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六章 只教一點  
   
第十六章 只教一點

第十六章 只教一點



時間總是過得飛快..

轉眼又是數月光陰.

和蘭斯洛特一起出去行獵,是宮浩最開心也最自由的時光.盡管蘭斯洛特口口聲聲不會再教導他任何東西,但事實是即使是誓都有違背的時候,何況這種隨口而來的話語.

當然,蘭斯洛特不會對宮浩再進行任何正式的教導,但這並不妨礙金發男孩用屬于自己的特殊方法來學到他想要學習的東西.

比如有時候宮浩會在蘭斯洛特的面前賣弄自己那一點的進步,他會對著蘭斯洛特喊:"哦,大人,你看,我能劈斷這棵樹了."

然後他就會看到蘭斯洛特那鄙夷不屑的眼神,接著用藐視的口氣告訴他,劈斷一棵樹實在不是什麼值得自豪的事.而且他在發力時不應該僅僅使用手臂的力量,而應該學會使用身體的力量去加重手部力量.斗氣的運轉不應該局限于某個部位,應該根據施力的變化進行全身性的分配,而不同的分配比例就會出現不同的效果.

于是,一向聰明的修伊格萊爾就會不失時機地笨起來,仿佛蘭斯洛特怎麼他都聽不懂.非要蘭斯洛特個詳細甚至還要做些演示才能明白.他開始了解力量的調控同樣屬于技巧的一種.如何協調全身與四肢的力量,如何分配力量,如何變化力量.

等到解過後,蘭斯洛特又會後悔,好象自己得太多了些.

不過都已經了,總不能讓這子再忘記吧?殺了他?那肯定不行.有這家伙在身邊,自己還真省了不少力氣.就不他每天給自己下廚做菜了,就是出去行獵,也能伺候得自己舒舒服服.他總會在蘭斯洛特戰斗過後,第一時間為蘭斯洛特擦試沾染鮮血的盔甲,為他鋪上華麗的地毯,避免他休息時坐在草地上,又或者為他摘下某顆好吃的果子.

叢林中的果子有很多是不能食用的,但也有味美甘甜的珍稀果實.蘭斯洛特不知道其中的區別,不會輕易動用,已經閱遍藏書館全書的宮浩卻盡皆清楚.

他對周圍環境的觀察也很細膩,蘭斯洛特有時會在遮天蔽日,霧氣彌漫的叢林中迷失方向,家伙卻總可以找到路.

蘭斯洛特覺得自從有了這個家伙跟隨自己一起出去行獵之後,他的工作都變得輕松多了.

這使他對宮浩的斗氣學習便睜只眼閉著眼.

當然,為了從蘭斯洛特那里掏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方法可不是只有獻丑一種.

有時他們會在行獵的過程中遇到一些麻煩.

有一次蘭斯洛特正在捕捉一只六級魔獸,宮浩則在後面仔細觀察和學習這個家伙的動作.沒想到身側卻出現了一只血猿.這是一種二級魔獸,戰斗力到是一般,就是力氣極大.

大概是對這兩個長期出入叢林的人有所了解,血猿知道那個揮舞著長劍的家伙的厲害,所以就想對宮浩下手.

它剛一出現,就大吼著向宮浩撲來.宮浩本可以選擇立刻使用突刺的能力逃脫攻擊,但心念轉動間,硬是放棄了躲避,被血猿一巴掌打飛.

這一巴掌下去,如果不是蘭斯洛特及時來救,只怕宮浩再也別想活著站起來了.

事後,蘭斯洛特認為這個子太弱了,弱得簡直沒邊了,連一只二級魔獸的偷襲都躲不過.

于是他決定,再教這子一些東西,反正以他現在的身手,再提升十倍也不可能逃離煉獄島.再除非他發現島上的秘密,否則也沒必要逃離.

"我想我必須告訴你一些關于武士在戰斗時應該注意的事項.一直以來,人們的思維都有一個誤區,就是魔法師是智慧的象征,武者則只會使用蠻力.其實這是個大錯特錯的看法.事實上要想成為一個出色的武士就必須具備冷靜和智慧這兩種品質.要知道斗氣的成長與運用僅僅只是武士能力的一個基礎,戰斗的技巧才是將這基礎發揮出來的關鍵.這些技巧,全部都是無數先輩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經驗,是智慧的結晶.相比那些華麗而盛大的魔法,武士們才是真正用腦子去戰斗的人.否則對上強大的敵人只知道沖上去,那等于是找死."

"首先,要成為一個出色的武士,你必須了解你自己.你必須知道你能夠做到什麼,不能夠做到什麼.當威脅來臨時,一個你能熟練使用的解決手段遠比那些強大的但你卻還不夠熟練的手段要有意義得多.戰斗中不允許有任何生澀的技巧,那會將你致于死地."

"其次,你要了解你的對手.你必須知道你的對手是什麼,然後才能做出針對性的選擇.在叢林里,我們面對的是魔獸.而魔獸其實是最好對付的.要知道人類的強大不在于自身的力量,而在于我們能夠總結經驗,用各種手段來彌補不足,使我們進步,這正是我們區別于魔獸的最大不同,我們能夠使用工具,會通過各種訓練強化自己,發明各種有利于自己的武器,制造陷阱,甚至團結作戰.但是魔獸不同.它們大多數都是依靠本能來行動,不管有多麼強大,它們都是在憑借本能行事,它們不會用腦子來戰斗,而且有著固定的習慣.即使它們明白這一點,它們也無法改變.它們的智慧更不足以讓它們在戰斗中使用各種技巧."

"比如這只血猿,它在攻擊敵人時,總會習慣性的大吼一聲.這是它的習慣,也是大部分猿猴類魔獸和虎豹類魔獸的攻擊習慣.如果他對你吼叫,那就意味著它要對你發動攻擊了.如果它彎下腰半蹲在地上,那意味著它將騰空躍起,如果它的肩膀後縮,那就意味著它要出拳重擊.即使血猿知道自己的這些習慣,它也不可能去改變這些.所以只要我們掌握了它的這些習慣,很輕易就有了對應的解決之道."

"告訴我格萊爾,剛才這只猴子在進攻你時,它是怎麼做的?"

宮浩立刻回答:"它蹲下了,然後收肩."

"對,這就明它要跳過來打你,那麼你該怎麼做?"

"我該在它跳起的同時就向旁邊閃避,那樣它就無法攻擊到我."

"但是你沒有做到."

"我被嚇壞了大人."

"冷靜是在戰斗中生存的最重要因素,高強度的訓練只能讓你熟練技巧,但是戰斗中的冷靜則可以讓你避免犯錯誤.學不會冷靜,在危險來臨時你就只有死亡一途."

"是的大人."宮浩笑得很愉快,能夠在那只血猿襲擊時立刻放棄抵抗用以來換取蘭斯洛特的教導,這可不僅僅是冷靜就能夠做到的.

"那麼我現在告訴你第三點.在你了解了自己的能力,並掌握了對方的習性之後,你還要做一件事,就是反擊.武士永遠不會忘記應該如何反擊.即使是再最困難的況下,也不要忘記反擊.因為沒有反擊,你就永遠只能被對手壓制著打."

"我明白了,大人."

"很好,記住我們是人類.人類的最大特點就是即使碰上再強大的生物,也總能找克制它們的辦法.這是我們成為萬靈之首的重要原因.人類的敵人……永遠只有人類."

人類的敵人,永遠只有人類.宮浩品味著蘭斯洛特送給他的這句話,看得出來,這位天空武士也曾經有過一段辛酸的過去.或許那正是他在煉獄島上一守二十年的原因.

"好了,現在我再跟你戰斗中有哪些技巧是你必須要熟練掌握的,有很多東西或許看起來並不華麗,但卻非常重要.比如一個的側身移動,這里面的學問就很多.記住,當你的對手揮舞右拳向你打來時,你一定要向他的右側移動,對,就是向他的手臂外緣移動,因為那里是他的攻擊死角,沒有人能用自己的右手正面擊中自己的右方向,畢竟胳膊肘總是往里拐的,除非是一些反關節生物.如果他想要保持對你的攻擊,他就必須先轉移身體,保持正面對你,但這樣一來他的速度就會慢下來,並且喪失一次進攻優勢.這個時候你如果能做出凶狠反擊,你就已經勝利在望了.而你最佳的攻擊手段,就是利用側身閃避的同時,重擊他的右手關節處.然後你會發現,面對一只伸直的手臂,如果從它的外緣關節處對它進行敲擊,你只需要很的一點力量就能把它敲斷……"

"面對一些喜歡撲躍的魔獸,向兩側閃避遠不如主動欺身上前,從它的下部和後方發起攻擊,但是這很危險,你必須能夠清楚地把握到它的跳躍距離,在它騰空的一刻迅速行動.記住,戰斗中最忌猶豫,本能的反應遠比想清楚再出拳要有價值得多,而這就需要大量的豐富的實戰經驗……"

"當你遇到體型巨大的力量型對手時,單純的閃避並不是辦法,游擊戰術只是而已,因為你的對手完全可以用地上的石子對你進行遠程攻擊.最好的辦法是立刻找到一處障礙物隱蔽.體型巨大者通常轉動都不會太靈便,利用對方轉身慢的優勢,迅速發動突擊,繞到他的身後對准關節處下手,但是不要試圖去踢他的膝蓋.因為如果你想對他的膝蓋造成致命性打擊,就必須面對著他然後迎面踢去,那麼在你踢中他的同時也很可能會被對手反傷.可如果你從後方踢他的膝蓋,你的對手就可以通過腿部的彎曲動作來減少傷害,所造成的殺傷力就會非常,這就是前面所的從關節外下手.所以如果你成功繞到了他的背後,脊椎就是你最好的攻擊區域,你必須看准要害,一擊命中……"

蘭斯洛特開始喋喋不休.

宮浩覺得自己就象是在擠牙膏.

只要他願意,就總能從蘭斯洛特的嘴里擠出點什麼來.

盡管每一次教導過修伊格萊爾之後,蘭斯洛特都會嚷嚷著:"哦,我又得太多了,下次別再想我教你什麼."

但事實上要從他的口中掏出些有關于斗氣的使用和戰斗的技巧及經驗實在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而且隨著宮浩在叢林中生存經驗的提升,他發現自己已經可以與一些二級的魔獸正面抗衡了.根據蘭斯洛特的法,論實力,一個初級武士和一只一級魔獸的實力相差不大.但是真要打起來,魔獸是必敗的.

原因就在于它們有著固定的攻擊習性和淺薄的戰斗智商,這使得人類總能把握對方的弱點進行攻擊.只有一些七級以上的具備高智商的魔獸,才能在某種程度上與人類同級武士相抗衡.

因此對魔獸來,七級以上和七級以下,有著絕對明顯的差距.這種差距不是體現在戰斗實力上,而就在它們的智慧體現上.

這一天,宮浩與一只二級魔獸搏斗,正苦戰中,突然感覺身體內斗氣增長竟然大幅度增加,隨手一劍劈出,竟將那魔獸一劍劈成兩半.

他心中又驚又喜,對著蘭斯洛特大叫道:"大人,你看!"

只見他斗氣流轉,身體四周竟隱現出金屬色的光澤.

蘭斯洛特笑道:"恭喜你,你進階了.從今天起,你就是一個真正的初級青銅武士了."

在七級武士以下,一到三階武士的級別分別為青銅武士,黑鐵武士和白銀武士.

四到六階的武士則分別為金剛武士,鐵血武士和烈焰武士.

因此前三階武士也被稱為基層武士或普通武士,中三階則被稱為戰爭武士,也就是在戰爭中起決定性巨大作用的武士.後三級便是自由武士了.星辰武士為准聖階,因此也稱為巔峰武士.象宮浩對蘭斯洛特一口一個"身為巔峰武士的您",那是純屬馬屁.不過話回來,九級天空武士,確實也應該屬于巔峰級別了,只是峰頭大有所不同罷了.

在每一次武士晉階之後,斗氣會有一次大幅度的提升,並導致肌體強化效果出現,同時產生類似金屬般的色澤.

此時宮浩身體表現出來的,便是斗氣溢滿全身的表現,因此蘭斯洛特一眼便看出他進階了.

于是從這天起,路上凡是碰到一些弱的魔獸,統統由宮浩來負責掃平,蘭斯洛特他老人家便不再動手.

或許是發現自己又再度輕松了許多的緣故吧,蘭斯洛特覺得或許可以再教導修伊格萊爾更多一些東西,這樣以後三級魔獸也不用自己出手了.

不過過不了多久,他又覺得或許可以把四級魔獸的清掃工作也交給他,如此自己就更加省力.

人的惰性培養永遠是飛速增長的,在宮浩還沒成長到那一步之前,蘭斯洛特已經覺得,如果能夠把七級以下的魔獸清理工作全部交給他,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

不過那意味著修伊格萊爾至少也得成為五級鐵血武士.

這可有段日子呢.

蘭斯洛特決定好好培養培養這個子.

反正海因斯的城堡里有二百多個傀儡武士,又有自己在,這子就算能耐再大,也不可能翻得出的自己手心.

不知不覺間,蘭斯洛特距離當初自己教導宮浩時定下的"只教一點"的標准越來越遠.

—————————————————

今天要捕捉的魔獸不多,宮浩和蘭斯洛特早早回來.蘭斯洛特自是隱居屋,宮浩則還要回來忙著藏書館記錄和檢查各區域仆役的工作狀況.

看看時間還早,宮浩決定先去看看56號區域.

"嘿,,你又在假扮你老婆了?"宮浩笑著對那只雄性熾焰鳥"".

仰天長嘶了一聲,顯然很不服氣.

盡管熾焰鳥在人類看來一模一樣,無論羽毛,毛色都無二致,但是宮浩還是找到了他們的一點區別.

當他們高興的時候,與綠都會抖起翅膀仰天長嘶,在這個時候觀察它們的眼睛,就會發現雄性熾焰鳥的眼珠會微微泛,而雌性則有些泛綠.所以宮浩就為他們取名與綠.

除了觀察眼睛外,更簡單的辦法就是觀察它們的行為.綠比較愛乾淨,經常有事沒事就清理自己的羽毛.則性暴戾許多,總喜歡待在籠子口.

他知道那里是他唯一能出去的道路.

而每當到了綠抽血的時候,就會把妻子趕到籠口去,然後自己做出清理羽毛的樣子……即使到現在,依然希望能夠騙過仆役們,還好這次仆役們換了魔法號牌.

不過對于宮浩,與綠的態度要好許多.

可能知道是宮浩救了的緣故吧,從不對宮浩發脾氣.

這刻看到宮浩過來,對著宮浩叫了幾聲,看那意思,我又沒露眼珠,你怎麼還能知道我是呢?

沒道理他還沒看號牌就知道自己是的啊.

宮浩打開籠門走了進去,摸摸守在籠口的綠的腦袋,對:"你是不知道你守在籠口的樣子有多嚇人.綠可沒你這毛病,你裝綠裝得很象,可綠裝你就裝得就不象了."

原來是這樣啊,晃了晃腦袋,仰天叫了幾聲.對于老婆的"不合作",他也很無奈.如果當初埃傑能有這樣敏銳的觀察力,也就不會出現差點死去的事了.

"好了,今天該把綠放出去玩玩了,你需要我在這里陪你嗎?"宮浩著,關掉第一層魔法屏障,把綠送出了籠子.

一出籠,綠立刻展開雙翅,盤旋著鐵籠飛翔起來,發出了歡快的啼鳴.

每天放一只熾焰鳥出去散散心,這是宮浩的提議.

自從健康歸來後,安德魯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做法.

他到不是出于仁慈.

熾焰鳥能夠得到更多的自由機會,心愉悅,身體康複能力就更出色,抽血也可以多抽點了.

看著籠子外的綠戀戀不舍的樣子,對著綠叫了幾聲,看來是催促妻子盡地出去開心一番.如果可以,他或許會希望妻子永遠都不要回來.

宮浩走到的身邊,輕輕撫摸著它的翅膀.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動作,熾焰鳥可是九級魔獸,當初蘭斯洛特一個人面對兩只熾焰鳥,在二十多個傀儡武士和海因斯給他的那些煉金道具的幫助下才勉強打敗它們,並擒獲回來,代價是所有的傀儡武士全滅,聽還損失了某個高級傀儡.

魔法囚籠會禁錮住熾焰鳥的大部分力量,但即便如此,靠近它也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除了擁有強大的火焰噴吐能力,它們的鋼爪,鐵翼,還有那長而鋒利的尖喙,每一樣都能置人于死地.仆役每次抽取熾焰鳥的血液,都要事先將它麻醉.大煉金師海因斯的麻醉藥劑非常強力,對絕大部分魔獸都能起作用,反到是那只七級毒蟒,抗毒能力超強,麻醉對它無用,所以才需要蘭斯洛特親自動手,並教導宮浩斗氣的修煉方法.

不過對于的恐怖,宮浩可不擔心,因為不會對他下手.

他輕撫著的光潔火羽輕輕:"我知道其實你也想出去.你很想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在天空飛翔,自由自在,對嗎?而不是象現在這樣,每天只有在牢中才能相聚……"

"是的,,我和你一樣,也被困在這個島上了.我也想要自由,想要出去.相信我,,再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遭遇了.因為我們根本就是同命相憐."

宮浩輕輕地訴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能一些自己的心里話.他不知道能不能聽懂,但他知道一定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悲哀.

垂下了他高傲的頭顱.

元素鳥是大型鳥類,站在地上,幾乎與宮浩等高,不過下一刻,它開始收縮自己的身體,口中不停地噴吐著火元素.

隨著火元素能量的噴發,它的身體漸漸變,就象是一只普通的鳥,停留在了宮浩的肩頭.

宮浩從口袋里掏出一些最愛吃的火榛,任由的尖喙在他的手心叨啄.

宮浩曾經在記錄中看到過,有些魔獸可以自由控制自己身體的大,這使它們可以更加自由的來去一些特殊區域.這種將身體放大或縮的過程,其實通過能量的吸收與釋放造成的.

盡管宮浩並不知道對熾焰鳥來,在這個時候縮身體有什麼意義,但從它停留在自己肩頭這個行為來看,他顯然是在表達自己的友誼.

盡管不會話,但這並不妨礙他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感.

這是對宮浩的肯定,也是對他曾經幫助自己,並且到現在還在盡最大努力讓他們生活的快樂的謝意.

宮浩開心地笑了.

就在這時,芬克突然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托宮浩成為仆役長的福,也托他那天對芬克的勸告,芬克幸運的一直留到了現在沒有被帶走.

一看芬克那急切的樣子,宮浩知道,怕是又出什麼事了.

果然,下一刻芬克大叫起來:"修伊,修伊,一艘船,有一艘船來了!"

"什麼?"宮浩大吃一驚:"這不可能!自由號還沒到送貨的時間."

"不是自由號,是別的船."芬克大叫道:"安德魯大人去港口了,他要我告訴你讓你也過去.看樣子好象是來了什麼大人物."




上篇:第十五章 初見海因斯     下篇:第十七章 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