

太迫切想要學習和了解這些知識了.

"喂,子,站在那里發呆干什麼?"一個穿著灰色學徒袍的少年對宮浩叫道.

這一聲叫喚將宮浩從滿腦的遐思中驚醒過來,他連忙走上前去:"是尼爾大人嗎?我是奉安得魯大人的指示前來接手書記員工作的."

尼爾用輕蔑的眼神掃了一眼這個"卑賤的仆役",然後冷冷道:"不用叫我大人.在這里,除了海因斯大師外,只有三個人有資格被稱為大人.你叫我尼爾法師就可以了."

"是,尼爾法師."

明明是個學徒,卻要自稱法師,宮浩心里壓著笑.心中一個念頭閃過:有三個人可以被稱作大人?

除了安得魯和皮耶,這里還有哪個大人物?

強行壓下心頭的疑惑,宮浩恭敬道:"那麼尼爾大人,請問我該如何開始工作?"

"很簡單.你每天中午到這里來工作兩個鍾時,會有人把當天的實驗結果告訴你,由你負責記錄,然後進行分類,歸檔.如果有了一套證實有效的制作方法,你就把它單獨整理成書,然後貼上封面,記下名字.其他就沒什麼了."

"是,尼爾法師,我明白了."

"記住,你必須盡可能的熟悉這里的資料.畢竟沒有人可以將所有的實驗結果和數據都背下來.很多時候大人們會需要進來查資料,到時候你必須在第一時間把所有的記錄拿給大人,而不是在這里東找西找."

宮浩的眼中一亮:"那也就是,我必須翻看過這里所有的書籍後才能做到用最快的速度為大人們找到他們需要的資料了."

叫尼爾的學徒微微猶豫了一下:"照理,以你的身份是不可以接觸這里的高級煉金術的……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你……"

尼爾沒有下去,宮浩的心卻微微緊了緊.

尼爾繼續道:"既然這樣,我想你可以隨意翻閱這里的書籍.好了,我終于可以擺脫這該死的文書工作了,以後我再也不想來到這鬼地方.我討厭做書記員!"

尼爾大笑著離開,只留下宮浩一個人在那空蕩蕩的藏書館中.




上篇: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下篇:第五章 蘭斯洛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