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597章 夜訪大長老  
   
正文 597章 夜訪大長老



這是xa北郊一個普通的住宅區實際上已經出了市區的范圍.如今整個xa都在搞新城區建設像北郊這片地方已經劃入了年底的新城改造計劃中.

相比于市區的那些高樓大廈這里就像是沒有開的蠻荒.到處都是瓦房和院子有的地方還種有一小片綠色的谷物頗有幾分農家的味道.沒有汽車沒有工廠飽含氧氣的空氣吸入肺中讓人的精神為之一振.

恬淡的夜色中時不時的想起一兩聲狗吠.這是一個比較深的巷子兩人多高的灰色石牆上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在牆體的最上面時不時的反射出兩道清冷的月光.如果唐峰在這里的話肯定能夠認出上面能夠反射月光的這些東西:鋒利的玻璃防小偷翻牆用的.

鬼泣修長的身影在巷子口冒了出來帶著面具的他身披皎潔的月輝像幽靈一樣在快的穿過巷子來到最里面一棟老舊的房子前.漆黑的兩人高的大門虛掩著漆黑的入口仿佛通往無邊的黑暗.

幽冷的夜風吹了起來帶起一陣冰冷的寒意.鬼泣嘴角一撇縮著脖子嘀咕了一句:"多少年了還是改不了這套裝神弄鬼的把戲!"說完他便大搖大擺的走上前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渾然忘記了自己的頭上正帶著裝神弄鬼的面具.

鬼泣進去的很快不過退出來的更快.而且他還將手也舉了起來因為在他的額頭上正頂著一把小巧精致的銀白色手槍!

"呵呵兄弟女人用的玩意能殺的死人嗎?"鬼泣毫不在意的一笑輕聲道:"你是第一次出來執行任務吧?別緊張這玩意要是走了火也很疼的."

"你是什麼人?來這里干嘛?"一個身材一般帶著一副金邊眼鏡的年輕人靜靜的站在鬼泣的對面說這話的時候他握著槍的手還猛的向前一用力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槍的架勢.

"我可是專程來拜訪你們長老的呵呵這應該不是你們朱雀堂的待客之道吧?"鬼泣兩肩一聳輕聲道.

"什麼長老?朱雀堂的我沒聽說過你找錯地方了."帶著金邊眼鏡的年輕人渾身微微一震隨即忙強硬的道.只不過他眼中的震撼和吃驚卻已經將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給出賣了.

"哦呵呵那我可能是走錯地方了這樣吧我不打擾了你忙著我先回了."鬼泣兩眼一眯根本沒有一絲要走的意思面具下的臉上更是堆滿了嘲弄的表情.

"走哼哼見了我的家伙之後你才想到走你不覺得太晚了嗎?"帶著金邊眼鏡的年輕人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嘴角更是掛起一抹陰冷的淺笑.

"呵呵那你想怎麼辦?殺了我或者帶我去見你們的長老?拜托你快點好不好我趕時間!"鬼泣毫不在意的一笑只用好笑的眼神盯著他.

帶金邊眼鏡的年輕人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被槍頂在腦門上卻依然談笑風生的人一時間竟然有些呆只是機械的道:"我說了這里沒有什麼長老."

鬼泣一聽不願意了只見他大嘴一撇翻了翻白眼看著對面的年親人揚聲道:"我說哥們咱能痛快點兒不?我既然能找到這兒那我就肯定是知道你們的身份.你覺著和我打迷糊好玩嗎?"

囂張十分囂張就像此刻拿著槍指著對方的腦袋的人是他一樣.

"你到底是誰?"帶金邊眼鏡的年輕人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冷冷的盯著鬼泣道.

"拜托你長長腦子我既然帶了這玩意出來還會告訴你我的身份嗎?"鬼泣誇張的一聳肩膀很是鄙視的看了這個四眼一眼似乎在說丫的就你這智商還帶個眼鏡充學問?切馬不知道臉長.

"行了小子我是誰說了你也不知道趕緊叫你們長老出來我說兩句話就走我還得回去喝湯呢."鬼泣見他眉頭一豎知道他想要火忙出聲繼續道.

"哼既然你不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四眼眼中閃過一抹殺機顯然對鬼泣的態度很不滿意單手一挑手槍以極快的度在他手上轉了一圈槍口依然對准鬼泣.可是鬼泣知道此時的槍已經整理上膛隨時都能殺人不像剛才似得只是個嚇唬人的玩具了.

"呵呵好良言難勸你該死的鬼啊!"鬼泣微微一笑身體猛的向旁邊一閃同時右手如同閃電一般切出在對方拿有手槍的手腕上微微一用力左手迅的接住手槍頂在了四眼的額頭上.

快眨眼間的功夫手槍便易了主剛剛威脅別人的人成了獵物被威脅的人成了獵人.

四眼臉色一瞬間變的慘白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肚子上便傳來一陣大力整個人不由自主的飛向了院子中.

砰四眼重重的落到了地上.一瞬間五六道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影從院子四周竄了出來每個人手里都握著一把槍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大門的方向.

光線一暗鬼泣帶著面具的身影出現在了院中.似乎是沒看見周圍的情形鬼泣的手慢慢的從口袋中掏了出來.周圍的呼吸聲一窒鬼泣忽然停住了動作玩味的看著周圍黑衣人的表情.

"呵呵我是你們大長老的客人不用緊張我就是點支煙!"說完慢慢的將手攤開果然見到他手上躺著一個黃色的煙盒:紅梅香煙三塊錢一盒.

若無其事的點上一根煙鬼泣通過面具上的那道口子美美的吸了一口.

四眼從地上爬起來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同時還有一絲連他自己都沒覺的恐懼.他冷冷的盯著鬼泣嘴角那一點猩紅的火焰靜靜的肅手站在一旁周圍的那些黑衣保鏢也都冷冷的盯著鬼泣他們知道剛才的聲響已經驚動了房內的人.

果然一個滄桑低沉卻又不失威嚴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了出來:"阿外面怎麼這麼大動靜?"

阿便是最開始被鬼泣給甩到院子里的四眼他冷冷的瞥了鬼泣一眼警告他不要亂動隨後道:"來了一個帶面具的男人找您的."

"找我的?"說話的老者似乎有些疑惑隨後房門開了一個穿著唐裝精神矍鑠的老頭兒走了出來在他身後還有幾個同樣穿著黑西服面容冷峻的年輕人應該是他的保鏢.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懂禮貌了帶著面具也是拜訪長輩的禮數嗎?年輕人你是誰?"老者兩眼靜靜的落在鬼泣身上停住了腳步老氣橫秋的道.

鬼泣慢慢的將香煙從嘴里拿出來柔軟的煙蒂在他仿佛鐵鉗一樣的兩指間漸漸的變成了粉末.他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寒光靜靜的盯著老人道:"沒想到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改不了那愛裝的毛病呵呵我是誰我是誰恐怕不用自我介紹了吧?你應該最清楚不過了!"

老者聽到鬼泣的聲音有些佝僂的身體不由得輕輕一顫隨後面色巨變聲音也有些顫抖的盯著他道:"你你還活著?"

"哼哼你真以為那些廢物殺得死我?"鬼泣冷哼一聲隨即他眼中爆出一抹精光:"你該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在我說話的時候有人用槍指著我的腦袋!"

"不要……"老者臉色一變在鬼泣話音一落便出聲阻止可惜已經晚了.鬼泣在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便彈出了他手里仍然冒著火星的香煙猩紅的星火瞬間落到他頭頂不遠的地方哪里有一個黑衣人似乎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鬼泣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中的槍連點兩下老者的話音一落重物落地的聲音便響了起來.砰在鬼泣的對面一個黑衣人手里抱著一杆特質的狙擊槍掉了下來.

四眼阿老人和他的保鏢們似乎全都被驚呆了然而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砰的一聲悶響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次卻是響在鬼泣的後面.同樣的一個黑衣人同樣手里抱著一個特制的狙擊槍同樣的眉心中彈眼睛中充滿了驚詫……

"你你竟然對他們下這麼毒的手你……"老者似乎被氣的不輕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就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哼你既然知道我是誰自然應該知道我的實力和習慣.就憑這些廢物也能保護的了你?哼你讓他們這麼做純粹是找死.所以害死他們的是你不是我!"鬼泣不屑的道他眼中滿是恨意似乎和這個老頭兒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

老頭兒深呼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似乎有些哀傷的味道他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輕聲道:"阿你們在門口守著沒有我的吩咐誰也不能進來."說完又看著鬼泣道:"你既然是專程來找的那就進來說吧."

"呵呵記得把尸體收拾一下!"鬼泣伸手打掉扔然用槍指著他的兩個胳膊在阿耳邊丟下這句話這才堂而皇之的跟著老頭兒走進了室內.

阿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滿是驚疑之色這是大長老第一次在他們面前出現這樣的表情這也是有人第一次當著大長老的面殺了他們的人還能活著.這個人是誰?他跟大長老有什麼關系?同樣的疑問出現在眾人的心中不過他們很聰明的選擇了沉默誰都沒有說話.

"你們兩個將他們抬出去!"阿輕輕的吐了口氣伸手隨便對著兩個人一指輕聲道.

上篇:正文 596章 羅刹發威     下篇:正文 598章 前往B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