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070章 龍之怒 上  
   
正文 1070章 龍之怒 上



"你!"貓頭鷹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緊緊的盯著唐峰,雙拳更是握緊,羞辱,這是對于越南勇士*裸的羞辱!望著唐峰那張刀削般的面孔,貓頭鷹恨不得一拳甩上去,將那讓人討厭的笑容給砸飛!

不過一想起自己所肩負的使命,貓頭鷹深深的呼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憤怒,沉聲道:"閣下這麼說未免太過分了吧?浪費?難道在你的眼中,一顆子彈結束一個生命對子彈來說還是浪費不成?"

"當然!"唐峰微微一笑,基克南的漢語說得不錯,這個貓頭鷹也是,看來這些老外在Z國的地盤上討飯吃,還是有點自覺的!不過即便是這樣,唐峰對他們也沒有一點兒客氣:"生命也有高低貴賤之分,一顆子彈打死一顆大象或許是值得的,可是如果只用來打死一只老鼠,蟑螂或者螞蟻什麼的,那豈不就是浪費嗎?"

"你~"貓頭鷹再一次為之氣結,以前他不是沒跟Z國人打交道,即便是Z國的軍人,也多以仁義君子自居,還從來沒有見過像唐峰這麼尖牙

利齒的軍人.而且還是個帶兵的軍人.

"我說的有錯嗎?"唐峰挑釁似地看了貓頭鷹一眼,輕聲道:"在這樣的叢林中,一顆子彈對于戰士的重要性貓頭鷹先生應當很清楚吧?如果我的戰士因此而出現什麼意外,那麼即便將你們全都干掉,也于事無補.""對于我來說,你們所有人的命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手下戰士的一根毫毛.你以為你們為什麼能夠投降?"唐峰嘴角露出一絲淺笑,不過看在基克南和貓頭鷹的眼中卻像是惡魔的笑容一樣,充滿嘲諷不屑和冷酷森然的殺意!

"這得多謝你手下那些無能的戰士,使得我方雖然有幾個傷員,卻沒有人有生命危險,不然你們這些人就算是全都跪下來,也絕不會活到現在!"

屠夫的宣言,法西斯的口號!竟然毫不掩飾的出現在一個Z**人的口中,這要是傳將出去得引起多大的軒然大波?

聽了這樣的話,貓頭鷹本來應該生氣,應該火,應該不顧一切的拉著自己腰帶下的手雷,然後抱著唐峰一起同歸

于盡!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他非但沒有這麼做,反而呆呆的一動不動,此時的他感覺身體就像是被冰給凍住了似地,叢里涼到外.

甚至他連最起碼的憤怒都沒有,因為他能夠感覺的到,唐峰只不過是在訴說一個事實,雖然讓人難堪,讓人難以接受,可事實就是事實,就算是你憤怒,就算是你拼命又能有什麼用呢?一切都不會改變.

因為唐峰的這種情感,他曾經也曾有過.敵人的千百條性命又能算得了什麼呢?在自己眼中,永遠比不過身邊的一個兄弟!在這樣的一種心態下,甚至就連唐峰說他們一個人都沒有折損,貓頭鷹都沒有在意!

反正都是敗了,慘敗,完敗,又有什麼不同的區別呢?

"呵呵,看來貓頭鷹先生正在學會接受事實,面對現實.我們先干一個!"唐峰轉過頭,對著基克南輕笑道:"這些酒可是我讓人從我們國內帶過來的,基克南先生想必以前還沒機會喝道.當然,如果您曾經沒有去過Z國的話!"

"我,"基克南艱難的張了張嘴兒,過了好一會兒才鬼使神差的蹦出一句:"我很榮幸!"

這話一出口,就連基克南自己都恨不得甩自己一個耳光.投降難道真的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嗎?好在唐峰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所以他忙將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呵呵,貓頭鷹先生,這杯慶賀的酒你是不是該干了呢?一直舉著不喝可是對主人很不禮貌的行為呢!"唐峰微微一笑,轉頭對著貓頭鷹道.

"閣,閣下,抱歉,我對于這樣的酒並不感興趣,我只喜歡喝麻尼奧,我們國內的一種酒."貓頭鷹臉上連一絲勉強的笑容都沒有,有些冷冷的道.

"看來貓頭鷹先生是不給我面子了?"唐峰微微一笑,靜靜的盯著貓頭鷹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們Z國有句話叫你不給我面子,我就還你臉子?"說完,唐峰目光微微一眯,冷冷的掃了不遠處的俘虜一眼.

一直在不遠處守候著的特戰隊員立即在豹子的示意下,紛紛子彈上膛,對准了貓頭鷹的手下.此時他們正處在峽谷中那一片沒有樹林的草地上,不遠處有小潔兒等人帶著的四個小組守在周圍,根本不擔心有人能夠跑出去.

"噢不,你們不能這麼做……"貓頭鷹的一個手下立即站了起來,大聲的道.

"對,亂殺戰俘是犯法的,你們不能違反日內瓦公約,這是對人類的犯罪……"

"該死的,他們根本就是在虛張聲勢,不用怕,現在我們已經投降了,他們Z國人向來優待俘虜,如果虐待我們,只是他們的上司便不會放過他們的.兄弟們不要怕,我們的國家會將我們就出去的.只需要一個照會,聽我說,只需要一個外交照會或者是一個電話,他們的Z國政府就會放人,我保證!"

一名看上有像是個混混似地越南大兵立即沖到湧動的同伴前面,對著同伴用越南話急了呱啦的講了半天,那些越南俘虜們果然安靜了下來,反而用挑釁似地目光

看著豹子等人.

尤其是這個混混,甚至是對著一名特戰隊員的槍口使勁挺了挺??膛,大聲喊著來呀,來呀,往這兒打,顯得既囂張又牛*.

那名特戰隊員聽不懂越南話,不由狐疑的轉過頭看向自己的組長龍大川:"組長,他說什麼呢?"

龍大川能夠聽懂越南話,只不過他不知道該不該對自己的手下實話實說,手下的脾氣他是很清楚的,如果按照那個越南鬼子的話說,那保不准自己的手下會干出什麼事兒來!殺戰俘?龍大川在心底輕輕的搖了搖頭.

"沒,沒說什麼,他在求饒,他們害怕你開槍,所以在,在求饒……"龍大川面色燙,他狠狠的瞪了那個該死的越南鬼子一眼,如果雙方換個身份,只怕他早已經第一個沖上去打丫的了!

那名戰士半信半疑的看了對面的越南鬼子一眼,有些不解,求饒?為什麼看上去丫的張牙舞爪,那麼囂張呢?

這念頭剛起,對面那越南鬼子便猛的笑了起來.他哈哈笑著看一眼龍大川,再看一眼他身後的同伴,大聲道:"聽見了吧?你們聽見了吧?他剛剛說我是在求饒,哈哈,他說我是在求饒……"

龍大川的臉色猛的變了,因為這一次這個越南鬼子說的是漢語.從他身後那些人轟然而笑的情景中可以看出,丫們都能聽懂漢語,就算聽不懂他們也從龍大川和同伴的表情,比劃中明白了什麼!

那名戰士猛的轉過頭緊緊的盯著龍大川,龍大川不由得心中虛,求饒似地看向豹子.

"組長,剛剛他不是在求饒,而是在嘲笑我是不是?他在嘲笑我?"那戰士猛的伸出手,指著對面的越南鬼子吼道.

"他不是在嘲笑你!"豹子忽然開口了,只不過他並不是像龍大川想的那樣幫著勸解:"他是在嘲笑我們,嘲笑我們所有的人,嘲笑我們的國家.他說他們一定可以好好的活著出去,只需要讓他們的國家出一個外交性的照會,甚至是一

個電話,我們和我們身後的祖國便會無條件放人."

豹子說話的時候,所有的戰士都在呆呆的望著他.等到他說完,他們還是靜靜的站著,陷入了一種無言的沉默中.什麼時候起,他們的大度,他們的原則,他們的寬容在敵人眼中成了懦弱的代名詞?

"啊!"那名戰士猛的出一聲呐喊,轉身一腳狠狠的踹到了那名越南鬼子的身上.幾乎都想象不出他用了多少力氣,只是一腳,那名越南鬼子便被他給踹飛出去五六米,而且沿途還撞倒了四五個人,然後才重重的摔到地上,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不過,那名戰士顯然並沒打算如此就收手.他兩步沖上前,將兩個試圖過來阻攔他的越南鬼子給一腿鞭倒.而後將剛剛囂張的越南孫子一把舉了起來,砰的一拳揍飛了出去!然後,他又跟上,拎起來又是一拳……

一邊打一邊嘴里還不停的怒吼著:"我*姥姥的,讓你說老子不敢動你一根毫毛?讓你丫的完好無損的活著出去……"

"行了,小川!別再打了,不然會出人命的!"龍大川猛的沖了出去,緊緊的抱住自己已經有些瘋狂的手下,大聲道.

就在這時,猛的傳來一聲槍響:"砰!"

一名越南鬼子抽搐著倒在了龍大川的腳下!

ps:這不眼瞅著就月末了麼,兄弟們有鮮花的送鮮花,請支持下小狼,後面還有,謝謝大家~

上篇:正文 1069章 被投降     下篇:正文 1071章 龍之怒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