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六章 新工作(上)  
   
第二十六章 新工作(上)

第二十六章 新工作(上)



假如,城堡是煉獄島的首都,那麼煉金塔就相當于首都中的王宮.

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島,如果海因斯是至高無上的國王,安德魯和皮耶是他的文臣,蘭斯洛特是他的武將,大批的傀儡武士是他的士兵,仆役是他的平民,那麼學徒就是他的騎士.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層階級的代表.

走到這一步,可以宮浩已經跨過了對他來最為艱難的一個階層.因為這是一個階層式的跨越,從仆役長到學徒,可比從仆役到仆役長要難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安得魯就宣布了新的任命——修伊格萊爾從今天起,將進入煉金塔接替尼爾學徒的工作,工作時間一直到自由號為他們帶來新的學徒為止.

此外,修伊格萊爾將繼續原來的工作,但將卸去仆役長一職,安德魯將再挑選一個仆役長配合宮浩做事.

從今天起,修伊格萊爾將可以自由出入煉金塔.

這或許是青蛙變王子的最好寫照,宮浩的提升,讓所有仆役都心中雀躍.他們好象看到了一個可以晉升的希望,以至于工作起來也格外賣力幾分.

"恭喜你,格萊爾,從今天起,你就是一個學徒了,你將學習到大陸最神秘也最強大的煉金法術了."安德魯拍著宮浩的肩膀.

宮浩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相信這件事一定有大人您的出力.我還記得當初將我提升為仆役長,也是大人您的決定,而現在,又多虧了大人您."

安德魯笑道:"我的確是幫你了些話,不過最終還是因為你自己的努力表現.導師很欣賞你,我相信你不會讓他失望的."

"我會盡我所能,大人."

"恩."安德魯注意看了一下四周,輕聲對宮浩道:"但是你要心皮耶,你進入煉金塔後,他就是你的新主管了.這個家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除了會討導師的歡心外,心眼也特別多,他甚至還懷疑過昨天的事都是你搞出來的鬼,如果不是蘭斯洛特為你做了證明,或者他就把你給……總之,修伊,別讓他抓到你什麼把柄,那對你我都不好,畢竟你曾經是我的人."

宮浩的心中一跳,他望著安德魯:"大人,我以為我一直都是您的人."

安德魯一楞,宮浩已經道:"難道我不是只在自由號送來新的學徒之前暫時替代尼爾的嗎?既然這樣,我也依然只是仆役,而非學徒.既然我是仆役,自然就仍歸您的管轄,為什麼要聽皮耶大人的呢?僅僅只是工作的地方與內容變換,但並不代表我就屬于皮耶大人了,對嗎?除非他明確我是煉金塔的學徒,並不打算再使用新的學徒,否則我依然只是您的仆役."

安德魯的眼神眯了起來,他想了一會,贊賞的點頭:"你得沒錯,修伊,你依然是仆役,依然是我的人.我想皮耶不會給你一個明確的學徒身份的,畢竟一旦給了你學徒身份,就不能再輕易撤消,尤其是在你沒有犯任何錯誤的況下."

"既然這樣,以後仍要請安德魯大人多多照顧了."宮浩向著安德魯鞠躬懇求道.

"那是當然."安德魯傲然回答.

————————————

從安德魯的話語中,宮浩明白了兩件事:

第一,皮耶對自己有懷疑.

第二,安德魯對皮耶有所不滿.

前者代表危機,後者代表機會.

宮浩不得不佩服自己當時的急智,第一時間用仆役和學徒之間的身份轉換,將安德魯套住.沒有安德魯在背後的支持,他恐怕很難應對後面的狀況.

為人處事,有時候不僅僅要活干的漂亮,同樣要懂得交好上級,借力用力,白了,就是要懂得給自己找個靠山.轉生之前,宮浩對辦公室政治的學問就有所了解,要會做事,還得會做人,這是職場生存的不二法則.

而在煉獄島,這種況就更加直接--干得不好就會死,宮浩沒有退縮的余地.

所以在這種況下,宮浩立刻選擇了繼續緊隨安得魯,也只有這樣,才能保全自己.

當然,在煉金塔內的三大巨頭中,真正一九鼎的是帕得里克.海因斯,安德魯和皮耶只相當于兩個部門主管,一個負責技術,生產,一個負責人事,後勤,看起來技術主管的地位要比後勤主管的地位要高一些,這也完全符合企業中一線地位高于二線的標准,所以僅靠安德魯就想對抗皮耶是不可能的,那麼還要抓緊的一個人就是海因斯這位總經理了.

盡管看起來海因斯對自己的印象相當不錯,但這個人顯然是個煉金狂人,只要想想他能夠整天足不出戶,將自己關在塔中除了煉金術什麼都不管就可以理解,要想徹底討這樣一個人的歡心,辦法只有一個——在煉金術上做出足夠的成績.

最後,宮浩意識到自己還有一個靠山,就是那位董事長斯特里克六世的女兒,公主艾薇兒了.

哦對了,還有那位負責采購的部門主管,光杆司令蘭斯洛特,毫無疑問也會站在他這邊.

看起來,在這煉獄島上,真正勢單力孤的,反而是皮耶才對.

至少短時間內,自己不用為皮耶擔心.不過早晚有一天,必須解決這個心腹之患.

———————————————

以上的想法,都只是長遠打算.宮浩不認為他現在就能干掉皮耶,如果煉獄島上接連出事,海因斯一定會懷疑他的,即使他做得在巧妙也不行.

有兩件事到是迫在眉睫,必須立刻解決.一件是必須立刻熟悉煉金塔的工作況,做到盡快上手,而不是扯他人的後腿.另一件事則更加重要——無論如何,不能讓新的學徒被送到煉獄島來.

宮浩可不想在自己好不容易進入煉金塔後因為一個新來的學徒而被打回原形.

這個事,恐怕最終就要著落在當初將自己買回來的那個金甲武士查克萊身上了.該死,自己這一年來沒和查克萊套多少交,光和貝利搞秘密交易了.

唔,也許貝利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不過要讓這幫貪婪的守衛出手……看來就必須讓他們知道,有一個可以和他們做交易的學徒,遠比一個可以和他們做交易的仆役更有價值.

想到這,宮浩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

其實學徒的工作,並不是很複雜.

煉獄島上的學徒,主要是兩部分的工作.

一個是生產,就是對已經掌握的煉金產品進行生產,主要是按照每個月帝國送來的清單來完成.這部分清單包括藥劑,卷軸,魔法武器和魔偶的制作.由于技術已經成型,因此學徒們只要按部就班即可.

另一個就是研究新的煉金術.這部分主要是海因斯,皮耶和安德魯進行.其中海因斯負責的是最困難的那部分,而皮耶負責中層部分,安德魯負責低層部分.學徒們的任務就是在給這三個人打下手,按照他們的要求來完成工作.

宮浩進入煉金塔後,是頂替尼爾的工作,但事實上肯定不能真這麼干.首先從已知的煉金術下手,要比鑽研未知領域來得快得多.

"修伊格萊爾,從今天起,你就在這里做事了."負責帶路和引介的學徒正是當初跟蘭斯洛特送花的伊沃.

"是,伊沃法師."宮浩恭敬回答.

伊沃輕輕一笑:"沒必要叫我法師,現在你也算是半個學徒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宮浩發現,在不殺人的時候,這幫學徒還算是比較可愛的.

"我明白了,伊沃."

這里是煉金塔二層的一個房間.

煉金塔的一層,主要是擺放一些已經被提取過的原材料和制作好的成品,此外還有就是藏書館.

而煉金塔二層,則主要以藥劑制作為主.

不同的房間是用來制作不同的藥劑的,從二層到四層,每層各有兩名學徒,十名傀儡助手.而在五到七層,則是海因斯,皮耶,安德魯的實驗層,其中安德魯在第五層.除海因斯一人配備兩名助手外,皮耶和安德魯各一名學徒助手及十名傀儡助手.

傀儡助手是海因斯發明了專門用來協助煉金試驗的,他們的智慧相對傀儡武士較高,不過基本沒有什麼戰斗力,只能根據吩咐做一些簡單的粗重活,而且指揮他們也不需要特制的符牌,只要穿上學徒袍即可.

煉金塔的第二層是藥劑制作,順便也制作一些空白魔法卷軸.三層則是給武器附上魔法的地方.四層則用于制作已知的魔偶,比如傀儡武士就是在那里制作而成.

根據宮浩的估計,那個什麼魔紋的研究,很可能就是在六或七層,而魔靈則估計在六層.安德魯由于精力還要放在管理仆役上,經常不在五層,估計那一層多半是屬于空占的.從已知道的材料進出況來分析,也可以看出安德魯那一層基本是沒什麼需要的,由此也可推論出他拿不出什麼貢獻來.

對于煉金狂人海因斯來,這或許正是安德魯地位不如皮耶的重要原因.而自己將來最有機會的入主目標,應該就是這里了.

此刻伊沃帶他來到的房間,滿是一些瓶瓶罐罐,上面貼滿了紙條,注明了各種藥劑的名稱.

在房間的另一側,則是仆役們提供的各種材料,被亂七八糟的放在一起,中間是多個型號的坩堝,魔法火焰隨時可以點起加熱.

這地方看起來又髒又亂.

"其實煉金術最大的奧秘在于未知,對于已經掌握的煉金術來,它並不是那麼複雜."此刻伊沃給他解釋他即將進行的工作.

伊沃從台子上拿下一瓶藥水:"比如這個吧,一瓶治療藥劑,最常用的藥劑.需要的材料配方,制作順序,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全部都已經記錄完善.接下來做的,就是按照記錄好的內容進行制作就可以了.格萊爾你在藏書館里做過,看到過許多煉金術的記錄,知道這東西怎麼做的嗎?"

宮浩立刻回答:"是的我知道,它需要十七種魔植和六種魔獸,三種魔蟲提供的材料,需要經過至少三十道工序完成.如果使用大型坩堝的話,一次可以制作出十瓶左右."

"但是你從來都沒做過,對嗎?而有很多東西並不是看看書就能學會的.我現在做一次給你看.我希望你不會需要我教你兩次以上."

"我會盡我最大努力學好."

"很好."伊沃開始一邊工作一邊為宮浩講解各方面需要注意的問題.

他點起魔法火焰,在一個型坩堝中注入一種奇特的膠質液體.

"這是用蛇蜒草的莖汁和海牛膠制成的原液,用一倍的水稀釋後制成.加熱到液體表面出現氣孔後開始投放材料……"

"我記得還要不挺地攪拌?"宮浩問.

"對,但記錄上不會告訴你,只能朝著一個方向攪拌,千萬不能左攪攪,右拌拌.而且攪拌的過程中必須注意用力均勻,否則會出現某處凝結的跡象,千萬不要讓原液凝結,否則就等于是失敗了."

"是的我明白了."

"投放材料的時候要注意掌握變化.原液在加熱過程中由于水分蒸發會變得濃稠,這個時候要注意少量添加一些水,否則它們就不是藥水而是藥塊了.在添加水的過程中務必注意讓水分融進原液中去,否則毫無意義.但是千萬不要為了偷懶而一次加太多."

"是因為溫度的原因嗎?"

"對,溫度不夠,材料之間的反應不足,就無法達到應有的效果.但是溫度太高的話,也會破壞藥性."

"那我們該如何確定溫度?只能用目測嗎?我記得有很多時候目測得出的結果並不准確,而且也不是每種藥物都會有所反應."

"那就只能憑經驗和推斷加熱的時間了.所以學會制作藥劑很容易,可要想做好它卻非常困難."

宮浩笑了笑,沒什麼.

看起來自己在這里還是很有機會的,制作一個溫度計並不是很難,而且不用擔心玻璃的問題,因為煉金師本身就懂得如何制作玻璃,煉金塔里也並不缺玻璃,只是很明顯缺乏對玻璃的成熟運用,因為他們制作玻璃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制作一些承放液體用的器皿.比如治療藥劑的瓶子就是用這種玻璃制造的.那麼現在就只缺水銀了.

恩,這里雖然沒有水銀,卻有可以替代水銀的物品.宮浩記得有一種四季草就對溫度的變化有著明顯的反映.或許自己可以用制作出屬于自己的溫度計,未必要精准,甚至不需要以攝氏度為單位,只要符合試驗的需要即可.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不會太難.

"嘿,格萊爾,你走神了."伊沃的叫聲喚回了沉思中的宮浩.

"我很抱歉,伊沃,希望我沒有錯過什麼."

"還好吧,反正我總要看著你熟練之後才能放手交給你."伊沃.

"那麼投放材料時的用量也只能是憑借經驗了?"

"當然.這正是煉金師和學徒最大的區別.看起來我運氣還不錯,這瓶藥劑有很大希望獲得成功."

伊沃手中的藥劑已經快要制作完成了.

熄滅魔法火焰,伊沃輕輕從坩堝中取出藥劑裝瓶同時道:

"藥劑的制作,看似簡單,但在完善配方之前,經過的是煉金師們無數次的試驗.這其中最需要重視的幾件事是:溫度的掌握,材料投放的順序與材料的投放量.必須做到精確,否則你做出來的可能不是一瓶治療藥劑,而是一瓶毒藥.格萊爾,如果有人問我仆役和學徒之間的最大區別是什麼的話,我不會學徒比仆役高貴,我會,一個仆役犯了錯誤,死的只會是他自己.可要是一個學徒犯了錯誤,死的很可能是一大批人.所以按照規矩,每一個學徒在完成自己的作品之後,都必須對它做最後的檢查."

著,伊沃向宮浩眨眨眼睛:"知道該怎麼做嗎?"

宮浩心中升起一股不詳的感覺.

果然,伊沃一揚頭,將那瓶剛煉好的藥劑喝了一大口下去.

然後他回頭看看宮浩:"成品的治療藥劑,是透明無色的,但會有少許的沉澱物,有淡淡的香氣.如果你發現自己制作出來的藥劑顏色有問題,或者清純度不夠,你最好立刻把它扔掉重新煉制.但是象這種就表面看來已經看不出什麼問題的藥劑,如果你打算把它列為成品,你就只能用最後一種方法來證實它沒有問題,就是喝一口.在你毒死別人之前,先毒死自己,這是規矩."

"是的我明白了,伊沃,但是沒有更好的檢驗方法了嗎?"

"格萊爾,很多事你可以取巧,但很多事你不可以.即使你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證明藥劑的安全性,你也不得脫離這一關."

"我明白了,這是最簡單也最讓放心的辦法,對嗎?"

"沒錯."著,伊沃在藥瓶上貼上自己的名字.如果他制作的這瓶藥劑出了問題,那麼帝國就會第一個根據名字來緝捕制作人.

"那麼伊沃,學徒如果做壞了藥劑會怎麼辦?"

"這里不是仆役區,煉金試驗做壞了是常有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分別使用不同的坩堝的原因.如果你沒有把握,就用型坩堝,失敗造成的損失不會太大.如果你有把握,就用大坩堝,成功一次就是十瓶,失敗了也同樣損失慘重.可惜啊,我本可以使用中型坩堝的,但我以為我一邊教你一邊煉藥有很大幾率失敗,沒想到卻成功了.早知道就用中型的了,那可是一次五瓶.哦對了,在你沒有足夠的把握前,不要使用大型坩堝,失敗一次,損耗的材料是相當驚人的,而且難度也會相對增加.一般只有三年以上經驗的學徒甚至是大師才會使用它."

到這,伊沃喘了口氣.他把手里的那瓶治療藥劑放好:

"要知道在煉金方面,材料的消耗更是經常性的十倍于它們所能夠產生的成品.如果八成消耗是用于研究新的煉金產品,一成為成品,那麼還有一成就是在出錯時導致的消耗.因此煉金術允許出錯,但不鼓勵出錯.修伊格萊爾,你可以連續十次制作藥劑都出錯,畢竟數十道工序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掌握的,但是如果你總是無法進步,你也就無法成為合格的學徒,更別成為煉金師了."

"是,我會努力的."

"所以,對學徒來,出色的標准有兩個.一:制作出更好的產品.二:用更的代價制作出更多的產品.這兩點都很重要."

"明白了."

"目前煉金術已經掌握的藥劑有一百十三種,其中三十二種是用于恢複的,包括法力恢複藥劑,魔力激發藥劑,各種治療藥劑等等.另外還有二十種毒藥劑,以及與它配對的十九種解藥劑."

"十九種解藥?"

"對,是十九種,有一種毒藥,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能夠發明解藥.因此是禁藥,但是在這里,我們同樣需要制作.不過你放心,短時間內你接觸不到它."

"我還以為只要把治療藥劑煉壞了就會成為毒藥."

"那並不是個好主意,格萊爾,第一成本太高,第二毒性不夠,甚至未必有毒,可能只是讓你拉幾天肚子.真正的毒藥,是可以立刻致死的."

"開個玩笑而已."宮浩笑笑.

伊沃也笑了起來,他繼續道:

"另外還有十一種增益藥劑和十一種詛咒藥劑,它們的效果也是對應的,最後還有二十種其他方面的藥劑.而你的工作就是把所有這些藥劑根據帝國送來的清單在一個月內全部制作出來.哦對了,還有,我會和你一起做的.當然,我順便還要做一些空白的魔法卷軸."

著,伊沃扔給宮浩一本書:"拿著它,從今天開始,按照書上記錄的每天冥想一個鍾時."

伊沃給他的,竟是一本記錄如何培養元素感應能力的魔法書.

宮浩大奇:"煉金師也要冥想嗎?"

"當然,煉金師也是魔法師的一類,只不過凡是成為煉金師的,大都是頭腦聰明,但又缺乏元素感應天賦的人.沒有元素感應天賦,並不代表不可以學習魔法,只不過效果會差很多,注定不會有什麼前途.但我們同樣還是要學會冥想.因為有很多煉金產品並不僅僅需要材料,也需要法術的支持.比如那些卷軸.知道為什麼煉金術只能制作空白卷軸嗎?"

"因為我們無法使用大威力的法術."

"問題就在這.所以魔法卷軸明明是煉金師發明的,但最後由于煉金師自身體質限制,卻只能制作出一些低級卷軸.最後就演變成了由煉金師制作空白卷軸,而由一些稍懂煉金術的魔法師自行制作魔法卷軸.這一點可以是煉金師最大的無奈.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能夠成為魔法師,誰會願意天天守在試驗室呢?"

伊沃的法,充分明了他對煉金師這個職業的無奈.

煉金師就算再強大,到頭來所有的成果依然只能是為他人做嫁衣,當然,或許帕得里克.海因斯並不這麼想,他或許是真正瘋狂地熱愛這門學問,所以才能有如此成就.

而如今,宮浩其實也非常喜歡煉金術,或許那正是他為什麼放棄逃跑,毅然選擇留在這里的原因.

對宮浩來,複仇未必是冒險的最好理由,強大自己才是.

從這一天起,宮浩就算是徹底在煉金塔工作了,他很快就發現,即使是在這個新的陌生領域里,自己同樣有著可以大顯身手的空間.




上篇:第二十五章 海因斯的決定     下篇:第二十七章 新工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