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死亡之海依然是那樣的死氣沉沉,除了每個月一次的自由號,這里再無別人進出..Co

宮浩抱著雙膝坐在煉獄島的港口,眺望著遠處飛翔的海鳥.

公主離開已經三個月了.

自從艾薇兒走後,宮浩明顯感覺到了周圍人對自己的態度變化.

如果以前大家看自己,可能還只是帶著一些欣賞或佩服的眼光的話,那麼現在大家看自己的眼神竟多少帶了些敬畏.

是的,是敬畏,仆役們對他投來的是敬畏的目光,這是其他的仆役長從來沒有享受過的,甚至連安德魯對他話也客氣了起來.

在那之前,盡管宮浩的工作一直令安德魯很滿意,但他又何嘗對宮浩過如:"今天工作的況如何?""有什麼需要盡管跟我.""修伊,你是我見過的最出色的仆役."這樣的話?

他不再稱呼宮浩的姓,而是直接親熱的叫起了他的名字.

除此之外,安德魯甚至還特別允許在沒有事的時候,他可以自由走動.

所以現在宮浩才可以如此輕松地坐在港口眺望遠方.

在那之前他想來港口一次,甚至還要向西瑟請求做送貨員.

短短一年時間,西瑟已經不在了,自己卻成了這島上最有權力的仆役.

可是那又如何?

最有力量的螞蟻依然只是螞蟻,最有權力的仆役也依然只是仆役.

安得魯對他另眼相看是因為即使是在那樣的況下,他也從沒有放棄過自己的職責,認真的做好每一件本分內的工作.可如果他敢用一個並不符合法律名分的"守護騎士"名義來公開偷懶,甚至對主人不敬,他完全相信海因斯會毫不猶豫地把他扔進死亡峽谷,就算是艾薇兒再憤怒,海因斯也不會害怕.

斯特里克六世或許會為自己的女兒殺死一批大臣,可絕不會為了一個仆役而干掉對帝國興起重要非常的煉金大師.

所以宮浩一如既往地敬業.

他每天早晨要跟隨蘭斯洛特一起去捕獵,中午回來就在藏書館里度過.如今一些學徒需要尋找數據時,宮浩甚至已經不需要去翻書,而是直接就可以告訴他們答案了.

到了下午,宮浩就負責檢查各區域仆役的工作,提醒他們要注意的事項,安排好各自的職責,監督並記錄所有人的工作表現.

到了傍晚,他便總是一個人來到港口,在這里看海,盡管那海,是如此的毫無生趣.

每到那個時候,他便會捫心自問,做為一個仆役,走到他這一步,是否已經就算到了頂峰?

答案是否.

可問題是要想在目前的基礎上再進一步,同樣是千難萬難.

他希望自己能夠突破仆役的身份,進入到煉獄島的核心圈子里去.但是他的身份束縛著他,安德魯即使對他再器重,也不會就此將他提為學徒.

一天是仆役,一生是仆役!

等級觀念根深蒂固,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改變的.

芬克匆匆從城堡那邊跑過來,來到港口,看到宮浩後大叫起來:"修伊,修伊!"

宮浩轉回頭:"出什麼事了?"

"他們要帶我走,還有五天自由號就要來了.他們從來沒有人能在煉獄島干一年,所以我必須走了.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安德魯不告訴我.可是我不想離開你."

"安德魯沒我走不走?"

"他你不會走,因為公主了明年還要見到你,而且安德魯對你很滿意,他你將是唯一的例外."

到這,芬克有些辛酸,他看著宮浩:"修伊,我不想離開你.這一年來你照顧了我很多……我知道.你上次你不能沒有我……其實……其實是我不能沒有你.我知道你是故意那麼的."

芬克的嗓音有些哽咽了,眼眶里閃現出淚花.

宮浩呆呆地看向芬克,一時間也有些茫然.

他曾經跟安德魯提起過,希望能把芬克也留下來,可是安德魯當時什麼也沒.

那時候他就知道況有些不妙.

果然,今天壞消息來了,芬克要被帶走了.

繼西瑟之後,又一個朋友即將離去.

可憐的芬克,他還不知道他將面臨什麼樣的遭遇,他現在的眼淚,僅僅是因為舍不得朋友.

宮浩走過去輕輕摟過芬克:"芬克,我的朋友,你相信我嗎?"

"我一直都相信你."

"那麼我現在要給你講個故事,你一定要牢牢記住."

"哦,好的."

"這個故事很簡單,有一群兔子,即將被獵人帶走.獵人要把它們殺了吃掉.他總是殺一只,再吃一只……殺一只……再吃一只……"

"我不明白,修伊,這個故事一點也不好聽."

"聽我芬克,在那群兔子中,有一只很絕望.它要想辦法逃跑.可它沒有機會.你它該怎麼辦?"

"反抗?"芬克問.

宮浩搖頭道:"不,是等待.對那些兔子來,盡管活著是一種煎熬,但只要它還活著,它就至少還有希望."

"你是……等待?難道不應該去抗爭嗎?"

"不,不是抗爭.抗爭會讓獵人更加的用力,而兔子的力氣不可能大過獵人.所以必須沉默,裝死,等待,想盡辦法活下去,然後直到某刻獵人麻痹大意時,突然逃跑.就算做不到這一點,也要把時間拖下去.做為一只待宰的兔子,如果你不能反抗,那麼至少也要讓自己最後一個進入油鍋.記住,在沒有進入油鍋之前,就總有希望."

"我不明白你在什麼?"芬克迷糊道.

宮浩歎了口氣:"我舍不得你,芬克.記住我的故事,但是不要告訴任何人聽.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危險,我是如果……那麼就算你無法躲避,至少也要學會拖延."

"然後呢?"

"禱告."宮浩回答.

—————————————

芬克一臉迷糊地回去了,他根本聽不懂宮浩在什麼.

宮浩沒法得太明白,如果他告訴芬克,所有被領走的仆役全都是被殺死的結局,他會被嚇壞的.芬克不可能騙過安德魯的眼睛,他還太嫩了.

依舊是一個人坐在海邊,宮浩癡癡地望著天際.

西瑟走了,芬克也要走了.一個又一個朋友即將離開他.

昨天是西瑟,今天是芬克,明天,或許就輪到自己了.

只要還是仆役,就無法擺脫這種命運!

或許是時候該主動出擊了.

必須要突破仆役的身份這個枷鎖,否則他永遠都擺脫不了死亡的威脅!

而現在出手,成功的把握或許不大,但卻還有機會救芬克一命.

思考良久,終于下定了決心,他站了起來.

他向城堡走去.

"安德魯大人."

"什麼事,格萊爾?"安德魯正在他自己的試驗室里做一些煉金實驗,看起來象是在調治某種藥劑.他頭也不抬道:"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我記得我告訴過你不要在這個時候進來打擾我的."

"我很抱歉大人,這是這個月的彙報記錄,它們有些多,我以為提前拿給您會好一些."

"放在那邊的台子上,我會看的."

"是,大人."宮浩捧著那些文件記錄走過去.轉頭看看安德魯沒有在意,他輕輕將一份報告放到了一疊舊記錄中.如果不去翻那堆舊記錄,無論如何是不會發現那份報告的.

做好了這件事,他離開煉金塔,向湖泊邊走去.

這個時候,蘭斯洛特正在湖邊修煉.

"什麼?你從今天開始你希望進行為期一周的極限訓練?"蘭斯洛特很驚訝.

"是的大人,我希望能夠進行為期一周的極限訓練,我覺得我還是太弱了."

蘭斯洛特想了想,終于點點頭:"好的,我可以幫你,不過你有那個時間嗎?"

"我可以在晚上訓練."

"那你第二天起來只怕會沒有精神的."

"不會有問題的,大人,並不需要象上次那樣的高強度."

"那麼好吧,隨你的便.不過我要告訴你,僅僅七天,是沒有什麼用處的."

"我明白,蘭斯洛特大人,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接受您的訓練.對我來,能接受你的指導,哪怕是只多一天,都是一輩子的幸運."

"你總是那麼會話,家伙."蘭斯洛特笑道.

告別了蘭斯洛特,宮浩回到城堡.

他先到各區域去轉悠了一下.

九號區域,那只劍齒獸看到宮浩的到來,興奮的搖起了尾巴.

"伯克."宮浩:"暴牙看來很想我呢."

"是的,仆役長."新的仆役恭敬道.

"你出去一會,我想和暴牙單獨會話.你這里的事,我幫你做了."

"是."

望著那名少年的離開,宮浩的眼神逐漸變得冷酷.

他把手伸向了魔法囚籠的能量供應晶石.

輕輕地,他重新換了一塊即將能量耗盡的晶石上去.

走出9號區域,他向下一個區域走去,那里也有幾只相當凶猛的大型魔獸.

如法炮制.

——————————————

五天後.

芬克被帶走了,自由號則來了.

自由號的主要工作就是為煉獄島輸送各種煉制大型傀儡需要的礦石,一些島上不出產的特殊材料以及仆役.同時每個月從這里帶走海因斯的煉金作品.

這一年來,盡管宮浩已經成為仆役長,不過宮浩依然堅持每個月的這個時候親自前去港口送貨.

船上的守衛對島上的那些煉金產品很感興趣,要知道有許多產品正是武士能用到的,但它們都只屬于國家.在煉獄島,哪怕一片樹葉,他們也不能輕易擁有,除非是有一位少年仆役偷偷為他們供應.

而對宮浩來,守衛同樣可以給他一些別人無法給他的幫助.

將貨物送上了船,幾名守衛和宮浩打了個眼色,其中一人大笑著道:"嘿,修伊,很高興又見到你了.起來你在這也干了有一年了吧?"

"是的,貝利,不過安得魯大人看起來對我很滿意,希望我繼續干下去."宮浩回答.他如今已經不用再稱呼這幾名守衛大人了.

那名叫貝利的守衛大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你干得真棒,修伊.我猜這和公主有關對嗎?我聽她可是封你做她的守護騎士來著."

"也許是吧,但我更希望是因為我本人的辛勤工作."

貝利好象想起了什麼,一拍腦袋道:"哦,我想起來了,我在船艙里有一瓶酒,為了祝賀我們可愛的朋友在煉獄島上工作了一年,並且即將打破慣例繼續工作下去,也許我們該慶祝一下.有興趣喝一杯嗎?修伊."

"不喝太多的話就沒有問題."

"那就跟我來吧."

兩個人一一唱,貝利向著幾名同伴打了個顏色,然後帶著宮浩向船艙走去.

路上,貝利聲道:"東西帶來了嗎?"

宮浩一笑:"當然,我要的東西呢?"

貝利把下巴一抬,指著船艙:"就在那里."

心地箱子中取出一塊如色瑪瑙般晶瑩剔透的東西,貝利鬼鬼祟祟道:"這東西可不好搞,我修伊,這一次我們可是為你冒了大風險的."

"風險越大,回報越大,要知道這些東西的最終用途可是要回歸到你們身上去的."宮浩笑道:"真正冒風險的是我,為你們做事卻什麼好處都沒有,還要冒著被安德魯大人發現的危險."

貝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試圖從口袋里翻找些什麼,卻被宮浩阻止住了:"貝利,你知道在煉獄島,金錢是沒有意義的.不要用錢來作為對我的感謝,好嗎?"

貝利連忙點頭:"好的修伊,對于你的幫助我們真是感謝極了.事實上我們也只是窮武士,也沒多少錢,如果不靠這東西賺點錢的話,我恐怕連我的那八個老婆十二個孩子都快養不起了.哦,知道嗎?修伊,千萬不要娶太多老婆,因為那不僅僅意味著你要養活八個女人和一堆孩子,還要附帶著在養活八個丈母娘……後者才是最可怕的,她們有著可以吞下一座山的胃口."

宮浩撇撇嘴笑了起來.

這就是窮武士和他們口中的一點錢?

能夠進入煉獄島執行秘密任務的哪個不是身家豐厚的高級武士?煉獄島上出來的東西又有哪一樣不是價值連城?哪怕只是一些材料都可以賣出好價錢.

只是再多的錢也無法滿足他們那的貪婪罷了.

這幫貪得無厭的惡棍.

自從第一次的交易之後,守衛們的膽子就越來越大了.從普通的能源晶石,到一些稀有的材料,他們什麼都敢向島上帶.當然,帶來的東西越好,宮浩的回贈也就越大.

而這一次,他們帶來的是相當值錢的東西.

從懷里掏出幾瓶藥劑和一個盒子,宮浩:"我給自己身上弄了很多傷,才換來的治療藥劑.你們該明白為此我吃了多大苦頭.還有一瓶魔力恢複藥劑,那更是費了我很大的勁,我讓安德魯誤以為他自己打碎了一瓶.至于這瓶毒藥,可是用斑花毒蟒的毒液煉制成的,你該知道提取它的毒液有多危險,而且我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至于盒子里的材料也是好不容易瞞過安德魯的眼睛偷剩下來的."

"真是太感謝你了."貝利激動無比地接過那幾瓶藥水.

這些藥和材料隨便哪一種都能在地下黑市賣上好價錢,最值錢的就是魔力恢複藥劑,有價無市.至于治療藥劑同樣價格不菲,就是留給自己用也有著救命的效果.

這個金發男孩真是太能干了!

"這是下次我需要的東西.看看能搞來嗎?"宮浩遞給貝利一張清單.

貝利看了看,隨即撕碎:"沒有問題."他.

"謝謝,另外還要請你幫我個忙."

"是什麼事?"

"是關于海因斯大師以及三位大人的."宮浩心地湊到貝利耳邊輕聲道:"我想了解一下關于他們家人方面的事."

"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讓我更容易拍他們的馬屁,知道什麼話該,什麼話不該,建立和大人們之間的交,這樣如果……我是如果有哪天我不心犯了什麼錯誤,大人們也可以原諒我.你知道,我只是想做得更好一些,活得更開心一些.我是,萬一我們之間的一些事被他們發現了,那麼也許……我可以讓他們睜只眼閉只眼."

"的確有這個必要,不過那需要時間來搜集."

"我等得起,不過最好每個月都有,我要最新況."

"你還真是謹慎啊,修伊."

"那是成功的必要保證."

"那麼,下個月再見."

"下個月見."

宮浩走時,隨口問了一句:"貝利,你不會出這種事的對嗎?"

"這可是掉腦袋的事,誰敢?"貝利立刻道.

"沒錯,這可是要掉腦袋的大事."宮浩玩味的了一句,露出得意的微笑.




上篇:第二十章 愛鳥     下篇:第二十二章 准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