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十四章 美好的回憶  
   
第十四章 美好的回憶

第十四章 美好的回憶



成晉階為二級靈魂師後,修伊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學習新的靈魂術了.

不得不,靈魂系的術就是如此可憐.二級能夠學習的術甚至比初級更少,一共只有三個,分別是力,精神燃燒和迷失之舞.

迷失之舞是一個亂心術,是由燃燒升級而來.

只是燃燒僅僅能夠令中者燃燒自身的,對于執念並不強烈的人而,並沒有什麼作用.迷失之舞,則是直接使對方陷入迷茫之中,從而失去攻擊能力.

至于迷失之舞到底能夠持續多長時間,就要看中者的意志抵抗力和施者的修為了.

修伊曾經向旭施展過一次迷失之舞,家伙發了個呆,就什麼事都沒了.

他很希望那是由于魔龍體質不同,意志過于堅強的原因,但是看看家伙天天懶散的模樣,過著飯來張口的生活,絲毫不具備意志堅強者的風范,只好很沒自信的意識到這很可能還是自己修煉不足的原因.

至于精神燃燒,則是精神沖擊術的升級術,通過燃燒對方精神能量造成精神攻擊,比一般的精神攻擊效果要強大多了.

力或許是三種術中最好用也最雞肋的魔.

顧名思義,這種術可以通過吸取他人的力來補充自己消耗的魔力,其效果堪稱逆天.

不過可惜的是,這個術的限制也極大.

它的限制就是被力的對象,必須是在無抵抗意志的況下進行.

因為只有這樣,靈魂師才能順利和對方建立魔力傳輸通道,從而從對方身上源源不斷地吸取力.在此期間,被力者不但可以主動中斷魔力的,甚至可以借此機會發動反擊,使對方形成魔力反噬.

對絕大部分魔師來,這樣的要求意味著他們並不能從敵人的身上吸取魔力,而從自己的盟友身上吸取魔力,就等于是削弱了盟友的實力,在戰斗中並沒有任何意義,因此象這樣的術,對大部分魔師來,都不具備什麼效果.

不過對修伊來,他看中這個術可是已經很久了.

他之所以優先選擇給自己鐫刻幽暗魔紋,拼命努力地要將自己晉階,甚至可以就是沖著這個術去的.

甚至還可以,未來他要對上阿布利特,就要靠這個術來獲得成了.

當他終于完成了力的咒語頌念之後,修伊的臉上放出了詭異的笑容.

他邪邪地看向了那只好吃懶做不肯學習的魔龍—旭.

家伙莫名地打了個冷顫,總感覺好象有什麼不妙的事要發生.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天下沒有白吃飯不出力氣的好事.其後不久,家伙終于"深刻地"明白了這個道理.

——————————————

修伊這次外出,一走就是多天,期間可急壞了黛絲和蘭緹,就連克拉麗斯也過來問了幾次.

在這些天里,修伊除了把魔紋鐫刻在自己身體上外,又為自己准備了一些其他的煉金師道具.

直到將所有一切忙完,他才重新回到香葉城.

"哦,你終于回來了."蘭緹一看到修伊就叫了起來:"芬克,你把所有人都急壞了."

"出什麼事了嗎?"修伊可不認為沒了自己歌舞團就無生存了.

"哦,不,沒出什麼事,只是我們已經好幾天已經沒有你的消息了."黛絲拉住修伊的手臂:"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但是我們都希望你能理解我們對你的掛念."

蘭緹的口氣很幽怨:"我們以為你離開我們,不回來了."

兩個姑娘對修伊的誼,就算是傻瓜也能夠看得出來.修伊微微沉默了一會,終于拈起黛絲和蘭緹的手:"這真讓我惶恐,我不明白是什麼能夠讓我同時得到你們兩位的另眼相待.我以為我對你們而,應該只是一個普通的路人.即使在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之後,我們終有一天還是要分開的."

"你不相信我們嗎?還是你以為我們別有用意?"黛絲望著修伊問.

蘭緹則道:"或許你覺得我們太不矜持?過于輕浮?"

"不,不是那樣的.事實上對于你們的眷愛,我感到十分惶恐,但也有些不敢承受.我在想我是否做錯了什麼,而讓你們有所誤會?我是……我無給你們任何承諾."

"為什麼要有承諾?"這話的竟然是黛絲,這讓修伊大吃一驚.

眼前的姑娘笑嘻嘻地看著他:"你只是不了解我們而已."

"我不明白."修伊很誠懇的道.

"那是因為你不是歌舞團的人,所以你無理解歌舞團的生活."蘭緹柔聲道:"芬克,或許你還不明白.歌舞團的姑娘們經常要四處演出,總有女孩子會為了錢和一些貴族們上床,這使我們的名聲變得很差,我們很難找到一個好丈夫.但即使沒有錢的原因,貴族們也總是有足夠的辦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事後才不會管我們的死活.我們不想做這一行,可不做這個我們什麼也做不了.我們是一群可憐的女人,可是壞名聲卻永遠落在我們的頭上,不管我們到底做過什麼又或者沒做過什麼."

黛絲也道:"所以歌舞團的女孩子們永遠都明白一件事,當幸福來到我們身邊時,我們就必須自己去把握它,抓住它.否則就算它來到了,如果因為我們的矜持而錯過,我們也只會後悔莫及."

蘭緹繼續道:"我們不是那些大家閨秀的姐們,她們有著太多優秀的選擇,而我們面對的,大多數時候都是肮髒的碼頭工人,農夫,獵人,也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進入上流社會,我們唯一的資格就是爬上貴族的床,然後在天還未亮的時候就匆匆起身離去,帶著貴族老爺們給我們的幾個金幣.我們唯一能祈求的就是不要懷孕或者最好懷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選擇."

黛絲再度接口:"所以歌舞團的姑娘們在走到那一步之前,至少要學會把握機會,珍惜每一個從眼前走過的優秀男人.芬克,在我們走到那一步之前,至少我們可以選擇我們喜歡的.沒有別的原因,僅僅因為我們喜歡……"

修伊終于明白了.

在這片大陸上,即使是最輝煌最鼎盛的歌舞團,歌女們的地位也是極為低下的.很多時候歌女一詞與**並沒有太大的差異.歌舞團的人生,其實就象是吉普賽人的流浪文化——(注定了漂泊的人生,即使是再無憂無慮也只是哀傷的悲歌,即使再豪放不羈也只有無根的苦澀.1)

對于歌舞團的大部分姑娘來,當有一個自己看著滿意的男人從眼前漂過時,她們會放下尊嚴,放棄顏面,不惜一切地去抓住他,哪怕那個男人不屬于她們,至少在她們被迫無奈地去和那些貴族上床之前,她們可以對自己,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人是自己選擇的.

人生的機遇從來不多,要抓住一切可能!

那樣她們至少能夠擁有關于最重要的一次的美好回憶.

眼前的男孩長相俊美,斯文禮貌,即使面對克拉麗斯的敲詐勒索,他也絲毫不動氣,反而能將錢都借給她.他看上去如此聰明,有本領,又體貼他人,除了年紀了點,姑娘們幾乎從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缺點.

這就已經足夠讓姑娘們動心了.

她們不指望修伊會留下來守著她們一輩子,但她們希望修伊能留給她們一段美好的值得她們去品味的人生記憶.

這種人生態度可以完全是由于對未來的茫然和不自信所導致的,她們已經不在乎結果,只追求能擁有幸福的過程.哪怕那幸福是短暫的.

修伊沉默了.

那個時候他很想,我可以保護你們,但他終究不出來.

還是黛絲心細,她用手捂著修伊的心房:"不必憐憫我們,不必同我們,更不需要為我們而停止你的腳步.從我們進入歌舞團的那一天起,我們就已經有足夠的心理准備了."

蘭緹則從後方摟著修伊的腰:"我們不知道未來的人生會是怎樣的,但我們知道今天晚上的人生,應該可以是美好的.芬克,你願意和我們一起嗎?"

修伊沙啞著嗓音回答:"是的,我願意……很願意給你們一個愉快的回憶."

"或許會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黛絲閉上眼睛,用甜美的聲音低聲輕喃.

她的表已然陶醉.

這一夜,黛絲和蘭緹是在修伊的房間里度過的.

人生有時候就是一場戲,當放縱時需要放縱.

黛絲和蘭緹顯然已經明白了其中的真諦,所以她們盡地釋放自我,釋放矜持,釋放所有的熱與能量.

修伊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味到歡樂到巔峰的滋味.

這一夜,是人間天堂.

第十五章瘋狂全能煉金師

清晨醒來的時候,黛絲與蘭緹依然睡得深沉.

她們昨夜的表現太瘋狂,因而也陷入深深的疲倦中.

至于修伊,聽煉金師們有一種藥物可以讓男人的雄風常在,黛絲和蘭緹懷疑修伊是否也用了這種藥物,以至于這一夜在給予她們如此強烈的沖擊之後依然可以保持著清醒與強健.

這個男孩在男女之道上,有著遠超過他年齡的成熟,手巧妙,技術嫻熟,根本不象是初次的經曆.

修伊對這份懷疑只能表示無奈的遺憾.

擁有雙份的人生記憶,的確是怎樣表演,終究無可避免地會露出一些馬腳來——大學不僅僅是學生們的象牙塔,同時也是將男孩變成男人的轉職之地.

但是不管怎麼,隨著眼下這具身體逐漸的發育成熟,修伊第二次經曆青春期時已經少了那許多懵懂的酸澀,更多了一份少年的成熟.

他很感謝黛絲與蘭緹對他的另眼相看——長達近四年的仿佛牢獄一般的仆役生涯,使他的神經長期繃緊,很多時候心底下有一種想要歇斯底里的發泄的.及時的碰到黛絲和蘭緹,使自己得以通過另一渠道來宣泄心中的憤怒與仇恨,至少使他可以不至于迷失心中的方向.

這刻溫柔的眼眸順著黛絲光潔的皮膚一路下滑,漸漸停止在她的那一線臀縫上,修伊忍不住輕輕湊過去,輕吻了那神秘的清幽之地.

那里如今還遺留著他的體味.

或許是被修伊的調皮弄醒了,黛絲轉過身來,促狹地用雙腿夾住了修伊的脖子,不許他離開自己那里.

下一刻,下身的暖流襲遍全身.

蘭緹也被身邊發生的旖旎事帶醒,她驚訝地發現,修伊正在做著一些她之前從未想到過的行為.

他用舌頭與手指生生將黛絲推向了.

然後他轉向了蘭緹.

一個美好而充滿趣的清晨.

至少在歌舞團管事亞曆克到來之前,一切都是如此美妙.

—————————————————

房間的門被老管事蓬蓬砸響.

"芬克先生,芬克先生!"亞曆克的聲音急促,透著焦急.

"什麼事?亞曆克?"

"是團長,團長可能要出事了."

修伊霍地從兩個姑娘的身上坐了起來.

他迅速穿好衣服,示意兩個姑娘躺在被窩里不要出來,這才輕輕拉開房門.

"克拉麗斯怎麼了?"他問亞曆克.

老頭看都不看房間里的景象,對他來,這一切實在是太正常了.

他急急道:"今天早上很早,克拉麗斯團長就去了蘭雅大劇場,您知道她一直希望能在耶誕節來臨的那天能在蘭雅大劇場上演圖蘭朵."

"是的我知道."修伊回答.

耶誕節或許是風鳴大陸在年末最後的一個盛大節日.

平民們會在這一天走上大街,手持燭火,歡慶新年將到.一些有組織的商社會安排人手紮設花車游街,通常他們會在花車上打上自己商鋪的名字,也算是舊時代的一種廣告方式.至于貴族們則會乘坐專用的馬車,在侍從們的引領下,帶著家人前往各大劇場去觀看最新的歌劇表演.

一些有志向的歌舞團,大都會在這個時候准備好自己精心准備的新節目拿出來亮相,以期能獲得貴族們的青睞,從而迅速將自己的名氣推向全國.至不濟,也要在這個黃金時刻,為自己大撈一票.

當然,要想搶下這段時間的劇場租用權,是要花費相當驚人的數額的,如果一場表演不能達到三分之一的滿座率的話,就意味著這個歌舞團演砸了,要賠錢了.

而劇場租賃給歌舞團的時候,通常都是預先安排好日期和場次,不可能臨時改變.沒有哪個歌舞團可以在發現生意不好後提出撤離劇場,取消演出,這就意味著損失往往不是一場兩場,而是數場甚至多天.

劇場在耶誕節的這天,會安排六場演出,每次演出為兩個鍾時,中間有半個鍾時的休息時間,演出從中午開始,一直持續到深夜.

這六場演出,可以是歌舞團們爭搶最凶的場次,也是價格最高的場次.畢竟對大部分歌舞團來,能夠在這里上演,只要演出成,就不僅僅意味著金錢那麼簡單.

對克拉麗斯來,僅憑幫其他歌舞團訓練歌女,幫助排練,所能獲得的金錢,其實遠遠不夠租賃蘭雅劇場在耶誕這天的任何一場場地使用費的,她充其量只能租賃一些場地.不過有了修伊的那兩千個金維特,克拉麗斯的想自然變了——她當然不可能真得敗家到把所有錢都花光的地步.

她希望耶誕節到來的那天,紫蘿蘭歌舞團能在蘭雅大劇場上演她這些天正在排練的新劇目《圖蘭朵》.

《圖蘭朵》是她見過的堪稱最出色的劇本,許多詠歎調的曲目也是經典之作.修伊雖然不會作曲,哼來聽聽還是做得到的.克拉麗斯本身就曲樂上的天才,被修伊這樣一帶動,所有的曲目自然順利完成.

對于自己寄予厚望的《圖蘭朵》,克拉麗斯認為只有在蘭雅大劇場這樣的地方表演,才能達到她預期的效果.所以她把這筆錢留下來,就是期望能夠租賃到這一天的場次.

然而要在這樣的場地上表演節目,不僅僅是有錢就夠的.克拉麗斯必須向蘭雅大劇場的經理證實,紫蘿蘭擁有可以征服貴族們的實力.

所以這些日子她一直在和蘭雅大劇場的經理商談此事.

好消息是看起來那位經理對圖蘭朵的劇本相當滿意;

壞消息是那位經理似乎不僅僅是對圖蘭朵滿意——他對克拉麗斯的風萬種同樣很滿意.

正如黛絲和蘭緹所的那樣,歌舞團的姑娘們從干這一行開始,就總是在面臨這樣的挑戰.

這刻亞曆克急道:"克拉麗斯團長並不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得到場地租賃權,她認為圖蘭朵的優秀足以證明一切,但看起來那位經理不是這麼想的.他認為以紫蘿蘭的名氣與實力如果想在蘭雅表演,就勢必要付出更多一些的籌碼,而不僅僅是場地租賃費用那麼簡單."

"那麼然後呢?發生了什麼?"

"今天早上團長和我一起去的大劇場.當時我就覺得事有些不太對,因為我注意到那個經理……"

"重點,亞曆克,長話短."修伊急顏厲色道,事實上他已經猜到會發生什麼了.

亞曆克擦了一把頭上的汗:"團長進了經理的房間,她沒有跟我回來……那個經理不讓我見她."

修伊回頭對房間里叫道:"你們兩個待在這里,哪里都不要去,我去去就回來."

兩張驚恐的臉蛋望著修伊:"芬克,心一些,那里的人並不好惹."

"放心吧,我只是過去和他們聊聊天而已."修伊安慰兩個姑娘道.

他迅速走出旅店.

解開一匹馬的缰繩,修伊對它使用了一個風翔術,那馬兒如閃電一般在大街上狂奔起來.

—————————————————

蘭雅大劇場位于香葉城的最北端.

這個劇場僅從它能夠以國母為名,就可以想象這家劇場的主人絕不是普通的商人.

不過修伊可不在乎這個.

事實上在這風馳電掣的急趕中,他只感到了一種緒—憤怒.

馬兒在風翔術的加持下飛快的來到劇場,直沖入劇場大門,修伊跳下馬,幾名仆役向著自己沖來.

身形做了一個美妙的弧形旋轉,幾名尚未來得靠近的仆役已紛紛被他甩了出去.

一名管家從里面沖出來,看到眼前這景象,嚇得轉頭要逃.

下一刻,修伊已經一把拎住他的脖子,將他按在牆上:"你們的經理在哪?"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就要倒黴了,子!你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這里是……"

修伊掰斷了他的一根手指.

那管事發出了淒厲的慘呼.

修伊用平靜的口吻道:"別給我我不需要的答案.現在告訴我你們的經理在哪,否則你將失去一只手."

"就在里面,在二層,哦,放開我!"管事痛苦的大叫.

修伊隨手將他扔到一邊,向著里進二層樓走去.

一名武士出現在樓梯口,手中還拿著一把沉重的大劍:"你不該來的,家伙.我知道你是紫蘿蘭的人,那個管家跑回去的時候,我就知道會有人來,但我沒想到會是這種方式."

修伊回答:"必須承認,武力破入有時的確是效率最高的一種方式."

"後果也很嚴重."

修伊搖了搖頭:"我不那麼認為.旭,我把他交給你了."

從修伊的懷里,一只黑狗如一道黑色閃電般躥了出來.

當它在修伊的懷里時,它還只是一只迷你狗的樣子,可當它沖到半空中時,身形已極劇變大,待落到那武士的身上時已變得如一只牛犢般大.

那個武士驚駭地睜大眼睛.

"不!"武士淒厲的喊聲響起,旭象一頭瘋狂的暴狼,凶狠地咬住武士的咽喉.

修伊看都不看那場面一眼,向著樓梯上繼續走去.

盡管旭還只是幼生體,但如果它連一個初級武士都對付不了的話,也實在太愧對它那得天獨厚的血統了.

二層的幾名武士大概是聽到了樓梯口的武士的慘叫聲,敏感地意識到來者不善.

他們很機警地沒有立刻沖出去,而是躲藏在樓梯的一角.

其中兩名武士舉起軍用重弩,對准即將上來的不速之客.

然而他們沒有注意到,空氣中一只透明的風鶯將他們所有的行動都觀察得清清楚楚.

兩只色彩繽紛的鮮豔鳥兒從修伊的肩頭飛起,轉瞬間變大,一如展翅的雄鷹.

它們發出歡快的鳴叫,下一刻,兩團碩大的火焰從它們的口中噴出.

四名武士哀號著從躲避的角落里沖出,修伊的臉色鐵青,他身形急閃,連續兩個突刺躍過那幾名武士的身邊,順便用手中的鋒利的劍刃抹開了四人的咽喉.

簡單,毒辣,一擊致命,這正是蘭斯洛特教他的武士制勝之道.

解決了看門犬後,修伊站在經理辦公室的門前.

他甚至能聽到克拉麗斯的喘息聲.

"蓬!"大門被踢開.

一名年輕人駭然地轉過頭來,他的身下還壓著克拉麗斯,外面的衣服已經被撕破,正露出里面大片的空白.

令人驚訝的是,他看不到克拉麗斯有半點的反抗.

"我希望你還沒有來得及對她做些什麼,否則你恐怕這輩子都不會需要用到你的老二了."修伊沉聲道,他迅速走過來,一拳將那個衣衫不整,頭發上還抹著濃郁的梔子花油的公子哥經理給打飛.

克拉麗斯衣衫不整地躺在那張大辦公桌上,看到修伊進來,她發出放蕩的笑聲:"哦,芬克,你怎麼也來了?哦,快點,我正需要你呢."

修伊看了一下克拉麗斯的身體,還好,要緊部位尚未暴露,自己總算是及時趕到.

他隨手從窗台上撕扯下一大塊窗簾,將克拉麗斯緊緊包住,可恨的是這個女人很不老實的拼命掙紮,口里還發出**的大聲呻吟.

被打倒的年輕人憤怒在地上叫罵:"你這個混蛋!你沒有看見嗎?她是自願的!我沒有強迫她!"

躺在地上的年輕人並不蠢,這種況下他沒有用家族的身份做威脅,而是第一時間選擇了將自己站在真理的一邊.

"如果下了迷心草就算是自願的話,那麼天下就沒有不自願的女人了."修伊湊近克拉麗斯大張的嘴巴,在聞到了克拉麗斯口中那一點藥味後道.

他翻起她的眼皮仔細地觀察著她的眼珠.

然後他回頭用冷酷的眼神看著那年輕人:"你這混蛋,你給她下的藥足夠燒毀她的大腦!"

"哦,不,你怎麼可能會知道?"年輕人駭然叫了出來.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得多."修伊取出一瓶清醒藥劑,向著克拉麗斯的口中灌去.此時的克拉麗斯還在不停地瘋瘋語:"哦,芬克,快點,我想要你.知道嗎?當你從天而降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屬于我的.你知道那時候我有多想要你嗎?我的英俊男生.不過可恨的是黛絲和蘭緹竟然跟我搶你.哦,我痛恨我是團長,這讓我必須保持我的尊嚴與矜持.你以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和她們都做了些什麼嗎?哦天啊,她們的叫聲可真浪!這真讓我發瘋."

該死的,她已經徹底進入癲狂狀態了.

"你需要好好睡一覺,放心吧,一覺醒來你就會好的."修伊很無奈地在克拉麗斯的後腦上輕輕劈了一掌.

他轉回頭看向那年輕人.

然後他冷冷道:"也許我也該喂你吃些東西,這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

他拿出一瓶墨綠色的藥水,向著那經理走去……




上篇:第十三章 幽暗魔紋     下篇:第十六章 深港爆發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