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十九章 深淵魔龍  
   
第四十九章 深淵魔龍

第四十九章 深淵魔龍



通過蘭斯洛特去空間之門,是宮浩早已有之的想法..

當然,他也知道這樣的行為有多危險.

但是他沒得選擇.

宮浩不認為憑借自己的智慧,可以超越千百年來無數優秀的煉金師的組合.他們都沒能完成的能量維持問題,自己又如何去完成?

所以他需要去親眼看一看空間之門的運作原理,理解這其中的奧妙.

空間之門本身並不危險,但是這道門的旁邊沉睡著一只深淵魔龍.

一個讓蘭斯洛特也不得不落荒而逃的可怕家伙.

要在它的身邊欣賞一扇門……實在是不太容易.

"我真是瘋了,修伊,你也瘋了.我們竟然要去招惹那個大家伙.我的天啊,你的腦子到底是怎麼轉的?就為了看看那扇門?這值得嗎?我完全可以告訴你那扇門是什麼樣子."

一路上,蘭斯洛特喋喋不休的抱怨著.

他抱怨自己怎麼會答應宮浩的請求帶他去中央區域最深也最危險的地方,僅僅為了讓他看一眼那扇門.

"我並不是一個畫匠,蘭斯洛特大人,我要知道的不是它長什麼樣子,而是它存在的意義和運行的原理."

宮浩笑道.

"你是個瘋子,修伊."

"煉金師都是瘋子.喬吉蘭伯恩就是個瘋子,否則他不可能發明煉金術.伊萊克特拉也是個瘋子,他把煉金術推上了巔峰.甚至我的導師海因斯大師也是個瘋子,所以他才能在這里埋首二十年鑽研煉金術.哦,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敢當著導師的面這樣他,而他一定會認為那是對他的褒揚.人們常,天才總是瘋狂的.為了探查那未知的秘密,我們願意去冒險,包括付出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也希望自己是那樣的瘋子."

宮浩意味深長道.

煉獄島森林的中央區域,大約為二十平方公里.

盡管以前蘭斯洛特曾經多次進出中央區域,但是他從沒有真正深入過內部.

上一次為了靈種,蘭斯洛特去了一次最深處,結果他差點沒能活著回來,而這一次,他又不得不和宮浩一起再度進入這片區域.

蘭斯洛特希望那只魔龍如今已經重新進入了沉睡之中,盡管看起來這種可能性非常渺.

隨著一路的深入,原本茂密的樹林漸漸稀松,四周漸漸出現荒蕪的景象.叢林的深處,聽不見什麼鳥叫聲,也很少有魔獸在這一帶生存,那只來自深淵的可怕家伙幾乎獨占了整個中央區域,也令這里變得分外的陰森詭譎.

踏著落葉,走在蘭斯洛特的身後,宮浩能清楚地看到蘭斯洛特的表現已經越來越謹慎.

他不再開始那樣隨意地行走,而是盡可能的挑選空地落腳,盡可能的不發出聲音.

這明危險正在臨近.

宮浩隱隱感覺到身體里的那位房客好象開始躁動起來,在沉寂了這許久之後,它終于開始不安分了.

那是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強烈呼喚.

新房客的緒正在變得激烈起來,卻不知是興奮還是恐懼.

宮浩立刻明白了,這個不知名的生物顯然是感受到了不遠處那個強大的存在,做出的本能反應.

"蘭斯洛特."

"噓!"蘭斯洛特立刻回頭做了個閉嘴的手勢.

宮浩輕聲道:"我只是想,你可以留在這里,前面的路我自己可以走."

蘭斯洛特的眼中露出憤怒的火焰,看起來他很不滿宮浩的法,這是對武士尊嚴的侮辱.

"不要誤會,蘭斯洛特,我認為你守在這里比帶我進去更好."

蘭斯洛特驚奇地看著他.

宮浩輕聲道:"那只魔龍很強大對嗎?"

蘭斯洛特點點頭.

"你不是它的對手?"

蘭斯洛特很無奈地繼續點頭.

"那麼你看,你跟我進去和我自己進去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我們加起來也不是它的對手.而你曾經和它交過手,我猜它對你沒有好印象.可我不同.我很弱,但正因為我弱,它未必會對殺死我感興趣.就象人類不會見到每只螞蟻都去踩死一樣,他們只會對那些擁有反抗能力卻又不是自己對手的家伙感興趣."

蘭斯洛特明白了.

宮浩繼續道:"你讓我獨自進去,你就守在這.相信我,相信我和魔獸們打交道的經驗.就算是吃人的猛獸,在吃飽了肚子的時候也會有休息的時候.沒有好處的事它們不會去做,人類如此,魔獸也是如此.你的前往會讓它感到威脅,而我很可能會遭受池魚之秧.所以,聽我一句好嗎?你不是拋棄我,你是保護我,只是你的保護任務到此為止了."

"好吧."蘭斯洛特點點頭.

宮浩笑了笑:"相信我,蘭斯洛特,我會沒事的.我有一種感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好象那里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就好象我的靈魂深處有個聲音在回響,那個聲音告訴我,我是安全的……這種感覺在我的腦海里已經盤旋了許久,我相信這份感覺,而現在它越發的強烈.所以蘭斯洛特,記住無論發生任何事,你都不要進去."

話畢,他向著叢林深處走去.

——————————

在那幽深陰暗的最深處,一道色的光門正在吞吐著火焰一般的能量,那便是通往深淵之境的空間之門了.

它看上去並不象一扇門,而更象是一個巨大的能量黑洞,又或者是一條火焰通道,僅僅是遠觀,便能感受到通道內部那巨大的能量風暴.

令人驚奇的是,巨大的能量並沒有從通道中沖出來,而是始終在通道內肆虐張揚,就象是一只被圍困的野獸,永不停歇地撞擊著四方,卻始終無法逸散,從而得一始終維持著這條溝通兩個世界的通道,代價就是通道固然是建立起來了,卻沒有人可以輕易進出此地.

宮浩並沒有看到那只所謂的強大魔龍在附近,看起來它好象不知道在哪里沉睡著.

這讓宮浩的膽子又大了幾分.

他心翼翼地靠近那空間之門,站在那能量外逸的所能夠到的最遠端,就好象是有一團火在面前燃燒,卻始終只差毫厘無法碰到他.

宮浩輕輕抬起了手.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去碰那東西."一把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

宮浩霍然轉身.

然後他看到了一只碩大的龍頭.

那是一個頭上長著猙獰的尖角,身軀足有數十米長,僅是牙齒就堪比蘭斯洛特的魔法長劍的超級恐怖的家伙.

宮浩完全有理由相信,這只魔龍只要輕輕抬起它那只巨大的爪子對著自己踩下來,自己就會化成一灘肉泥.

真難以想象蘭斯洛特是怎麼從這個大家伙的手下跑出來的.

它的呼吸就象是颶風,吹得宮浩身體搖擺,令人震驚的是它來到自己身後時,竟然還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這明這只魔龍果如其名,並不僅僅是依靠**力量來證實自己的強橫.

而且它有足夠的智慧,它能人類的語.

如果這個大家伙還有什麼問題的話,那恐怕就是它那只剩下半截的一對翅膀了.

但是在面對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可怕大家伙時,宮浩卻笑了出來.

雖然在這之前,他從沒和龍打過交道,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和任何智慧生物的交流.

在他看來,強大的對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強大而又愚昧的對手.

這條龍會話,有智慧,而且沒有一上來就殺了自己,甚至還友地提醒了自己那扇門的危險的性,那麼這就意味著他們之間完全可以有一個良好的開端.

"我希望我沒有打擾您的睡眠,盡管我已經盡量放輕腳步."他用這句話做開場白.

魔龍的巨大眼珠中露出詫異的色彩.

看起來它很驚訝這個少年的鎮定.

尤其是他把秘密的潛入成是好心的不打擾,這種轉換是非的能力到是頗令它欣賞.

魔龍:"事實上我當時的確是在沉睡,只不過打擾我的不是你罷了."

宮浩微微一楞,魔龍的話令他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他看向自己的身體,那個新房客此刻正在他的身體里發出強烈的緒波動.

那只魔龍則好整以暇地把他那只巨大的龍頭靠近宮浩.

巨大的威壓把宮浩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那只魔龍卻很認真的警告他:"不要後退,否則通道里的能量會把你撕成粉碎的."

宮浩向旁邊走了幾步,這使他可以不用面對那只魔龍,同時背後也不用面對那個仿佛巨大的生命陷阱般的空間之門.

盡管他也知道這樣的做法其實毫無意義,但至少能讓他感覺舒服許多.

"我想您指的讓您醒來的那個生命,是目前正在我的身體里寄居的那位房客對嗎?"宮浩心地措辭用句,在還沒有搞清楚這只魔龍和自己身體里的那只生物的關系之間,他並不打算立刻套交.

"房客?"魔龍的眼中露出一絲戲謔的表:"你就是這麼稱呼我的孩子的?"

孩子?宮浩的腦子嗡的蒙了一下.

自己身體里的那只生物竟然是這只魔龍的孩子?

該死,我早該想到的!

宮浩突然想起,一個擁有三種以上蟄伏狀態的強大生物,至少也是十二級以上的強悍存在,而整個煉獄島上,唯一超越十二級的強大存在就是眼前這只深淵魔龍.

這位房客是魔龍的孩子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難怪當他走近這里時,那寄生在他身體里的家伙會發出如此強烈的緒波動,因為它知道自己回到家了.

難怪這只魔龍會在自己來到後立刻醒來,卻又好心地提醒自己不要觸碰空間之門……它顯然不是為了保護自己.

"哦,我很抱歉,魔龍大人,我並不知道它是您的孩子,而且也不是我把它帶離了您的身邊."

"我知道,是外面那個混帳子干的,這正是為什麼我要追殺他的原因.你以為我會對他搜集的那些弱生命的種子感興趣嗎?還是僅僅因為有一只螞蟻在我的身邊轉了一圈我就無聊到非要踩死它?我是想要回我的孩子!可恨的是這個家伙竟然在和我戰斗的時候突破了,竟然還成功的逃了出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當時是你幫了他,對嗎?"魔龍的聲音有些陰森.

宮浩大汗淋漓:"是的大人,我希望您不會因此而責備于我.畢竟……我的肚子里有您的孩子."

該死,這話聽得這麼別扭!

那只魔龍卻突然嘿嘿怪笑了起來,就象是海上台風刮過時海嘯發出的聲音,令人渾身打顫.

然後它仰天長嘯了一聲,這一聲龍吟,鳴動九天,震的獸走鳥飛,甚至連城堡內的海因斯都聽到了聲音.

蘭斯洛特更是面色大變.




上篇: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下篇:第五十章 伊萊克特拉的囚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