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一章 山谷里的秘密(上)  
   
第十一章 山谷里的秘密(上)

第十一章 山谷里的秘密(上)



比勒死了.

全身的鮮血都被吸血蜂吸干,他的尸體橫在地上,干癟得就象一個風化的干尸.

這是宮浩第一次親眼目睹有人死去.

無論過去的世界,還是現在的世界.

而且死法是如此淒慘.

他想吐,內心深處強烈升起想要作嘔的感覺.

可他只能站在那里看著,強忍住那種惡心感,象個沒事人一般.

躺在地上的比勒睜著大眼,即使是在臨死前也想不通為什麼吸血蜂會攻擊他.

安德魯的臉色也有些陰沉.

他望著那鐵籠里面的尸體,然後拿起那瓶趨蟲水嗅了幾下.

眉頭深鎖,安德魯:"是這瓶藥有問題,好象是被人兌了水,降低了藥效."

"藥劑是比勒從撒克那里拿來的."宮浩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撒克.

發生這樣的事,安德魯都來了,兩個仆役長更不可能不過來.

撒克怒叫:"格萊爾,你不要胡!我怎麼會給他有問題的藥?我看是你害死了比勒還差不多.別忘了出事的時候只有你和他在這里."

"撒克,我並沒有是你給藥加了水.我只是比勒是從你那里拿來的藥劑,這一點沒錯吧.所有的資源都是由你和西瑟負責看管的,其他人根本沒有資格保存和接觸這些東西.你認為比勒拿來藥劑後會看著我向他的藥里兌水嗎?"

"這……"撒克動了動嘴,想什麼,卻又不出來.他望著籠子里的尸體,心中的恐懼不斷加大.

安德魯看著撒克:"告訴我,撒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撒克心虛地低下頭:"安……安德魯大人."

"告訴我實話."安德魯的聲音越發嚴厲起來.

"大人,我真得不是故意的!"撒克大叫起來.

一聽到這句話,宮浩不由長歎了一口氣.到底還是年紀,面對死了人這樣的況,撒克還沒有學會在這樣的心理壓力下承受大人的盤問.

事其實很簡單,撒克不心弄灑了趨蟲水,失去了半瓶藥劑.由于城堡對藥劑的使用與看管很嚴格,撒克不希望破壞自己在安德魯心目中的形象,所以就自作主張給藥劑兌了些水.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太大的麻煩,經過稀釋的趨蟲水依然有趨蟲效果,這一點他可是試過的,只是效果差一些罷了.但他沒想到還是引發了如此嚴重的後果.

少年人不負責任的天性在這刻顯露無遺,用一個錯誤去掩蓋另一個錯誤,從而造成更大的錯誤,這幾乎是每一個少年在成長過程中都會出現的況.

然而問題是……這里是煉獄島.

這里並不是可以允許犯錯的地方.

安德魯看撒克的眼神就象是在看一個死人:"撒克,你讓我很失望."

撒克嚇得發抖.

安德魯冷冷道:"從今天起,你不再擔任仆役長的職務.這個月結束,我會帶你離開這里,去一個新的地方做你的工作."

"是……是的大人,我知道了."撒克無奈點頭.

宮浩閉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從此以後都不會再看見撒克了.

盡管剛才撒克試圖把罪名栽贓給他,但那只是一個孩子在發現闖禍之後心慌意亂,推卸責任的表現.這種表現或許應該被狠狠打一頓**,但絕不該是從此失蹤.

"修伊格萊爾."安德魯冷酷的聲音再次響起.

宮浩收回心神:"大人."

"從今天起,你接替撒克的位置,出任仆役長.西瑟主要負責仆役進出送貨,人員安排和管理,而你主要檢查仆役們的工作進度,並做出態度總結.我知道你經常幫其他人做事,你的工作表現也一向出色,我想這個位置很適合你."

宮浩微微有些楞神.

讓自己做仆役長他到不奇怪.仆役長和仆役其實本來就沒有太大區別,這一點只要看看撒克的遭遇就知道了,都是卑賤的下人,只不過下人中的頭而已.

但是負責檢查仆役工作進度……也就是從今天開始,如果誰的工作表現不好,那麼自己就要將他記錄下來,然後呈報給安德魯了?

換句話,未來少年仆役們的命運,將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宮浩連忙低下頭道:"是,安德魯大人,我會做好我的工作的."

"很好."安德魯滿意的點點頭:"西瑟,四十二號區域少了一個人,你負責安排一下,看看誰能過來負責這里吧.在下個月來人之前,必須有人能頂上."

宮浩:"大人,四十二號區域就交給我吧."

"你?"安德魯有些詫異:"你已經在做很多事了."

"相信我,大人,我能做好的."

安德魯欣賞地點點頭:"那好,就交給你吧.哦對了,我聽你把血腥蘭培育出來了,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下個月起,你就不用再專門負責13號區域了,除了仆役長職責工作外,你可以去各區域自行決定工作安排,我希望你能象培育血腥蘭那樣做出更多的貢獻.我會讓自由號多帶一名新人過來接替你在13號區域的工作."

"多謝大人栽培."

"還是謝你自己的努力吧.西瑟,你去重新拿一瓶趨蟲水,先把那個子的尸體給我拖出來."安德魯指指尸體道.

"是."西瑟立刻去拿藥劑.

宮浩心中突然一動,對安德魯道:"大人,我和比勒的感很好,他的死讓我很難過.就請您允許由我來將比勒的尸體安葬吧."

安德魯立刻搖頭:"不,這個事你不用管.他的安葬問題我會親自解決."

宮浩的心髒一陣劇烈狂跳:"好吧,大人,那麼是否可以由我來陪伴比勒最後一程呢?"

安德魯古怪地看了看宮浩,想想道:"可以,先把尸體拖出來,然後你背著他跟我走."

———————————————

夜,寂涼淒清.

行走在荒野間的路上,除了那沙沙的踏破落葉的聲響,再聽不到別的動靜.

煉獄島的夜晚永遠黑得深沉,濃重的霧氣將月色阻擋在天外,四周漆黑不見五指.

魔法燈的光線在結界的作用下,不逸出一絲一毫,使得一步踏出城堡之外,頓時陷入那一片黑暗之中.

一點的光亮從手心中升起,那是熒光蟲發出的微弱光線.這點光線不會傳到太遠處為人所察覺,卻已經可以幫助宮浩隱約看清腳下的道路.

即便如此宮浩也已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

如果不是他修煉了斗氣,林地中鋒利的草葉或許已經將他劃割得遍體鱗傷.

不過如此漆黑的夜晚也有好處--這使他的行動更加安全了.

宮浩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什麼如此執著.

其實他早猜到了這個島上正在發生著怎樣的恐怖事實,但或許是出于對生存的渴望,他希望自己是錯的.

然而無論是對是錯,都必須有一次親眼目睹的經曆以證實結果.

為此他不惜甘冒大險,在這個夜晚悄悄溜出來一探究竟.

白天,他背著尸體跟隨安德魯走了一路.

方向是東.

東邊有個山谷是禁地,是同樣不允許仆役們進出的.

跟著安德魯到了山谷後,有兩個傀儡武士把守.安德魯讓他把尸體放下,就叫他回去了.

這一路並不好走,在通向山谷的道路上有幾條分岔路.白天宮浩故意走錯一次,結果被安德魯大罵:"你想死嗎?看好路跟我走,你這白癡!"

宮浩立刻明白,所有的岔路都是陷阱.

"左."

"右."

"中."

"左."

這里的岔道多如牛毛,看來帝國在布置這里時頗費了一番苦心.只是安德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只是走了一趟,宮浩就已經把地形記住.

當走到第十四個岔道口時,宮浩停下了腳步.

他記得很清楚,即使是走在正確道路上,同樣也有機關.

那是一個聲音陷阱.

一旦踩在路面上,重量只要高出70磅,機關就會發出警報.警報聲並不大,在白天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刻,這聲音就告訴負責守衛的人,有人在夜晚潛入山谷了.

這是一個無法避免的陷阱,任何人走上去,都會發出警報,簡單,卻有實效.

只要過了這個岔道口,就可以進入山谷了.

宮浩凝神靜氣,他開始嘗試著將體內的氣全部運轉到腳下.

蘭斯洛特教過他如何將斗氣運用于手臂力量,盡管這只是斗氣運用的無數方式的其中一種,但是很多東西道理是相通的.就好象你學廚師,可能只練習了切生姜,可只要你能把生姜切得如頭發絲般細,那切其他的東西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能夠將斗氣運用于手臂,自然也能運用于雙足,這一點宮浩早已熟練掌握.

唯一的問題是,這一次他不是要通過斗氣的外放來提升自己的進攻防禦能力,而是盡可能的將身體重量減輕.

不同的需要就有不同的運用方式,宮浩用心體會著.

是了,斗氣的外放,其實就是把斗氣集中在外部肢體上,是一種力量集中的體現.如果把這種方式簡單的運用到雙腳上,那麼自己就不是減輕體重,而是增加體重了.

應該是內斂,宮浩想到.

斗氣的外放與內斂,是武士使用自體力量的最基本的運用方式,盡管蘭斯洛特沒有教過他後者,但是他有一點得沒錯,一理通,百理通.

宮浩很快就明白了這其中運用的奧妙,那麼自己是否可以將斗氣外放需要的過程逆轉來進行呢?

他凝神靜氣,盡量將力量凝于心腹與雙腿之間,斗氣在體內運轉,嘗試著向上帶動他的身體,使得自己整個人有了一種奇妙的漂浮感.

他知道,那是他成功了.

再不猶豫,宮浩迅速向岔道口沖去,就象是一陣風.聲音陷阱果然沒有被觸發,宮浩順利地達到了山谷口.

如此的順利,連宮浩自己都覺得有些詫異.不過想一想便立刻明白.

當初自己在學習斗氣外放時之所以如此困難,一來是他初入門,完全不懂得把握體內斗氣流向,不會控制.二來則是別人教的東西,永遠比不上自己領悟到的深刻.

斗氣的內斂,在控制方式上其實與外放毫無差別,只是運用手段截然相反.他既然是自己體悟,那後果要麼就是白費勁,要麼就是一次性就成功.

而且宮浩一旦明白了如何內斂自身斗氣後,其對內斂的運用熟練度,甚至更高于斗氣的外放程度.

因為這完全是屬于他自己體悟到的,是真正的用身心去理解的東西.

這個發現,令宮浩驚喜非常.

盡管武士的道路還很漫長,不過有了這一次的體驗,他相信即使沒有明師指導,自己也可以走出一片光明天地.倘若世界人人需要明師才能有所成就,那世界便無法進步.

真正的強者,總是在前人基礎上走得更遠……

山谷口的兩個傀儡武士,一如既往地忠實守候在谷口.

摸了摸胸前的那枚徽章,宮浩微一咬牙,義無反顧地向里走去.




上篇:第十章 意外     下篇:第十二章 山谷里的秘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