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890章 田雄的過去 二  
   
正文 890章 田雄的過去 二



田雄輕輕的吐了口氣,微微眯著的雙眼中流露出一絲緬懷之色.其實田雄還有句話沒說,當時他之所以混黑道,加入洪幫完全是因為一個女人!一個在田雄年輕的時候撩撥了他青春躁動之心的女人!

愛情的確是世間非常有魔力的一種情感,當人們身處其中的時候,會覺得對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甚至是一個回眸,一個眼神都是自己的全世界.想想那時候摸了一下對方的手,自己便感覺手心熱了一天的特有的少男情懷,田雄這個黑道上大名鼎鼎的殺神,嘴角竟然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溫柔的微笑.

男女間第一次的情感啊,大抵都是如此美妙嗎?現在的田雄雖然擁有無邊的權勢,擁有數不清的金錢,他可以每夜都換一個女人,甚至沒晚都睡一個??,讓自己夜夜新郎,可是曾經那份讓他心慌,讓他心顫,讓他七上八下的美妙情感卻再也不會有了!即便是那個女人重新出現在他面前,也不會再讓他的心像曾經那樣湧起波瀾!

人總是在不斷成長,不斷成熟

的,可是在這個過程中,人們也丟掉了許多曾經屬于自己的美好!

那是一份獨屬于那個時代,那個歲月的田雄,獨屬于那份已經不能倒回的記憶里的愛情!它之所以如此美妙,如此刻骨銘心,是因為它只會在那個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地點對著特殊的人出現一次而已!一次,日後無論是床上??瘋狂的??,還是月光下攜手而行的浪漫,都不會再有那一秒連靈魂都要散去的感覺.

愛情這東西是甜蜜的,可以將鋼鐵都化成繞指柔!它是堅固的,幾乎沒有能將它摧毀的東西.可它脆弱的時候,卻經不起一句話,一滴眼淚,甚至是一張支票的沖擊!這個時候的愛情是殘酷的,是痛苦的!

田雄迄今也忘不了當那個男人當著自己的面,用支票將那個讓他心動的女人請上車的時候,他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絕望,一種徹頭徹尾的絕望!不過如果當時的他只有這一種反應的話,那如今也不會有洪幫的老大田雄了!

在短暫的絕望過後,田雄心中湧起的便是無窮的

斗志,一種掠奪的**,一種踩到人的頭上,成就巔峰的野心!成功的人跟失敗的人最大的區別就是,失敗的人在面對挫折的時候,只會黯然離去.而成功的人卻可以鼓起勇氣,將挫折狠狠的擊成粉末,讓挫折成為他的踏腳石,成為他人生中的閃光點!

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讓一個優秀的人萎靡,墮落,庸俗,直到平凡的能被風一吹就倒!而有的時候他也可以讓一個原本平庸的人,努力,拼搏,奮斗,總有一天成就一個偉大的人生!

田雄算不上偉大,不過直到如今他都可以說是成功的.而當時的洪幫為什麼能夠戰勝青幫?就是因為田雄從他父親那里套出了不少青幫的情報.

而且因為他父親的關系,田雄可以輕松的進出青幫的總部,他曾經憑借這個身份冒險從青幫那里偷盜了三份絕密文件,洪幫就是借著這三份文件,迫使當時的政府逮捕了幾乎所有的青幫高層,而田雄也是憑借這三份情報成就了他在洪幫的地位!

如果不是那個女孩的出現改變了

田雄的決心,或許他不會加入黑幫,此時的他就可能是一個畫家,一個詩人,甚至是一名軍官或者街頭的流浪者!如果不是他的父親不允許他加入黑幫,那當時他或許會選擇成為一個青幫的馬仔,成為一個和他父親一樣的人.

而那三份絕密文件也就不會出現,或許依然會,不過絕不會成就現在的田雄.所以說有的時候人生的機遇真的很奇怪,誰能想象的到,現在的田雄,現在的洪幫,竟然全都是建立在一個個偶然的基礎上的?

已經生的偶然似乎已經無從改變了,可是即將生的呢?沒有人會知道必然的結果會站在哪一邊!不過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此時的田雄早就已經對那個改變了他一生的女孩沒有一點感覺了.他們之間唯一剩下的東西,便是潛藏在彼此心底的那份記憶!

"算了,不說這個了!"過了好一會兒,田雄才從回憶中清醒過來,擺了擺手,輕笑道.

一直在旁邊聽的津津有味,並若有所思的段一飛聞言不由得渾身一震,微微搖了下

頭,這才從田雄的過去中迅的清醒過來.像田雄這樣的男人,是很少像剛才那樣任由思緒控制自己的言行的,如果不是今天的情景讓他感受到了記憶深處的呼喚,只怕他也不會像剛才那樣說那麼一番話!

跟一個人拉近關系的最好辦法,就是擁有一個共同的秘密.當然,如果這個秘密威脅到了對方的生存的話,那或許這會招來殺身之禍.田雄剛剛所吐露的秘密當然不會給段一飛招來殺身之禍,所以此時的段一飛忽然覺得,自己跟老大田雄之間的關系比剛才親密了許多.

看來老大是拿我當自己人的,要不然他不會給我說這些!段一飛心中不無自豪的想.剛剛的那一段經曆雖然不長,但對于段一飛來說卻是一生都難以摒棄的財富!

"老大,湯來了,您先嘗嘗!"剛好這時候廚子將湯送了上來,段一飛急忙接過來,兩手放到田雄旁邊.

田雄輕輕的點了點頭,給自己盛了兩勺,喝了兩口這才輕聲道:"噢對了,死神那邊怎麼樣了?"

段一飛急忙站了起來,他知道屬于他坐著的那一段時間已經過去了,現在田雄這樣問,那就表明他此時的身份是洪幫的老大:"老大,死神今天下午的時候便從警察局里出來了!"

"噢?出來了?怎麼出來的?"田雄稍微有一點意外,不過他知道扳倒死神跟對付唐越和陳浩南不一樣,那得需要更多的時間和耐心,長遠計劃,慢慢來!

"是龍組的組長諸葛云風親自去警察局將他接出來的,現在那個死神的身上還掛著一個什麼對歐洲特別外交大使的名分,結果諸葛云風去用什麼特使的名義將他給弄出來了!為此諸葛云風還特地調動了一個加強營的兵力到的警局,老大,這個諸葛云風跟死神到底什麼關系,死神又是什麼來頭?他在xa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上面竟然不但沒辦他,還讓諸葛云風將他給接了出來,靠,真***讓人想不通,這死神這樣都不死,真是走狗屎運了!"段一飛撇了撇嘴,有些不爽的低聲罵了一句.

田雄兩眼輕輕一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輕聲道:"

該你知道的自然會告訴你,可不該你知道的,千萬別瞎打聽,明白嗎?"

段一飛渾身一顫,這才想起自己剛才一時興起,似乎問了兩個不該問的問題.他臉色微微一白,忙低頭道:"對不起,老大,我……"

"你不用道歉,阿飛,你要知道,我這麼做也是為你好,有多大的能力要擔負多大的責任,同時,知道的越多,付出的代價也越大!你是我洪幫的主力戰將,我不希望你有事兒,你明白嗎?"田雄也知道對手下大將要多多拉攏,恩威並施.剛剛跟段一飛談心喝酒是他在施恩,而現在則是在用威!

段一飛急忙點了點頭,輕聲道:"我明白了,老大!"

田雄這才點了點頭,喃喃的道:"諸葛云風?哼!"田雄的眼中閃過一抹寒芒,諸葛云風的警告,上百名洪幫精銳的死亡,這一切的帳都要算到這個死神跟諸葛云風身上.不過眼下,還不是算賬的最好時機.

輕輕的吐了口氣,田

雄眼中的冷芒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靜,不悲不喜仿佛傳說中的佛家禪境似地:"這個死神還真是好手段啊,這麼危險的招數都用的出來,看來他是對上面不滿了.不過這樣最好,驅虎吞狼,何如二虎相爭,而我在旁漁利?!死神啊死神,這次你可是要失算了!"

關在警局里不出來一定是壞事兒嗎?被龍組組長用一個加強營給請出來就一定是好事兒嗎?以田雄的老謀深算,他當然可以想到其中的關鍵.諸葛云風為什麼要帶一個營的兵力前去?只要他亮出身份,田雄才不相信公安局中會有哪個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膽,會敢阻攔他!再說,請神容易送神難,這些人怕是巴不得有人將死神給弄出去吧?

很顯然,這一個加強營的兵力是用來對付死神用的!這表明什麼?死神怕是要失寵了!

"噢對了,老大,今天我們的人在跟蹤死神的時候,現他身邊除了一些華興社高層以外,還出現了三個神秘人物!"段一飛忽然想起了什麼,忙輕聲道.

p

:四更,筒子們,不用小狼說什麼了吧?鮮花捏,票票捏,美女有沒有?掌聲,謝謝……

上篇:正文 889章 田雄的過去 一     下篇:正文 891章 三個神秘人 上 (更新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