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三十七章 重歸于好  
   
第三十七章 重歸于好

第三十七章 重歸于好



"混蛋皮耶,我要殺了你!"蘭斯洛特瘋狂而憤怒地呐喊.

嚇得城堡里所有人都紛紛四避.

從叢林中回來,蘭斯洛特一身是傷.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城堡,直接沖進煉金塔找皮耶的麻煩.

面對一位剛剛晉升到星辰武士級別的超級強者的怒火,就算是皮耶也不敢直接面對,只能由海因斯出面勸阻:"蘭斯洛特,你沒有必要發這麼大的火."

"哦,如果不是格萊爾救了我,我差點就死在那條魔龍的嘴巴里了!"蘭斯洛特大吼道:"我早過,那條魔龍就快蘇醒了,這段時間我不可能去地獄之門取靈種.可是你們偏要我去.差點就讓我再也回不來!"

靈種?原來是為了靈種.

宮浩記得很清楚,尼爾過,靈種不是風鳴大陸的產物,而是來自深淵.

在煉獄島的中央區域,有一個通往異世界的空間之門,那里的周圍散落有大量的靈種.

看起來當初就是蘭斯洛特從空間之門的附近得回了這批靈種,不過空間之門的附近有強大的魔龍存在,所以他只能在魔龍沉睡時前去搜尋.

宮浩還記得皮耶過,靈種不多了,如今看來,靈種果然已經不多,所以才會要蘭斯洛特冒險一再去尋找.只是這次他顯然是捅了馬蜂窩——那只魔龍醒了,而且要不是自己及時放出魔法,利用煉獄島那濃密的霧氣將戰斗區域變成黑暗一片,只怕蘭斯洛特就得永久停留在那里了.

黑暗對逃逸的好處永遠大于追擊,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這顯然比一兩個攻擊法術要來得有效果得多,宮浩相信自己當時如果不是使用了元素凝聚,而是試圖用風刃沖擊去攻擊那頭魔龍,只怕後果就不是兩個人都出來,而是一起葬生在那里.

他再次領悟了至關重要的一個道理——有效的使用魔法,遠比單純地學習更加強大的法術,要來得有意義得多.

而魔法書上記錄的魔法使用方法,也未必就是一成不變的.

誰能想到元素凝聚這種提升冥想的方法竟會被宮浩用來救人呢?

到是海因斯頗為驚訝地看看宮浩:"格萊爾,他怎麼會有能力救得了你?"

宮浩心中一驚,連忙上前一步道:"海因斯大師,我只是在後面分散了魔龍的注意力.那只魔龍因此而失去了殺死蘭斯洛特大人的機會.事實上後來還是大人把我救了出去."

這番話基本符合實際況,就連蘭斯洛特都不出什麼,只是皺了下眉頭.既然宮浩不願意表功,他也沒必要一再強求.何況現在蘭斯洛特心里的火氣相當大,正有要把皮耶一劍砍死的打算.

好在還有艾薇兒帶來的一幫高級武士和魔法師從旁勸導.克洛斯更是對蘭斯洛特道:"蘭斯洛特,對靈種的需要是陛下的要求.不過陛下顯然也不太清楚那頭魔龍的強大與可怕,至于皮耶,你還是放過他吧.起那頭魔龍,你覺得,如果我們和你一起去叢林,有辦法消滅那只魔龍嗎?"

蘭斯洛特搖頭道:"沒有那個必要.地獄之門的附近我四處都看過了,基本把所有能帶回來的靈種都帶回來了.那只魔龍非常強大,它甚至超過了十二級,我想我可以把它列為十三級的強悍存在了.如果大家一起去,也許能干掉它,但損失也一定會非常慘重.魔龍出不了中央區域,大家沒必要如此冒險.把寶貴的戰斗力浪費在這方面……不值得."

克洛斯點了點頭.

他回過頭來,看了宮浩一眼,眼神中頗含深意.

他對宮浩:"你不打算問問我,公主的心現在如何嗎?"

宮浩苦笑:"克洛斯大師,我猜那一定是很糟糕的結果."

"是的."克洛斯笑道:"她發誓她再也不願見到你了."

宮浩低下了頭.

蘭斯洛特有些詫異,問他是怎麼回事,宮浩這才把剛才的事大致了一下.

蘭斯洛特沒想到宮浩為了救他,竟然丟下公主不管了,表到是十分的精彩.

心中對宮浩的感激到是又加了幾分.

—————————————

"修伊,為什麼要丟下公主去救我?"

回到湖邊,身邊都沒有人了,蘭斯洛特終于問道.

宮浩想了一會才回答:"有很多原因.一來,我想救你.你是我的老師,盡管你不承認這一點,但你的確教過我斗氣,還救過我無數次.怎麼我幫你一次也是應該."

"還有呢?"

"公主正在長大,正在有屬于自己的感.她是帝國皇帝的女兒,不該喜歡不值得她喜歡的人."

"很好,這也是一個理由.我還一直以為你想娶公主呢,看來你始終清醒.那麼還有嗎?"

"還有就是我想讓她知道,世上不是什麼事都能順著她的心意來的.如果她要把錯誤的感繼續下去,那麼她就得有承受這一切的准備."

蘭斯洛特有些呆滯了.

他做夢也沒想到,宮浩會出這樣一番話來.

他很古怪地看著宮浩,良久才道:"修伊,你看上去一點都不象個十三歲的少年."

"我快十四了."

"依然還太."

宮浩沒有回答.

蘭斯洛特拍拍宮浩的肩:"我猜她一定很傷心,但是還好,她並沒有下令捉拿你,殺死你.這明她並不是象她表現得那麼恨你.去吧,去看看我們的公主殿下,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你不會希望被一位公主恨上吧?那可是相當麻煩的.就算你不想讓她喜歡你,至少也別讓她恨你."

"她發誓不再見我的."

"女孩子的誓是最靠不住的.相信我,修伊,這是真的.不要去相信女孩子發過什麼誓,她們是感動物,只根據自己的感覺來.有時候你只需要一兩句好話,就能讓她們忘記和放棄一切不美好.我知道你對哄姑娘很有一手,你能做到的,對嗎?"

宮浩無奈苦笑,得自己就象個吃軟飯的.

"好吧我試試."他.

"這就對了."蘭斯洛特大笑道.他今天雖然經曆生死,但也因此而大獲豐收,突破長久以來未能突破的瓶頸.武士經曆生死的次數遠多于突破的次數,因此在那一番危急過後,他心上卻是高興大過憤怒.

他這刻心良好,自然對宮浩有有笑,反複地催促宮浩快些去找公主.

臨走時,宮浩突然對蘭斯洛特道:"能問您一個問題嗎?蘭斯洛特大人."

"吧."

"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

"吧,吧,看在你今天救了我的份上,我會回答你任何問題."

宮浩的臉上現出促狹的笑:"大人您對女人這麼了解,是不是吃過女人出爾反爾的虧呢?"

蘭斯洛特一怔,隨手一拳打去:"混蛋敢笑話我?"

早有准備的宮浩大笑著躲開,快步向城堡跑去.

—————————————————

艾薇兒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大發脾氣.

"滾開,全都滾開!一幫沒用的混蛋,我不要你們伺候!全部滾開!"

下人侍女們嚇得紛紛退避.

艾薇兒坐在香樟木雕成的鳳凰花椅上,眼淚忍不住嘩嘩地流了下來.

"該死的格萊爾,你這個混蛋,大混蛋!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你竟然拋棄了我!嗚嗚嗚……"

公主哭得甚是傷心.

多少年來她從未經曆過這樣的事,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總會有大批的武士法師包攏過來保護她.難道武士不就是用來保護他們的嗎?為什麼修伊格萊爾竟然會為了一名武士而放棄保護公主?

尤其是在那之前他還答應過會一直守護自己的.

這該死的混蛋,我再也不想和他做朋友了,做朋友一點都不好玩.

她哭的眼睛腫,看樣子是傷心透了.

一塊手帕遞了過來.

艾薇兒看都不看就接了過來擦眼淚,想想不對,憤怒道:"我不是過都滾出去的嗎?"

身後響起那個令她難忘的聲音:"是的,艾薇兒,如果你願意,我可以為你滾出去.我是如果你想看我在地上打滾的樣子的話."

艾薇兒愕然回頭.

只見宮浩正一臉無奈地看著她.

"你是怎麼進來的?"她驚叫道.

"我向你的下人們保證,只要他們讓我進去,那麼我會還他們一個高高興興的公主."

"你休想,格萊爾."艾薇兒連修伊都不叫了,纖手一指大門:"立刻給我滾出去!"

"你是在用公主的身份在向我下命令嗎?"

"是的!"艾薇兒毫不客氣道.

"真可惜."宮浩搖頭:"當你的朋友沒有聽從你的意見時,你就不再把他當朋友,而是把他當成下人了?是這樣嗎?你懂得什麼叫真正的友誼嗎?"

艾薇兒微微一怔.

宮浩走上前去,扶住她的雙肩,輕聲道:"艾薇兒,你是個好女孩,只是你從來沒有過朋友,你不知道朋友的真正含義什麼,所以你也不懂得該如何去珍惜友誼.友誼的可貴就在于,它並不總是順從于你,它和你是平等的.它會讓你開心,歡笑,但也可能會傷害你,讓你傷心,失望.友誼不是順從,朋友不是仆役,你必須明白這一點."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為什麼還需要朋友?"

"因為朋友能給你的,是你的仆役們無法給你的.還記得我過嗎?有一些東西,總是要在失去之後才能得到."

"可我現在不覺得有朋友有什麼好了."公主抽泣道.

"是麼?你真得確定需要讓修伊格萊爾變成和你的所有仆役一樣嗎?對我來那不是什麼難事,我現在就可以做到.我可以向你下跪,向你乞求,將你照顧得無微不至,就象一個丑一樣對你,哦我的公主,請你原諒我的無禮,從今以後我都會對你惟命是從,然後做出一臉卑躬屈膝的模樣.但你會喜歡嗎?而且我不可能再給你講故事,我們之間也不會再有那些只屬于朋友的歡笑.我不會再對你開玩笑,因為你需要我怕你,而只有朋友才能對你開那些玩笑,逗你開心.你將依舊孤獨,你將依舊不知道這世界還有哪些更美好的事.我們不會再在一起玩耍,不會在一起漫步在叢林里,不會去感受對方,關心對方……你真得願意那樣嗎?"

艾薇兒怔怔看著他,搖搖頭:"不,修伊,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我有很多仆役,但只有一個修伊格萊爾,我不想你變成那樣."

宮浩笑了:"是的我也不想.你是那麼可愛,就象一個天使.在我的眼里你不是公主,你就是一個天使,是最美麗最可愛的女孩.可如果我變成了那樣的仆役,那你就只是公主,其他什麼都不是."

艾薇兒的聲音變得低微下來:"真奇怪,為什麼聽你話,我會覺得……心跳得好厲害."

"是的,那就是友,是一種彼此間的關心.當對方開心的時候,你會和他一樣開心,可當對方不開心的時候,你會和他一樣不開心."

艾薇兒的眉頭皺了起來:"聽起來不象是友誼,到更象是愛."

宮浩的心劇烈地跳了一下:"哦,總有相似之處."

艾薇兒迷惑地看他:"你確定我們之間的是友誼?不是別的什麼?"

"是的我確定."宮浩很干脆地回答.

這個回答讓艾薇兒有些失望.

她覺得問題好象變得複雜了,自己好象忽略掉了什麼.低下頭想了一會,她突然想起什麼,大叫起來:"哦,該死,格萊爾你對我施了什麼魔法,我讓你出去的!"她纖手再指房門:"立刻出去,我過我不會原諒你的,無論你什麼都沒有用!我不想再見到你!"

她終于想起自己打算不再原諒修伊格萊爾的,自己是要趕他離開的.

宮浩苦笑著搖頭:"既然你這麼堅持,那麼我離開就是了."著,他輕輕走出了房門.

艾薇兒看著他離開自己的房間,一時間有些愕然.

不知為什麼,她感覺心好痛,很難受.

非常難受!

為什麼會這樣?她不明白.

可她感到自己不希望那個金發男孩離開.

她打心眼里不想他離開自己,她喜歡他在自己的身邊,聽他對自己那些話,就好象聆聽世界上最美好的聲音.

"修伊!"輕輕地,她忍不住叫了起來.

哦,他走了,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沒有朋友了,我什麼都沒了.

艾薇兒再克制不住,低聲哭了出來.

門開了.

宮浩重新出現在門口.

艾薇兒再克制不住撲了過去,撲到宮浩的懷里.

她:"修伊,你是個混蛋!"

然後張口狠狠咬了下去.

"恩."隨著宮浩強忍的悶哼聲,艾薇兒所有的不滿在這刻煙消云散.

宮浩卻在心中歎息.

看起來自己做得很糟糕,非但沒能和艾薇兒趁機拉開距離,恰恰相反,兩顆心又靠得更近了.

這該死的,變了質的友誼!

還有那該死的愛鳥的祝福!

遠處與綠的耳朵微微發熱,一起仰天得意地長嘯了幾聲.

————————

推薦一下魚同志的《傲世滅天》,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上篇:第三十六章 守護     下篇:第三十八章 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