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轉眼就到了自由號來到的日子.

安德魯帶著宮浩前往港口送貨.

其實如今的宮浩早就可以不用去送貨了,不過他還是以"誓死追隨安德魯大人"為理由,堅決跟隨安德魯前往港口.

"嘿,修伊,真高興又見到你."當宮浩再度出現在自由號上時,貝利給了他一個熱的擁抱,然後他看著宮浩的一身學徒袍詫異道:"瞧我看見了什麼?你成了一個學徒了?"

"哦是的,上個月發生了一起不幸事件."宮浩歎息道:"一個學徒死了,聽是因為無意中掉落了徽章被傀儡武士殺死了.這真是個悲劇."

"哦,的確太令人遺憾了,不過修伊,這麼是你頂了他的位置?"貝利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宮浩聳了聳肩:"總得有人做事不是?海因斯大師看得起我,讓我暫時接替了尼爾學徒.不過只是暫時而已."

"原來是這樣,不管怎麼,這對你來是件好事."貝利看看不遠處,安德魯與查克萊正在些什麼,安德魯甚至還指了一下船頭這邊,好象就是在指宮浩,看來也是在這件事.于是他轉過頭:"好吧,既然這樣,我想我們應該慶祝一下你的高升,雖然只是暫時的.我的艙房里有酒."

宮浩笑笑,即使沒有高升,貝利也總能找到理由拉他去艙房,看他那曖昧的樣子到象是兩個人之間的偷偷幽會.

到了貝利的艙房,貝利把一個盒子交給他道:"這是你要的東西,但是只有關于安德魯的,其他人的要過段時間才能弄到.怎麼樣?這次你帶了什麼好東西?"

宮浩接過盒子,不慌不忙地拿出包裹,從里面一瓶一瓶地開始取藥.

貝利的雙眼立刻發直了:"哦我的天啊,魔力增幅藥劑?你是怎麼搞到這玩意的?還有豁免藥劑?天啊,怎麼這麼多?還有……這是駐顏藥劑,我的天啊,那些貴族夫人可是愛死這東西了,它能賣出天價來.修伊格萊爾,你子不會是把煉獄島的庫房給打劫了吧?"

宮浩不慌不忙道:"你忘了我現在是學徒嗎?我就是負責煉制藥劑的."

"原來是這樣."貝利恍然大悟:"這可真是太棒了,修伊,我一直就相信你是個出色的人才,我一點都沒看錯.瞧,你不光突破了一年的限制,現在還成了學徒,你注定了不同凡響."

看在錢的面子上,就算是四級武士也會對一個學徒大拍馬屁.

"我恐怕我沒你得那麼偉大,而且象這樣的東西最多也只能維持到下個月."宮浩不無遺憾道.

"為什麼?"貝利心痛的問.

"因為下個月查克萊很可能就會再帶一名學徒來頂替我,你知道我畢竟還只是個仆役,不是學徒.我只是暫時進煉金塔做事而已.如果你想得到和現在一樣多的藥劑的話,只能去找學徒們做交易了."

"原來是這樣……"貝利沉思起來:"不,我們不能冒險再和別的學徒做交易,知道的人越多風險越大.而且修伊,我知道你是個聰明子,但這不代表別的學徒也可以象你這樣把事做得漂亮,不留痕跡."

"這正是問題所在,我畢竟不是學徒."

"不,不,不,修伊,你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或許這件事上我們可以幫你."貝利嘿嘿笑道:"我向你保證,查克萊不會帶任何學徒上島."

"你打算怎麼做?"

貝利的眼中露出一絲狠色:"這還不簡單?他看中哪個,我們就殺了哪個."

宮浩想了想,點頭道:"盡量把事做得漂亮些,最好是制造些意外,否則查克萊會懷疑的.只要再給我兩個月時間,我相信海因斯絕對會徹底放棄要新學徒的想法."

"那就這麼定了."

"一為定."

———————————

從港口回來後的第三天.

宮浩前去找海因斯.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海因斯的聲音一如往常般沉靜卻帶著一點陰冷的味道.

他從來都不喜歡別人無緣無故的打擾他,除非是有什麼重要事.

"是這樣的,海因斯大師,我記得當初您吩咐我進入煉獄島,除了要頂替尼爾法師的工作外,還要負責為那些損失的魔植找到替代品."

"我希望你能給我好消息."

"很遺憾大師,我還沒能做到."

"那你來找我干什麼?浪費我的時間嗎?"海因斯霍然轉身,憤怒地看著宮浩.

這是宮浩第一次看到海因斯憤怒的模樣,這個殺人如麻的老頭平時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可一旦真正發起怒來,宮浩甚至能夠感覺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殺氣.

宮浩連忙:"我只是希望您能給我一份授權?"

"授權?什麼授權?你還想要什麼權力?難道你不知道在這個城堡里,你已經是權力最大的仆役了嗎?"

"是的大師,我非常清楚這一點,可我更清楚如果我想要解決魔植的問題,就需要有一些新的授權."

"什麼樣的授權?"

"允許我自行制造一些合手的工具,並對藥劑配方進行研制."

海因斯盯著宮浩看了一會,良久才道:"我聽皮耶拒絕了你對研制新配方的要求.他認為做為一個學徒,你有些過于意想天開了.要知道這里的每一個配方,都花費了無數優秀的煉金師大量的心血."

"是的我知道,我只是想針對由于缺乏材料而無法制作的藥劑進行研究.我是,如果我無法找到適合的替代材料,至少可以通過改進配方來完成您的要求."

海因斯冷冷看著他:"是麼?我喜歡我的牆壁的顏色,我希望你能把我的馬桶塗成和牆壁一樣的顏色,可是你卻找不到那種顏料.然後你就決定把我的牆壁也粉刷成馬桶的顏色嗎?是這麼回事嗎?"

宮浩不慌不忙回答:"很好的比喻,海因斯大師,的確如此,但是我保證,我可以讓新的顏色更加美麗,更加讓您喜歡."

"那可有些難度."

"我想我能做到."

"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你可以在你的工作間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一個月後你至少要拿出一樣改良後的配方,或者某種可以被替代的材料,否則……你就死!"

"是,大師."

宮浩匆匆退下.

該死,宮浩意識到自己違犯了一個有關于"第一印象"的大錯誤!

第一次和海因斯的見面,還有後來在城堡的見面,海因斯給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一個溫和長者的形象.這使他在潛意識里淡化了海因斯的凶殘.

但是這一刻他看到了海因斯的猙獰一面.宮浩這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一個事實——海因斯才是煉獄島上所有少年死去的罪魁禍首,此時此刻的海因斯,才是他的真面目.

———————————————

"什麼?你還需要更多的玻璃?"安德魯對宮浩的這個匪夷所思的要求感到極為詫異.

他要這麼多玻璃干什麼?

"是的,安德魯大人."宮浩回答:"您還記得魔獸越獄時導致的那些魔植損失嗎?"

"當然,這正是導師交給你的工作之一.盡管你把藥劑做得很好,但是僅靠節省材料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必須想辦法補充這些魔植."

"是的,我一直在努力尋找.但是我同時希望能夠更進一步研究它們的作用和成分.當然,我是,我的目的是為了盡快了解這些材料的作用,這樣我才可以找到能夠替代它們的魔植."

"唔,這樣麼?這和玻璃有什麼關系?"

"我需要質地非常好的玻璃,最透明無暇的那種,用于制作一些特殊的鏡片,它可以幫助我觀察到更細微的東西."

安德魯的眉頭皺了起來:"我從未聽有這種鏡片,就象是魔鏡那樣嗎?"

"不,先生,這種鏡片不需要填充魔力.它只是可以通過一些簡單的物理手段來增加人的觀察能力."

"有意思的想法,你從哪學會的制作這種東西?"

"事實上我並不會制作,我只是大致知道它的原理,所以我需要您的幫助,大人.這種鏡片存在于民間,您知道民間幾乎是與魔法絕緣的.這使他們有時不得不采用一些取巧的手段來解決問題.而這種鏡片就是其中之一.真可惜,如果我能學會微視術,也許我可以不必借用這種手段了."

"我可以幫你這個忙,不管怎麼,那些魔植都屬于我的工作范圍.你要是能解決這個問題,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不過除了鏡片外,你還需要什麼?"

宮浩拿出一張清單遞給安德魯,安德魯看得大皺眉頭:"移液管,洗瓶,錐形瓶,滴定管,集氣瓶……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都是一些輔助工具而已,對于擁有法術的您來,它們全無作用,但是對我來,它們可以幫我很大的忙."

"都是來自民間嗎?為什麼我從沒聽過?"

宮浩微微笑了笑:"安德魯大人,您有多少年沒離開過這個島了?"

安德魯張了張嘴,終于笑了起來:"好吧,我可以按你的要求去制作這些東西.但是你要保證把替代材料盡快地給我弄出來."

"事實上,海因斯大師已經給我下了最後通牒,他給予我足夠的權限,但同時要求我在一個月內至少解決一種魔植的問題."

"導師總是這樣心急.好吧,你還有什麼別的需要我幫助的嗎?"

"的確還有一些東西,不過我自己能解決."

"那就好."安得魯,他晃晃清單:"知道嗎?格萊爾,你是第一個以一個仆役的身份要求一個煉金師為你做事的人."

宮浩嘿嘿笑了:"那是我的榮幸,也是您的恩賜,安德魯大人,我深明您對我的愛護與照顧,修伊格萊爾對此永遠都充滿感激之."

"你總是那麼會話,我想我明白為什麼蘭斯洛特那麼喜歡你了."安得魯感慨道:"還有那位公主."

宮浩的臉微微脹了一下.

安德魯卻附在他的耳邊輕聲了一句:"查克萊告訴我,似乎你的公主經常向他打聽關于你的事.她對你很在意呢."

宮浩的臉越發的厲害了.

安德魯哈哈大笑,揮揮手讓他離開.

三天後,安德魯把宮浩需要的東西給他送了過來.

這些東西都是進行試驗時必須的工具,相比溫度計和量杯,它們的要求更高,也更難制作,盡管宮浩已經一再根據目前的條件調整精度和各種基本要求,但他最終發現自己還是無法以個人能力制作出它們,所以不得不求助于安德魯.

好在安德魯不愧是海因斯的徒弟,這樣的事對他來到算不上什麼難事.

至于其他的試驗需要的材料,如硫酸,純水等,宮浩就只能自己找東西代替了.總有一些材料可以替代它們的作用.而且純水可以用最簡單的蒸餾法提煉.

就這麼著,一個最簡陋的試驗室在宮浩的手中漸漸成型,宮浩終于可以開始對藥劑及材料方面的分析.

———————————

45129070,這是本書群號.有喜歡的朋友可加入.




上篇:第二十七章 新工作(下)     下篇:第二十九章 命運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