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433章 出事了  
   
正文 433章 出事了



蔚藍色的天空中漂浮著朵朵白云與清風愜意的玩鬧戲耍.高大挺拔的橄欖樹默默的守衛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金色的陽光穿過薄薄的晨霧將世界渲染的如一片神話般的燦爛.

微微帶著潮濕的空氣帶著陣陣清爽不停的**著人的神經.唐峰一身黑色風衣靜靜的站在老馬別墅的頂層遠眺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湛藍色的海水無邊無際的像遠方延伸似乎一直和天連在了一起.

唐峰喜歡海感覺海比山更像一個男人.大山雖然巍峨堅強卻少了海的包容與博大.溫柔的時候大海就像是情人的眼眸.憤怒的時候大海又是那麼的冷酷無情.可平靜的時候大海又會展露出他寬廣的胸懷.

老馬默默的站在唐峰背後默默的注視著他的背影在這一刻他忽然感覺死神的形象是那麼的清晰一下又一下的不停的沖擊著他的靈魂.

他狠的時候像懸崖絕壁一樣霸道凌厲像深夜廣場一樣鎮靜篤定.

他微笑的樣子靦腆,稚氣,狡黠,純淨像個做錯了事的淘氣孩子.

他那種波濤洶湧似的沉默,烈焰焚身般的冷靜和像飄落的花瓣一樣的溫存無論對男人,女人都是致命的魅惑.

在這一刻他才真的有了一種明悟有的人天生就是當老大的.不知怎麼的老馬就想起了唐峰身上的滴血紋身那只善惡交加的暗黑天使.

"老馬你去美國幫刺刀吧我給他打了電話剛好那邊的事沒人照料!"唐峰長長的吐了口氣頭也不回的道.

"是老大."老馬眼中閃爍著滾滾淚花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強忍著哽咽道.他知道老大終于原諒他了這是死神第一次原諒一個曾經背叛他的兄弟.對于這份來之不易的機會老馬心中暗暗誓就算是死也要守護住老大的這份情誼!

"謝謝老大!"梅梅緩緩的跪了下去昨天她被黑手黨的人綁架本以為必死無疑卻沒想到被唐峰所救!在那一刻她才體會到自己之前一心想殺的這個人有著一顆怎樣寬容的心.

"都起來吧我希望這是你們最後一次向我下跪."唐峰的聲音幽幽的響了起來昨天當老馬直挺挺的跪在他面前時唐峰才明白在他心中老馬還是那個一直為了他為了華興社而默默付出的兄弟.

"是."老馬答應一聲連忙將梅梅扶了起來.現在他是絲毫不敢違背唐峰的意思叛徒的滋味他已經承受過了那可真不是人受的.

"給我定回國的班機我要回去了."唐峰的聲音有些低沉昨天被打了一槍又在這樓頂上站了一夜身體有些虛弱.

老馬張了張嘴想勸唐峰休息一會又不敢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狠狠的瞪了梅梅一眼轉身去讓人訂機票去了.他也陪著唐峰在樓頂上站了一夜自然知道唐峰是累了.可要不是梅梅讓人打了他一槍以老大的的身體會因為站了一夜就感到疲憊嗎?

梅梅默默的低下了頭……

從老馬的別墅中出來唐峰心里一陣輕松.或許這才是他最想要的結果吧就像他說的有的人一天是兄弟一生就該是兄弟!老馬或許走了一段錯路可這也讓他認清了許多東西.至于那個梅梅唐峰一點都不擔心.先不說她還會不會鼓動老馬背叛就算她會老馬也會第一個跳出來要了她的命!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

Z國xa機場.

唐峰戴著大墨鏡一身黑色風衣從機場走了下來.王勝率領著二十多個身穿華興社制服的小弟急忙迎了上去.

"右手你小子不在總部呆著怎麼跑這來了?"唐峰眉頭微微一挑看著王勝道.

"老大出事了."王勝露出一絲苦笑隨即低聲道:"先上車吧."

唐峰心中一沉難道自己判斷錯了朱雀堂趁自己不在對華興社動手了?想到這他忙點了點頭帶頭快往自己那輛越野車走去.

上了車唐峰將墨鏡取了下來冷聲問道:"到底出什麼事了?說!"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靜婕和蕊兒的安全畢竟家里……

"老大今天我們突然得到消息華興集團原定于今天出口的一批貨物被海關給扣了下來具體情況現在還不清楚靜婕已經趕去處理了."王勝輕歎一聲道.

唐峰神情一松原來是貨物被扣了嗯不對唐峰眉頭一下挑了起來集團貨物被扣這在以前可從來沒有過.

"里面都有什麼東西?"唐峰中指輕輕的敲打這座椅淡淡的問.雖然這次事情生的莫名其妙可如果只是單純的貨物被扣王勝根本不會這麼緊張.

"東西不多但其中混著一批給左手送去的軍火!"王勝壓低聲音小聲道.

唐峰深吸一口氣他雖然不懂得做生意但也不是迂腐之人在他的授意下華興集團和政丶府關系一直良好以前進出口從未遇到過問題許多時候那些海關都是做做樣子可以說華興集團這四個字在海關眼里基本上就等于免檢標簽.

可這次貨物卻莫名其妙的被扣而且剛好還有一批違禁品夾帶其中.唐峰微微皺了皺眉似乎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這事生的未免太巧了巧的就像是有人早就計劃好的一樣.

要知道在Z國走私軍火雖然是大罪可狼社洪幫紅星社又有哪個社團沒干過?這樣的事情本來本來就是可大可小但如果被有心人盯上那就麻煩了!

"劉關長怎麼說的?"唐峰輕輕問了一句.既然有人在專門針對華興集團那他們肯定還有後招.如果在此之前不能想辦法平息這件事的話一旦捅了出去就算1號可能也幫不了自己了.

"哎別提了那家伙現在比咱們還急!這消息就是他通知我們的聽他說這次是上面來的調查小組突擊檢查他事先也沒收到一點風聲現在他還擔心咱們把他給連累了呢!"王勝撇著嘴輕歎一聲道.

"哼收錢的時候他一點都不手軟現在卻開始擔心了?"唐峰冷哼一聲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微微想了一會唐峰輕輕揉了揉太陽穴道:"先穩住他這事兒我來想辦法你告訴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打開集裝箱檢查!"

唐峰現在也沒什麼好辦法如果上面真有人針對他們華興集團那只有回去給1號打個電話看看有沒有辦法在說了.

王勝聞言點點頭道:"咱們畢竟有國家開的免檢證明拖幾天應該還沒問題可是老大這要是真被現了那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跑路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唐峰瞪了王勝一眼沒好氣的道.

王勝臉上掛著擔憂之色或許是享受的太久了現在他反而越來越怕死.

"先是公司的業務出現問題接著出口又被扣住TmD最近怎麼這麼多事?"唐峰皺著眉頭想了一會不由得暗罵一聲.

王勝也是很不明白看似一切都風平浪靜但同時出現這麼多事貌似事情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這麼簡單啊.搓了搓手王勝小聲問:"老大你說這會不會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什麼會不會?"唐峰嘴角向上一翻撇著嘴冷笑道:"這根本就是有人在針對我們沒有人搞鬼才怪!"

"就是我也覺得咱們不能點兒背到這地步!"王勝一臉贊同的點點頭:"老大你說不會是是洪幫的田胖子干的?"

唐峰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向後一靠淡淡的道:"現在是誰干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決現在的麻煩.不過這事跟應該跟那老家伙也少不了關系按理說洪幫在政丶府高層並沒有什麼人怎麼這檢查組突然就冒了出來呢?"

唐峰微微皺了皺眉不竟然的想到了那個象征著洪幫最神秘力量的存在鬼組!難道鬼組中有人混到了上面?唐峰被自己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

回到家蕊兒她們都不在王姨正看著小瑞傑在客廳玩.唐峰已經有兩三天沒見到兒子了看著小家伙沖他呀呀的伸著小胳膊唐峰微微一笑一把將兒子抱了起來.王姨一見立即輕笑著搖搖頭下去給唐峰端了一杯熱茶.

唐峰謝過王姨後道:"王姨您年齡這麼大了家里的事兒您就別老是自己干了."

"你這是什麼話?嫌王姨老了?王姨瞪了他一眼輕笑道.

唐峰忙搖了搖頭陪笑道:"我怎麼可能嫌您老呢?您啊操勞了一輩子伺候完老爺子現在又伺候我們我這當小輩的不是覺得過意不去嗎?反正有小琴她們在有些事您交給她們干就行."

"我沒事兒這干活也能上癮我干了大半輩子活兒你要讓我什麼都別干了我還真不適應呢."王姨知道唐峰是關心自己心里也是暖暖的一起住了這麼久唐峰他們從沒把她當外人看過當然王姨對唐峰他們也是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女一般.

唐峰身邊敢罵他的有幾人?可王姨就是其中一個!每次王姨說唐峰時唐峰都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低著頭不吭一聲由此可見唐峰是從心里把王姨當成了自己的親人長輩.

"對了死神你看看這是什麼?我昨天收拾你和蕊兒的臥室時現的被我踩了一腳好像是壞了."王姨一拍腦袋突然想起了什麼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紐扣大笑的黑色物體遞給唐峰道.

一看到那東西唐峰立刻坐直了身體接過來仔細一看頓時臉色一變.

王姨見唐峰盯著那個小東西半天沒說話不由的有些擔心的道:"死神這東西是不是很重要?都怪我竟然把他踩壞了你……"

唐峰微微一愣見王姨滿臉自責忙笑著打斷她道:"王姨您可千萬別多想這玩意沒什麼用真的.剛才我是想到別的地方去了."

"噢!"王姨這才半信半疑的答應一聲:"我看這東西古古怪怪還以為是什麼呢好了我先去忙了一會兒飯做好了我叫你."說完抱起小瑞傑交給小琴然後轉身去了廚房.

而唐峰臉上掛著一絲奇怪的笑容同時又有些慶幸的輕聲道:"這麼快就忍不住了麼?呼快過年了."唐峰忽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然後將那東西硬生生捏成了一團.

這是一種新型的竊聽器認識的人並不多一直以來都是安全局的內部用品沒有門路的人別說買了見都見不到.

唐峰來到書房眼中掛著古怪的笑意在書桌,書拒,茶幾,沙,衣架,花盆,等等地方摸索起來.半個小時後唐峰手中多了2個同樣的東西.看著手中的東西唐峰冷笑一聲眯著眼睛想了想唐峰臉上掛起玩味的笑容將那些東西又放回了原處.

整整一下午唐峰將家里摸索了個遍最終一共找到6個這種東西除了書房中的兩個和原本蕊兒房間的那個外在靜婕房間的台燈里自己房間的床頭拒里以及客廳的花盆里都現了.

輕輕呼了口氣唐峰開始慶幸剛才要不是看到兒子在客廳或許他已經到書房給張將軍打電話了.雖然華興社和1號他們的關系從王云事件後已經引起了有心人的懷疑可畢竟誰都沒有證據.

將書房的竊聽器稍稍處理了一下唐峰這才撥通了張將軍的電話.

"張將軍好久沒和您聯系了最近過的怎麼樣?"

"你小子聽說前兩天去了趟意大利還被查沃哈布斯保那老家伙給請去了?怎麼就沒想著給我老頭子帶點禮物?聽說那老家伙好酒不少啊!"張將軍笑呵呵的聲音傳了出來.

唐峰兩眼微微一縮他以前在藍鷹的時候都不知道這個查沃哈布斯保的存在怎麼張將軍竟知道的這麼清楚?這些老家伙看來都隱藏的很深啊.干咳一聲唐峰苦笑道:"噢您說的是查沃老哥啊?他摳門的要死拿出一瓶一四六八的紅酒結果我只喝了一杯就把他氣的直瞪眼哪還會給我什麼酒啊?"

電話那頭的張將軍明顯愣了一下他也是今天才接到意大利方面的特工傳來的消息得知唐峰被請去了哈布斯保莊園.剛才之所以出言試探完全是好奇唐峰跟查沃哈布斯保達成了什麼協議他可不會認為查沃那老家伙是閑著沒事所以找唐峰喝茶.

然而唐峰一開口他卻嚇了一跳查沃老哥?這小子跟哈布斯保家族是什麼關系?

"那個唐小子你剛才叫查沃那老家伙什麼?"張將軍故意裝作沒有聽清楚又問了一遍.

唐峰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口中無所謂的道:"查沃老哥啊怎麼了?"

"噢沒沒什麼!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和查沃那老家伙成了朋友現在在歐洲你的地位恐怕都比我這個老頭子要高了吧?"張將軍不無郁悶的道.

唐峰嘿嘿一笑故作痛苦的道:"哎別提了我這是收之桑榆失之東隅啊.哈布斯保家族的大腿也不是那麼好抱的尤其是我這種運氣不旺的.這不我一回來p股還沒做熱便出事了!"

"我就說嘛沒事兒你小子是從不會給我老頭子打電話的說吧這次又遇到什麼麻煩了."

唐峰不解的皺了皺眉今天這張將軍怎麼開口閉口的都是老頭子啊?"是這樣的華興集團有一批貨在QD港被人攔下了您看能不能給打聲招呼?"

"哦?有這樣的事兒?我著呢麼不知道?"張將軍的語氣很是驚訝.

唐峰微微愣了一下他能聽的出來張將軍的確是不知情看來是有人繞過他們直接對華興集團動手了.

"我這也是剛知道聽說是上面突然檢查所以我才想找您給幫幫忙這批貨如果不能按時到達那華興集團將損失慘重啊!"唐風道.

"恩我幫你問問.你那些都是什麼貨?該不會有什麼違法的東西吧?"張將軍小聲問道.

唐峰呵呵一笑道:"也沒什麼.就是一批出口到非洲的糧食."

"真的只是糧食?呵呵那他們要查你就讓他們查嘛要不我給他們打個招呼讓他們先查你們公司的?早早查完早早放行?"張將軍*笑道.他可是個十足的老孤狸唐峰一說是運到非洲他便隱約猜到了里面的東西畢竟王勝率領死神雇傭軍征戰非洲的事他是心知肚明.

唐峰翻了翻白眼苦笑一聲道:"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您啊這批貨里確實有些違禁品不過我保證絕對不涉及到國家利益."

"呵呵我就知道要真只是糧食你小子也不會這麼緊張了.好吧我幫你說說看.對了小唐啊我那孫子想出國留學你看有空的話給安排安排吧這事兒我不好出面明白我的意思嗎?"張將軍輕笑道.

唐峰嘴角一撇暗暗鄙視了這老家活一下嘴中卻不假思索的道:"沒問題剛好刺刀在美國這事兒您放心我絕對給您安排妥當."

"恩那好不過你記住這事兒最好還是別讓其他人知道我這身份太敏感我可不想給孫子帶來什麼麻煩."張將軍輕聲叮囑道.

"您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掛了電話唐峰呼了口氣輕輕一笑張將軍的孫子他自然知道一個十足的二世祖紈绔子弟.今年才剛十八歲卻沒少做壞事仗著家里的權勢毀了不知多少大姑娘的清白.要不是有張將軍罩著那小子估計早就被人弄死了.

上篇:正文 432章 兄弟     下篇:正文 434章 威哥來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