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052章 大象墳場 中~1053章 大象墳場 下  
   
正文 1052章 大象墳場 中~1053章 大象墳場 下



基克南的臉色頓時變的慘白,就連那些大兵的眼中都不由得流露出不忍之色.他們都是受到過訓練的鐵血軍人,他們不害怕流血犧牲,不恐懼艱苦奮斗!可是,讓他們對一群已經放下了武器的人下手,他們還真有些不忍!

拿著武器他們是敵人,可是放下了武器,他們就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啊!

"你這麼對待俘虜,跟那些暴虐的法西斯劊子手有什麼區別?"那名棄權的Z**人冷哼一聲道.

"當然有區別,法西斯是入侵別人或者在自己的地盤上殺害平民百姓,可是我卻是在清理國家敗類,和一些在我們的領土上囂張妄為的非法武裝!"唐峰輕輕一笑,淡淡的道.

"可是他們已經投降了."那名Z**人大聲道.

"你叫什麼名字?"唐峰忽然道.

"左

輪!"那名Z**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後才條件反射似的道.

"左輪?呵呵,聽這名字倒是個天生的兵種!"唐峰微微一笑,隨即看著他道:"他們為什麼叫你龍呢?"

"因為他們認為東方是龍的國度,而我是龍的傳人."左輪輕聲道.

"你是龍的傳人?呵呵,龍的傳人要都是你這樣的,還有龍嗎?"唐峰呵呵一笑,輕聲道:"左輪,你告訴我,為什麼他們敢于在我們的地盤上囂張?跑到這大森林里來狩獵,把我們的地盤當成了他們家的後花園?"

左輪不由得愣住,唐峰輕笑道:"答不出來了吧?我告訴你,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們一向善待俘虜!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躲,實在不行了就投降,依然能夠保住自己的小命,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倚仗!"

唐峰指著基克南等人,冷笑道:"而我現在,就是要打碎他們的這個護身法寶,投降了又能怎麼樣?這里是森林,本來就是弱肉強食

,用拳頭說話的地方,老子就是要用手中的槍,給他們砸出記性!用他們的生命和鮮血,告訴這個世界,在我們Z國的地盤上,夾著尾巴做人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膽敢耀武揚威,自以為是,甚至橫行囂張,最後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一個老虎,不僅要有萬獸之王的氣勢和微風,更要有鋒利的爪牙,尖銳的牙齒!不然,誰會承認你是這兒的老大?"

左輪不由得整個人都呆住了,其實唐峰說的這種情況他比誰都要了解.在這樣的隊伍中,他們經常聽到唐峰剛剛所說的那個問題,尤其是那些歐美人,他們打不過就會投降,然後再被他們的國家給保釋出去!

以前Z國為了避免因小失大,錯過了展,追趕這些國家的時機,給了他們難的借口,通常是忍氣吞聲.而這些歐美國家呢,則根本不顧Z國的這種感情,反而變本加厲.被他們給強行所要回去的罪犯,多是被罰款之後很快便被放出來了.

這些放出來的人呢,很多都會再次選擇進入販毒或者是偷獵

的隊伍,這便形成了一個惡性的大循環!左輪所在的這支隊伍中,便有著三四十個二次,甚至是三次,四次重新干上這一行的!相比其他的暴力行業來說,干這個的安全性顯然要高上許多.

"你就是老虎的利爪和尖牙?"左輪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唐峰,很少有人會這樣毫不掩飾的說自己的.

"無論是利爪,尖牙,還是四肢內髒,總要有人來做的,不然虎還是虎麼?"唐峰輕笑道.

"不過我覺得老虎之所以成為百獸之王,是因為他對其他的動物具有生殺擄掠的實力,而不是因為他的暴虐!"左輪輕聲道:"您的這種勇氣和魄力讓我感到欽佩,可是殘忍和嗜血並不是唯一的選擇!為什麼不去找一個更好的方法呢?"

"呵呵,好啊,現在就有一個更好的方法.我看你也是一名軍人,這樣,你就跟著我好了.既然在叢林中呆了三個月了,我想你應該已經開始習慣這里的生活了.而我呢,不僅放過他們,還會給你最需要的金錢,絕不比你在這兒賺的少

!"唐峰嘴角露出一絲淺笑,輕聲道.

基克南等人頓時用一種看救世主似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左輪,左輪也是一陣兒激動,他不知道為什麼唐峰會看上他,還會許給他這麼優厚的條件.不過,唐峰的這個要求根本讓他無力拒絕!

"好……"左輪才剛想答應,唐峰便手一揮舞,打斷他道:"別急著答應我,我還沒說完.你跟著我以後呢,只能聽從我一個人的命令,你明白嗎?不管我讓你干什麼,你都不能問理由,因為你是我的,你的命,你的伙伴的命都是我給你的.你欠我的,就必須要還!"

"我想這麼說應該很清楚了吧?如果你答應的話,可以點頭了."唐峰微笑著道.

"你就不怕我答應你之後,再反悔嗎?"左輪愣了一下,這才輕聲道.

"呵呵,既然我這麼說,當然就不怕你反悔!一來我自認為這雙眼睛也能看人,更何況你覺得我會給你這個反悔的機會嗎?不論是針對你,

還是你的家人,我只要一聲令下,你哪怕是乖乖就范只怕也來不及."

唐峰輕笑著道.左輪聞言臉色再次一變,盯著唐峰道:"你……"他怎麼也想不到,唐峰竟然挑明了要用他的性命或者他的親人的性命來做威脅.

"呵呵,沒什麼好驚訝的,你不是也說了嗎?我這兒是個卑劣的人,用出這樣的法子當然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我是個流氓,如果你非要把我當成什麼拘泥古板的軍人來看的話,會吃虧的."唐峰很好心的勸解道.

"怎麼樣,這回還同意麼?要是不同意的話,那我可就要讓基克南動手了.我的時間有限,可沒功夫老在你身上耗著."

左輪轉眼看了基克南等人半晌,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不過我有個條件.我要這個兄弟也跟著我一起加入你們."

"噢,他是什麼人,有什麼本事兒?我這兒可不缺吃白飯的人."唐峰轉眼看了一下,正是這個隊伍中另

一個一點傷都沒受的.整個隊伍只剩下了不到十個人,其中有兩個是身上沒帶一點傷的,一個是這個左輪,一個便是這個一臉猥瑣,個頭矮小的像個土行孫似的家伙.

"他是yn諾瓦族的人,叫高加索.以前成天在叢林里打獵,鼻子比軍犬還靈,擅長追蹤……"說到這兒左輪不由得看了唐峰一眼,此時他忽然想到,這個左輪怎麼就沒現唐峰等人的到來呢?

唐峰微微一笑,他當然知道左輪在想什麼.一個擅長追蹤的人,必然會有著一雙很毒的眼睛,或者是細致入微的鼻子.不過可惜,豹子等人的身上全都塗抹了一種能夠掩飾自身氣味的新型氣體,這玩意的揮性比較小,而且很容易和植物的味道,或者一些動物的氣息相混淆.

這樣一來,別說是鼻子比軍犬還靈,就是鼻子再靈敏十倍,只怕也很難現豹子等人的動靜.別忘了,峽谷的入口那兒可一直都是上風口,在風力的幫助下,豹子等人身上的氣味已然得到了最大的掩護.

"噢,還有嗎?"

唐峰故意不做任何解釋,用一種不過如此的表情輕聲道.

左輪還以為唐峰的手下就有這樣的奇人,所以他才會如此漫不經心,忙繼續道:"高加索做陷阱也是個難得的高手,雖然多是用來捕獵動物的,不過只要稍加修改,也能夠在戰場上揮出巨大的殺傷力."

"只是,他有個特點,有些膽小,還,還惜命!"左輪看了那個小個子一眼,輕聲道:"他是前些日子被無意中現,然後我救下的,後來便一直呆在隊伍里混口飯吃."

"噢,如果他願意加入的話,那當然是沒問題."唐峰微微一笑:"高加索,呵呵,如果是畢加索的話,那我的隊伍可就更出名了."

說完唐峰輕輕的掃了基克南等人一眼,微笑道:"各位,恭喜你們,左輪先生出賣了自己的自由和原則,卻挽救了你們.從現在開始,他應該算得上是你們的救命恩人了.放心,從現在其我會給予你們公正,自由和人權的,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一定會讓你們得到你們應得的下場."

唐峰的話頓時讓這些人高興了起來,唐峰見狀不由得心中冷笑.心說等你們到了諸葛云風的手里,要是還能夠笑的出來,那真算是你們堅強了.基克南等人當然不知道唐峰已經打算將他們交給龍組了,還以為他們會跟以前一樣,所以正在那兒打心眼里往外美呢.

不過,這幾個家伙已經被唐峰給嚇破了膽子,怕就算是被他們的國家給要回去,再暗示下他們,哪怕是給他們些錢,他們怕是也不敢再到南疆森林或者Z國的任何一處地盤撒野了.

唐峰轉過頭,對著ao7道:"看好了這幾個家伙,左輪,現在你是他們的隊長了,我不希望看到悲劇的生,明白嗎?"

說著立即轉身,對著小潔兒等人道:"咱們走."豹子帶領龍大川的a組開路,小潔兒率領B組殿後.雖然這個峽谷中已經沒有什麼敵人或者可以威脅到他們的危險了,可是出于一名戰士的本能和警惕,他們還是保持著隨時戰斗的准備.

很快,他們便接近了雙方內訌時所激戰的地方.兩幫人,竟然因為一陣兒槍聲,無緣無故莫名其妙的干了起來?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奇聞啊!

"豹子,你小子應該問過那個左輪,這到底生了什麼事兒吧?他們怎麼就自己干起來了?"唐峰輕輕的掃了豹子一眼,a組和B組已經開始在周圍警戒,並按照唐峰的方法,秉承著"人道"的精神,掩埋這些人了.當然,在這兒之前,是要將他們身上大概的搜一下的.

萬一這些人身上藏了些錢財,寶貝什麼的,跟著他們罪惡肮髒的身體一起下地獄,那豈不是加重他們的罪行嗎?本著救人救到底的原則,唐峰當然要厚道的減輕他們的罪行了!什麼戒指,飾,全都要收起來,蒼蠅在小也是肉,人家能背,你就不能拿?再說,不拿你這不是害他們嗎?

在唐峰的這一番奇談怪論下,現在整個特戰大隊的精英們,現在全都變成了比周扒皮還厲害的人物.周扒皮怎麼說也就是對好人差點呢,可他們連死人都不放過.

"嘿嘿,老大,你怎麼知道我問完了?"豹子嘿嘿一笑,搓著手道.

"行了,就你小子那點花花腸子我還不清楚?快說!"唐峰瞪了他一眼道.

"老大,你怎麼把我說的像個八婆一樣,我……"豹子本來還想?嗦兩句,見唐峰的眉頭都豎起來了,豹子忙正色道:"根據我從那些活著的人口里得到的情報,還有從現場勘查的結果來看,應該是他們在追逐虎癡的過程中,被虎癡干掉了一個人,結果他們誤以為是自己人下的黑手.後來我又從哪個左輪那里得到了證實,前面被我們擊斃的那個他們的副隊長,曾經囑托過他,讓他防著那個卡爾的人黑吃黑.嘿嘿,他們原本就是各懷鬼胎的兩伙人,這樣要是還打不起來才怪呢."

"行啊,你小子看起來以後混不下去了,可以改行當偵探啊!"唐峰輕笑道.豹子的推論雖然沒有證實,不過應該離事實也不遠了.

"謝謝老大!"豹子得意的一笑,剛想緊隨其後的吹上兩句,卻被打斷了.

"老大,全都搜尋完畢,共得到……"龍大川走過來輕聲彙報.進了叢林之後,他們已經很少打敬禮了,用唐峰的說法就是,有事直接說,別整那些虛的.

"得到什麼就別告訴我了,那都是你們的戰利品,誰得了就是誰的.現在將尸體掩埋了吧."唐峰輕輕掃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是,不過老大,我從一個Z國人的身上現了一塊玉,看起來有些年代了,您拿去護身吧."說著,龍大川將古玉遞了過來,輕聲道.

"臭小子,現在都知道拍老子馬屁了?"唐峰毫不客氣的將玉拿了過來,然後瞪眼道:"還不快去干活!"

龍大川嘿嘿一笑,轉身到旁邊忙活去了.

"哦對了,虎癡哪里去了?"唐峰將古玉掂量兩下,忽然看著豹子道.

ps:鮮花,鮮花,求兄弟們的

鮮花支持,俺給大家拜年咧~

1o53章 大象墳場 下

聽到唐峰詢問虎癡的去處,豹子左右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老大,我讓他去找象牙去了!"

唐峰看了看正在那兒挖坑的特戰軍人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兩人正說著,虎癡忽然回來了.這小子還是采用的一貫的從高而下的出場方式,讓唐峰等人很是無語.

"老大,象牙找到了."虎癡甕聲甕氣的道.旁邊的龍大川等人聞言頓時停下了手里的活兒,轉眼盯著唐峰等人.

唐峰和豹子兩人不由得一陣兒無語,尤其是唐峰,狠狠的瞪了豹子一眼,心說你這找什麼人不好啊,你找虎癡,就他這樣的,壓低了聲音都跟打雷一樣,這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豹子不由得尷尬一笑,他哪里想的到這一出?龍大川大概是看出了老大似乎不想讓大家知道象牙的事兒,想想這一路上的表現,唐峰對金錢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熱情,更是證明了這一點.

"一個個的都抓緊點干活哈,老大剛剛給了咱們這麼大的好處,咱們可不能不要良心,誰要是偷懶,老子可不答應,都快著點."龍大川先大喝道.說著,手里的軍用工兵鏟舞動的更加快了.

a組的大兵頓時答應一聲,像是什麼都沒有生似的忙碌起來.唐峰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很顯然是他這一路上的表現,已經被手下的人當成了一個死要錢的人!而這個龍大川顯然是個聰明人.表面上看他是在說挖坑埋人的事兒,可實際上言語中卻是在向唐峰表達一種信息,那就是他們不會不要良心,亂說話!

唐峰搖了搖頭,懶得辯解:"有多少?"

"大約有三十根象牙,其中成年的大約二十根,未成年的有十根."虎癡握緊了拳頭,沉聲道.

"好了虎癡,你應該知道,叢林法則中還有一條,那就是不能浪費吧?既然這些大象已經死了,那我們替他們報了仇,也九算是盡了心對嗎?這些象牙我將他們取出來你應該不會介意吧?它們可以救活很多人的命."唐峰抬起頭,盯著虎癡道.

如果虎癡不同意的話,那他就只能暗中派人到這個峽谷中來,或者是直接將這個當作一個人情送給龍組諸葛云風了.

"老大,這一點我當然明白,那些死尸,爛肉為了活命,該吃的都是要吃的,更何況是死後的東西?"虎癡憨厚的一笑,有些傷感的道:"腐爛化為養料,也不過是便宜了那些樹木而已.

雖然我不明白這東西為什麼會那麼受到人們的追捧,但是我既然改變不了這種狀況的生,那也只能盡力做點什麼.如果能夠用這些象牙,阻止那些人們繼續獵殺活象的話,我想那些死去的大象也會笑著答應的."

唐峰詫異的盯著虎癡一眼,老實說他沒想到虎癡竟然能夠想的如此明白,實在難得.實不知是他今天的表現,讓虎癡這家伙明白了一個道理,或者說對于叢林法則領悟的更加徹底了.那就是誰的拳頭硬,誰才真的具有說話的權利.

虎癡一個人,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阻止得了這樣的事情生,在這樣的情況下,求助唐峰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虎癡,你的這個要求我只能答應你,盡量去做.不過我要告訴你,哪怕是我用這些象牙,去充實現在的象牙市場,可是人們的貪欲是無窮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緩和一下人們獵殺大象的力度而已.卻阻止不了這樣的事情生!"唐峰輕聲道.

虎癡微微愣了一下,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做出這麼大的讓步,卻依然不能從根本上搭救自己的朋友?

"算了,只是能夠延緩一下也是好的."虎癡長出了口氣道.

"嗯,我看不如這樣,"唐峰忽然道:"這一次的象牙如果賣了之後,就當作是保護這些動物的專項基金.這一次呢,我們則趁著對付東突分子的空當,將整個南疆森林好好的掃蕩一下.雙管齊下,效果應該更好一些吧!"

虎癡兩眼一亮,大聲道:"對啊,嘿嘿一切就按照老大的吩咐辦好了."

唐峰點了點頭,帶著a組和B組跟著虎癡往峽谷的深處走去.雨林地區的地形複雜多樣,從散布岩石小山的低地平原,到溪流縱橫的高原峽谷.多樣的地貌造就了形態萬千的雨林景觀.

在森林中,靜靜的池水,奔騰的小溪,飛瀉的瀑布到處都是;參天的大樹,纏繞的藤蘿,繁茂的花草交織成一座座綠色迷宮.

眼下唐峰他們所在的這個峽谷,顯然就是個得天獨厚的好地方.在這兒,除了高大的樹木以外,還生長著一種有著開著淡紫色小碎花的青草,據虎癡說這是只有大象才喜歡吃的優伶草.

"老大,象牙就在這兒了."虎癡站在叢林的邊緣,沉聲道.

這兒是一片沒有大樹的空闊平原,足有足球場那麼大.這足球場的一頭自然是唐峰他們來的時候所經過的叢林,而在另一頭則是一片散著淡淡水汽,迷霧,帶著沉沉死氣的地方.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氣息,三十多頭大象,像是或大或小的山堆一樣靜靜的躺在離他們約百米外的平地上,最遠的則有兩百多米.一座座巨大的身軀上,全都布滿了槍眼,已然都變成了沒有生命的尸體.周圍全都是巨大的蹄印,旁邊還有著無數的彈殼.

等走到近前才可以看見,這些象群中的成年象全都朝著一個方向躺著,那便是子彈射來的方向.皮糙肉厚的成年大象在最前面,後面則是稍微弱些的家伙.至于那些個頭小點的,則是朝著與他們相反的方向.

能夠想象的到,當決定他們生死的子彈從對面射過來的時候,整個象群進行了最悲壯,也是最無助的反抗.偌大的象群由成年象憤而向敵人沖去,他們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來為小象們找出一條逃生之路.

然而很可惜,在偷獵者上百人強大的優勢火力下,他們的這一舉動是那麼的徒勞和無力!

"你們原地警戒."唐峰冷冷的丟下一句,便慢慢的順著大象尸的方向走去.龍大川和一干特種軍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他們從唐峰的背影中感受到了一種凌厲的殺氣,只要不是傻子,任誰都可以感受的到唐峰此時的心情,肯定不爽到了極點!

豹子和小潔兒默默的跟了上去,虎癡被唐峰的殺氣所攝,如果不是豹子和小潔兒一邊一個的扯著他,只怕他會跟龍大川等人一樣躊躇不前!

"這些偷獵者,真真的該殺!"默默的從一具具大象的尸體邊走過,這些大象的尸體顯然是分成了兩撥,成年的大象有著近二十四五頭,老象和小象則只有八頭,其中老象五頭,小象三頭.而這些大象,無一例外的是中彈而亡!

唐峰身上散著凜冽的殺意,隨即被一陣兒淡淡的危險意識給驚醒.唐峰站定身形,微微眯著兩眼,目光從這些大象的尸體上挪開,這才現在他的對面,仿佛被人用刀給化成了兩半一樣.這一半是他腳下的地面,而對面那一半則氣霧繚繞,顯得死氣沉沉.

從這些小象和老象倒下的方向應該可以看出,這片被濃濃的水霧所淹沒的地方,正是它們以為會給他們帶來安全的地方.

唐峰微微眯著兩眼,目光一轉,這才現這道水霧將他前面的地方全都給籠罩住了.水霧在淡淡的夕陽下呈現出一種種不同的色彩,高不過五六米,可是卻不知道有多長,有多寬.

這兒的地勢比他們腳下的平原要窪上許多,唐峰注意到,這兒的水霧仿佛是受到了什麼限制一樣,雖然升騰翻滾,卻並沒有向他們所在的方向溢出的意思,就像是被什麼給攔住了似的.即便這里微風不起,可是在陽光的照射下,它們也不見消散,也顯得越怪異.

唐峰又上前走了兩步,在豹子差點忍不住想要提醒他的時候,唐峰才停住腳步.在他前面的這片水霧倒是不如在遠處濃郁了,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下面是無數的淤泥,腐爛的樹葉和水漬.如果盲目的走進去,只怕連迷失方向的機會都沒有,便會被沼澤給吞沒了.

"這兒是什麼地方?"唐峰皺著眉頭,打量著周圍的景色輕聲道.

豹子和小潔兒也現了這兒的異常,沒有參天的大樹,沒有動物的低鳴,整個峽谷被水霧蓋住的地方都透著一股兒死氣!此時他們正拿著家伙,警戒的盯著對面,聽到唐峰的問話,豹子回頭道:"老大,應該是一片沼澤,不過水汽太重,看不清這沼澤的范圍大小,不知道對面是什麼!"

"廢話,我們難道看不出來這兒是一片沼澤啊?"小潔兒狠狠的白了豹子一眼,這才輕聲道:"老大,我看這兒有些怪異啊!我們進入叢林到現在,已經穿梭游走了接近千余里,已經算是進入了叢林深處了.如今這兒的地形又透著一種古怪,我想我們應該小心些才是."

小潔兒警惕的看著周圍道.他們到了邊境之後,又坐著直升飛機朝叢林的方向飛進了二三百里,這才算是正式進入叢林.

再加上四天的急行軍,可不得有上千里路嗎?現在,雖然名義上他們還是在南疆森林,可實際上已經進入了跟緬甸,老撾,越南等國交界的叢林這兒.現在,他們已經是進入了亞洲熱帶雨林的深處,所以小潔兒才會有這話.

在這片茂密繁盛的幾乎沒有邊際的叢林中,誰也不知道具體都隱藏著什麼樣的危險,這對人類來說,就像是深海之底一樣屬于未知的處*女之地!

"虎癡,你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嗎?"唐峰點了點頭微微眯著兩眼,將頭轉向虎癡.如果峽谷中真的存在這麼一大片的沼澤,那他們在上面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現?再說,叢林中有個沼澤也不稀奇,可出現在這兒樣的峽谷中,那就有些古怪了.

"我當然知道."虎癡出乎唐峰預料的點了點頭,這讓唐峰有點喜出望外.

"這兒是一道沼澤,處在這個峽谷的中央.在沼澤的對面,便是我前面說的大象墳場!"虎癡輕聲道.

"大象墳場,你的意思是說大象墳場就在這片濃霧掩蓋的沼澤後面?"唐峰渾身微微一震兒,沉聲道:"還是它們將自己沉入到了沼澤中?"

"在沼澤的後面."虎癡腦袋轉了一圈,輕聲道.

唐峰不由得長出了口氣.難怪大象墳場經常聽人提起,卻從來不見有人見過呢,誰能想到它們竟然會在這種讓人談之色變,被稱為死亡之地的沼澤後面?

"要是沉入沼澤的話,倒也簡單!可是想要通過沼澤,以大象的體重怎麼可能?"小潔兒也皺了皺眉.

虎癡輕輕的搖了搖頭,輕聲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真正的大象墳場,就在這片沼澤的後面!"

"可是為什麼我們在峽谷的上面時,沒有現有這麼一片沼澤地呢?"豹子兩眼瞪圓,警戒的看著水霧道.

"峽谷最寬的地方約有十里,再加上周圍多是大樹掩蓋,要是能夠被我們看見,那才真是奇怪了呢."小潔兒白了豹子一眼,沒好氣的道.

"我來看看這片沼澤到底有多深."豹子沒敢吭聲,徑直到旁邊撿起一根兩米多長,碗口粗細的木頭丟到了水霧里.木頭砸到霧氣里,很快就落進了沼澤里.然後慢慢的沉了下去,只留下一個個斗大的氣泡.

"連木頭都不能浮起來,看來我們是不能靠這個過去了."豹子尷尬的一笑,拍了拍手又走了回來.

"你們來看這兒!"唐峰忽然在兩頭打頭的小象旁邊蹲了下來,抬起頭打量著水霧下的沼澤道:"這些小象和老象雖然是向著這沼澤跑過來的,可是在這兒的時候,它們的四肢落腳卻明顯的重了許多.

很顯然這些老小,在危險的壓迫下,慌不擇路,跑錯了地方,為了避免掉入沼澤,這些小象只能急刹車,所以才會撞成一團.可惜,不等它們改變方向便中槍了.如果虎癡說的大象墳場真的存在的話,那這條沼澤中必然有一條大象專用的通道."

"老大,你說會不會是這些大象怕把這些偷獵者引進大象墳場,所以故意這麼做的?"豹子忽然道.

唐峰微微愣了一下,過了半晌才起身道:"你說的雖然有點像天方夜談,卻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ps:筒子們,有鮮花的送上兩朵兒,小狼謝謝兄弟們的支持了~吼吼鮮花~

上篇:正文 1051章 大象墳場 上     下篇:正文 1054章 男人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