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三章 真相  
   
第二十三章 真相

第二十三章 真相



棲身于黑暗之中,想象著自己就是一塊石頭,呼吸隨之變得悠長,平緩,漸漸趨無,甚至連心髒的跳動也隨之減慢…Co

宮浩覺得就象是這黑暗中的一部分,寂靜,無聲,一個如陰影般的存在.

不僅是氣息出現變化,甚至連他的肌膚也隨之變幻.

原本進入青銅初階之後,隨著斗氣的運轉,他的皮膚會顯出淡淡的青色.但這刻,青色逐漸消退,代之而起的皮膚顏色的加深.

如果是蘭斯洛特在這里,一定會驚呼,因為那是他即將進入黑鐵武士階段的先兆.

僅僅是躲藏隱蔽,都能讓自己進階,這子也的確是有些天才.

不過這主要是因為宮浩此刻的行為,正符合了順勢一道.

武士十階,分別代表著十個層次.初層次就是強身,白了就是讓自己力氣大一些.就好象打工仔中力氣較大的,干活也多,自然比力氣的受歡迎.而進入第二階段,就是順勢.所謂順勢,就是開始理解事物運行的規則,學會按照規則行事.就好象打工仔中一部分頭腦靈活的人,開始懂得怎麼按章程做事,這比賣死力氣,顯然要有前途得多.

將自己隱匿于黑暗之中,正是順應于天地之道,宮浩惟恐被谷中人發現自己,所以屏息靜氣,正符合了這一階段的要求.這一年來他做事都是兢兢業業,心謹慎,對順勢一道,理解的實在是再透徹不過,因此才能在短短一年時間里,甚至經曆的修煉時間都比別的武士少的況下,都能如此快速地突破到二級,皆因此理.

正所謂事半功倍,掌握了好的方法,順應了修煉心體要求之道,速度自然會快上許多.

不過此刻的宮浩可沒有心思去為自己的進階高興.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城堡突然驚聲四起.

"皮耶大人!"一名學徒指著城堡叫道:"你看!"

山谷里的人紛紛將注意力轉向谷外城堡,看得出來,城堡此刻好象正在承受著某種程度的攻擊.

這在煉獄島上二十年的曆史中還是第一次發生.

風送來了皮耶焦急的話語:"你們幾個,立刻跟我回城堡.尼爾,你留下來守在這里,我把指揮傀儡武士的符牌交給你.在我們回來之前,先不要做什麼,守好這里就可以."

"是,大人."那個叫尼爾的學徒回答.

幾名人影匆匆從宮浩的身邊掠過,宮浩卻並不急著現身.

聲音陷阱那邊連續發出五道聲響,那是皮耶和四名學徒經過時引發的.

數目正確.

宮浩微微笑了笑,這才黑暗中現出形跡.

他就象是一個漫步的旅人,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山谷中.

"修伊格萊爾?你怎麼會在這里?"留守的尼爾驚叫起來.

"尼爾法師,很高興見到您."修伊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禮.

"修伊,修伊!我在這里!"不遠處芬克發出了大聲的呼救:"你真得來了,你真得來救我了!"

"真令人遺憾."尼爾無奈地搖頭:"看來你發現了我們的秘密."

"那並不難猜,對嗎?尼爾法師."

"得太對了,格萊爾,你比我想象得要聰明得多,可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繼續裝下去?"

宮浩的臉上泛出了好看的微笑:"我的好朋友在這里,我必須來救他."

"這真是愚蠢的行為.聰明人總是會做出一些傻事來.看來城堡里的混亂也是你造成的了?"

"只是放出了幾只魔獸而已,他們太渴望自由了."

"果然都是你策劃的.修伊格萊爾,你死定了."尼爾充滿自信地從身上掏出那塊可以指揮傀儡武士的符牌.

宮浩望著那一地破碎的血肉,就在白天,這些少年還是他的工作伙伴,而現在,卻已經失去了生機.

除了芬克,所有人都死了.

然後他抬起頭,看著那學徒:"不,尼爾,這一切都是你們策劃的."

———————————

黑暗的山谷里,一名學徒和一名仆役長對峙而立.

"修伊格萊爾,我必須得你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卻也最愚蠢的仆役."尼爾的口氣充滿惋惜,他晃了晃手中的符牌:"安得魯很欣賞你,我們也喜歡你,你甚至還受到了那位公主的保護.如果你就這樣一直沉默下去,你本可以不用這麼快就死的.但是你卻偏偏迫不及待地站了出來,這使我不得不殺了你.就算是讓公主傷心,恐怕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但是早晚要死,對嗎?"

"靈種已經種下,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但我們本打算讓你成為最後一個被取出靈種的人."

"得好,就象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主人的仁慈就是把其中產奶最多的一只放在最後一個殺死."

"你該學會知足,格萊爾."

"那麼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尼爾一臉驚奇:"你問我為什麼?這還用問嗎?要知道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可都是最偉大的發明!你以為什麼樣的試驗都能用人來進行嗎?你錯了!都是偉大的試驗!每一個都代表著煉金術上最偉大的成就!你知道什麼是魔紋錈刻嗎?你知道靈種是什麼嗎?你統統不知道.想想用他們的血肉,靈魂和骨骼煉制出的血肉傀儡和亡靈傀儡吧,這些都只是試驗的副產品而已,你能明白我們正在鑄造輝煌嗎?這是在為帝國做貢獻!偉大的貢獻!你竟然還問我為什麼?這太可笑了."

"所以就殺人?還都是些未成年人?"

"哦,別用這種大人的口氣跟我話,難道你就是成年人了嗎?要知道靈種需要健康而富有活力的生命,而少年也的確比**要容易管理得多.他們的犧牲是一種必需的貢獻,能夠成為帝國最強大的武器之一,他們該為此感到驕傲."

"我到是不介意讓你成為那些武器的一部分,希望你也能為此感到驕傲."

尼爾嘿嘿笑了起來:"格萊爾,你還是沒有弄清楚現狀.你以為煉金師是好對付的嗎?不,你錯了.或許我該讓你看看,即使是一個學徒,也不是一個仆役能輕易對付得了的."

著,他單手輕揮.

不遠處幾名傀儡武士大踏步走了過來.尼爾傲然道.

有傀儡武士在這里,尼爾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自己可以搞定這個暗中搞破壞的子.

"格萊爾,如果還有遺,就趕快吧.在皮耶大人回來之前,我希望能把一切事都解決."

"只是有幾個的問題."

"那麼你運氣不錯,正好我的心很好."

"靈種到底是什麼?我不相信煉金師能夠創造出如此邪惡的生命."

"那不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我們只是發現了它.那是我們來到煉獄島之後的事了.我們無意中發現在煉獄島的中央區域有一個異次元之門."

"異次元之門?"

"沒錯."尼爾嘿嘿笑道:"沒有想到吧?煉獄島上就有一個異次元之門,它通往深淵世界.那是一個可怕的世界,到處都充滿了毀滅風暴.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焦土,里面的生命全部都強大無比.靈種就是在異次元之門附近發現的.我們認為這種東西很可能就是來自深淵的魔物.它們冷酷,殘忍,嗜殺,重要的是它們強大.不過它們只能通過寄生這種方式才能成長,正好血肉傀儡與亡靈傀儡同樣需要鮮活的生命,而魔紋試驗也只能在人體上進行,所以海因斯大師就親自制訂了這個計劃.讓帝國每個月都送一批少年仆役過來,我們通過飲食將魔種偷偷放進你們的身體里,讓它們在你們的身體里生長,直到某天將它們取出來.要知道它們可是比血肉傀儡更強大的存在,它們一出生就擁有三級武士的實力,但重要的是它們可以修煉."

"可以修煉?"宮浩心中一駭.

"沒錯,我都過了它們不是我們創造的魔偶,而是深淵特有的生命.我們稱它為魔靈,魔靈既然是智慧生命,當然就可以修煉.它們天性殘暴,酷愛戰斗,只要稍加培訓就可以成為最出色的殺人機器.他們對斗氣有著天生的抵禦能力,擅長隱匿和近身攻擊,速度奇快,是最好的刺客殺手.只要它們願意,就算是星辰武士也無法察覺到它們的存在."

斗氣竟然無法搜尋到它們?擅長隱匿的刺客型戰士.難怪自己用斗氣內視卻怎麼也找不到靈種的存在了,原來它們天生就擁有這種天賦.

不過最重要的是,根據尼爾的法,每一個靈種從誕生起就是三級武士,再加以訓練之後,就會成為更加強大的存在.

一支擁有五到六階武士實力的刺客部隊……宮浩太清楚那意味著什麼了.整個大陸甚至都還沒有一個可以用六級以上的武士組成的大規模軍隊,而現在,蘭斯帝國擁有了,且是擁有比普通同階戰士更強大的刺客戰士.

難怪他們可以橫掃一切!

"不過可惜."尼爾搖頭道:"靈種已經不多了.異次元之門的能量風暴太過強大,沒有任何生命能夠輕易進出那里.當初只是搜集到了那些散落在異次元之門附近的靈種,如果能夠進入深淵,或許還會有更大的發現."

"那麼它們是怎麼出現在門附近的?難道是自己過來的?"

"沒人知道.這世界有太多奧秘需要人類自己去探索.對蘭斯帝國而,這些靈種就是神靈的恩賜,是讓帝國強大的砝碼.否則的話……格萊爾,你以為蘭斯帝國僅憑一些普通的傀儡武士就能輕易打敗周邊的國家嗎?不,是因為這里有更好的武器提供."

"那麼,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們不讓任何人在這里生活超過一年以上?"

"還用問嗎?"尼爾聳肩大笑:"當然是不想讓你們發現問題了.住在這里時間長了,總有人會懷疑.他們起初只是懷疑,但到後來就會行動.要知道在你之前並不是沒有聰明人.所以安德魯後來制訂了規矩,不允許任何人在這里留太長時間,以避免無謂的損失.你是唯一的例外,修伊格萊爾,但是你將會是最後一個例外.在今天我殺死你之後,我相信無論是海因斯大師還是安德魯大人,都不會再對任何仆役手下留了."

著,尼爾揮動手中的令符:"我已經把該的都了,那麼現在,你可以和芬克那個子去死了.真可惜,在今晚之前,我還是很喜歡你的.尤其是你幫助我脫離了那討厭的書記員工作.不過現在,我只能殺了你.希望皮耶大人不會因此讓我重回藏書館,那地方無聊透了."

"殺了他."尼爾下令.

令他詫異的是,傀儡武士竟然沒有動作.

"我殺了他!"尼爾對身邊的傀儡武士大吼起來.

"不用浪費力氣了,他們根本不可能照你得去做."

尼爾霍然回頭,怒視宮浩:"格萊爾,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你知道我不可能一點准備都沒有就來的."宮浩淡淡地回答,他走過去解開捆綁芬克的繩索.

剛被放下來,芬克就撲在他的懷里大哭起來:"哦天啊,太可怕了.他們是魔鬼!他們殺死了基普,鮑曼,菲舍,殺死了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

"是的,所有人都死了,包括撒克,西瑟,很多很多人.所有被他們帶走的人都死了.芬克,你現在明白為什麼我要讓你好好做事了吧?"

"你該早些告訴我的."芬克淚眼汪汪地看著宮浩.

宮浩歎息:"你才十二歲,芬克,我不想讓你過早經曆這一切.對一個孩子來,這還太殘酷."

盡管他自己的年紀也不大,但畢竟那只是修伊格萊爾的身體,對宮浩來,他的心態已是**.宮浩輕輕拍打了一下芬克的背部:"我不想讓你知道,這樣至少在你這一年里的生活中,不用象我這樣,每天每夜都心謹慎.對你來,那將是很痛苦的折磨.我只是想保護好你."

芬克摟著宮浩,一秒鍾都不願意撒手.

宮浩輕輕道:"好了芬克,別緊張,你抱得我都要喘不過氣來了.既然剛才你都沒死,那麼現在你就更不會死.聽我,過一會我會帶你離開這,在港口不遠處的密林里,我在那里造了一個木筏.木筏很簡陋,只能坐一個人.我還放了些水和食物.你可以去那里找到木筏子把它推下海,然後你就朝著一個方向拼命劃.記住,只要你不放棄,你就總能找到陸地的.只要到了陸地,你就能活下來."

那本來是宮浩給自己准備的,一旦安德魯並不打算為他破例,那麼木筏將會派上用場.不過現在沒有必要留下來了.

"那麼你呢?"

"放心,你沒必要擔心我."

不遠處的尼爾大叫起來:"格萊爾,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竟然無法控制那些傀儡武士了.

宮浩微微側過頭,看了一眼尼爾:"很奇怪對嗎?我明明不是煉金師,為什麼能讓你無法控制傀儡武士?"

他輕輕推開芬克,向尼爾走去:"還記得公主來的那次嗎?我曾經有幸暫時得到過傀儡武士的指揮權.我的確不是煉金師,不知道傀儡武士如何煉制,也不知道那種指揮令符到底怎麼做的.但這並不妨礙我研究它的構成."

"該死的,原來你早有預謀!就知道不能給你們這些下賤的雜役任何機會!"尼爾瘋狂的大吼起來:"可是我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根本不懂煉金術,就算是給了你你也不可能破解它!就算是皮耶大人都做不到這一點!"

"沒錯,我的確沒法破解它,可我何必一定要破解呢?"宮浩笑著反問:"我發現指揮符是用一種特殊的材料制成,這種材料我在書上看到過,它能夠建立通過能量建立連接.再通過令符上的魔法陣來進行具體命令的傳達."

宮浩看著尼爾,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于是我意識到,除了采用仿制指揮令符,搶奪控制權,又或者直接毀掉傀儡武士等手段外,還有一些方法也可以達到目的.我選擇了最簡單的一種,通過某種擁有強烈能量的物品來干擾空間的能量波動,這樣就可以直接中斷令符與傀儡武士的連接.你的命令傳達不出去,他們當然就不會動手.瞧,這並不困難,破壞永遠比建設更容易,對嗎?做出某個發明需要在種種方面做出努力,而要破壞某個發明,就只需要破壞其中的一點就夠了.就好象一架結構緊密的機器,用重力去擊打它未必管用,但是擰掉它的一個螺絲卻能讓它整個散架……盡管能量干擾這種方法並不是盡善盡美,比如只能在控制者的附近使用,不適合于戰場上,更不適合于有准備的人,但就目前這種狀況而,已經足夠了."

他的左手微微一翻,亮出那如瑪瑙般鮮透亮的東西.

"瞧,這是我托自由號的朋友給我帶來的一種很珍貴的礦石,血瑪瑙,它就能夠做到這一點."

就在剛才尼爾喚來傀儡武士後,宮浩便用這東西放出了強烈的空間能量干擾.除非尼爾和傀儡武士都離開他一定距離,否則他無法指揮傀儡武士.

"我就知道不該對你破例,你真是個天才,格萊爾,連這麼簡單的方法都能想到."尼爾贊歎道:"從未學過煉金術的你,竟然自己發明出了對付傀儡武士的方法.如果給你機會,你也許會成為最偉大的煉金師."

"可惜你們不給,所以我就自己來拿了."

尼爾一楞:"你想學煉金術?難道你不是想要救了芬克逃跑嗎?"

"誰……我的目的是逃跑?"

宮浩微微抬起頭顱,眼中露出一片森冷殺意,下一刻,斗氣已經充盈了他的全身.

"我的目的,是殺光你們."他冷冷道.




上篇:第二十二章 准備工作     下篇:第二十四章 第三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