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一章 震懾  
   
第十一章 震懾

第十一章 震懾



"芬克.達尼托,你在哪?你這個混蛋快給滾我出來!"加里管家那咆哮的聲音在旅店門口回蕩..

幾名家族武士氣勢洶洶地推開擋路的旅店伙計,加里象一陣旋風般沖進店內.

當修伊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時,加里管家的眼睛亮了.

他對著身旁的四名武士叫道:"就是這個子讓家族蒙受了巨大損失!"

四名武士同時上前一步,將樓梯口的幾個出路全部封鎖住.看得出來,他們干這個很在行,不急于抓人,而是先堵死對手的逃跑路線.而在管家的身後,還有四名普通的仆役,他們才是負責抓人的.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修伊微笑著對身邊的黛絲和蘭緹:"你們先回房間去,告訴其他人不會有事的."

蘭緹強擠著笑顏:"是的……我不緊張……我不緊張,你過你能搞定的對嗎?"

她的聲音直打顫.

黛絲則長長地吸了口氣:"芬克,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實在不行我們可以賠償他們錢的."

"我知道,快回去吧."修伊催促她們兩個.

眼見著黛絲她們回到房間里,修伊才轉回頭笑道:"我以為你是來感謝我的呢,加里先生."

"你應該叫我卡默爾先生,這是我的主人賜給我的姓,當你念到這個姓的時候,也許你會想起卡默爾家族意味著什麼.招惹了卡默爾家族的下場又是什麼!"加里管家憤怒地吼叫道.

然後他向前走上幾步:"我猜你沒有想到我會找到你的對嗎?那麼現在,子,你有兩個選擇.一:賠償家族價值五百個金維特的損失.二:讓家族的武士打斷你的腿."

修伊冷冷看了一眼堵在路口的那四名武士.

都只是些初級武士而已,就算不使用魔法,他也能輕易地干倒他們四個.

不過他覺得自己或許該用更加震得住場子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給這個目前腎上腺素猛增的管家先生降降溫.

于是他輕輕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加里管家笑道:"我覺得也許還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風之元素開始凝聚.

仿佛是囈語一般的聲音,輕輕地吟誦著那風的咒文,風的力量仿佛洶湧澎湃的波濤一般開始積聚于旅店的周圍.它們漸漸凝聚成實體,現出如刀鋒般的形狀,在空中打著旋地飄舞,就象是一條條刀葉.

甯靜,卻暗藏殺機.

整個旅店內的所有在這刻都被濃重的風之氣息所包攏,正是風系范圍性殺傷法術—風裂.

加里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發出了一聲喃喃的呻吟:"哦,我的天啊……"

他終于明白他現在面對的是什麼人了.

一個魔法師!

該死的,自己竟然在用咆哮的口吻對著一個魔法師大喊大叫,甚至出了威脅要打斷他的腿的話!

要知道就算是最低級的魔法師,也不是幾個初級武士所能對抗的,魔法師的神秘,魔法師的強大,從來都是毋庸置疑的.

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魔法師的地位極高.

要知道除非武士達到七階以上,成為自由武士,否則即使是六級武士,其地位也不可能和一個初級魔法師相比.

一方面這是由于魔法師的數量遠遠比武士要稀少得多,另一方面他們的作用也不是武士可以替代的.

因為武士僅僅擁有戰斗的能力,而魔法師所擁有的,卻不僅僅是戰斗力.他們在其他方面的輔助能力甚至更加強大.因此一個三級武士或許可以打敗一個初級法師,但是他的薪水和待遇卻永遠不可能比得上這個初級法師的十分之一.

唯一能在地位上和魔法師對等的,除了教廷的神聖騎士之外,大概就只有煉金師了.問題是地位上的平等不代表實力上的平等,煉金師的自身實力根本不足以和魔法師對抗.

這就是為什麼人人都向往成為一個魔法師的原因—無論在地位,實力還是其他方面,魔法師都是最出色的.即使是對帝國興起極為重要的大煉金師海因斯,他的夢想也是擁有更強大的魔法能力而非其他.

否則以蘭斯洛特星辰武士的身份地位,又怎麼可能會聽命于煉金師?

所以別加里和他的手下沒有殺死修伊的實力,就算有那份實力,他也不敢那樣做.

如果此刻站在修伊面前的是卡默爾家族的族長,以他的身份到是夠資格無視一個初級法師,但是一個管家嘛……

加里有理由相信,卡默爾族長或許不會懼怕這個年輕的法師,但如果這個法師現在就殺了自己,卡默爾族長只怕也絕不會為自己放半個屁.

任何一個國家的貴族都比魔法師多,所以貴族不會去招惹魔法師,只要他們不是欺人太甚.

五百個金維特和一個管家的生命還不值得讓卡默爾族長去冒險.

再加四個初級武士也不行.

誰知道這個初級法師的背後還有什麼更強大的存在?

所以現在加里管家嚇得瑟瑟發抖,甚至連那四名武士也面面相覷.

這下該怎麼辦?

————————————

"我想,您的火氣正在消除,對嗎?"修伊微笑著問加里管家.

"哦,是的先生,我很抱歉剛才對您使用的不敬語,我希望您不會放在心上."加里管家滿頭大汗,他掏出一塊手帕不停地擦著汗,看起來那塊帕子都已經濕透了.

"那麼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我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如此氣急敗壞地來找我?"修伊裝出一臉糊塗的樣子,他揮揮手,空氣中的風刃全部消失.

"恩……是這樣的,芬克法師."

"叫我達尼托先生."修伊冷冷道.

"是,是的,達尼托先生.就在今天下午,我按照您教我的方法買了一些苓和阿魯巴蜥液回去,交給我們的煉金師去制作.但是結果……"

"結果怎麼樣?成功了嗎?"修伊明知故問.

"事實上……是失敗了,達尼托先生,藥劑在煉制時全都沖出來了,就象是火山爆發一樣,毀掉了半個藥劑房,很多材料都被毀了.我的主人……很憤怒,他責罵了我.然後我就……"老實巴交的加里不下去了.

"原來是這樣."修伊點點頭:"你認為我是在害你,教了你們錯誤的方法,所以你就來找我報仇了?是這樣嗎?"

"……是……是的,達尼托先生."

"其實那是因為你們的煉金師太沒用了."

"我們的煉金師……沒用?"

"是的,看來他並不知道怎樣處理一些新事物,也沒有相關的經驗和教訓,一點的變化就能讓他措手不及,並使貴家族損失慘重.真遺憾,我本來是一番好心,沒想到卻招來惡報."修伊歎息著搖頭.

他回過頭去,注意到黛絲和蘭緹正緊張地看著他.兩個姑娘沒看到旅店中風起云湧的景象,只發現加里管家已經從一只老虎蛻變成了一只家貓,因此詫異無比.

"原來是這樣."加里管家的心此刻平複了許多,他注意到這位年輕的魔法師似乎並沒有要把他怎麼樣的意思:"那麼您的意思是,那個配方依舊是可以制作成功的?"

"當然."修伊看上去有些不滿,他想了想道:"這樣吧,為了證明我自己,我可以跟你們去一趟你的家族,我會當眾做一次給你們看,以洗清我的冤屈.要知道我並不想讓別人以為我仗勢欺人."

加里管家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這位魔法師少年願意跟隨自己回家族,而且非常講道理—這真是太好不過了.

剛才還嚇得發抖的管家一下子找回了主心骨,他大聲下令:"你們幾個快去准備一輛馬車,要豪華的,我們要請一位魔法師去我們的家族,他將指點我們如何更好的煉制藥劑!"

修伊淡淡道:"我不喜歡太過張揚,加里先生,魔法師不應該陷于虛榮與繁華之中,那會讓我們迷失方向,失去研究魔法的動力.而且我想今天的事如果傳出去,對你家族的名聲也不會很好."

"哦,是的,您得對,先生."加里連忙吩咐道:"隨便找一輛馬車就行了,今天的事誰也別出去.給那些客人一些錢,告訴他們閉嘴的好處,別忘了登記他們的名字.如果有誰多嘴,卡默爾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幾名仆役紛紛上去辦理此事.

修伊又道:"你們去門口等著,我先跟我的朋友告個別."

"謹遵您的吩咐."加里管家恭敬道.

修伊回到房間里,微笑著看黛絲和蘭緹,兩個女孩一起撲了過來,投入他的懷中:"哦,芬克,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簡直太神奇了."

修伊看看外面恭敬等候的加里管家還有那幾名武士和仆役,想了想回答道:"恩,或許這就是語的魅力吧.我發現有時候貴族也是很講道理的."




上篇:第十章 配方     下篇:第十二章 優雅的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