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一章 從天而降  
   
第一章 從天而降

第一章 從天而降



紫蘿蘭歌舞團的行程,曆來是根據蘭斯帝國的天氣變化進行的.

每年的冬季,他們就從北向南行進,到了夏季,他們又從南向北,一路上做著巡回表演.

有人劇團的生涯就象是遷徙生物,總是不停地從一個城市走向另一個城市,他們象背著殼的蝸牛,從沒有自己固定的家.

今年的冬季已經開始了,少數地方下起了大雪,厚厚的積雪將地面變成了一片銀裝素裹的潔白世界,道路因此而變得泥濘,難以行進.

一輛馬車被陷進了泥坑中,無論車夫怎樣**馬鞭,馬車就是不動分毫.

楞頭楞腦的托德叫罵著踢打這些牲口,不過看起來那起不到絲毫作用.

還是克拉麗斯親自指揮幾名雜工找來了一些樹枝,碎石,墊在那個泥坑里,馬車才終于脫離了難關.

"哦,為什麼作為團長,就必須什麼事都得我親自出馬?我就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用得順手的人?我的天啊,托德,暴力對待這些牲口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如果你弄傷了一匹,那麼你就准備下車和那些馬待在一起拉車吧!"

克拉麗斯指著笨頭笨腦只知道使用蠻力的托德大叫道.

這位美豔的團長大人叉著腰罵街的樣子從來都不淑女,盡管她實際的年齡也不大,才只有二十三歲.

她身邊的黛絲輕輕咳嗽了一下:"請注意您的形象,團長."

克拉麗斯翻起了白眼:"黛絲!現在不是表演時間,是指揮時間.在舞台上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但是在台下,我更需要有指揮官的氣度."

"大喊大叫並不能讓您成為一個統帥."

克拉麗斯有些憤怒:"哦,黛絲,冷嘲熱諷卻有可能讓你失去台柱的地位."

黛絲毫不害怕地輕笑:"那並不是您了算的對嗎?觀眾才了算."她笑嘻嘻地躲進了馬車中.

"這個狐狸精."克拉麗斯很不滿地撇嘴.

車隊繼續上路了,他們終于脫離了這片泥濘的道路,走上了一條比較平坦的大道.

克拉麗斯也因此失去了指揮的熱,車隊繼續由車夫控制,向著下一站緩緩前進.

剛鑽回馬車包廂里的克拉麗斯,立刻被一群姑娘包圍了起來.

"克拉麗斯團長,我們什麼時候能到香葉城?"

"是啊團長,已經趕了三天的路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洗個熱水澡了."

"我更渴望去香葉城好好購物一次,那里可是中部最繁華的城市之一."

"那你得先找到一個願意為你掏腰包的貴族."

"這從來都不是什麼問題對嗎?"

"沒錯."

一大群姑娘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克拉麗斯的表很嚴肅:"姑娘們,請注意你們的行舉止.淑女,要淑女,懂嗎?不要公開討論勾引某個貴族這種事,而且也不要認為這是很輕松的事.我曾經親眼見過別的團里有個姑娘勾引了一個貴族,害他破費了一大筆錢.但是由于沒能滿足那位貴族老爺的需要,她的臉被劃花了.如果你們不打算付出些什麼,就別想得到什麼."

一個姑娘立刻回答:"我已經做好所有准備了."

克拉麗斯瞪了她一眼:"不要為了一時的歡樂而放縱自己,也許以後你會得不償失的."

"你是指嫁人嗎?團長."又一個姑娘問.

"是的,女人總要嫁人的不是嗎?"

"也許嫁給錢更理智一些."

"哦,不要這種褻瀆愛的話,我喜歡錢,但我同樣不拒絕美好的愛,盡管看起來愛總是離我們這種身份的女人非常遙遠……我們離直接而簡單的**更近一些."黛絲道.

克拉麗斯很不滿:"黛絲,你不該這麼,就算是舞女也有追求愛的權力."

黛絲反駁:"我們用什麼來追求?我們走南闖北.總有一些姑娘願意為了錢和男人們上床,這讓我們的名聲很差.有好家世的男人不會和我們結婚,他們只是不介意和我們玩玩.你讓我怎麼去渴望得到愛?難道讓天上掉下來一個男人嗎?"

克拉麗斯正要反駁,頭頂上的車廂壁突然發出重物砸擊的聲音.

在一大群姑娘的尖叫聲中,馬車的頂部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破洞,一道人影撲通摔進了車廂中……

———————————————

修伊格萊爾呻吟著躺在車廂里,渾身都有一種散了架般的疼痛.

該死的,單向傳送就是這麼不好,無法進行准確的目標定位.

為了不把自己傳送到地下,他只能把高度稍微調高一些.

但他沒想到這里是一片低窪地,當他被傳送出來時,他發現自己離地面足足有二百多米.

要不是他本身正好精通風系力量,及時使用風翔術減輕自己的重量,放慢下降的速度,在落地時又運足了空氣護盾和斗氣護體,只怕他剛逃出煉獄島,就得活活摔死在這里.

費盡心血,殺光所有人後離開的自己,要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死去,那實在是太憋屈了.

和綠到是沒這方面的擔憂,它們撲騰著翅膀飛了下來.家伙旭則一直在他的懷里,為了不壓到這東西,他被迫選擇了背朝下摔落,這讓旭沒有受到半點傷害,自己的尾椎卻疼得他直抽涼氣,感覺就象是個腎虧多年的病人.

"哦,我的天啊,一個男人!"身邊響起了女人的聲音.

"不,確切地還是個男孩."

"黛絲,你真是個烏鴉嘴,神靈真的從天上掉了個男人下來.哦,他還是個帥哥,瞧他的頭發,是黑色的,真少見,但是很迷人."

"我更喜歡他的狗,好可愛,還有那兩只鳥,他是個訓獸師嗎?"

克拉麗斯怔怔地望著修伊格萊爾,又看看自己車廂頂部的破洞,冷風正不停地從那里灌進來.

然後這位團長大人有些迷糊:"黛絲,你確定我沒有眼花?什麼時候神靈從天空向地面開了一條直達通道?"

歌舞團的台柱子黛絲也傻眼了:"哦,我也希望我沒有眼花,我發誓我再不亂話了,難道我有傳中的魔法師的預能力?"

"你就白日做夢吧."一個姑娘諷刺道.

女人的話永遠都是這麼尖刻.

修伊格萊爾長長的喘了一口氣,看起來自己掉得還真是地方.這幫姑娘們好象正在企求上天送給他們一個男人,然後自己就掉了下來.

他很無奈道:"那只是巧合,我發誓,姑娘們,那只是巧合."

他一話,所有的姑娘都看向了他.

修伊很費力地坐了起來,斗氣在身體里流轉,快速地修複著身體受到的創傷.還好,只是普通的震蕩,身體沒有什麼大問題.休息一下就緩過氣來了.

他:"我想我必須向大家聲抱歉,很顯然我的出場方式不太符合某些人的預期,我只是在一次冒險的行為中不心出了些岔子,然後落到了你們的身邊.不過沒關系,我可以現在就離開,我是我絕對沒有打擾幾位的意思.我們可以當做這一切都未發生過,然後就此一笑道別."

修伊試圖站起來,卻發現這里是馬車不太適合站立,只能繼續坐著向馬車外挪動**.

黛絲睜大眼睛看著這個"上天賜給她的男人".

他看上去真得很英俊,很帥氣,就是好象年紀了點,估計不超過十六歲吧.

不過自己也只是才十七歲而已.

她嬌聲問:"你是怎麼來的?我是……"她指指頂上的那個破洞:"你怎麼能從天上掉下來?"

"這個……"修伊抓了抓腦袋:"事實上……我不是從天上掉下來,是從樹上掉下來.正好你們剛剛經過一棵樹,我當時就在樹上,然後……"

克拉麗斯打斷了修伊的話:"這里是什麼地方?"

修伊一楞:"你什麼?"

克拉麗斯冷冷道:"我在問你我們現在腳下的是哪條道路?它叫什麼名字?它通向何方?前面是什麼城市或者村莊?"

見鬼,我怎麼知道.

望著修伊目瞪口呆的樣子,克拉麗斯冷笑:"你你爬到了一棵樹上,那明你就住在這附近.可是你卻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

修伊無奈地歎氣,很好,他一直都以為女人只是撒謊的專家,但從沒想到她們同時也是鑒別謊的專家.

"如果我告訴你我是一個魔法師,在試驗飛翔術的過程中出了些岔子,然後不心掉了下來,你相信嗎?"

克拉麗斯撇嘴:"至少比剛才的那個謊可信度要高一些."

一個姑娘嬌笑道:"我從沒聽過有這麼年輕的魔法師,而且還會在飛翔的途中掉下來,這真是太有趣了."

很好,修伊無奈地歎口氣,姑娘們都很聰明,也並不好騙.

不過下一刻,克拉麗斯用陰森的口氣道:"事實上,我對你是怎麼來的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你撞破了我的車頂.你打算怎麼賠償我們?要知道現在可是冬天,外面還在下著雪,要是我的團員里有一個生病了,那你又該怎麼賠償我的損失?"

克拉麗斯這麼一,所有的姑娘們這才意識到寒冷已經破過屏障,鑽入了她們原本溫暖的包廂中.她們中不少人都是穿得單衣,這下全尖叫起來.

車廂外托德的大腦袋伸了進來,高喊著:"發生什麼事了?我剛才好象聽到有什麼東西撞在了馬車上."

然後他驚愕地看著突然多出來的修伊,還有車頂上的那個大洞.

克拉麗斯憤怒地大叫:"哦!你這反應遲鈍的家伙.事都過去一百年了,你才剛剛明白過來嗎?"

她一腳把托德踹了出去.

然後她繼續冷冷地看著修伊.

修伊只能繼續歎氣,看得出來,這個相貌不錯但是脾氣卻不甚好的姑娘就是所有人的頭領了.他只能道:"我可以賠償你們."

"很好."克拉麗斯點頭,她變戲法般拿出紙筆開始快速計算起來:"一輛馬車要修個車頂至少要花掉十個金維特,考慮到我的姑娘們包括我本人因此受了凍,必須增加罰金,每個姑娘五十個銀維特,這里有六個姑娘,是三個金維特.其中有一位穿著非常暴露,讓你大飽眼福了,加罰一個金維特……"

"啊!"那個被克拉麗斯到的"穿著暴露"的姑娘意識到自己只穿了內衣,她大叫著用雙手把自己包裹起來.

克拉麗斯頭也不抬:"蘭緹,你沒必要這麼緊張,你的動作看上去更象是挑逗而非掩護自己.我從沒見過用兩只手就把自己全身都擋住的人.你就一點都不冷嗎?"

叫蘭緹的姑娘歎了口氣,找了件衣服給自己披上:"團長大人,你就沒發現這是一個上天賜給我們的男人嗎?而且他很帥,這很重要."

"我覺得是上天賜給我的金幣.一共二十個金維特,先生."克拉麗斯抬起頭看修伊.

修伊皺了皺眉頭:"如果我沒算錯的話,應該是十四個金維特."

"還要勞務費和誤工費,以及我的姑娘的表演費."克拉麗斯毫不手軟,揮舞起她那把殺人不見血的宰客刀.

修伊無奈地點點頭:"好吧我會賠償你們的."

他試圖從身上掏點錢出來.

然後他發現自己半個子都沒有.

該死!煉獄島上從不需要用錢!




上篇:第五十八章 尾聲(下)     下篇:第二章 不識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