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三章 化蛹  
   
第十三章 化蛹

第十三章 化蛹



成為仆役長之後,宮浩的工作反而更加輕松了..

第三個月結束時,自由號多送來一名仆役,接替宮浩在13號區域的工作,這使得宮浩不必再每天把自己固定在13號區域里.

不過他還是象以往一樣,每天繼續幫助所有的仆役做事,樂于助人,臉上總是帶著笑嘻嘻的表.

沒人能看到這個金發少年笑容的背後隱藏著的那滔天仇恨.

這些日子,宮浩不止一次的用斗氣查找自己身體里的那個所謂的靈種.

但是起來很奇怪,他始終無法感覺到身體內有任何怪異之處.

看起來這個東西很擅長隱匿,竟然連斗氣也無法察覺它的存在.

不過話回來,在用斗氣搜尋靈種的過程中,宮浩到是又發現了斗氣的一個作用--內視.

繼內氣的外放,收斂之後,宮浩先後體會到了元素感應,黑暗隱匿和內視三種斗氣的運用方式.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元素感應難道不應該是魔法師的天賦嗎?為什麼自己能夠在運用斗氣時感應到?

他隱隱感覺到,由于缺乏指點,自己的武士修煉之路,很可能正在走上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道路.

一條完全由他自己開辟出來的武士之路.

這條路的前景既不明朗,道路也相當坎坷,沒人知道在這條路上走下去會是什麼後果,但是他卻沒有選擇的余地.

繼內視之後,宮浩發現的斗氣第六種運用方式就是斗氣的外放與收斂的快速轉換.他發現通過這種轉換,先使用斗氣外放方式聚力于雙足,產生極大的動能,然後再迅速內斂氣流,可以將自己象炮彈一樣發射出去,產生瞬間加速效果.

如果在這個時候將斗氣運用于雙臂,就可以完成一次凶狠的突進刺殺.宮浩為其取名突刺.

斗氣的運用,是一切武士技能的根本.隨著宮浩對斗氣運用掌握的越來越多,他開始意識到所謂的武技,其內核就是一種斗氣運用的外在表現方式.

所有的斗氣運用,其實都是為這些武技服務.斗氣越充足,斗氣的運用掌握越多,越熟練,武技發揮的效果也就越強大.

目前宮浩還只能做到使用一次突刺,然後就會因為氣流運轉過快,消耗過劇,就精疲力盡,不過隨著時日增加,漸漸適應之後,他自信可以做到反複突刺.

由于他還領悟了一些黑暗隱匿的能力,如果配合了突刺用來刺殺,肯定會產生驚人的效果.

不過宮浩現在的主要精力還是用來查詢體內的靈種.

他幾乎看遍了藏書館所有的藏書和記錄,但遺憾的是沒有任何關于這方面的記載.

由此可見,那些真正的頂級煉金術並沒有放在藏書館中.

找不到有關靈種的記錄,又無法用斗氣感應到它的存在,宮浩便只能等待時機.

這段時間,宮浩繼續努力的工作,無論如何,只要活著就總有機會.而要想活下去,就必須讓安德魯認為,活著的修伊格萊爾,比死去後剖腸挖腹取出的那個靈種更有價值,如此,他才會繼續任由宮浩留在這里.

宮浩才能有機會解除自身的危機.

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盡可能的做出多一些的貢獻.

宮浩近乎瘋狂地鑽研著煉金術.總共六十處材料區域,幾乎到處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他研究一切可以提高產量的方法,費盡心血培育和挖掘每一種魔植,魔蟲和魔獸的潛在價值,熟悉它們的習性,了解它們的習慣.

半年時間一晃而過,在宮浩的努力下,有好幾種瀕臨絕種的魔獸或魔植竟然都被他培育成功.各區域的工作效率顯著提高,材料供應能力也大大增強.

就連安德魯都多次贊歎:"這個子簡直就是個天才,他在這里所做的貢獻比一個學徒還要大得多."

在宮浩的剩余價值被榨盡之前,他不打算取出靈種.正如宮浩所預料的那樣,靈種隨時可以取出,但一個如此出色的仆役確是難得.

————————————

幾滴斑花毒蟒的唾液滴在花盤的中央,猙獰的鬼面露出一線溫柔.

成為仆役長後,洛特花就成了宮浩唯一專屬照顧的物種,因為它需要斑花毒蟒的唾液才能成活.而這種毒蟒目前也只有宮浩能順利取得唾液了.

洛特,是宮浩給這個不知名的物種取的名字,為的是紀念它的發現者蘭斯洛特.這個馬屁拍得相當有水准,當蘭斯洛特得知修伊格萊爾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個物種時,臉上的表相當精彩.

宮浩:"我只是想讓以後的人們知道,曾經有一位偉大的武士,為了帝國的興起,奉獻了自己二十年的寶貴光陰.所有的巔峰武士,都在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在這個時代留下烙印,但是大人您,卻在默默無聞.這對大人是不公平的.我只是一個卑賤的仆役,沒能力為大人做些什麼.但至少我可以為大人培育一朵您發現的物種,如果有幸將它傳播開來,那麼至少可以隨著它的傳播,讓大人的名字在後人中留下一些印象.當人們以後起為什麼它叫洛特花的時候,人們會,曾經有一位天空武士,為了帝國將自己埋沒荒島,那是一位真正的...偉大的武士."

當時的蘭斯洛特什麼都沒.

但是他卻將有關斗氣運用時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項和竅門告訴了宮浩,這使宮浩在自我摸索的過程中,終于可以避免少走許多彎路.

很多時候,要打動一個人心,只需要對症下藥,或許蘭斯洛特這輩子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夠離開這里,重返人類世界,用一身傑出的武技去征服人們的心吧?

宮浩覺得,在這個煉獄島上,除了仆役們,唯一還有些良心的,或許就是蘭斯洛特了.

他之所以選擇住在湖邊,或許就是因為他無法接受皮耶他們的那種殘忍做法,將每一名少年當成實驗品,進行各種殘無人道的實驗,卻又礙于上命無法阻止.

所以宮浩要想延續自己在煉獄島的日子,希望很可能就在蘭斯洛特的身上,把和他的關系處理好,是很重要的.

當然,宮浩很清楚蘭斯洛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為了自己去和帝國對抗,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在平時照顧自己一下.有他的照拂,可以讓自己今後的計劃更加順利.

而之所以要那樣一番話,其用意不僅僅是為了讓蘭斯洛特高興並教導他,最重要的,是激發他心中埋藏的那份渴望.

身為一個天空武士,蘭斯洛特不可能甘心一輩子就這樣埋沒荒島.

在現階段,蘭斯洛特的存在對自己有極大益處,既可以通過和他建立的良好關系讓安德魯在決定對自己下手時有更多忌憚,也可以通過他學習更多的斗氣運用,甚至可以通過他來做到自己想做卻沒法去做的事.但到最後時刻,蘭斯洛特的存在卻可能是個極大的阻礙——他的存在本身也是城堡防衛力量的一部分.

所以不但要和蘭斯洛特建立良好的關系,還要在必要的時候,幫助蘭斯洛特走出這里.

這一連串的計劃,被宮浩深深埋在心里,他只能每天提醒自己,心行動,謹慎再謹慎.

滴完唾液後,"洛特花"開得欲發嬌豔了.

宮浩後退幾步,看著花自自語:"你到底是什麼?你有什麼用?你知道煉獄島上從不收留無用的生命."

洛特花並沒有回答他,只是花盤卻微微低垂了下來.

是害羞嗎?

宮浩有些好奇,走上前幾步,好奇地端詳著這花的反應.奇怪,以前沒見過它這樣啊.

難得自己的話給了它嚴重的刺激?

自從成功培育出血腥蘭後,宮浩就知道,絕不能把魔植當成普通植物來看待.與魔獸不同,魔獸擁有簡單的思考能力,頂級的魔獸甚至能和人類交流,但是魔植則擁有更強大的靈性.盡管它們不會話,但它們能夠分辨各種緒,行為,知道哪些對它們有利,哪些對它們不利.

為什麼墳墓總是荒涼一片,枯草敗葉?就是因為即使是植物,也不喜歡充滿死氣的地方.

眼前的這株"洛特花"看樣子是被宮浩的話刺激到了,低垂的花盤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宮浩走上前去,想通過撫摸花瓣安慰它一下,但是下一刻,他驚愕地發現,花盤上的鬼面消失了.

揉了揉眼睛,宮浩清楚地看到,不僅僅是花盤上的鬼面消失了,事實上洛特花所有的枝葉都突然回收,全部蜷縮回土內,甚至連花盤也開始萎謝.

所有露于泥土外的部分,紛紛向著土里收縮,就好象是將植物從破土發芽,到成長成熟,最後瓜熟蒂落的景象進行了一次倒帶,宮浩親眼目睹了生命發展過程的一次逆轉行為.

他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還在驚愕之間,花盆里已只剩下光禿禿的泥土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宮浩想不明白.他快步走上前,扒開花盆的泥土.

土里面,一只雪色的蛹,正安靜地躺在那里,放出潔白晶瑩的光芒.

"我的天啊!"

宮浩終于明白了.

它根本就不是一株植物,而是一種魔獸!

就象是冬蟲夏草一樣,風鳴大陸同樣存在一些奇特的魔獸,在幼生狀態下是以植物的形象出現的.這類魔獸非常奇特,它們在出生時就是魔植,但在後期會轉化成魔獸.

它們在植物狀態時期是最脆弱的,任何弱的生物都能對它們造成致命性傷害.

所以在這段時間,它們需要一些保護措施.

比如先將自己偽裝成凶植鬼面花,再由高級魔獸對自己進行滋養和貼身護衛.

但是即便如此,它們也還是很容易受到傷害.

因為擁有這種形態的魔獸,大都是非常強大的魔獸幼體.在它們成長的過程中,總是會招致一些強大存在的覬覦.或是為了吃掉它們能得到好處,或是僅僅為了消滅潛在的威脅,原因不一而足.

煉金師稱此為魔獸的蟄伏期,也稱為幼生期或死亡期.許多強大的魔獸,就是在這種況下夭折的.而人們認為這是神靈為了平衡強大與弱的存在而特別制訂的生物法則.

生物法則讓強大的魔獸在成長期間經曆磨難坎坷,通過這種磨難來限制強大魔獸的存在數量.

根據煉金師的的發現,魔獸們的蟄伏期也分多個階段,有些魔獸在經曆過植物狀態後,會立刻成長為成熟魔獸,但是還有一些則還要經曆一些其他狀態.蟄伏期時間越長的魔獸,其成長後也就越強大.

比如現在,看起來這只魔獸已經結束了植物狀態,進入了化蛹狀態,就象是化蛹成蝶一般.

不知道過了化蛹狀態後,它會不會立刻成形,又或者還有新的階段?

宮浩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碰上這樣一個奇異的物種,所謂的洛特花根本就是一個玩笑,這根本是一種在成年以後將會變得強大無比的頂級魔獸的幼生體,難怪它的靈覺反應和緒表現會如此清晰明顯.

如果是換作以前,宮浩或許會考慮把這件事報告給安德魯,但現在他可不會這樣做了.

強大魔獸又如何?越強大越好,最好能把這該死的城堡搗他個天翻地覆.

下定決心,他輕輕在那只雪白大蛹上撫摸了幾下:"我知道現在的你還很弱.或許你在害怕,或許你早該化蛹,但卻一直不敢.但是請放心,在你真正成長之前,我會一直保護你的.我不會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

那雪白的蛹晃了幾晃.

宮浩又重新把土蓋了起來.

看起來,這只蛹要在土里再待上一段時間了.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他該如何解釋洛特花的消失?

正在思慮中,芬克突然跑了進來,大叫道:"修伊,不好了,出事了!"




上篇:第十二章 山谷里的秘密(下)     下篇:第十四章 生死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