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三章 幽暗魔紋  
   
第十三章 幽暗魔紋

第十三章 幽暗魔紋



一切正如修伊所預料的那樣,他成地顯示了自己的實力.

卡默爾家族對修伊在煉金術上的實力感到震驚,他們甚至向修伊拋來了橄欖枝,希望這位年輕的煉金師能夠留下來為家族服務.

不過修伊還是委婉拒絕了.

他提出了一個簡單的條件,他願意向該家族出售三種藥劑的改良配方,使每種藥劑的制作成本平均下降兩個金維特,並提供一種精品藥劑的全新配方,每瓶可為他們帶來至少十個以上的金維特的利潤.

當然,條件就是他們必須按照修伊開出的清單為他提供一批價格昂貴且難以尋覓的材料再加一筆現金.

修伊需要的現金到是不多,不過這批材料價值高達近七千個金維特,卡默爾家族在權衡利弊後終于同意了此條件.為了確保卡默爾家族擁有對新配方的所有權力,修伊在魔卷軸上立下血誓之約:此筆交易將處于嚴格保密狀態,他不會向任何人任何家族吐露此事,不會再以任何形式出售此四類藥劑的配方,同時他本人也將終生不進行此類藥劑的經營,僅可制作後自行使用.

盡管誓約之神在絕大多數時候都處于偷懶睡覺的狀態,不過對卡默爾家族來,這樣的一紙誓約還是可以讓人放心的——如果此消息走漏,或者修伊違背誓約向其他家族出售該藥劑配方,那麼卡默爾家族將有權無視其魔師身份對其進行追殺,而蘭斯帝國將不會追求責任,並保證其對藥劑配方的合擁有權.

這可以是一份類似于現代社會的版權協議,尤其令卡默爾家族滿意的是修伊甚至主動完善了協議的各方面細節,以盡一步避免自己利用協議漏洞的可能,由此可見他的誠心.

畢竟對于卡默爾家族來,這些內容都是他們用極大心血換來的,一旦被盜,其損失可謂慘重.

在誓約達成之後,修伊爽快地交出了四種藥劑的配方,並當場試制給大家看.原本狂傲無比的戴曼先生在看到修伊精湛的手還有那神奇的配方之後已經徹底膺服.如果不是他與卡默爾家族同樣有合約在身,或許他已經拋下了一切立刻投入到修伊門下做學生也不定了.

卡默爾家族則將修伊所需要的所有材料送達他所居住的旅店,這筆交易就此圓滿完成.

從卡默爾家族回到旅店並不需要太長時間,當他回來時,他發現整個歌舞團的人都已經等候在那里了.

包括克拉麗斯.

所有人都聽了修伊被卡默爾家族的人接了過去,盡管他們前倔後恭,但是這依然讓大家心跳不已.

不過當看到修伊坐著卡默爾家族的豪華馬車回來,加里管家更是一口一個大師的稱呼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如果之前歌舞團的人還沒有意識到這個突然出現在團里的男孩有什麼值得重視的話,那麼現在人們可就不再這麼想了.

他們看眼前的男孩眼里充滿了敬畏.

能夠讓一個大家族派出豪華馬車送回,讓管家恭敬禮遇的人終究不多.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修伊開始收拾東西.

他要抓緊時間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沒人知道政署的人什麼時候會找到他,預作綢繆永遠好過臨時抱佛腳.

"芬克."外面響起了黛絲和蘭緹甜蜜的聲音.

"黛絲,蘭緹,我現在沒回答你們任何問題.我要出去幾天,要過些天才能回來."修伊在屋內回答道.

"你要離開這里?"外面兩個姑娘的聲音透著驚慌,她們沒想到修伊剛回來就要走.

"……只是暫時的,放心吧我很快就會回來."

"可你不打算和我們些什麼嗎?我們有話要和你."

"現在不行,等我回來後吧."修伊的態度很堅決.

"好吧芬克,我們會等你的."兩個姑娘輕輕離開了房間,聽得出來,她們很失望.

沒有了姑娘們的打擾,修伊匆匆離開旅店.

來到香葉城外的一處荒野處,注意觀察了一下四周,在確認無人後,修伊放出了與綠在四周警戒.

下一刻,他拿出所有收集到的材料.

面前擺放的是那本得自皮耶房間的關于海因斯所有試驗記錄的書.

這一次他要做的是以往從未有過的試驗——魔紋鐫刻.

伊萊克特拉發明的魔紋鐫刻其實本質上就是一種人體陣.

陣是人們用來施展大型魔時的必須幫助.最低級的魔,只需要咒語即可完成.中高級的魔就需要咒語再加手勢的配合來進行完成.這就是為什麼修伊在施展虛空斬需要用到六芒星陣的原因.而一些超級的甚至禁咒級的術,就需要用到大型陣的支持才能完成.

一般來,七級術就需要一定程度的陣配合.

能夠隨手使用的超級禁咒是不存在的,否則這個世界已經毀滅.

陣可以是人類魔師在使用術時的一種必要支持.普通的魔師可以借助陣的力量使用出更強大的魔,甚至不會魔的人只要懂得念咒語,也可以借元素共鳴陣來暫時性使用出魔來.

只不過陣的擺設需要使用到大量材料,每一次的使用又都會消耗許多能量,甚至包括了一些珍稀材料,因此人們輕易不會去動用它.

伊萊克特拉的魔紋鐫刻其實就是在陣的基礎上演變而來——他希望能夠通過將陣錈刻于人體來完成魔的使用,至于能量的提供,則依賴于人自身的魔力或者生命力.

這毫無疑問是一個偉大的變革,要在人體皮膚上刻錄陣,意味著有許多材料將無使用.你無將能量晶石刻入身體,無將大量的材料也刻入身體,只能通過制造特殊的魔藥來完成這一切.

再加上魔紋比傳統的陣更,更精細,因此而來的要求也就更高.

因此當初海因斯對仆役們反複進行試驗的魔紋配方,其實就是在尋找用什麼樣的材料制作出合適的魔藥從而進行魔紋的鐫刻.

魔紋的完成總共有兩個步驟.一個是尋找合適的材料組成配方,從而可以刻于人體,達到與外界元素產生共鳴的效果,這就是為什麼魔紋鐫刻使得不會魔的人也能釋放魔的原因.另一個就是陣圖的刻錄.通過事先刻錄好的陣圖將魔藥紋入體內,從而形成一個微型陣,並達到指定的魔效果.

因此鐫刻了魔紋的人擁有免于使用手勢,只需念動咒語就可以使用魔的優勢.對一個魔師來,這或許算不上什麼,但是對于一個戰士來,如果能擁有某種只需念動咒語就可使用的魔,那麼他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他空出的雙手將會繼續發揮自己武士的力量,從而給敵人造成可怕的打擊.

二十三年來,海因斯一直試圖重現伊萊克特拉的發明.他試圖用一種魔紋來完全取代元素共鳴,但卻總是失敗.每一次當他以為他要突破的時候,卻最終還是發現自己突破不了.

直到修伊的出現.

從魔龍麗塔那里,修伊得知,即使同一系的術,由于魔的不同,對元素共鳴感應的要求也並不相同,因此魔紋不應該是一個單獨的存在,而是每一種魔紋都代表著某種程度的元素共鳴,每一個陣圖都代表相應的術效果.

因此所有人都誤會了伊萊克特拉的發明,認為他只是發明了幾種魔紋就代替了所有的魔元素,但事實並不是如此.

這樣的做,或許並不能實現以某一種魔紋就讓人類擁有該元素天賦的能力,但是可以使對方至少擁有單一的術.

而海因斯一直以來,走得其實都是一種錯誤的道路.

其後不久,修伊用婉轉的方式提醒了海因斯,向他指出了這一問題,使得海因斯幡然醒悟.

也就是那時起,他的魔紋研究進展明顯加快了.

在經過近兩年時間的不懈研究後,海因斯找到了十四種可以產生不同程度的元素共鳴的配方,同時根據這研究出二十多種魔紋陣圖,也就是他二十多年來沒有獲得任何成果,卻因為修伊的一句提醒,在兩年後便擁有了二十多種他無學習卻可以隨意使用的魔.

不得不,海因斯在這方面還是很有能力的,只是可惜他不具備魔師的天賦,因此很多時候,他看不到魔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就好再聰明的螞蟻,也無理解人類的世界一樣.

當然,也不能他前期的努力全部白費,那些耗費無數人命和材料留下的記錄同樣是海因斯能迅速成的基礎.

而現在,修伊要做的就是按照海因斯記錄下來的配方,給自己鐫刻術陣圖.

在那之前,他從未做過.

————————————————————

"唔!"劇烈的疼痛讓修伊發出無可忍受的低吼聲.

調制好的魔藥在進入身體皮膚的那一瞬間,發散的藥性帶給修伊的是強烈的痛楚.他終于明白為什麼當初在山谷里那些少年們會發出如此淒厲恐怖的嚎叫,那痛苦就象是噬人的蟲蟻,瘋狂地噬咬著他的痛苦神經,就算是鐵人也無經受得住這份煎熬.

那一瞬間他幾乎要崩潰了,他給自己含上一塊布,以避免無可忍受時發出的大聲吼叫驚動可能路過的路人.

挺住!

修伊瞪大了眼睛,細的刻針不停地在身上跳動,仿佛一只無形的手在操縱,在他的胸前劃出一道道由灰黑色的魔藥組成的詭異線路.

針刺割裂皮膚,卻詭異地不流出一絲鮮血,灰黑色的魔藥在滲入皮膚後便停留在那里,發出深幽的光芒.

一個的陣就這樣在刻針的跳動下漸漸成形,原本孤立凌亂的線條漸漸形成一個奇特的微型陣,牢牢地凝固在了修伊的胸脯前.

待到細針跳完最後一道軌跡,神奇地自動脫離他的身體回到地面上,修伊躺在冰冷的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幾乎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修伊的面部已經扭曲,整個人象抽了筋般的大汗淋漓.

他終于明白為什麼無論是海因斯還是安德魯都沒有在自己身上進行魔紋的鐫刻,因為那份痛苦實在是太強烈了,痛到你只想自殺.

躺在地上休息了好半天,修伊才勉強坐了起來.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膛.

在他的胸前,是一道由十八條線組成的三個六芒星陣,三個陣交相結合組成一個整提,散發出詭異幽暗的光芒.

不知道的人或許會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幾何圖案,就算是深諳陣原理的煉金師和魔師也不會明白如此其他的圖案能有什麼作用.

但是修伊知道,這個陣,正是海因斯所發明的數十種魔紋中最有價值的一種——幽暗魔紋.

幽暗魔紋是一種很奇特的魔紋,它只對靈魂力量產生作用.

也就是,這種魔紋只適合于靈魂師使用.

擁有了幽暗魔紋的師,可以產生靈魂震蕩的能力,這就和修伊擁有風元素感應天賦中的風元素震蕩一樣,可以大大提高靈魂術的威力.

在海因斯研究魔紋的過程中,由于魔紋的品種過于龐大,複雜,繁瑣,因此海因斯根本無選擇他能夠研究出什麼配方,又或者不能研究出什麼配方.他只能夠根據自己的發現來調整他的研究方向與策略.

這就導致了海因斯最終無奈地發現他所研究出來十多種魔紋配方絕大多數其實並不適合于普通人使用.恰恰相反,它們到是很適合魔師們進一步加強自己的魔威力.

制作這些魔藥的價格是如此的昂貴,僅僅為了讓一個魔師能夠達到更深一層境界就使用如此眾多的材料,至少在海因斯看來完全是不合算的事.

他研究魔紋是為了讓自己成為真正的魔師,而不是為魔師升級服務.

這可以是海因斯面臨的一個無奈,同樣也是魔紋的研究成果始終沒有向帝國上交的另一個原因.

但是對修伊來,這卻是一個好消息.

早在煉獄島的時候,修伊就意識到,僅憑煉金術來提高自己的靈魂術能力,成就始終有限,但是有了幽暗魔紋,一切就會不同.

這意味著從現在起,他在靈魂術方面的天賦,真正和自己的風元素天賦是完全相同的了.

而靈魂術的好用程度,其實是遠超過風系術的.這到不是風系術不如靈魂術,主要是由于靈魂術無視等級差距的特性.

假如兩種術共同修習到頂點,其威力都是相當強大,但是就初級效果看來,靈魂術比風系術更具備扭轉乾坤的力量.修伊即將要面對的,是可怕的六級空間系師阿布利特,這樣的對手可比海因斯要強大太多.在面對這種強者的時候,靈魂術很顯然是要比風系魔要好用多了.

這刻幽暗魔紋完成之後,修伊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胸前傳來的絲絲靈魂能量的波動.

他閉上眼睛,只覺得腦海中一片清明,周圍是無數的星星點點,就象一團團放著白色光芒的火焰.

這些白色光團不斷地向外延伸出一根根絲線,彼此交纏,互相連接,同時也連接向自己……

"霍!"修伊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他立刻意識到,那些光團其實就是這附近所有的生命所散發出的靈魂能量.其中靈魂能量最強大的,無意就是熾焰鳥和旭了.熾焰鳥的靈魂能量就象是一把熾烈的火焰,而旭的靈魂能量卻仿佛一個能夠吞噬光線的黑洞……

至于那些普通的鳥蟻沖獸的靈魂能量,則要黯淡許多,有些幾乎就是不可察覺.

沒有想到在鐫刻了幽暗魔紋後,自己竟然能清楚觀察到其他生命的靈魂波動,此刻的感覺當真是新奇而又美妙.

這就是靈魂術的特點了.

靈魂術專門針對人的靈魂下手,因此修習靈魂術的師,對周圍生命的靈魂能量也是最敏感的.在靈魂術修煉到高級時,他們能夠釋放出心靈風暴,就是以能量沖擊的方式,對這些已經可以觀察到的靈魂能量進行攻擊,又或者直接控制他人的靈魂,使其成為自己永久的奴仆.

後者尤其可怕,這也是為什麼靈魂術被列為禁術的重要原因.

修伊此刻之所以能夠看到周圍生命的靈魂能量,其實則是于初級術精神探察.

初級靈魂術的四種基礎能力,意志削弱,意志堅定,精神探察,精神凝聚,都是對人類意志與精神的研究,只是有些術沒有足夠的天賦,根本無使用.

因而直到這刻,修伊才掌握了這一術.

下一刻,他隱隱感到自己身體里的魔力開始提升,托幽暗魔紋的福,他終于升級了.

一想到自己第一個突破成二級的術體系依然是靈魂術,修伊也不由苦笑,看己就是一個被人追殺的命啊.

煉獄島的逃亡仆役,修煉禁術的靈魂師,唔,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更多的值得被追殺罪名呢?

然而完成幽暗魔紋的鐫刻,事實上並沒有結束.

對于修伊來,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魔紋需要鐫刻.

能量轉移魔紋.

這種魔紋是當年海因斯無意中發現的一個配方,也是海因斯認為最無用的配方.因為它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將敵人的攻擊吸收,並轉化成自體能力.

但這種魔紋一不能削弱傷害,二不能頻繁使用.使用一次過後,魔紋就會自動消失.而且以後對于同類攻擊即使再度鐫刻也無再行吸收.

對于過弱的攻擊,魔紋所能吸收的力量實在有限,根本不值得耗費如此眾多的材料去制作,更不值得讓鐫刻者承受那巨大的痛苦.如果想要吸收強大的攻擊能量,就必須冒著被對方一擊致死的風險.

望著那瓶早早調制好的魔藥,修伊苦笑著對自己:"凡是敢用這東西的人,通常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找死."

著,他將刻針向著自己右臂狠狠紮了下去.

轟!

巨大的痛苦再度席卷而來,將他徹底淹沒在一片黑暗中.




上篇:第十二章 優雅的殘酷     下篇:第十四章 美好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