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五十五章 逃出煉獄島(下)  
   
第五十五章 逃出煉獄島(下)

第五十五章 逃出煉獄島(下)



城堡的混亂,正在愈演愈烈,盡管大批的傀儡武士已經出動,卻無法壓制這些狂暴躁烈的凶猛野獸..

鮮血與哭喊在撕破甯靜的夜晚,煉獄島在這一刻名副其實,變成了一片人間煉獄.

魔獸們在瘋狂的嘶吼,在獲得久違的自由後,它們肆意地用自己拿手的能力破壞著這座城堡任何它們能夠破壞的建築.擁有魔法能力的魔獸不停地噴吐火焰,制造冰雨,揚起狂風,掀起泥沙.

混亂的場景,狂暴的場面,仆役們驚恐而無奈的嘶喊,學徒們忙于撲滅藏書館中的火焰.安德魯正在指揮傀儡武士于魔獸展開生死大戰,奈何他終究不是統帥,不具備這種況下的應變能力.

所有的材料區域在這刻均遭到毀滅性的摧毀.

一些珍稀的魔植從此徹底消亡,再也無法面世,空中大批的魔禽不停地發出歡塊的鳴叫,與綠就象是兩個高高在上的王者,肆意飛翔,大團大團的火球從它們的口中發出,撞向那煉金高塔,擊打在魔法護罩上,蕩漾出一波又一波的藍色光焰.

這是它們在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火,和對煉金城堡那最深沉的痛恨.

海因斯面如死灰的望著這一切,心中已經是一片冰涼.

修伊格萊爾的手法,簡單,直接,致命,有效.

他手中的水晶球已經連閃了數次,湖泊邊的木屋卻始終沒有任何回音,很顯然,早在修伊格萊爾放出魔獸之前,他就已經先一步解決了這個島上最強大的守護力量——蘭斯洛特.

真不明白他是怎麼做到,那可是一位巔峰武士啊,就這樣被他悄無聲息地弄沒了蹤影.

如果蘭斯洛特在這里,別是這些魔獸了,就算是巨魔神過來,也絲毫無懼,可是現在,僅憑眼前的這一關,他就很難撐過去.

海因斯長長地歎息一聲,終于放下水晶球,擎了手中的法杖.

他的法杖上鑲嵌了七顆各種色彩的魔法寶石,這刻同時綻放出光明,巨大的魔法能量下一刻通過法杖充盈全身.

與魔法師不同,法師們通過法杖釋放魔法,是為了加大魔法的威力,他們是向法杖注入魔力.煉金師則通過制作精良的各種裝備來加強自己的力量,以完成一些平時無法完成的魔法,他們是從法杖吸取魔力.

"自然界的精靈啊!請聽從我的呼喚,釋放出你們生命的光芒……"海因斯大聲吟唱出自然法術中的咒語,奇特而晦澀的語調從他的口中一個一個蹦出,在他的手心中凝聚成一片綠色的光芒.

"死亡之纏繞!"海因斯低聲私語,隨手揮出那一片綠芒.

隨著那一片綠色的光芒照耀天空,城堡的地面突然瘋狂竄升出無數荊棘藤蔓.

那是來自魔界的吸血魔植.

一個又一個自然法術釋放出去,城堡內的混亂局面並沒有因此得到緩解,反而更趨加劇.魔獸們面對**師的攻擊,愈發的憤怒和瘋狂.

今夜,注定是一個血腥亂舞的死亡之夜.

即使能夠將這些魔獸全部消滅,蘭斯帝國也將承受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

這一夜,海因斯注定了是個失敗者,只看他還能挽回多少尊嚴了.

顫抖的大地突然發出艱難的呻吟,就象是垂死者發出的呼喚.

整個城堡仿佛地震般突然劇烈的晃動了幾下.

遠方響起高亢的吼叫聲,仿佛巨人的鳴動.

那聲音,海因斯最是熟悉不過.

他的臉色變得一片煞白:"修伊格萊爾,你果然還是啟動了巨魔神嗎?"

一個高大的身影轟然出現在城堡前,巨大的鏈錘揮舞出九天的鳴動,仿佛山峰般橫掃而過,只一下就將城堡的一處牆壁砸塌.

單純以力量而,巨魔神的力量根本是無與倫比,每一步跨出,都將城堡內的房舍,材料區等多處重地踩成一片瓦礫.

這個大家伙獨自一人的破壞力,就頂得上所有魔獸的總和.

可能是被巨魔神強大的力量所震懾,魔獸們嚇得紛紛逃避.這些原始本能更大于智慧的生物,在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存在面前,從來是立刻有多遠逃多遠.

"吼!"巨魔神發出了強烈的吼叫聲.

這只龐然大物由于太過強大,以至于根本無法進行操控,但是對只需要破壞的宮浩而,如此便已經足夠.破壞是巨魔神的本能,是它存在這個世界的全部意義.在沒有主人引導的況下,它會本能的,發瘋般的攻擊一切它看到的東西.

而現在,宮浩釋放了這個惡魔,然後將它帶到了這里.

到處都是殘垣碎瓦的土地上,還有那些橫亙的斷肢,破碎的身體,流淌的鮮血,一個人輕輕踏足地面,優雅而緩慢地出現在海因斯的眼前.

正是宮浩.

金色的長發隨風飄拂,他抬起頭來,向著那煉金塔的頂層看了一眼.

然後,他揚聲道:"海因斯大師,您覺得,我送給你的這份驚喜如何?"

—————————————

城堡里,巨魔神正在瘋狂地肆虐著,破壞著,大批的傀儡武士前仆後繼地上前去阻止它,形成了一片慘烈的戰斗.

城堡的中央,宮浩則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仿佛發生的所有一切都與他無關.

盡管安德魯拼命催動傀儡武士,命令他們去殺死宮浩,但是這個命令卻不知為何始終得不到執行.宮浩就站在那里,卻沒有一個傀儡武士上去攻擊他.

他看著煉金塔的頂層在笑,金發飄揚,充滿歡笑的臉是如此帥氣可愛,他笑得充滿童真,笑得肆意開懷.

海因斯歎了口氣.

他終于放棄了努力,走出了煉金塔.

他與宮浩相對而立.

宮浩笑道:"我從您的臉上看到了憤怒,惶恐,還有恐懼與自責,但是惟獨沒有看到驚訝.其實您早就明白了事是怎麼回事對嗎?只是您一直在欺騙自己,不願意相信而已."

"你是怎麼做到的?巨魔神和傀儡武士為什麼會不攻擊你?"出乎宮浩意料的,海因斯沒有理會宮浩的法,卻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不愧是執著于煉金術的瘋子,對他而,或許探求知識的奧秘真得比什麼都重要吧.

宮浩笑了笑:"很簡單,傀儡武士不攻擊我,是因為我加強了徽章的權限,這並不困難,只要我提升徽章的指令級別就夠了……不好意思我是瞞著你偷偷做的.至于巨魔神不攻擊我,則是因為你不知道一件事——元素震蕩.還記得嗎?巨魔神也是利用元素震蕩的方式制作出來的.而我,很幸運的就擁有這種能力.所以在他攻擊我之前,我把自己的魔力以元素震蕩的方式激發出來,由于我曾經和巨魔神有過一次非常親密的接觸,所以我完全了解它的靈魂能量與震蕩頻率,我可以模仿得和它很象……我使它誤以為我是它的同類.盡管我無法指揮它,但至少它不會攻擊我."

"我的天啊."海因斯忍不住呻吟起來:"我早就該想到,你擁有魔法上的修煉天賦……修伊格萊爾,你真得是個天才."

"真有意思,在我殺尼爾時,他也是這麼的."

"尼爾?那麼皮耶果然是對的了……"海因斯遺憾地搖頭.

"沒錯,他是對的,所以我把他也殺死了."

"是你?"海因斯震驚地看宮浩:"……這麼皮耶沒想**公主殿下?"

"他想**的是伊莎多拉,公主的侍女.可惜的是在他發現那是公主後,卻又中了我的**燃燒和靈魂沖擊,所以他身不由己.克洛斯的沖擊術殺不了他,是我把斗氣灌輸到他的身體里的."

"靈魂法術?你竟然偷學靈魂法術?"

"當然,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啟動巨魔神,並且輕松做到調整我自己的靈魂波動?"

海因斯全身劇顫,他大叫起來:"你是用靈魂法術啟動的巨魔神?你是你不是用的煉金術方法?"

宮浩嘿嘿笑了起來:"你終于明白了?沒錯,我破解了如何使用巨魔神的秘密.我不得不伊萊克特拉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他所用的方法根本就無人能夠想到,也無人能夠做到……誰會想到伊萊克特拉他竟然會是一個魔法師呢?而且和我一樣,他也是一個靈魂法師.這就是為什麼他能控制巨魔神的最大秘密.畢竟從來沒有一個煉金師能象他那樣同時成為一個魔法師,還是靈魂法師……"

"哦,我的天啊."海因斯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在這一刻,他用一輩子的時間也沒能破解的秘密,終于被宮浩揭穿了.

或許他可以死而無憾了.

"可惜啊,我只是剛剛成為一個靈魂法師.我發現要想完美的控制住巨魔神,至少需要四級以上的靈魂法師能力.所以我只能讓他做到不攻擊我,卻沒法對他下指令.不過看起來他更喜歡這樣."宮浩望著遠處的巨魔神咆哮著狂吼亂砸,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你這個混蛋,你敢偷學禁術,你會下地獄的!"海因斯怒吼起來.

"偷學禁術很稀罕嗎?"宮浩輕蔑地冷笑:"總比你們用活人做試驗要好.如果這世界真有地獄,那麼你一定會比我先下.對了,靈魂法術的修煉雖然要殺很多人,但對我來,我真不用擔心無人可殺……我是我永遠不用擔心我殺的人是否該死,因為整個蘭斯帝國,有太多的人死有余辜!"

宮浩冰冷的口氣已經吐露出未來蘭斯帝國即將呈現的那片血腥色彩.

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海因斯無奈道:"修伊格萊爾,很感謝你告訴我這些.那麼,請問你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秘密的?"

"在最短的時間內."

"原來如此,那麼然後你就計劃了這一切?"

"沒錯,從我看到你們從仆役的身體里取出那些肮髒而丑陋的玩意時起,我就計劃著要消滅和殺光你們."

"你本可以就此一走了之的!"

宮浩搖了搖頭:"如果我想走,我早就走掉了.我留在這里,就是期待有一天能夠親手毀掉它."

海因斯怒吼起來:"我可以接受死亡,因為那是我的罪虐!但我無法忍受你的破壞!修伊格萊爾,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嗎?你知道你正在讓這世上最偉大的一系列發明走向地獄嗎?你本可以成為最偉大的煉金師的!"

"當然,我都看到了."宮浩大笑著回答:"而那正是我所期望的,我為此忍耐了將近四年的時間.和你所想的恰恰相反,我願放過你的生命,也要毀掉這罪惡的地獄!至于煉金術嘛……沒有你我一樣可以有所成就."

是啊,眼前的這一切正是他所期望已久的.

盡管煉金塔一層的火焰已經撲滅,但是所有藏書卻已全部焚之一炬.所有區域的植物盡被毀壞,魔獸被放出,城堡被拆毀,甚至連塔中的那些煉制好的藥劑,以及其他一些珍貴材料也全部不翼而飛,很顯然這都是出自宮浩的傑作.

著,宮浩看向一旁聚集在一起的那些瑟瑟發抖的仆役們,他大喊道:"我知道你們驚訝,奇怪,不明白為什麼我要這樣做.那麼現在我給你們答案.答案其實很簡單,我們的主人……"宮浩一指眼前的老頭海因斯,大叫道:"他是一頭披著人皮的狼!你們以為每個月被帶走的仆役都去了哪里?全都被這個老混蛋用來做試驗了!他們用你們的身體做試驗,培育魔種,殺死你們,剝奪你們的靈魂,甚至連已經死去的人都要用來煉制亡靈傀儡!你們以為那些血肉傀儡還有魔靈都是怎麼來的?是用你們的生命換來的!"

"不!這不可能!"所有的仆役都嚇懷了.

康頓呆呆地看著宮浩:"格萊爾大人,您得是真的嗎?所有的仆役……都要死?"

宮浩看看康頓,無奈的點頭:"我很遺憾,這些年來我一直試圖研究魔種.但是這個老東西卻一直不把它交給我.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你們每一個人的身體里都有這個東西.等那些魔種出生的時候,也就是你們死亡的時刻.而我……對此無能為力."

康頓渾身顫抖道:"也就是,我們死定了是嗎?"

宮浩的眼中閃過一線悲哀,他輕輕點頭:"是的,我只能阻止這一切的繼續發生,但是我沒有辦法去救你們.我所使用過的去除靈種的方法……並不適合你們."

所有的仆役都絕望了.

"殺了這個老混蛋!"

"殺了他!"

"殺了他!"

仆役們都同聲大喊起來,群激奮.

一大群仆役同時向海因斯沖去,海因斯的臉上卻現出一股猙獰的凶狠.

他舉起法杖.

一連串神秘的咒語脫口而出,所有沖擊的仆役同時停下了腳步,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叫起來.

康頓捂著胸口望向宮浩:"格萊爾大人,救救我!有東西在我的身體里."

宮浩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苦.

他迅速拔出一把鋒利的刀,狠狠地刺向康頓的身體.

撲,康頓的身體里冒出淒厲的尖叫聲.

"對不起,康頓,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得了."附在康頓的耳邊,宮浩輕聲道.

畢竟是沒有修煉過的身體,康頓絕望地望著宮浩,緩緩跪倒在地上.

他低下頭,看到宮浩手中的刀抽離自己的身體,然後將他的肚子剖開,取出一個血腥肉球呈現在他的面前.

巨大的痛苦席卷康頓的全身,他張了張嘴,感受到生命在自己的身體中迅速流逝.

然後他輕聲道:"謝謝你……格萊爾大人."

撲通倒地.

一個個被咒語喚醒的魔靈瘋狂吞噬著仆人們的內髒血肉,然後從他們的身體里爬了出來.盡管是催生的弱體,但是數十個魔靈依然不可覬.

海因斯默念咒語,一大團綠色的藤蔓將自己牢牢包裹住,那幾十頭魔靈失去了一個目標,立刻將注意力轉移,無數貪婪而嗜血的眼神全部集中到了宮浩的身上.

"以契約之名,風的守護無所不在,風的反擊無可抵擋……風之旋渦"

一連串的咒語念出,宮浩隨手一招,一道盤旋著無數風刃的急風旋渦已經渦卷在他的身周,誰要是敢攻擊他,就得先嘗一嘗被風刃卷體的滋味.

這使得那些魔靈一時間頗有些顧忌,它們左右張望著,不知道該先攻擊哪一方比較好.

海因斯驚奇地看著宮浩.

"風之旋渦?修伊格萊爾,你果然厲害,你不但偷學了靈魂法術,竟然還已經突破成正式的風系魔法師了?這真是令人難以想象,我不記得你有多少時間用來修煉的.你怎麼可能成為一個雙系法師?"

"你無法想象的東西還有很多,老頭,不管怎麼,這一切還都要多謝你的恩典呢."宮浩淡淡回答.

"是麼?不過僅憑你現在掌握的這點能力,只怕還是逃不過魔靈嗜體的下場!就算你成為雙系法師,你也只是個初級法師!"海因斯著高舉起手中的法杖,他要對宮浩進行一次致命的打擊.

"可惜我可不這麼想."宮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也許我該先讓你嘗嘗這滋味."

又是一串奇妙的咒語從宮浩的口中流出.

海因斯微微一怔,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中好象也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一般.

他大吃一驚,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宮浩:"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宮浩聳聳肩:"還記得那條中央區域的魔龍嗎?我想我有必要讓你嘗一下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所經曆過的滋味,所以我向那條魔龍索要了一些靈種,然後偷偷給你們也種下了.現在,感受一下你的五髒六腑被這種可惡的魔靈吞噬的滋味吧.那正是你應得的."

"不!"海因斯瘋狂的呐喊起來.

這一刻他拼命地催動法力,試圖阻止身體里那顆靈種的成長,同時不停地從袋中掏出各種藥劑.

宮浩用悲哀而憐憫的眼神望著海因斯,終于忍不住道:"不用白費力氣了.你身體里的靈種和別的有所不同.我不但更換了催生的咒語,同時還在那顆種子上加了一些特殊的東西.它已經超出了你的認知,不是你的藥劑所能壓制得了."

"你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海因斯狂吼起來.

"沒什麼,只是順便用你的身體做了一些的試驗而已,就象你們曾經做過的那樣.你難道沒有注意到這些剛剛被你催生的魔靈正在發生什麼嗎?"

海因斯驚愕地看向那些剛出生的魔靈,只見它們竟然開始搖搖晃晃,站也站不穩了.

然而不一會,就倒在地上,口噴鮮血死去.

"我的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

"沒什麼,對于剛出生的幼體來,它們的抵抗力是最脆弱的.一種的毒素,就可以解決一切.哦,這種毒的源頭,就來自你身體里的那顆靈種.我過了,它和別的靈種不一樣.它是我專門為你們制作的.不過可惜,目前只對魔靈的幼體有效.但是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制作出專門針對魔靈的毒藥,你和你的國家賴以橫行霸道的魔靈大軍,將會從此灰飛湮滅!"

"不!"海因斯絕望的大吼起來.

那只被宮浩特別種下的靈種,瘋狂地吞噬著海因斯的內髒.就算是一位高級大魔法師,也不可能抵禦這種來自身體內部的傷害.

失去了法力的支持,所有的藤蔓自動消失,海因斯無望地倒了下去,一雙大眼死死望著天空.

他本是一位強大的法師,如果讓他放手一戰,宮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但他卻最終死在了宮浩的暗算下,死在了他自己的發明下.

宮浩望著海因斯的尸體,眼中露出一線傷感.

"修伊,修伊!放過我吧,求求你饒了我,我知道錯了,不要殺我!"不遠處安德魯向這邊奔來大聲喊叫著.

那只巨魔神已經殺光了他所有的傀儡武士,此刻正在肆無忌憚地繼續破壞著一切.

而在看到海因斯淒慘的死狀後,絕望的安德魯徹底放下了所有的尊嚴與驕傲.

他看到了一只魔靈從海因斯的身體里爬出來,然後無力地死去,他明白了一切.

他跪在地上拼命地向宮浩磕頭求饒:"修伊,修伊,求求你幫幫我,幫我把靈種拿出來!"

"你知道我做不到的,安德魯大人."宮浩用憐憫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安德魯

那句"大人",具有無比的諷刺意味.

"哦,不,不!修伊,如果你真得做不到,那麼求求你不要念咒語了.就讓它這樣沉睡吧.我有藥,我有藥可以控制它的生長.你給我時間去研究,我能解決這個問題的!"

"已經不需要去解決了.城堡沒有了,海因斯也死了.這個島嶼已經重獲自由.不會再有別的少年來到這里,經曆這里的人所曾經經曆的苦難,只有你們,在自作自受……很抱歉,我必須殺了你,安德魯大人.我知道你曾經對我很好,可是我必須那樣做."

到這,宮浩笑道:"還記得你曾經對我過的話嗎?你:很多時候下人們未必會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他們經常會偷懶,會耍些聰明,會自以為是.如果你以為你考慮了,吩咐了,命令了,事就算完成了,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安德魯大人,你得簡直太對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這段話.那就是真理,而現在就是驗證真理的時刻到了."

安德魯絕望的看著宮浩.

"不,修伊,求求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那我怎麼向芬克,比勒,西瑟他們交代?誰放過他們?在他們向你們哀求,告饒的時候,你們又可曾動過一絲惻隱之心?"

"我可以把我的導師所擁有的所有煉金術都教給你,包括魔紋配方,各種武器的附魔,還有卷軸以及其他高級傀儡的制作!他知道的我全都知道,那不也正是你一直沒有學到卻很想學的嗎?"

"很遺憾,這些東西我已經不需要再向你學習了."

宮浩冷酷地回答.

在他的手中,是那本伊萊克特拉筆記抄本還有海因斯多年心血的記錄.

————————————————

紛亂的城堡,終于安靜了.

那座象征著地位與榮耀的高塔在巨魔神的瘋狂打擊下,終于耗盡了所有的能量,失去了魔法護罩的保護後重重地倒塌下來.巨魔神在完成最後一擊的同時,靈魂能量耗盡,重新陷入了永琲犖巹v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海因斯死了,安德魯死了,學徒們死了,仆役們也死了,甚至連那些傀儡武士和魔靈也都死了.

這片土地上,除了這個島嶼曾經的魔獸主人,再不會有任何外來的存在.

地面上如今到處是鮮血和碎裂的肉塊,腐臭的腥味撲鼻而來,幾乎要將人活活熏死.

宮浩一個人孤獨而寂寞地站在曾經的城堡中央,望著四周,心中一片蒼涼.

曾經,這里是蘭斯帝國興起的希望所在,而現在,他已經成了一片廢墟.

所有的罪惡都已清除,是時候迎接自己的新生了.

他從戒指中拿出一瓶藥水.

心地倒出一些在手中,他將藥水均勻地塗抹在在自己的頭發上.

金色的頭發,很快變成了黑色.

麻利地脫去煉金師助手的長袍,狠狠地扔在地上,他換上一件普通衣物,然後快速來到湖邊.

從空間指環中再取出一批能量晶石,按照傳送法陣的順序擺放好,宮浩踏上了法陣.

就在他准備啟動法陣的一刻,遠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叫聲.

一只黑狗突然從叢林中竄了出來.

看到宮浩,它興奮地撲了過去,對准宮浩又舔又叫.

"旭?你怎麼會在這里?"宮浩驚喜地叫道.

他注意到魔龍的背上還有一張綁好的樹葉,拿起來一看,正是那頭女魔龍寫的.

"修伊格萊爾,我已經知道了城堡里發生的所有事,熾焰鳥都已經告訴我了.你做得很好,我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旭是自由的,它的脾性注定了不可能長久逗留在煉獄島,所以我讓它來找你.你帶著它一起走吧,我相信,它不會拖累你,會成為你的好幫手的.記住,要善待我的孩子.麗塔."

放下樹葉,宮浩抱著魔龍:"旭,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家伙興奮地拼命點頭,只是看著宮浩頭發的顏色,感到無比奇怪,顯然想不通明明是個金發少年為何突然變成了黑發.

宮浩開心地笑了:"那好,我們一起走."

天空中突然傳來兩聲尖銳的長嘶,兩只閃耀著火翅膀的大鳥在宮浩的上空不住盤旋.

正是與綠.

宮浩的心中一動,他仰頭大叫道:"你們也要跟我一起走嗎?我們一起去冒險,去旅行,去看看外面的美好世界!"

與綠同時向著天空放出了熾熱的火焰.

下一刻,它們同時變,停在了宮浩的肩膀上.

最後看一眼遠處的城堡,還有尚未散盡的硝煙,宮浩欣慰笑道:"那麼好了,人都到齊了,我們……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




上篇:第五十四章 逃出煉獄島(中)     下篇:第五十六章 尾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