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五十三章 逃出煉獄島(上)  
   
第五十三章 逃出煉獄島(上)

第五十三章 逃出煉獄島(上)



再度睜開眼,宮浩發現自己已經在湖邊蘭斯洛特的木屋前.

一個同樣的閃亮著色光芒的傳送法陣就在他的身後.

"修伊,你成功了!"迎面是蘭斯洛特大笑著向他走來.

他一把抱住宮浩:"你真是個天才,多少年來沒人能夠解決的傳送法陣問題讓你完成了.知道嗎,你將在曆史上留下最輝煌的一頁!"

宮浩苦笑了一下,是啊,為了這一天,他已經苦熬了太久太久.

在蘭斯洛特通知過海因斯傳送法陣的成功之後,下一刻,海因斯和安德魯也先後從法陣中來到湖邊.

然後兩邊的學徒們關閉了傳送法陣.

宮浩望著一地碎成粉末的晶石,歎了口氣:"消耗依然太大,目前的能量循環利用率只達到百分之三十,可持續時間還是有限."

海因斯揮揮手笑道:"哦,那只是時間問題,時間會幫助你在技術上獲得更進一步的成熟.不管怎麼,我們已經能夠將傳送法陣維持在半個鍾時左右.這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

"沒錯."蘭斯洛特道:"我想要不了多久,自由號就要失業了.他們會發現我們再不需要他們千里迢迢的來送貨,而是只需要啟動傳送陣就可以完成所有的運輸工作."

安德魯立刻道:"這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啟動一次傳送法陣消耗的能量並不少,其成本遠遠大于自由號的往返.在我們把能量利用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之前,我想陛下不會取消使用自由號為我們送貨.不過傳送法陣可以成為緊急物品和信息的傳遞窗口.畢竟有很多東西是無法用價值來衡量的."

"也就是,我仍然不能用它來作為我每天上下班的捷徑?"蘭斯洛特有些不滿.

海因斯安慰他道:"蘭斯洛特,我知道你渴望離開這個島,對一位星辰武士來,這實在是最正常不過的要求.但是你該知道你的況很特殊.留在這里,對你,對帝國,都有好處."

蘭斯洛特沉默了.

幾個人了一會話後,海因斯便離開湖泊,回到了自己的煉金塔中去,當然,是步行.

用傳送法陣雖然方便,畢竟還是太昂貴太奢侈了,人是不可以坐著飛機上廁所的.

湖泊邊又只剩下了宮浩和蘭斯洛特.

宮浩看著滿臉失望的蘭斯洛特,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在自己身邊坐下.

他輕輕:"蘭斯洛特大人,你知道我從未忘記過自己的承諾."

蘭斯洛特歎了口氣.

他坐在一塊大石上,用手捂著臉:"二十三年了.已經二十三年過去了.我在這個島上整整生活了二十三年,修伊,這個時間比你的年齡還要長."

"是的我明白."

"我只是想看看她而已……僅僅只是……想見一見她."

"能告訴我她是什麼人嗎?"

宮浩坐在蘭斯洛特的旁邊,輕聲問道.

現在的宮浩,已經完全有資格坐在蘭斯洛特的身邊了.

蘭斯洛特的眼中現出一線迷茫,他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很抱歉修伊,我不能告訴你她的名字,那涉及到一些重要的人物.但是我能告訴你的是,她是一個美麗的女人,一個臉上永遠充滿著迷人微笑的女人."

"那麼她愛你嗎?"

"是的修伊,至少曾經愛過我,就好象公主對你的感一樣.但是你比我清醒,你知道自己不可以喜歡不該喜歡的人,但是我沒有.那個時候的我,年青氣盛,自以為是.我瘋狂地追求她,甚至毫不在乎我的競爭對手是誰……"

"然後你失敗了?"

"是的修伊,我失敗了.那個時候的我,被稱為武士中的天才,年僅十七歲,就已經是六級武士,而且即將突破七級.你知道在那個年齡能夠達到這一地步的非常少."

"是的您非常偉大."

"可是我還是失敗了,正因此我才明白了武力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我被放逐到了這荒島上,成了煉金師手下的獵人,專門為他們捕捉魔獸.無論我怎樣渴望回歸,卻永遠都做不到.直到你的出現……修伊,你給了我希望.從你跟隨我進入叢林捕捉魔獸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那個可以帶來改變的人.那天你告訴我,你可以幫助我回到我的家鄉,去看一看我想看到的人……修伊,你知道我每天都在期盼著這一刻的到來.可是這一天真得到來了,他們卻告訴我傳送一次的成本太高,不能輕易使用……你能理解那種巨大的希望破碎後的心嗎?"

"是的我能理解,我很遺憾,蘭斯洛特大人,我並沒能將傳送法陣做到最好."

"不,不,修伊,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假以時日,你也許會成為一個象伊萊克特拉那樣的大煉金師.你只是缺乏時間而已."蘭斯洛特擺了擺手:"是我太心急了,沒什麼的,二十三年都等過來了,再等幾年又有什麼關系呢."

宮浩微微笑了起來.

他心地看看四周,然後輕聲道:"如果大人您真得想回去看看,其實未必要繼續等下去."

蘭斯洛特心中一驚:"你什麼?"

宮浩低聲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心力研究空間魔法嗎?"

蘭斯洛特想了想,脫口而出:"為了公主?"

宮浩笑得很得意.

蘭斯洛特是一個真正的種,在他的眼里,愛是高尚而美好的事物.否則他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得罪某個大人物,最終被放逐到這荒島執行魔獸獵人的工作.對蘭斯洛特來,或許愛是最大的動力.

所以宮浩點點頭道:"和大人有所不同,我曾經答應過公主,我會盡早研制出傳送法陣,這樣以後她就可以隨時從溫靈頓過來看我.您知道,傳送法陣開啟時的能量消耗是很大的,這使得帝國除非在必要的時刻,不會啟動傳送法陣."

蘭斯洛特聽得很認真.

宮浩繼續道:"但是公主要想來看我的話,她是絕不會考慮成本問題的.也就是,即使傳送法陣目前的使用依然會消耗巨大,但是它並不會因此就停止使用,甚至要不了多久,它就會被動用.在這種況下,蘭斯洛特大人如果你希望能搭個順風船的話,有我對公主幾句好話,我相信一定沒人會反對."

蘭斯洛特終于明白了.

很顯然,宮浩就是在告訴自己,有公主在,即使國家沒有碰到危難時刻,傳送法陣也照樣會為了她的需要而頻繁開啟.如此一來,蘭斯洛特自然便有了機會.

當然,這就要看宮浩對公主的影響力和公主對斯特里克六世的影響力了.

這兩點相信都不是問題.

蘭斯洛特有種要興奮大叫的沖動.

"真是太感謝你了,修伊,你知道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這件事上你為我做出的貢獻."蘭斯洛特緊緊抓住宮浩的手道.

"別著急,大人,總得先做些准備對嗎?要知道在那之前,你得先為煉獄島准備好充足的魔獸,這樣即使有幾天時間你不在煉獄島,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當然,我這就去抓魔獸,把所有你們需要的魔獸全部抓來!"蘭斯洛特大笑著叫道.

他干就干,站起身揚長而去.

——————————————————————————

從湖邊回到仆役區.

仆役長康頓已經等候多時.

"格萊爾大人."

"康頓,這段時間,我讓你收集的魔植種子都怎麼樣了?"宮浩問.

"還有十三種魔植的種子尚未收集到.是否現在對它們進行培育?"

"等收集完畢再.剩下的種子估計多少時間能收集齊全?"

"大約還有十天左右."康頓回答.

心地看了宮浩一眼,見他沒有話,康頓道:"前幾天安德魯大人來過,詢問為什麼這段時間一直沒有新的魔植培育出來.我按您的吩咐回答了他,是您正在研究新的品種."

"安德魯不再負責這里的工作,以後他再要問起,你就讓他直接來找我好了."

"是."

"還有十天,康頓,做好你的工作."

"我明白了,大人."

離開仆役區回到煉金塔,宮浩前往去見安德魯.

安德魯一見宮浩就笑道:"嘿,修伊,剛才導師和陛下通過話了.你的研究獲得了重大突破,陛下非常欣賞.他希望你能再接再勵,把空間飾物也研究出來."

隨著空間魔法能量循環問題的解決,所有的關于這方面的難題都不再是難題.超距離通訊甚至在傳送法陣之前就已經完成,而要做一個空間戒指也不再是那麼困難.

宮浩回答道:"您知道那的確已經不再困難."

安德魯的眼中露出欣喜的色彩:"你確定你能做到?"

"當然,而且並不需要太久."

"陛下知道這個消息一定會非常高興.修伊,如果沒有你,也許我們在空間魔法上的進展將永遠不會有出頭之日."

宮浩微笑道:"大人過獎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將給大人一個驚喜."

—————————————————

十天後,黃昏.

蘭斯洛特所在的湖邊.

傳送法陣上重新鋪滿了晶石.

蘭斯洛特用悠長的呼吸來平息心中巨大的激動心.

他盡量用鎮定的語調道:"這麼,那邊都已經准備好了?"

"是的,公主迫不及待的想要過來,我和她約好了在這個時間見面,當然,是偷偷的……"宮浩微笑道,他看看蘭斯洛特,突然道:"知道嗎?大人,您今天看上去帥.我是……很英俊,很瀟灑."

蘭斯洛特的臉微微一:"我只是稍微做了些打扮."

宮浩笑了笑,他拿出一個盒子,放在蘭斯洛特的手里,對他:"這是我特意為您准備的一些禮物,我相信你會需要用到它的.但是請大人答應我,等到了那邊之後再打開看."

蘭斯洛特有些迷惑地收下那個盒子:"不知道為什麼,修伊,我今天總覺得你有些表現怪怪的."

"只怕是大人您近鄉怯,所以看什麼都感覺不同了."

原來是自己近鄉怯嗎?蘭斯洛特發了下怔,不由搖頭苦笑.

即便是一個強大的星辰武士,在面對久違的家鄉時,在面對自己渴望已經的夢想時,原來也會有怯的時候啊.

這真是可笑.

他忍不住搖了搖頭.

宮浩道:"蘭斯洛特大人.我希望您的家鄉不會離溫靈頓太遠.記住您只有六天時間.六天後的這個時候,傳送陣會再一次開啟.公主將在那個時候回歸,而您則將在那個時候回到煉獄島.在這段時間里,我會盡量隱瞞您的離去."

"放心吧,我不會錯過日期的."

"如果錯過日期,就坐自由號回來吧."宮浩悠悠道:"他們每次都是從深港出海的."

"我過我不會錯過日期,你難道不相信一個星辰武士的承諾嗎?"蘭斯洛特多少有些不滿.

宮浩沒有再話,他打開了傳送法陣.

巨大的色波浪再一次從陣眼中狂湧而出,充滿了神秘而未知的力量.

"蘭斯洛特大人,公主要在那邊為您支開下人,以方便你的獨自離去.所以請您先行一步."宮浩道.

蘭斯洛特大步向著傳送陣走去.

臨走去前,蘭斯洛特好象想起了什麼,突然回頭問道:"修伊,為什麼我總覺得我好象遺漏了什麼重要關鍵?"

"您沒有遺漏任何事,大人."宮浩的臉上露出神秘的微笑.

蘭斯洛特有些迷糊,但是心中那強烈的想要回家看看的願望,讓他放下了心中的莫名感覺,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就在他踏上傳送陣的同時,他突然醒悟過來,回頭大叫道:"修伊,自由號還沒有來到,溫靈頓那邊憑什麼在十天內就建立起對應的傳送陣?"

沒有得到答案,宮浩已經啟動法陣.唰的一下,蘭斯洛特消失在傳送陣內.

"一路走好,大人!"宮浩喃喃道.

——————————————

蘭斯帝國某個空曠寂寥的荒野上,一位巔峰武士發出的震天怒吼如雷動九天:

"修伊格萊爾,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把我送到了什麼地方!"

仿佛能夠聽到那個聲音一般,煉獄島上的金發少年默默回答:"老實,我現在也不知道你在哪.單向傳送就是如此風險巨大,無法進行准確的目標定位,沒把你送到地下八百米或離地面三千米以上的高空,已經是我竭盡所能了.蘭斯洛特大人,我知道你還活著,這一次……我不殺你,不管你怎麼看,我都當你是朋友."

著,他離開湖邊,向著城堡方向走去.

綢繆多年的計劃,終于在這刻正式啟動了,在騙走了蘭斯洛特這個煉獄島上最強大的阻礙後,宮浩已再無顧忌,他要徹底終結這個罪惡的煉獄世界!




上篇:第五十二章 傳送法陣     下篇:第五十四章 逃出煉獄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