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十六章 我的奧菲利婭  
   
第四十六章 我的奧菲利婭

第四十六章 我的奧菲利婭



解決了皮耶,就好象在山谷中解決了身體中的靈種一樣,宮浩去除了一個大隱患.

而且隨著皮耶的死,煉金城堡里出現了巨大的權力和技術真空.

海因斯迫切需要一個能夠幫得上忙的助手.

不出意外的,宮浩成了最好的選擇,無論是從他和公主的關系來看,還是他這次幫了海因斯一個大忙勢必要有所表示來看,又或者從他自身的能力與智慧出發,他都該得到這份回報.

當然,宮浩替代的是安德魯的位置,正如他當初所料想的那樣,從這天起,仆役的工作就全部交給他負責了.而安德魯則將接替皮耶負責對學徒的管理.

盡管還有許多頂級的煉金術海因斯並沒有對宮浩開放,畢竟海因斯不可能象信任安德魯與皮耶那樣信任宮浩,但是對絕大部分人來,這已經是千倍的恩典了.

做為一個低賤的仆役,在成為學徒後,又成為助手,能走到這一步,對所有人來都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只是對于宮浩來,有了皮耶秘密私藏的記錄文本和那本伊萊克特拉的筆記,他已經不用考慮頂級煉金術這個問題了——皮耶死後,宮好光明正大的來到他的房間,把那些東西取了過來.

所以他現在只需要把精力放在空間魔法的研究上即可.

夜深人靜時,他會秘密研究風系和靈魂法術,他要抓緊時間在艾薇兒離開前多了解魔法的奧秘,否則克洛斯跟隨離開後,他再想獲得指點就難了.至于帕吉特那邊,他直接找這位大地武士要了一些武士修煉的基本心得和一本手冊,打算以後再修行.

在克洛斯的指點下,他如今已經可以熟練掌握風系的四種基本法術和靈魂系的兩種基本法術.

當然,除了蘭斯洛特,沒人知道他會魔法.就算是蘭斯洛特,也只知道他會那麼一點基礎法術,恩,這不是每個煉金師都應該掌握的嗎?

對宮浩來,魔法沒有好壞之分,只有使用它的人才分善惡.在這生命朝不保夕的島上,別是禁忌法術,就算是讓他天天摟著亡靈傀儡睡覺,讓千夫所指,被天下追殺,他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令他驚喜的是,煉金術的確對他提高魔力有著相當明顯的作用.當他有意識地運用魔力去融入到煉金術中時,他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魔力的明顯增長.

這種魔力的增長未必比冥想更快,但是對于不具備魔法天賦的普通人來,卻等于真正擁有了成為魔法師的捷徑.宮浩在靈魂法術上並不具備天賦,但是他完全可以通過制作血肉傀儡所需要的靈魂法珠來鍛煉自己的對應感應能力.

由于他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煉金上,結果就導致了,雖然他擁有風系元素的感應天賦,但事實上他後期在靈魂法術的提升反而更進一步的快于風系法術.

宮浩覺得再這樣下去,恐怕自己還沒有成為一個風系法師,到先成為一個靈魂法師了——盡管他在風元素的天賦上遠遠強于靈魂天賦.

命運總是喜歡捉弄人,這樣的形實在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皮耶死後的第六天,艾薇兒終于到了要離開的日子.

盡管她已經明白了自己對宮浩的感受,可她終究沒權力帶走宮浩.皮耶的死使宮浩的地位更重要,海因斯也因此而無法承受再失去一個優秀的學徒兼新助手的代價,帝國也同樣不能承受這樣的損失.

而宮浩告訴她的那一個個寓,童話,還有傳故事,也使得這位公主漸漸明白了人心是非,懂得了許多道理.使她不再輕易發火,任性——至少在宮浩面前是如此.

臨走前的那個晚上,艾薇兒躺在床上,床邊則靠著宮浩.她半偎在宮浩的懷里,聽宮浩給她講最後的故事——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亞後期的作品,盡管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名氣或許比它更響,但是就藝術價值,哲學角度和對社會的認知等各個方面而,哈姆雷特卻是更為傑出.

故事其實很簡單,單純的複仇王子,陰險的篡位國王,無辜的癡少女,還有那些心懷叵測的大臣們,一個個宮廷角斗的戲碼上演出一幕人生悲喜劇,到最後,所有人都同歸于盡,成就了一出史上最著名的悲劇.

莎士比亞用一種最簡單明了的方式表達了冤仇相報永無止境的想法.

他認為寬恕是一種美德.

"寬恕人家所不能寬恕的,這是一種多麼高尚的行為!"

這正是莎士比亞的原話.

——————————————————

"生存或毀滅,這是個必答之問題;

是否應默默的忍受坎苛命運之無打擊,

還是應與深如大海之無涯苦難奮然為敵,

並將其克服.

此二抉擇,究竟是哪個較崇高?

死即睡眠,它不過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結心靈之苦楚與**之百患,

那麼,此結局是可盼的!

死去,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夢,啊,這就是個阻礙;

當我們擺脫了此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長眠中會有何夢來臨?

它令我們躊躇,

使我們心甘願的承受長年之災,

否則誰肯容忍人間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驕者之傲,失戀之痛,法章之慢,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簡單的一刃了之?

還有誰會肯去做牛做馬,終生疲於操勞,

默默的忍受其苦其難,而不遠走高飛,飄於渺茫之境,

倘若他不是因恐懼身後之事而使他猶豫不前?

此境乃無人知曉之邦,自古無返者.

所以,理智能使我們成為懦夫,

而顧慮能使我們本來輝煌之心志變得黯然無光,像個病夫.

再之,這些更能壞大事,亂大謀,使它們失去魄力."

房間里,宮浩輕輕默念著這段哈姆雷特中傳唱百年的經典台詞,托大學生涯的福,這是當代少數悶騷大學生用來求愛中經常使用的經典段落,宮浩也未能免俗,才能在此刻將它重現出來.與其相同的就是叢林中那幾段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對白.真讓他把所有的對白都完整記錄下來,那他是萬萬做不到的.

"真是個淒美動人的愛故事.修伊,人為什麼要報仇?"艾薇兒問.

"因為他們心中有恨."

"那人們為什麼又要有愛?"

"因為他們心中也有愛."

"到底愛和恨哪個更重?"

宮浩微微猶豫了一下,他搖頭:"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無論是愛,還是恨,都不是沒原由的.一切的發生,自然有它的因果存在,只是我們無法發現罷了."

艾薇兒想了一會,偎依得宮浩更緊了:"我不喜歡這個故事,修伊,太悲傷了.至少羅密歐和朱麗葉還是為了愛而死,他們至少還死在了一起.可是哈姆雷特和奧菲利婭卻沒能在一起.他把她逼瘋了,他讓她死去了……我恨他,我恨哈姆雷特,他是一個只知道複仇的瘋子,忽略了身邊愛人的可貴."

"你得對,艾薇兒,沒有人可以這樣傷害自己所愛的人,但是有些事總是要做的.或許,只是限度多少的不同吧."

"那麼如果你是哈姆雷特的話,你會堅決報仇嗎?"

"哈姆雷特堅持複仇,是因為克勞迪想要殺死他,永絕後患,而他本人也曾經猶豫過複仇的問題.如果我是哈姆雷特,為了我所愛的女人,我可以不去向克勞迪報仇,但前提是他必須保證不會向我動手."

艾薇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她並不知道宮浩今天之所以要給自己講這個故事,並不是為了宏揚寬恕,提倡仁慈.

因為在真正的哈姆雷特故事中,哈姆雷特的未婚妻並不是那個他要報仇的對象克勞迪的女兒,但是這刻在宮浩的述中,他特意改成了奧菲利婭是克勞迪這個篡位國王的女兒,這使得故事和宮浩與艾薇兒之間的形越發相象起來,只是公主自己暫時是不會明白的.

但是在將來的某個時刻,她會明白所有的一切.

而這才是宮浩想要告訴她的.

一個答案,一個預支給艾薇兒的答案.

宮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潛意識里,他以為自己並不會愛上這個姑娘,他只是一直在利用她,但是內心深處,他又總有一種隱約的不安.所以他才講述了這個加以改編的故事,以期到時候艾薇兒能夠有所理解.

換句話,自己是在乎她的感受的?宮浩有些不確定.

討論結束後,宮浩:"好了,艾薇兒,你該休息了.早點睡吧."

"好吧."公主心不甘不願地躺回了被窩里.她的臉上還掛著淚珠.

這個時候的眼淚,還是為奧菲利婭流的,一個在愛人與父親之間的爭斗中無辜犧牲的少女.

第二天一早,艾薇兒回到了龍船上.

上船前她再次流淚,此時的眼淚,是為即將離開自己已經真正愛上的男孩而流.

在她上船前的那一刻,她突然沖動宮浩的懷里,在他的臉上狠狠地印下了一個吻.

一個濕漉漉的,充滿少女火熱柔的長吻,印在宮浩的嘴唇上.

這個吻令所有人嚇得低下頭去,再不敢抬頭去看.

去年的離別,公主用守護騎士震懾了所有的人.

今年,這位公主則用她的初吻宣告著,自己的心已經完全被修伊格萊爾占據了.

她離開的時候,所有的仆役,武士,侍女,法師,還有管家們,看修伊格萊爾的眼神已經是充滿了神奇色彩.

惟有宮浩自己,絲毫不為所動.

他已心如磐石.

望著遠去的王船,宮浩喃喃道:"一路走好,我的……奧菲利婭.這或許將是我們最後的相見."




上篇:第四十五章 沉默     下篇:第四十七章 查克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