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641章 河蚌相爭  
   
正文 641章 河蚌相爭



曹寒默默的品著由調酒師給他調的藍色妖姬,淡藍色的液體盛放在晶瑩的玻璃杯中,呈現出一種異樣的誘惑.仿佛情人誘人的紅唇,等著你去品味它的甘甜,又像是被現實所壓抑的理想,帶著淡淡的苦澀,陪你共同譜寫失落的味道.

五光十色的炫彩燈光,帶著重金屬特質的音樂,還有不遠處喧囂著揮灑著剩余精力的白領麗人們.白天,她們仿佛是一個模子中刻出來的一樣,呆板,壓抑,沒有生機.可到了晚上,她們一個個就像吃了人參果似的,面色桃花,眼含??.

仿佛蛇一樣不停扭動的纖細腰肢,仿佛藍色妖姬一樣的嬌哼喘息,曾幾何時,他曹寒也曾混跡其中,偶爾品味幾個白領麗人的味道.然而此時,他卻像是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似的,帶著一點點孤獨,一點點落寞,還有一種不甘.

作為曾經的太子黨,他曹寒也曾經高高在上,只是沒有人知道,其實他並不愛墮落.然而,因為王瑞麟的緣故,他不得不走向了一條為他准備好的路,二世祖的道路.不過好在現在一切都解脫了,而他曹寒也終于有機會為自己的理想大施拳腳了,然而,此時他才現,自己是那麼的幼稚.

從高中畢業後就被送到國外念書的曹寒,對汽車一直情有獨鍾,在國外他就讀的就是汽車的制造和經營.本來他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商界奇才,終究會帶領著Z國的汽車制造業走向世界.到時候不僅所有的Z國人都開著他設計制造的汽車,就連外國人也是.

可是,現在看來他可能永遠都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了.想起童天在自己面前囂張的模樣,曹寒眼中就不由得眯了起來,身上也開始散著一種陰冷的氣息.

"咳,不好意思,臨時有點事兒來晚了,小曹,剛才見你一個人在呆,想什麼呢?"Z汽的總經理帶著一副鑲著金邊的眼鏡走了進來,徑直坐到曹寒身邊,很不客氣的拿起曹寒為他點好的藍色妖姬喝了起來.

酒這東西是不分年齡界限,沒有男女之別的,好酒更是這樣. "噢,沒想什麼!"曹寒淡淡的搖了搖頭,對于總經理的來晚他更是沒有一點兒意見.反正他晚上的時間多的很,那種無聊的揮霍青春的日子似乎已經越來越遠了.

"呵呵,小曹,有什麼話你說出來嘛,雖然你孟哥沒有什麼本事,可是幫幫你出出主意還是可以的,畢竟我比你年長十幾歲,也算是經過一點兒事,有點所謂的人生經驗!"

總經理姓孟,單名一個利字.他對曹寒似乎很是看重,不僅要求曹寒只要不是在公司,就要叫他孟哥而不是什麼總經理,就連他自己跟曹寒說話的時候,也喜歡自稱孟哥.

曹寒輕輕一笑,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一絲嘲弄的神色.孟利見了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期待之色.這兩天他故意約曹寒出來,卻什麼都不說,只是天南海北的亂侃一通就是等著曹寒主動來求他.

然而,曹寒不愧是曾經橫行BJ的太子當高層,年紀雖然不大,但是養氣的功夫竟然頗為到家,這都過了兩天,他竟然一點兒也不著急,使得自己得主動上去趕著他才行.

"呵呵,孟哥你說笑了,比起我來你可不是只有人生經驗的事,像我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無知,卻又自以為是的狂妄無知之徒呢!"曹寒想起董事長嘲笑他時說的話,刀削般的臉龐立即因憤怒而變得緋紅.

孟利眼中閃過一抹暗喜,他故意裝作沒有聽懂曹寒話中的意思,輕聲道:"唉,曹老弟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如果像你這樣學成歸來的人都是無知之徒的話,那我們算什麼?"

"唉!"曹寒輕輕歎了口氣,隨即他抬起頭來,靜靜的看著孟利道:"孟哥,不知道前天你說的那個事兒……"

"呵呵,來,喝酒,喝酒,"孟利拿起自己那杯藍色妖姬,一口倒了進去,這才哈著酒氣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曹寒輕聲道:"小曹啊,有些話呢你知道就行了,沒必要說的那麼清楚,你說呢?"

孟利在事業單位混了這麼長時間,甚至還坐上了Z汽總經理的寶座,顯然也不是什麼等閑之輩.他見魚兒已經上鉤,便再也舍不得自己手中的魚餌.

曹寒清冷的目光盯了他半晌,果不其然,他被孟利的表現給弄暈了,他不知道那天孟利說Z汽董事長的位子要讓他來做的話是無意中打的一個比喻,還是他內心就是這麼想的.難懂自己真的理解錯了?看著在那里悠閑自得的孟利,曹寒心中輕輕歎息一聲.

一直在悄悄的觀察著曹寒表情的孟利見狀不由的輕輕一笑,淡淡的道:"小曹啊,你說人生在世,追求的最重要的兩樣東西是什麼?"

曹寒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是不准備回答他.

孟利也不介意,只是輕輕一笑,淡淡的道:"很簡單,一是理想,二是金錢!"微微頓了一下,孟利輕聲道:"理想這個東西所有人都有,不過很多人的理想就是有錢,或者有權,可是你卻不一樣,因為錢和權對你來說根本就是唾手可得."

曹寒輕輕的點了點頭,憑借他老爹的身份,還有他舅家的勢力,他就算是想進中央也不是沒有可能.然而,曹寒不喜歡玩虛偽的政治,他喜歡的是通過自己的努力來表現自己的存在價值.

曹寒即使是身為太子黨三大巨頭之一的時候,也會抽出時間來公司看一下,然而無論什麼時候,曹寒和眾人之間就像是隔著一道牆似的.他那**的身份,將所有人的熱情而後真誠都擋在了外面.他們不敢得罪曹寒,從內心深處卻又看不起曹寒,認為他是跟別的**一樣,來這里鍍金的.

自己辛辛苦苦一年甚至幾年的努力,都比不上人家家里人一句話,這讓那些人心里怎麼能夠平衡?

"呵呵,小曹啊,其實你是一個很有干勁,很有想法,也敢干,敢闖,有魄力的年輕人,公司應該多給你幾次機會,只是呵,你也看到了,你的才干全都被遮擋在了你身後家族的勢力光環之下,使得他們根本就不了解你,他們只知道你是**,搶奪了他們的勞動成果,卻不知道你即使沒了自身的光環,也依然會比他們做的好!"

孟利嘴角微微一笑,這個Z汽的總經理不愧是經常表講話的領導級人物,這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他竟然沒有一點兒累的意思.孟利能夠爬到現在這個位置,一般人很難想象他究竟付出了多少.

孟利有野心,也有能力,至少他覺得自己比董事長更有能力,然而他也知道,自己沒有背景,要想坐上Z汽董事長的位子簡直就是難如登天.在現代這個社會一切都以關系優先,你就算是再有能力又能怎麼樣?沒有關系就只能靠邊站.

然而,曹寒的出現卻給了孟利一個希望.他甚至為此准備好了一個計劃,只要這計劃能順利展開,他孟利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實現他的理想.

曹寒可不知道孟利想的什麼,不然他非氣的拿酒瓶將他花了不可.深吸一口氣,曹寒有些感動的看著孟利道:"孟哥,我一直以來你跟他們一樣都帶著有色眼鏡看我,沒想到卻是我誤會了,我向你道歉!"輕輕歎了口氣,曹寒道:"有的時候我都在想,如果自己是來自農村多好,那樣的話大家也不用像對待階級敵人一樣對我!"

孟利無所謂的一笑,輕聲道:"言重了,小曹啊,言重了,據我所知,大家還是有不少人都挺看好你的,至少有好幾個的部門負責人已經在我面前誇獎過你了,只是大家礙于某人的關系,不得不表現的與你疏遠一下罷了!"

"某個人?"曹寒的眉頭刷一下豎了起來.

"呵呵,這個不用我再給你點出來了吧?"孟利輕輕一笑道.

"你是說董事長?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曹寒眉頭微微一皺,有些狐疑的看著孟利道.

"還不是因為你的身份?你的能力已經擺在那兒了,再加上你的身份,呵呵,你說他還會給你機會嗎?除非他是想把位置讓出來了!"孟利淡淡的道.

"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要奪他的位子,我只是想做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能夠為汽車的制造和展貢獻一點兒自己的力量而已,他……"曹寒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慌亂之色,聲音也顯得有些心虛.

當童天在他面前冷嘲熱諷的時候,曹寒就曾過誓,早晚有一天他都要從童天最擅長的領域打敗他,若說他沒想過董事長的位子,那根本就是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不坐上董事長的位子,不掌握Z國最龐大的汽車制造業,他拿什麼對付童天?

"呵呵,你雖然沒這個意思,可是某些人卻不這樣想啊!"孟利根本就沒現曹寒的異樣,他輕輕一笑,輕描淡寫間便開始了他離間的手段.

"哼,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執掌Z汽,不然,Z汽將永遠只是別人的一個代加工廠,永遠替別人背著罵名,為別人賺錢!"曹寒冷聲道.

"唉,這本來就是潛規則吧,畢竟坐到那個位子的,他們都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要自己撈足了,哪還管的了其他的?唉,可惜我已經老了,沒那麼多棱角了!"孟利輕輕的搖了搖頭,似乎在感慨時間的威力,能夠磨平一切似的. 曹寒眼中閃過一抹擔心,自己有一天會不會也變成這樣?他蹭一下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

孟利道:"唉,你干什麼去?"

曹寒站住腳,居高臨下的看著孟利道:"我決不能讓Z汽成為某些人手中的賺錢工具,敲門磚.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孟哥,你自己喝吧!"

說完,曹寒便轉身走了出去.

"更重要的事兒?"孟利看著曹寒的背影離去,嘴角露出一絲陰險的輕笑,隨即他大聲道:"酒保,再來一杯熱血沸騰!"

上篇:正文 640章 田雄的反擊     下篇:正文 642章 賺了個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