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安德魯並不知道,對宮浩來,煉金試驗其實才是他放松的時候.

生活在煉獄島的這兩年,為了生存,他每天都必須絞盡腦汁,為了反抗,他更是殫精竭慮.即便如此,種種風險也總是伴隨著他.

殺尼爾,殺皮耶,甚至和貝利他們做交易,每一件事都充滿了巨大的風險.

他之所以能活到現在,不僅僅依靠智慧與努力,同樣也有運氣的成分.

假如殺尼爾的時候不是有那個化蛹的新房客幫他徹底清除體內的靈種,那麼他已經死了.

假如沒有公主的喜歡,沒准他同樣過不了一年期限,而只能被迫坐著木筏子去逃亡,並最終死在死亡之海上.

假如自己的靈魂法術沒能起到預想的效果,皮耶未必會中計,那麼所有的計劃都會成空.

假如查克萊沒有選擇收取好處,而是選擇了揭發他,那麼自己現在面對的同樣是一場災難.

有太多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任何陰謀與詭計都不可能是天衣無縫的.

無論是計劃上的缺漏,還是執行上的瑕疵,都可能將自己掀翻在地.

對宮浩來,這是一場戰爭,他必須一個人打敗一支軍隊,一支精英級別的軍隊.

他不僅要把每一項工作都做好,要辛苦地修煉,還要不時地尋找敵人的弱點,然後進行致命的一擊.

如果在這個島上,還有什麼要能讓他感到慶幸的東西的話,那或許就是他對魔法的理解日益加深,能力也日益提高.

這段時間來,他通過煉金術不停地加深對靈魂法術的修煉,隱隱已經有了要突破的預兆,而他的風系能力的進展竟同樣超出自己的預料,也有了要突破的先兆.

這時他才想起克洛斯過的話,擁有元素震蕩能力的人,意味著他在這一系上,有著極強的天賦.

難怪自己在風系魔法上都沒用多大力氣,竟然也能漸漸走向突破了.

雖然蘭斯洛特口口聲聲勤勞是最重要的天賦,但是有些時候天賦本身也的確可以讓人事半功倍.

想到這,宮浩輕輕歎了口氣,翻開了關于蘭斯洛特的報資料.

——————————————————

南方家族,可以是蘭斯帝國最古老的家族,他的曆史甚至比帝國本身更加悠久.

起南方家族,或許很多人還不了解這個名字的含義,但是要到另一個名字——玫瑰家族,或許很多人就會明白了.

當年蘭斯帝國的開國君主,伊迪.斯特里克就是玫瑰家族中最為出色的一員.他以伊迪·莫爾茨特的名義建立起的玫瑰軍團,曾經橫掃北大陸,打過無數次勝仗,並最終建立起蘭斯王國.

南方家族因此而名聲大噪.

但是蘭斯王國的建立和伊迪.斯特里克的輝煌成就,對南方家族來並不是一件好事,事實上,那幾乎是一場災難.

因為伊迪.斯特里克是南方家族一個被拋棄的私生子,莫爾茨特是他那可憐的女仆母親的姓.

從他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幾乎就和南方家族沒有任何瓜葛.在他的意識里,南方家族是他的仇人,而非親人.

也因此,在伊迪.斯特里克建立起蘭斯王國之後,南方家族並沒有因此而顯赫起來,反而遭受了他無的打壓.

這種打壓直到伊迪因為舊傷複發死去才告終結,南方家族重新獲得了崛起的機會.

伊迪.斯特里克的死,讓南方家族的人看到了一絲機會.因為這位蘭斯王國的開國君主,一直都沒有子嗣流傳.但是他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叫丹.斯特里克.

在伊迪死後的當月,丹以伊迪斯特里克的弟弟的身份要求上位.

但是這個結果並不獲得大眾的認同.

伊迪斯特里克的部下大將查爾斯直接指稱,丹不夠資格繼承王位.

查爾斯與南方家族之間因此展開了一場大戰,最終卻誰都沒能取得勝利,因為就在那個時候,一個叫喬治亞福蘭的人冒了出來,他自稱是伊迪的私生子,並以這個身份,同時擊敗了兩支隊伍,登上了王位,成為斯特里克二世.

事後人們發現,喬治亞福蘭和伊迪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他到的的確確是伊迪收下過的干兒子.

就這樣,喬治亞福蘭更名為喬治亞.斯特里克,展開了對蘭斯王國的統治,而南方家族,這個名正順的皇族卻受到了無的冷遇.

盡管喬治亞福蘭在表面上承認南方家族的王族地位,但南方家族除了名譽上的認可外,得不到任何實質性的好處.

事實上喬治亞福蘭對南方家族始終提防,不允許他們的家族中出現任何一個可能危及自身的存在.

這或許是大陸上地位最糟糕最尷尬的皇族了.

南方家族的人從未以此為榮過.

在喬治亞福蘭後來統治王國的過程中,他漸漸有了自己的後代,自己的家族,盡管在名分上還是屬于南方家族的,但實質上則完全不同.

後人稱之為榮耀家族.

這是蘭斯帝國特有的,一個國家,兩個皇族.

而南方家族則從此放下政治,專心商業.為了重新光大家族,他們放下貴族的身份與地位,重新建立家族管理機構,同時大肆吸納商業人才.一個個有著商業天賦的年輕人走進南方家族,成為他們的棟梁骨干.

當榮耀家族的血液正在越來越純粹的同時,南方家族卻因為大量新血的加入,而變得駁雜而龐大起來.

這些外來人重新成就了南方家族的輝煌,卻也使南方家族不再是單純的斯特里克姓氏的天下.

其中有一個姓——洛特,就是南方家族如今最重要的一個姓.

這個姓原本與斯特里克八稈子是打不著的關系,如今卻在南方家族地位顯赫.

看到這里,宮浩的心中也有些唏噓不已.

這完全可以是一個家族成長的血淚史.

為了重振家族也好,為了生存也罷,南方家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們放棄了斯特里克這個姓氏的高貴,通過大量的聯姻手段與外來的優秀年輕人結合,才成就了這個巨大的商業家族.

至于蘭斯洛特,他簡直就是伊迪斯特里克的翻版.他的父親伯特洛特是南方家族的代理總長,也是實際掌權者,但蘭斯洛特本人同樣是伯特洛特的私生子.而南方家族對別的都很仁慈,惟獨對私生子痛恨異常,這或許就是因為那位玫瑰君主造成的後果.

結果就是伯特洛特的妻子,現任南方家族族長安妮塔斯特里克,堅決不允許蘭斯洛特進入家族.

南方家族雖然已經有許多外姓人進入,族長也不再是實際掌權者,但是斯特里克這個姓氏在南方家族的地位依然不可動搖.

于是,蘭斯洛特就成了一個孤兒.

至于蘭斯洛特到底因為什麼具體原因而來到煉獄島,根據貝利的資料,他好象是為了一個女人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那個時候的蘭斯洛特還沒有現在的實力,那位大人物只是揮揮手就把他發配過來了.

結果到也成全了蘭斯洛特,他如今應當是蘭斯帝國最為年輕的准聖階了.

假如他現在出去,估計斯特里克六世對他也得客客氣氣.

就是不知道南方家族對待這位准聖階又會如何呢?

宮浩到是頗感興趣.

毫無疑問,現在的蘭斯洛特,一定非常想回家.

——————————————

"蘭斯洛特大人."來到湖邊,宮浩笑著看一臉狼狽地從木屋里走出來的蘭斯洛特.

他全身上下都在冒著煙.

"該死的,修伊,為什麼做菜就這麼難?"蘭斯洛特的咆哮令大地都為之顫抖.宮浩成了海因斯的助手後,蘭斯洛特再沒機會品嘗到宮浩為他制作的美食.迫不得已,他只能繼續自己做菜,然後繼續失敗.

"我想……或許是因為它並不能讓您獲得您所期望的榮耀."

"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嗎?"

宮浩聳了聳肩:"對一個星辰武士來,還有什麼比回到自己的國家,在那片廣袤的土地上自由地行走更美妙的呢?"

"那麼你呢?你想要嗎?"

"對我來,知識的海洋無窮無盡,它們是如此美妙,不僅能讓我成長,還能讓我感受樂趣.在我對煉金術厭倦之前,我不會想要離開這里."

"但是對我來,這里就是牢獄.你得對,我每天都想離開,但是我不能."

"為什麼?要知道您已經是星辰武士了,這可是巔峰武士,是自由武士,即使是皇帝陛下看到您,也要對您客客氣氣."

"力量並不代表一切,武力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修伊,這是我在煉獄島上生活了二十年才明白的.我明白了僅僅擁有強大的力量並不代表就能獲得美好的生活.你一樣需要面對生活,需要面對種種武力解決不了的難題.你不可能依仗武力去搶劫,做強盜,匪徒,去挑戰國家法律,即使你擁有再強大的力量,除非你想和整個世界作對,否則你依然必須在規則下行事.這就是為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可以成為國家的君主,而我們這些強大的武士卻只能為人賣命的原因.我們空有力量,卻不具備生活的本領,我們只能臣服于他人,然後出賣自己的武力."

"總有一些人認為自己會是例外."

"哦,是的,比如那個夢魘法師.他曾經創造無數殺戮,他以為自己可以憑借自己的強大來解決所有問題.他殺死了數以萬計的人,他的名字甚至讓人們不敢提起.可是那又怎麼樣?他終究是個逃犯.他終究不可能憑借自己的力量去掀翻一個國家.如果他能做到,那就不是人類,而是神明了.盡管他的名字可以讓出生的嬰兒都顫抖,但是他還是只能躲在某個偏僻的角落,而不能光明正大的出來見人."

"您得對,蘭斯洛特大人.可是您覺得您現在和那個夢魘法師有什麼區別嗎?您不同樣是在某個陰暗的角落里無法見人?夢魘法師至少可以想走出來就走出來,想殺人就殺人,他至少還是自由的,可是大人您呢?"

蘭斯洛特微微楞了一下.

是啊,自己現在不同樣是如此嗎?不,甚至還不如一個逃犯.

他想了一會,終于苦笑道:"不,不一樣的,修伊.夢魘法師沒有牽掛,可是我有."

"女人?"

"……是的,修伊."

"我猜她已經嫁人了,也許已經有孩子了."

"那並不能讓我失去愛她的權力."

"可她卻讓你失去了自由."

蘭斯洛特霍地站了起來,身上的氣場一瞬間放大,囊括了宮浩整個身周,將他包攏住,他大吼道:"你什麼?!修伊格萊爾,你到底知道了什麼?不要以為你現在是海因斯的助手就可以對我如此無禮!"

宮浩並不慌張:"蘭斯洛特大人,我以為我已經是你的朋友了,但看來我錯了.我並不知道什麼,這只是一個最簡單的推理.在二十多年前你喜歡上了某個姑娘,但看起來你遭遇了挫折,我猜您可能是碰上了一些繞不過去的阻礙,比如某個大人物,這使你不僅失去了自己的最愛,還讓自己來到這個島嶼.這樣的故事,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您並不是唯一的一個,也不必認為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更不用認為這樣的故事需要花費我多大的精力去探索."

氣場消失.

蘭斯洛特歎了口氣:"修伊,你永遠都是那麼聰明.既然你都猜到了,又何必問我."

"我只是想問您,如果有一天,您有機會離開煉獄島,您會去做嗎?"

蘭斯洛特猶豫了.

他想了一會,終于道:"是的我會的."

"那麼也許我可以幫你."

"怎麼做?"

"傳送法陣,您知道那正是我目前的課題."

蘭斯洛特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沒錯,有了傳送法陣,自己以後就可以自由出入煉獄島了,蘭斯洛特眼中的升起希望的亮光:"這太好了,修伊,你確定你能做到嗎?"

"不,我並不能確定,您知道傳送法陣是所有煉金師的難題.不過如果你肯幫我的話,也許我可以做到."

"你要我怎麼做?"

"空間之門.蘭斯洛特大人,我需要你帶我去空間之門的所在地.我要看到它的存在,它的構成,它的運行原理.就好象你要打造一把兵器,總得先看到原型,那是對我最有幫助的做法."

蘭斯洛特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子,膽子也未免太大了些.




上篇:第四十七章 查克萊     下篇:第四十九章 深淵魔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