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五章 空間魔法  
   
第五章 空間魔法

第五章 空間魔法



前往香葉城的路,一直趕了十多天,大雪阻塞的道路並不好走,再加上路上還要背台詞,休息時還要排練,因此能趕路的時間總是很少.到第十四天的時候,他們才終于趕到了香葉城.

紫蘿蘭歌舞團進入香葉城後,很快找了一處旅店住下.

"好了,我們到地方了.伙子都趕快干活,亞曆克,你安排大家的房間.姑娘們可以去街上隨便看看,但時間不能太長.至于我,現在我要去和這個城市的劇場老板們好好談一下租賃排練場地的問題,還有去找一下其他的歌舞團.我們要開始賺錢了!"克拉麗斯大聲吩咐著,引得行人紛紛側目.

然後克拉麗斯象一陣風般沖動修伊的眼前:"你不是要去把你的藥劑賣掉嗎?那麼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我到是很想看看你的那些藥到底能不能賣出好價錢來."

然後不由分,拉著修伊走上街頭,後面還跟著一大群歌舞團的姑娘們——她們是准備去消費的,盡管她們口袋里的金維特少得可憐.

也只有這個時候,修伊才能真正的觀賞一下這里的城市風貌.可憐他穿越到異世大陸將近四年的時候,還是第一次有機會來到大城市.

香葉城的建築大多是圓穹尖頂設計,所采用的建築材料則以當地特產的香木為主.香木是一種異常堅硬的木料,極適合用來加工成各種家庭用具.這種木料平時會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氣,如果用火焚燒或者雨水澆灌,香氣會越發的濃郁.當整個香葉城中大多數的人家以這種香木為主體建築材料時,每逢雨天,整個城市的上空都會飄散出一陣撲鼻香氣,沁人心脾,香葉城的名字,就是因此而來.

修伊注意到,這里的行人大都衣著華麗,他們看上去無憂無慮,日子過得非常悠閑.道路上的商鋪開得極多,且都裝修精良,商鋪里的商品同樣琳琅滿目,令人目不暇接.

黛絲,蘭緹等一幫姑娘不停地從這個櫥窗跑到那個櫥窗,然後發出大驚怪的呼歎,不是稱贊這個太美了,就是叫著想要那個,然後再氣餒地沒錢,要不姐妹們誰先湊點給我.

"看起來這座城市有著非常良好的商業氛圍,這里的人民也很富裕.令我感到驚訝的是,香葉城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城市,它是一個內陸城市,沒有港口,沒有繁華的海上貿易,在位置上更是相對偏僻一些,那麼它是依靠什麼而發展起來的呢?"修伊問克拉麗斯.

"哦,到香葉城嘛,它的富裕得益于這里的特產."克拉麗斯為修伊介紹起有關香葉城的一些況.

香葉城的繁榮,受益于此地特產的香木.這種可以散發出濃郁香氣的木料,一直以來都是貴族的最愛,成為帝國甚至整個大陸貴族追捧的建築材料.

在香葉城,最發達的商業大概就是香木的販運,而最出色的工業,大概就是香木的上色與加工制作了.各地的商人們往來此地,絡繹不絕,漸漸將整個香葉城的經濟狀況帶動起來.

香葉城因此成為凡爾薩群最富饒美麗的一個城市,聽將來很有可能會取代舊約克城成為凡爾薩群的新都會.

由于長年的砍伐,香木的生長狀態受損嚴重,如今香木林已然漸漸變少.人們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稀,所以終于開始進行香木的保護.香木的價格因此飛漲,如今的人們已經開始用石料替代木料建房.如今擁有一座香木建築的人家,是不用擔心經濟問題的.高昂的價格使得香葉城並未因為香木的缺少而降低收入,因此而被豐富的商業則進一步增加了城市的經濟狀況,因此香葉城的居民大多富裕,人們在閑極時會想找樂子,所以這里也漸漸變成了凡爾薩群首屈一指的娛樂中心.

香葉城是格羅拉.阿布利特的領地.

阿布利特這個名字背後代表的另一個意義就是——六級紫袍空間系大魔導師.

這可是一個比領主更加高貴的身份.

當年送修伊上島的四級黑袍法師厄多里斯,就是阿布利特的學生.

由于空間系是所有魔法系列中,堪稱最複雜最深奧的魔法,因此空間系的法師等級提升極為困難.紫袍法師阿布利特,已經是蘭斯帝國同系魔法師中等級最高的一位,盡管是紫袍法師,但是在國家待遇上,擁有和金袍相等同的地位.蘭斯帝國給他的封地就是一個完整的城市.

修伊知道,空間系的法術可能是所有法術中體系中最古怪的一系.低級的空間法術少到可憐,而且實用性也差,而高級的空間法術卻相當多,而且強大無比.因此絕大多數的空間法師在修煉之初都會再兼修至少一種其他系的法術.阿布利特就同時是一個水系四級魔法師,而厄多里斯則是主修火系的五級魔法師,聽他的導師為此一度對他痛斥不已——空間系的**師教出個副修空間系主修火系的學生,主副不分,水火不容,他能高興才叫奇怪呢.

不過對修伊來,空間法術的吸引力,遠遠及不上煉金術.阿布利特之所以值得他關注,香葉城之所以值得他逗留,完全是因為另一件事——傳中阿布利特同樣擁有一本來自伊萊克特拉的筆記本.

這個消息還是當初和貝利交好時無意中得知的.

阿布利特將這本筆記本看作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珍藏,盡管他本人並不是個煉金師,但同樣敝帚自珍,不願意拿出來給任何人.

據海因斯曾經向阿布利特索要過這本筆記,但是被阿布利特不留面的拒絕了.這使得海因斯大為惱火.在後來有一次修伊故意的試探當中,修伊發現海因斯對阿布利特的印象極差,風評極壞,這就意味著這個傳很可能是真實的.

這才是他當初把自己傳送到凡爾薩群的真正原因.

對于修伊來,煉金術是唯一可以把所有不同系的法術同時施展出來的魔法手段,盡管它不是可以隨手使用的魔法,但也因此而具備著魔法師所不具備的強大威力.

在他能夠擁有伊萊克特拉那樣的成就之前,尋找伊萊克特拉的筆記,追尋他的腳印,研究他的成果,同時也滿足他游曆天下的**,其實就是他目前為自己制訂的計劃.

拉舍爾對修伊的分析里,至少在這一點上看得沒有錯,象修伊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漫無目的的胡亂行走的,他們這類人總是會給自己制訂一個目標,然後向著這個目標追求,前進,直到到達巔峰.不過明白歸明白,修伊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就不是他能揣測得了.信息的不對稱,使得拉舍爾雖然看出了修伊的落腳點,卻錯誤地估計了他的目的地,畢竟他不可能想到修伊會是穿越者而早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修伊格萊爾,這就為修伊帶來了更多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得到另一本筆記.

只不過要想得到那本筆記,空間系**師阿布利特就注定是一道無法逾越的屏障.

要知道盡管空間魔法品種很少,但是空間魔法的每一種法術卻都極為實用,空間系法師的強大同樣是不而喻的.

瞬間移動可以使自己來去自如,如鬼魅般令人防不勝防;結界破除,可以粉碎一切結界;光之迷宮可以使人永久失陷在空間迷宮之中;撕裂空間則可以將對手直接放逐到空間亂流中去……

所有和空間法術有關的魔法,幾乎都代表與強大,恐怖,難以抵禦這些名詞劃上等號.

身為一個六級的空間系**師,修伊絲毫不懷疑阿布利特能熟練運用以上法術中的至少三種.

只不過要使用這樣的魔法,所要消耗的魔力也是巨大的.

空間系的魔法師同樣是通過打開空間屏障來完成自己的瞬間移動和空間撕裂行為,只是他們並不具備傳送法陣那樣循環不休的力量,所以每一次打開空間屏障,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而越是將自己傳送到遠的距離,也就越是消耗更大的能量.因此即便是阿布利特這樣的紫袍法師,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自己傳送出很遠的距離,更不可能每天無限次的去瞬移.一般來,空間系的傳送距離,會受到目光視野的限制,他們不可能將自己傳送到自己視野無法觸及之處,除非是事先對某個地方進行過空間定位.

想到這里,修伊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極為怪誕的念頭——能不能把制作傳送法陣時的能量循環理論用在空間法術的修煉上呢?

這個怪誕的念頭一生起,就在他的心里循環不休起來.

修伊很清楚,由于魔法師在打通空間屏障後,也是需要不停地消耗魔力來維持,所以必須立刻將自己傳送過去,否則這個魔法就等于白白浪費了,或者直接將自己的魔力抽干耗盡後自動停止.

可是一旦擁有能量循環的能力,那就意味著他可以打通空間屏障,制造一條只屬于自己的特殊通道,然後隨時使用.甚至他還可以在這段時間里打通多個空間屏障制造多條空間通道,並且使它們相連.

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在一個時間段內連續多次的出現在不同的地方,並且自由往返.

而這從來都是任何一個空間系的大魔導師都無法做到的.

當然,要連續破開多個空間屏障,所要消耗的魔力是驚人的,但是如果將距離局限在一個固定的區域范圍,就可以大大節省魔力.那麼如果在戰斗中使用這種方法——修伊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在某個區域中瞬間消失又瞬間出現,不停地移動位置而沒有任何阻礙.這意味著他將永遠占有進攻的主動權.即使是比他強大的敵人,只怕也會被他神出鬼沒的打法所擊敗.

這有些象武士修煉到高級別時的幻影攻擊技巧.只是幻影攻擊是通過高速的移動在人眼中留下的殘像所造成,並不是真正的瞬間轉移.而自己的做法,卻可以讓自己在戰場上擁有絕對的控制力.

當然,面對擁有大威力的面殺傷性魔法,這種做法並沒有太大作用,但是面對高級武士這樣的對手,自己則大大提升了生存能力.

在煉獄島的時候,為了生存,他沒有辦法努力鑽研斗氣和魔法,絕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煉金術的研究上.但是這刻遠離了那片地獄世界,他終于意識到自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習,可以進步,可以繼續鑽研和探索.

而現在腦海中的靈光一動,無疑就是打開了他學習魔法的一道重要之門.

修伊再次想起了伊萊克特拉成就的奧秘——通過對煉金術的理解,加深對魔法的學習.

沒錯,就是這樣.能量循環是自己發明的,魔法師並不懂得其中的運行道理.但是他懂,他完全明白這其中運行的奧妙.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去在實際行動中完成這一理論上的構思.

他現在真正開始理解伊萊克特拉了,毫無疑問,煉金術提供給他的,正是這種理論上的探索方向.

盡管修伊並不具備修煉空間魔法的天賦,但是在掌握了事物運行的原理之後,他實際上已經站在了比任何人更高的起點上.而這,其實比天賦更重要.

這也就是伊萊克特拉成就的奧秘之一.

當他研究血肉傀儡時,他在靈魂法術上有了突破,而當他研究傳送法陣時,其實他在不知不覺中,對空間魔法也早已有了學習的能力.

領悟到了這一點的修伊,心中著實無比興奮,他恨不能現在就實驗自己的想法,然後掌握空間移動的奧秘,使自己在空間系上的魔法也擁有強大的力量,成為繼風系,靈魂系之後第三種自己掌握的法術系別.

假如有別的法師知道他的想法,或許會提醒他,嘗試空間魔法的創新,其失敗的代價很可能是永遠迷失在空間亂流之中,而修行多種魔法也會加大魔力紊亂的風險.

但是修伊卻不顧一切,將自己徹底放在了這條充滿艱險卻又充滿光明的道路上.

這就是缺乏導師指點的優與劣——自我發展可能讓你走出屬于自己特色的道路,建立屬于自己的獨特輝煌,卻也可能走上歧途,進入誤區.

風險與利益永遠是並存的.

"嘿,我,你在想什麼呢?子."

克拉麗斯的叫喊將修伊從思維的海洋中又拉回到現實.

他有些尷尬地一笑:"只是在想過去的一些事.自由真是美好,卻不知為什麼總是讓我想起過去的那段不美好的時光……我想那並非是懷念,而只是一種感慨.也許我的內心在試圖通過這種對比,來證實我現在的幸福."

"我還以為你不會覺得自己幸福呢.要知道你本該憎恨我要你二十個金維特的高價.不過這也不能怪我,誰叫你不還價的."

"不,事實上我很感謝你.你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人,只是給自己套上了一層強硬的偽裝,但是和我曾經的主人比起來,你就象個天使般可愛.而且因為和你們在一起,我免去了長途跋涉的苦.我更願意將這筆錢理解為你們帶我上路的辛苦費用."

"得真好,你讓我害羞了芬克,其實我已經不想問你要錢了."克拉麗斯:"不管怎麼你給我出了非常棒的主意,如果你的藥劑賣不出去,我可以把它買下來."

"不."修伊搖頭:"其實那些藥劑對你們沒有什麼意義,對于紫蘿蘭歌舞團來,或許錢是最有實際意義的.我會在賣掉我的藥劑後,把該給你的錢給你,你們需要它."

克拉麗斯有些迷惘地看著修伊,她問:"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要的價錢很高,還要堅持把這筆錢賠償給我?你甚至不生氣,不憤怒,不斥罵我?我老實告訴你吧,修補一個車頂,我只用了不到兩個金維特."

"我為什麼要介意?就因為那二十個金維特嗎?那還不足以讓我去歇斯底里地憤怒.而且我從不認為,為了一些錢而去和女士爭執,吵鬧,甚至動手會是什麼美德的體現.如果可以,我們應該盡量大度.我是,對可以原諒的人和事物,我們要盡量去原諒,理解與寬容."

克拉麗斯有些吃驚:"我從沒想過你是這樣的人."

"那是因為我曾經生活的那段歲月里,充滿的都是痛苦的回憶.我面臨的是惡魔般的主人,身處的是鬼蜮般的環境,每時每刻都要心謹慎.我的朋友會死去,一個又一個,而我卻要堅持著微笑,就象那對我毫無影響……你能理解那種感受嗎?對我來,恐怕再沒有什麼是比生命和自由更有意義的了.相比之下,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根本無法構成任何傷害."

修伊微笑著回答.此刻的他,終于出了自己的心里話.是的,當一個人在地獄中生活得足夠長久,並最終回到光明世界時,他會發現生活中每一點遭遇其實都值得細細品味,並為之感到快樂.當克拉麗斯攤著手向他要錢時,那正是他重新接觸世界的第一個鏡頭.

他沒有任何理由將這個鏡頭變成血腥,殘酷,暴戾或者別的什麼內容.

恰恰相反,對他來這一刻值得永久緬懷,如果可以,應該將它變得盡量美好.

就象是一個刑滿釋放的犯人,貪婪地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即使面對街上某個流氓的挑釁,也只會覺得新鮮,有趣,並充滿真實.

而對經曆過生死掙紮的人來,這種幸福的感覺就越發強烈.他又怎麼可能將這種事放在心上,象個家庭主婦般去哀怨,去計較?

就因為一位姑娘試圖從他身上多得到一些錢就發脾氣大展神威教訓對方?這太可笑了.

修伊自問自己的氣度沒有如此狹礙,哪怕他沒有那枚富可敵國的戒指,充其量也就是討價還價一番罷了.

而現在,在條件允許的況下,他更願意把那二十個金維特象費一樣打賞給對方,作為初回真實世界,享受美好人生的消費紀念.

克拉麗斯沉默了,良久,她才點頭:"原來是這樣……芬克,能告訴我,象這種足以把常人逼瘋的死亡威脅,你又是怎麼挺過來的?我是,到底是什麼讓年少的你能堅持著熬過那段艱難的歲月的?"

"是希望."修伊回答.




上篇:第四章 真實的謊     下篇:第六章 交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