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八章 朋友  
   
第十八章 朋友

第十八章 朋友



對于艾薇兒.斯特里克來,這是她第一次有幸見到如此數量眾多,品種各異,形態奇特的魔獸與魔植..

從進入城堡的那一刻起,她便看花了眼睛.

"哦,這只白色的熊好可愛,它是什麼?"

"一只極地冰熊,還是幼生期,必須把它關在有冰雪結界的魔法囚籠中才能生存,否則它會中暑的."

"那麼那只彩色的鸚鵡呢?"

"那不是鸚鵡,公主殿下,那是一只七彩鳥,能變幻很多色彩,它的天賦能力就是和自己棲身的環境隱形.它的實力並不強,但它的逃跑能力一流.海因斯大師運用它身上的色囊發明了一種模擬藥劑,可以幫助人暫時與周圍的環境融合起來."

"那麼那只大貓是什麼?"

"實際上...那是一只黑斑豹,公主殿下."

在面對新鮮事物時,宮浩發現這位公主殿下的表現其實和普通的女孩並沒有什麼區別.她一樣會好奇,一樣會興高采烈,一樣會沮喪.只要不是在身份貴賤這個問題上太過糾纏,那麼她至少並不是一開始表現得那麼可怕.

唯一的問題是,這位公主的身邊永遠跟隨著一大群人.每當她試圖做些什麼時,就會有一批下人過來勸:"公主殿下,以您高貴的身份實在不適合過于接近這種低劣的生物."

宮浩開始明白是什麼讓這位公主殿下如此盛氣凌人了.

傳中的那些公主,溫柔,大方,就象籠中的金絲雀,總在渴望著放飛.

但事實上這些全都是放屁.

一百個公主里可能才會出現一個溫柔的,而且是相對性的溫柔.

她們出生的環境注定了她們在阿諛奉承中長大,她們受到的教育告訴她們,她們天生就比別人高貴.她們想要什麼幾乎是張手就來,天長日久,使她們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她們或許會有抱怨,但那來自于對人性天生的不知足.讓她們放棄公主的高貴身份與下人去談平易近人?得了吧,這種自降身份的事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好處.恰恰相反,會有一些下人趁機以為主子好欺.

艾薇兒公主顯然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她受到的教育就是時刻被人們提醒著她的高貴,讓她以為她什麼都可以得到,並且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當然,在絕大部分況下的確如此,可在某些況下就不同了.

比如現在.

那只總要被磨牙的劍齒獸引起了公主的注意.她高興的大叫起來:"看哪,它好威風!快把它牽出來,我要騎它!我決定就用它來當我的坐騎!"

一位袍**師嚇了一跳,連忙道:"公主殿下,這是一種非常凶猛的魔獸,我想它並不適合成為您的坐騎.而且它也不適合被放出來."

公主瞪著眼看那**師:"克洛斯,我不需要你來告訴我該喜歡什麼又或者不該喜歡什麼,更不需要你來質疑我的決定!"

人口氣不,老氣橫秋!

**師一臉地無奈.

劍齒獸被牽了出來,套上粗厚的鐵鏈,幾名高級武士死死壓制住它,不讓它有發威的機會.不過盡管如此,這只難得自由一回的劍齒獸還是發出了驚天的咆哮.

吼聲震耳欲聾.

公主用權杖指著那只劍齒獸大叫:"我命令你跪下來,從此聽我的指令,成為我的坐騎!"

唉,命令一只魔獸向自己下跪,這種荒謬的行為果然是這位公主干得出來的事啊.

宮浩心中暗笑.

他開始理解為什麼古今帝王總會做出一些常人所不能及的蠢事了.

比如那位世界著名的羅馬帝王尼祿會下令焚燒自己的帝都羅馬城,僅僅因為他想證實他有任意處置自己財產的權力.又比如羅馬尼亞的大公格拉克拉曾經因為中亞商人沒有向自己行脫帽禮而將他們的帽子全部釘在他們的腦袋上.

甚至有某位教宗命令大山向自己走來,某位皇帝命令海水退潮,某位大將更是對空中飛射的箭雨下令,命令它們不許飛射自己……

極度膨脹的權力,讓人的精神也隨之瘋狂,他們以為自己可以命令一切,指揮一切,並陷入到一種精神上的不正常狀態中.相比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命令,紂王的酒池肉林,幽王的烽火戲諸侯,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罷了.

至少後者只屬于行為上的奢侈,而不屬于精神上的瘋狂.

看起來這位公主也是如此,十二年的生長環境令她以為她可以指揮一切,包括魔獸,但是很顯然,劍齒獸並不吃她那一套.

它向著這位公主殿下大聲咆哮著,如果武士們敢松開鐵鏈,相信它會毫不猶豫地將這位有著"高貴血統"的公主殿下撕成肉末.

不過看起來這位公主殿下受到的荼毒並不是太深.

因為下一刻,她竟然並沒有發怒,而是驚奇地望著那只劍齒獸,然後問宮浩:"為什麼它會拒絕我?"

哦,我的天啊……原來根本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姑娘.

宮浩發現,在這位公主殿下盛氣凌人的背後,隱藏著的竟是深深的無知.不過從她被忤逆後並沒有象自己想象的那樣下令殺死這只劍齒獸,反而是問詢自己為什麼這一點來看,這個姑娘的本性至少不是那種嗜血殘殺的一類.

她只是本能的以為從沒有任何生靈會拒絕自己,卻還沒有學會在被拒絕後用她的怒氣來抹殺一切反抗者.當權力無用武之地時,姑娘的好奇心反而占據了上風.

或許她還有藥可救.宮浩想.

"事實上……公主殿下,我想世俗的權力對它並不起作用.畢竟對于魔獸而,您的高貴根本不是它們的智慧所能夠理解的."宮浩心的回答.

公主開始皺起了眉頭,她喃喃自語:"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可以簽訂魔法契約.這樣我想讓它做什麼它就得做什麼了."

"……事實上,公主殿下,我想就算是簽訂契約也沒有作用."宮浩不得不提醒這位公主.

"為什麼?"公主很詫異.

"魔法契約的核心在于一旦簽訂之後,主人對于自己的魔獸就擁有了生殺權力,可以隨時隨地剝奪它的行動能力,包括它的生命.一旦主人死去,魔獸也會隨之死去.但是這也意味著,這是一種強行的束縛,並不是讓魔獸心甘願的順從.曆史並不缺乏由于主人虐待魔獸,從而導致魔獸發動突襲,與主人同歸于盡的事例.契約有時候並不是一種安全保證,處理不好的話反而會給自己帶來危險.由于簽訂了契約而喪失了警惕心,最終死在自己的契約獸利爪下的例子已經太多了.因此,魔獸契約的簽訂,通常是建立在雙方已經有了一定的感基礎上,契約本身只是一個保障,而非一種手段.劍齒獸是一種非常驕傲的生物,它輕易不會低下自己的頭顱任人趨使.如果您強行簽訂契約...公主殿下,那是對你生命安全的威脅……沒人能保證劍齒獸會不會為了自由與榮耀而選擇同歸于盡的道路."

宮浩的話,不僅引起了艾薇兒的驚奇,甚至連旁聽的幾位法師都大感詫異.

那個叫克洛斯的袍法師忍不住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宮浩立刻回答:"我在島上的藏書館工作,您知道那里有很多關于魔法的記錄.盡管煉金師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魔法師,但一些必要的魔法理解還是很需要的.魔法契約是一種普通法術,有所記載並不稀奇."

"原來如此."克洛斯點了點頭,他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仆役似乎有些不簡單.

"這麼,我就拿它沒辦法了?"她有些泄氣.

"請不用擔心,如果您只是偶而想騎一下的話,或許我可以幫忙."宮浩道.

眾人同時一驚.

只見宮浩走向那只劍齒獸,微笑著看它:"嘿,暴牙,你又不乖了."

劍齒獸看看宮浩,口中發出幾聲低低的呼嚕聲,然後無奈地趴在了地上.

宮浩走了過去,用手撫摸著它厚大的脊背,那劍齒獸竟然不反抗.

宮浩抬頭看著艾薇兒:"暴牙的脾氣不好,但不是一點智慧都沒有.它的牙齒一直以來都是煉金師需要的重要材料,可是每天給它磨牙,它也會很不舒服.前段時間我為它找了一種藥物,可以暫時中斷它的傳感能力,讓它在磨牙時感覺不到什麼難受.它很感謝我,所以對我比較友好."

"原來是這樣.那麼你可以騎它了?"

"不."宮浩立刻搖頭:"無論是對魔獸還是對人來,自由都永遠是最可貴的.如果現在放開它的話,那麼它或許不會傷害我,但一定會立刻逃跑."

"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過要是有鐵鏈牽著它,讓它知道自己無法逃跑的話,那麼騎著它走上一段卻應該是可以的."宮浩笑著回答.

公主的眼睛亮了起來:"那麼你可以幫我騎上它嗎?"

"是的,但那並不簡單."

幾名法師同時叫了起來:"公主殿下,不可以啊."

"閉嘴,你們真沒用,還不如一個仆役呢."

"可是那很危險."

"正因為有危險才需要你們.如果只能處在安全的環境中,因為有危險就不去做的話,那還需要你們做什麼?"

宮浩苦笑,這位公主到還真會強詞奪理.

這就是強權者的邏輯嗎?隨意,任性,自以為是,自己闖禍,後果則由屬下承擔.

不負責任是對他們行為的最好寫照.

這下可好,所有憤怒的眼神現在全朝自己射了過來.如果公主有個什麼閃失的話,估計他們會把自己大卸八塊.

不過宮浩卻無所畏懼:"公主殿下,如果你真想騎上它,那麼至少要做到幾件事."

"你."

"首先,請放下權杖,然後再換一身普通的衣服.您頭上的花冠可以保留,但是鞋子也必須換掉."

"為什麼?"

"公主殿下,華麗的裝飾對魔獸而沒有任何意義,恰恰相反,那些東西讓您和它的距離疏遠了.如果你想騎上它,就要向它表示你沒有任何敵意.盡管世俗權力對魔獸並沒有意義,但它可以從這方面看出來您的地位.當您去除了這些東西時,意味著您正在為它做出犧牲.您讓它理解到您為它放棄了您的高貴,您的榮耀,還有您對它的指揮**.對魔獸來,行動永遠比語更有服力."

"可是我並不打算為它放棄這些."

"公主殿下,這只是暫時的.重要的是如果您想得到一些,有時就必須失去一些."

"我從不失去任何東西,除非我不想要了."

"但是對于魔獸來,只有這樣才能證明您的誠意.公主殿下,我想它從未見過有一位公主為它放棄高高在上的地位,與它平易相處.這能感動它.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呢?公主殿下,你會發現僅僅是換掉衣服不會對您造成任何損失.您的扈從也絕不會因此而敢對您有絲毫不敬."

艾薇兒有些猶豫,不過她最終還是照做了.

女孩天性的好奇心和不服輸的心態戰勝了後天培養的高傲,宮浩那出色的口才也同樣達到了理想中的效果.不過她嘴里還是嘟囔道:"如果它不讓我騎,我會讓你受到嚴厲的懲罰."

換上了普通服飾,不再手持權杖的公主,看上去要順眼多了.

"那麼接下來,請您慢慢走近它.記住,把呼吸放勻,不要生氣,不要憤怒,在魔獸的世界里,血統沒有高貴之分,沒有上下之別,只有朋友與敵人.現在對它……我是你的朋友."

"我是你的朋友."

"不是用嘴,而是要用心,用心去."

"我……是你的朋友."公主微微道,她皺了下眉頭:"格萊爾,朋友是什麼?"

"一種可以和你平等論交的人,不是你的下人,不是你的奴隸,不必向你下跪,不必向你乞求."

"這不可能,除了我的父親,母親,兄長,沒有人能和公主平等."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有朋友的美妙."

"有朋友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嗎?"

"是的,公主殿下,或許有一天,你會需要朋友."

"那麼就從現在開始吧."

公主艾薇兒閉上眼睛,喃喃自語:"我……是你的朋友.我不會對你高高在上,不會對你下任何命令.你和我平等論交,不必向我跪拜,不必乞求我的恩賜與憐憫,寬恕與同.你……就是我的朋友……"

她面對著那只劍齒獸輕輕話,全然沒注意到劍齒獸的旁邊還有一個"卑賤的仆役".

宮浩就那樣靜靜地望著這位公主.

他覺得這位公主真得不是一無是處.

她只是太缺乏正確的教育了.

一旁的劍齒獸,眼中對艾薇兒的敵意已然漸漸消失.

在宮浩的攙扶下,艾薇兒輕輕坐上了劍齒獸的後背.

盡管一眾高級武士和法師都謹慎心,隨時准備出手救公主,不過事實上,沒有發生任何危險.

到底是艾薇兒的話語起了作用,還是宮浩的安撫在引導一切,沒有人得清楚.

不過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奇的發現,似乎就是那麼一會功夫,那個高傲的,令所有人都頭疼的公主殿下,突然間變得溫柔起來了.

她看上去開始象一個真正的姑娘了.

天啊,這個仆役到底是什麼人?他怎麼能讓公主變成這個樣子的?

所有人都震驚莫名.




上篇:第十七章 大人物     下篇:第十九章 去叢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