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三十八章 危機  
   
第三十八章 危機

第三十八章 危機



艾薇兒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正在被人俘虜.

她喜歡和宮浩待在一起的感覺,她的緒因為他而變化.這是她第一個去關心的男孩,會去關心他的想法,他的感受,為他歡笑,也為他流淚.

她的緒因為他而波動起伏,完全受制于這個金發男孩.

她以為這是友誼,是因為他是她唯一的朋友.

但是宮浩知道,艾薇兒對他的感已經大大超出了朋友的范圍.

盡管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但女孩的心是孤獨的,她從沒有一個在心理上可以依賴的人.一個可以讓她相信,寄托,並為之著迷的人.

在艾薇兒的心里,宮浩就象是一個父親,哥哥和人的最佳綜合體,盡管身份低下,卻是一個可以依賴依靠的對象.她可以向他傾訴心事,而對方就會安靜地聽.

有時候宮浩也會給她講一些故事.

于是艾薇兒就會驚歎,天啊,他的腦子里怎麼會有這麼多故事可講?而且一個個都是如此精彩動人.

他就象是個吟游詩人,身上有著數不盡的故事,並總是那麼富有哲理.

"……國王對使者,這場戰爭讓我的國家消耗了很多力量,你們必須支付賠償.于是那個傲慢的使者就回答:是的國王陛下,我們會賠償您土地的.然後那個使者拿出一塊獸皮來,我們會賠償給您和這塊獸皮一樣大的地方.這對國王是一個非常大的羞辱,但是那個時候,國王那美麗而睿智的王後卻笑著,哦,是這樣嗎?那我要感謝貴國的慷慨.然後你猜她怎麼做了?"

"怎麼做了?"艾薇兒問.

"她把那塊獸皮拿起來,用剪刀把獸皮剪成又細又長的一條條繩子.然後把所有的繩子聯在一起,用它去圈了對方的國家好大一塊地方."

"哦,天啊,她真是太聰明了."

"好了故事講完了,我的公主,你該睡覺了."

"我還想再聽一個."艾薇兒忽閃著她的那對大眼睛.

宮浩有些苦惱地抓頭皮:"恩……你還想聽什麼?"

"你還有多少?我都想聽."

"哇,那可就多了.我的左手捏著一千零一個故事,右手則抓著更多.要不我再給你講個阿拉丁神燈的故事?"

"那個聽過了."艾薇兒躺在華麗的象牙床上,背靠著柔軟的圓枕,披散著一頭長發,旁邊的錦凳上還放著兩碗仆人送來的甜點.

一碗是給自己的,一碗是給宮浩的.

夜色早已昏暗,房間中的燈火依然閃亮,公主聽故事聽得著了迷,怎麼也不肯放宮浩離開.

"那你還想聽什麼樣的故事?"

"我想聽王子和公主的故事,要很浪漫的那種."

"好吧,那要不我再給你講個灰姑娘的故事?"

"好的."

等灰姑娘的故事講完後,宮浩又給她講了一個白雪公主和七個矮人的故事.

天知道這位公主殿下從未聽到過如此多的有趣動人的故事,以至于越聽越興奮,怎麼都不願睡.

"我還想再聽一個."這句話是她今天晚上得最多的一句.

"這是最後一個故事,聽完後必須睡覺."這是宮浩今天晚上講得最多的一個.

"那麼,我再給你講個睡美人的故事吧.如果你答應乖乖聽話,我明天就還給你講特洛伊的故事,野獸與美女的故事,還有綠野仙蹤的故事,艾麗絲漫游仙境的故事,好多好多,怎麼樣?"

"好吧,好吧,最後一個,就最後一個了."公主扭捏著身體.看來今天晚上是不可能聽完所有的故事了.

難道他真有幾千個故事?艾薇兒很是好奇.

當講完睡美人的故事後,艾薇兒眨著眼睛問:"為什麼每一個公主睡下去後,都需要王子的親吻才能醒來?"

"哦,這個嘛……"宮浩想了想,這可真是個複雜的問題:"有時候吻具有一種魔力,它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就象魔法那樣神奇?"

"哦,比那個神奇.這世上最神奇的永遠是人類的感,無法理解,無法捉摸,你不會真正了解自己的感,你也無法控制它,只能跟著它的感覺去走.魔法至少是可以學習和掌握的,而感……你永遠無法學習和掌握它."

就象是自己在轟趕修伊離開,卻又忍不住要喚他回來那樣嗎?艾薇兒有些明白了.

艾薇兒偏著腦袋想了一會:"修伊,你接過吻嗎?"

宮浩搖了搖頭:"不,沒有.那是很神聖的事."

"我也沒有."艾薇兒不無遺憾地.

她突然發現自己很羨慕白雪公主和睡美人,因為她們能得到讓她們一生都幸福的吻.

自己好想擁有.

她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她低下頭,手緊緊抓住被子,用蚊子般的聲音輕聲:"修伊,吻我."

這話象一個霹靂打在宮浩的腦袋上,差點驚得他蹦了起來.

艾薇兒有些不滿:"你沒必要表現得那麼害怕."

宮浩看看左右,還好,房間里只有自己和公主兩個人.

"快點,吻我一下."艾薇兒催促他.

宮浩輕聲問:"你確定?"

"當然."艾薇兒不滿的瞪他.看樣子不得到這個吻,她是不打算放過宮浩了.

宮浩硬著頭皮湊上去,輕輕在艾薇兒的臉蛋上印下了一個吻.

這個吻很輕,就象蜻蜓點水一般,卻在艾薇兒的心里也點下了一個深刻的烙印.

艾薇兒只覺得自己的臉燒得發痛,天啊,那是什麼感覺?自己生病了嗎?為什麼心跳得這麼厲害?

她的臉漲得通.

"這個……艾薇兒,你知道這種事不能出去的對嗎?"宮浩有些不放心,該死,自己剛剛吻了一個公主,她的臉蛋火熱,不過這感覺還真是不錯.

"是的我知道,這是我們的秘密."艾薇兒羞著臉回答.

"那麼,乖乖做個睡美人,明天見."

"恩,明天見."

宮浩起身離開.

他推門出去時,艾薇兒縮在被窩里用蚊子般的聲音輕輕道:"修伊,如果有一天我也長眠不醒的話,你會象白馬王子一樣跑過來救我,用你的吻救醒我的,對嗎?"

"……是的我會的."猶豫了一下,宮浩肯定地回答.

"不會再拋棄我?不會因為任何原因?"

"我發誓不會了,再也不會."

"那就好……"艾薇兒滿足地閉上了眼睛.

宮浩輕輕歎息著打開房門.

————————————————————

夜,深沉寂靜.

宮浩一個人站在城堡的中央.

他有些茫然.

總有一些東西不在控制之內,總有一些感游離于理智之外,艾薇兒的熱,天真還有對自己的依賴,正在迅速升溫,照這樣下去,或許有很多事很快就會出現自己始料未及的變化.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自己和艾薇兒之間有一道天然的鴻溝,不僅僅是巨大的身份差異,更重要的是自己對蘭斯帝國的刻骨仇恨.

他忘不了死去的撒克,西瑟,比勒還有芬克他們.

忘不了每一個死去的少年.

忘不了即使依靠自己的努力走到現在這一步,他也依然沒有擺脫死亡的威脅.

可是自己能怎麼做呢?

也許,是該為下一個計劃做些准備了.

——————————————————

艾薇兒這次的停留時間比較長,理由是宮浩還沒有為她找到她所需要的魔獸坐騎.

盡管人人都看得出來,艾薇兒唯一需要的坐騎就是那個金發男孩,而不是什麼根本不在計劃內的魔獸.

或許艾薇兒在希望這輩子都別找到她的坐騎,這樣她就可以一直擁有這個金發男孩.

可惜的是在這件事上她沒有發權,海因斯拒絕了她要把宮浩帶走的願望,氣得她幾乎要當場大哭.

老頭連安慰這位公主殿下的心思都沒有,只是淡淡了一句:"煉獄島上有很多事你並不明白.回去問問你的父皇吧,如果他同意,我不介意把格萊爾送給你."

皇帝當然不可能同意,他知道種下靈種的人無法再被安全的取出,就算不考慮血統貴賤的問題,他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做寡婦.

兩天後,自由號來了.

這是煉獄島第一次有兩艘船同時靠岸.

宮浩決定去找貝利,他向艾薇兒告了假,好話了一籮筐,並許諾今天至少給她講十個好聽的故事才終于成行.

"嘿,修伊格萊爾,我的好朋友,真高興又看到你了."貝利大聲喊道.

他給了宮浩一個熱的擁抱,並且按"老規矩"請他去船艙喝杯酒.

進去的路上,貝利對宮浩:"我看到王船了,好象我們可愛的公主又來煉獄島找她的坐騎了,告訴我她找到了嗎?"

"不,還沒有."宮浩回答.

"我到覺得她已經找到了."貝利促狹地用眼神擠兌宮浩:"我聽守船的士兵,公主對你很著迷,她幾乎每天都要和你在一起,甚至在她上床睡覺時都要你陪著她哄著她才肯入睡.哦我的天啊,你讓她的侍女失業了.而且你甚至還讓公主為你生氣,為你流淚了,是嗎?令人驚訝的是你竟然沒有受到任何處罰."

"流總是傳得飛快."宮浩淡淡地回答.

"放心吧,只是在同行之間傳遞,守在這里難道不是很無聊?那些家伙可沒有你給的樹葉,他們肯定天天熏都被熏死了.我猜他們現在恨不得你早點得罪公主然後把公主從島上氣跑回去."

"不,我給了他們樹葉,你知道和公主有交未必是好事,這能給你帶來很多麻煩,比如妒忌,那是最可怕的一種,所以我幫了他們一把,我沒有必要給自己樹敵,對嗎?"

"哦,知道嗎修伊,我最佩服的就是你這一點.你永遠冷靜,理智,會做人,從不輕易得罪任何人.我很懷疑以你這樣的聰明才智怎麼可能會沒有發現有關于島上的一些秘密呢?"貝利嘿嘿笑道.

宮浩心中一驚,他看看貝利:"你想什麼?貝利."

貝利呲了呲牙:"好了修伊,別跟我裝傻了.你知道我們之間有很多秘密交易,我不可能會出賣你.你不過就是想活下去而已,對嗎?你在這里干了快兩年了,你是唯一一個突破這里的規矩留下來的人,並且成了學徒.我可不相信以你的努力和智慧會看不出一些奇怪的名堂."

宮浩呆了呆:"就因為我的表現出色,我就應該看出些什麼嗎?"

"至少應該有所懷疑.但你從沒問過這方面的事,所以我猜測,你也許早就有了答案.所以你做出種種努力……"貝利向宮浩眨了眨眼睛:"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你該知道即使向我承認,也不用害怕我會揭發你的."

宮浩向四周謹慎地看了看:"你還知道些什麼?"

貝利得意地笑了:"果然如此.放心吧,我沒必要知道更多,瞧,你給我們好處,我們也會幫你一些忙.只要你不捅大漏子,我們才不會管你會做什麼想做什麼呢."

"很好,我會在下個月給你們更多的好東西,但是你和你的朋友最好管住你們的嘴.順便感謝你的提醒,我想我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的,宮浩終于明白皮耶為什麼一直對自己的態度不冷不熱?他到底為什麼始終不相信自己?該死,我早該意識到這一點的.他想.

尼爾過,隨著少年們在這里工作的時日加深,隨著他們年齡的增長導致的心智漸漸成熟,總有一些聰明人會發現其中的問題.

宮浩在煉獄島上的表現太出色,出色到每個人都相信他是一個天才.

沒道理這樣的天才對發生在眼前的事視而不見,絲毫沒有懷疑.私下里甚至也曾經有過仆役們議論到底那些被帶走的仆役去了哪里,但在這個私下議論的群體中,宮浩卻總是不參與.

然而事實證明這並非遠離猜忌的好辦法.

這正是為什麼皮耶不信任他的緣故.

他們現在之所以敢繼續用自己,或許是一方面需要自己的出色工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有把握能夠控制自己.

看來以後自己要更加心了,該不該有意無意間顯露一些對這一切有所懷疑的意思?

可那樣做會不會太過明目張膽了呢?會不會因為挑明一切而把事弄得僵化呢?

不,不能挑明.有些事彼此心里明白也比挑明了要好得多.

那麼該怎麼做呢?或許該先搞清楚到底是有多少人因此而懷疑自己,除了皮耶,還有沒有其他人.先查清楚這一點,然後才能做出決定.

宮浩陷入沉思中.

貝利拍拍他的肩頭:"好了,別想這些了.先完成我們的交易吧.這是你要的關于海因斯和皮耶的資料,至于蘭斯洛特,奇怪,這個人好象很神秘,我們怎麼都找不到關于他的況.不過你放心,我們會繼續尋找的.我有個朋友在法政署做事,他們的鼻子向來靈得很,沒有他們查不到的信息."

"有多厲害?"

"即使是最普通的獵犬也可以根據一些蛛絲馬跡查到他們想要查到的一切.還有一些水平高明的法師,他們可以通過某樣物品還原出這件物品在一段時間內所經曆過的所有事件,他們稱那叫時間逆流.哦,想想真可怕,如果落在那幫人的手里,你什麼秘密都保不住."

宮浩的心微微一跳:"這種人不會很多對嗎?"

"當然,而且使用時間逆流的消耗很大,限制也很多,比如他們只能回溯一天內的時間,至少需要三個黑袍以上的法師一次性耗光所有法力,還需要一些非常貴重的媒介……除非是一些大案子,否則他們不可能隨意使用.蘭斯洛特的事,只要我那個法政署的朋友肯幫忙,絕對沒問題."

宮浩伸手接過那些資料,貝利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他很認真地提醒道:"我希望你明白,無論是已經打聽到的消息,還是尚未打聽到消息,都要花費很多錢."

"你會得到回報的,遠遠高出你投入的回報."宮浩鎮定的回答.

宮浩回答,他隨手拿出一個盒子,里面都是貝利他們需要的可以賺大錢的東西.

然後他拿出一張清單:"照理我該給你免費的待遇.但是我很抱歉我還是要希望你幫我找到這些貨物和我所需要的信息.那對我來很重要.沒有它們我無法做出更大的貢獻,無法更進一步獲得大師的信任.既然你知道了,那麼你就該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僅僅是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而已.我不可能去反抗整個帝國的對嗎?"

"當然,我會為你把東西搞到的,我把你的需要理解為材料上的制作成本,而不是人工上的加工成本,對嗎?"貝利笑著回答.

然後他掃了一眼清單,不由皺起了眉頭:"魔法書?你要關于靈魂魔法的魔法書?你要那東西干什麼?要知道那可是禁忌."

"對煉金師來不是.海因斯大師一直在研究血肉傀儡的制作,我也參與其中了.我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使用到靈魂魔法,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如果我能幫海因斯大師解決這個問題,我想大師會讓我去接觸那些他都沒有解決的煉金術課題.你知道那些最高端的技術意味著什麼對嗎?"

"更多的錢!"貝利的眼睛亮了.

"沒錯."

"那麼好吧,我會給你搞一本過來的,盡管那不太容易."

"那麼下個月見."

"不留下喝一點?"

"不了貝利,你今天給我的沖擊很大,我要回去做些准備工作了."

"不管怎麼,修伊,你都是個天才,我和伙伴們都很欣賞你,我們希望你能一直活下來,並活得健康."

"但願如此."宮浩笑笑回答.




上篇:第三十七章 重歸于好     下篇:第三十九章 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