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418章 凶手  
   
正文 1418章 凶手



作為一名曾經的特種兵,一名縱橫叢林的殺手,唐峰很多的時候都是他自己去判斷最先需要做的是什麼,如何做才能夠最大程度的保存自己,干掉對方,所以他的邏輯推理能力和觀察能力當然也不會弱.

從他嘴里這兒連珠炮似地一連串的問題頓時讓大家都有些懵,一時間眾人面面相覷卻找不到答案.唐峰嘴角輕輕一勾,輕笑道:"或許問題聽上去比較複雜,可是現在只要能夠找到殺死小子字的那個人,便能夠找到所有的答案!"

"對啊!"聶劍遠兩眼一亮,拳掌相擊揚聲道:"黑衣大帥衛隊的成員對于大帥府外面的這兒條後門巷子也有監視,巷子中安有探頭,如果有可疑的人物出入的話,定然會有記錄,咱們將剛才進出的人全都調出來查一下不就行了嗎?"

"那你小子還不趕緊去查!"金正陽沒好氣的瞪了聶劍遠一眼,這兒小子這兒才想起自己是大帥身邊的黑衣衛隊的隊長,按道理說就連死神也是屬于他的保護對象,現在竟然出了這兒樣的事兒,他當然要表現的積極一點兒了.想到這兒忙答應一聲,火急火燎的去了.

金正陽搖頭歎息道:"這兒臭小子,毛毛躁躁的毛病還是沒改,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夠變的成熟一點,沉穩一點!"

"呵呵,我倒是覺得這兒小子挺有活力的,能夠上躥下跳而不覺得累,那才說明他年輕嘛!"笑彌勒在旁邊笑呵呵的道.他和金正陽那都是見慣了生死的人物,眼前這兒點事兒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的心情.

"那倒也是,看起來我是真的老了,鎮不住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了!"金正陽輕輕歎息一聲,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兒才抬起頭看著唐峰道:"死神,你沒什麼事兒吧?"

"干爹啊!"烏林鸮跑到金正陽身邊,抱著他的一條胳膊搖晃了兩下,嘴里則是乖巧的低低叫了金正陽一聲,把個金正陽給美的嘴兒角都快合不攏了:"你不知道如果死神再慢點的話,那跟針就要被他吞下去了.你是沒見到他吃面條那副狼吞虎咽的樣兒啊,哎,好像您老人家從來都不管他飽一樣.干爹,這兒回說什麼您也得好好說說他,另外要抓住凶手,千萬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老舅,你別聽烏林鸮胡說!"唐峰有些尷尬的紅了紅臉,可偏偏又不能說是因為昨晚練功太晚了,對于身體的消耗過大,以至于早晨起來就吃那麼多,所以只好搓了搓手,沒了下文.

金正陽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一雙看透世事的眼睛仿佛將唐峰的內心都看透了似地,那奇異的具有著強大穿透力的目光,讓唐峰都不由得暗自心驚:"行了,丫頭這兒也是關心你嗎,以後吃飯的時候慢著點,又沒有人跟你搶,知道了沒有?"

"干爹,誰關心他了?"烏林鸮被金正陽的取笑弄的小臉紅撲撲的,不依的在旁邊直跺腳,可是一雙大眼睛直往唐峰身上瞟!

唐峰卻被金正陽的語氣弄的鼻子一酸,因為剛剛金正陽說話時的神情,實在是太像他的父親了,一刹那間他還以為是自己的父親複活了呢!輕輕的點了點頭,唐峰抽了抽鼻子,笑著道:放心吧老舅,我也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暗算的!"

"大帥,死神老大碗里的那根針取出來了,讓人化驗了一下,里面的含有劇毒."這兒個時候被金正陽派去取證據的阿雨回來了,手里用一個白手絹拖著一根針,針尖幽幽的藍色即便是在陽光下,依然出一種讓人戰栗的寒意.

金正陽等人的臉色不由得一變,唐峰卻是依然如故,顯然是早就猜到了這兒種結果.他唐峰也不是個笨蛋,哪兒有將整根針都吞入肚里的結果?所以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在針的殺傷力上做文章,塗抹上劇毒之後,一旦針尖刺破皮膚表層,便會大功告成,這兒對于他們來說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金正陽用手絹包著將針接過來看了一眼,這兒針比普通人家用的針更細,更短,大概只有一指來長,一般人只要是吃的快了點,很容易便會咬上去或者吞下去,很顯然對方並不是跟他們開玩笑,而是真的想要殺了死神.

金正陽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然後將針遞給了笑彌勒,笑彌勒看了一眼又遞給唐峰,金正陽淡淡的道:"看起來,是有人真的想要殺你,順便連藍旗軍也給帶到溝里去了!"

唐峰點了點頭,苦笑著道:"一石二鳥啊,從我踏入這兒金三角之後,這兒可是第三次被人給惦記著了!"

金正陽讓人妥善收拾好那根針,讓阿雨負責將小字的尸體抬了下去保管好,這兒才帶著唐峰跟笑彌勒,福伯等人往回走去,嘴里則輕聲道:"死神,那你感覺是誰想要對你下手呢!"

唐峰輕輕的搖了搖頭,輕聲道:"無論是印度阿三還是撣南邦,他們都有這兒個理由.現在印度阿三和撣南邦最大的目的就是統一金三角,可是因為我的出現,使得他們的這兒種統一的可能被無限的縮小了,這兒對于他們的戰略是一個極大的打擊,他們當然會懷恨在心."

金正陽輕輕的掃了他一眼,眼中帶著深深的探究意味,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聲道:"他們雖然有這兒個動機,可是小字是什麼人?那是我藍旗軍第一代軍人的後代,對于藍旗軍不敢說是忠心耿耿吧,可是幾個異族就想收服他?可能性態小了!"

唐峰沒有想到金正陽說的如此肯定,不由得怔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輕聲道:"那或許是朱雀堂吧,我在國內的時候曾經跟他們對著干,連他們大長老的接班人都被我給殺了,一干精英更是折損殆盡,如果他們現了我的身份,費勁心機的干掉我也不是不可能的!而先前我去基地的時候,在叢林中被人刺殺便是個最好的例子.而據我所知,朱雀堂從來都不會打無准備之仗,他們的人在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會單獨行動的,所以既然已經有了一個人對動手的殺手,那有第二個也沒什麼奇怪的!"

微微頓了一下,唐峰繼續道:"更何況那個人竟然可以用一根針刺穿一個人的頭顱,這兒種腕力,眼力除了朱雀堂那些特殊訓練的殺手,一般人是很難做到的!"

金正陽和笑彌勒霍然動容,上一次唐峰從基地回來之後,已經將被刺的事兒全都說了,其實就算他不說,那跟著他的那些黑衣大帥衛隊成員也會彙報,所以唐峰索性沒有一點兒隱瞞.因此,現在笑彌勒也知道了藍旗軍和朱雀堂的恩怨!

他們對于唐峰跟朱雀堂的恩怨也是知道的,所以朱雀堂刺殺的可能性當然也不能排除.不過,這兒似乎並不是金正陽想要的答案!

"朱雀兒堂的殺手都是千錘百煉,如果真是他們出手的話,又怎會用這兒種打草驚蛇的辦法,難道他們就不怕失手之後被你提高警惕,然後再無機會下手嗎?"說著,金正陽停下腳步,兩眼緊緊的盯著唐峰.

唐峰心中一動,他從金正陽的眼中看出了一些東西,仿佛金正陽想要從他的嘴里聽到些什麼.難道老舅是在懷疑他嗎?唐峰心中暗自嘀咕,不過畢竟疏不間親,有些事情需要金正陽自己去現,去面對,而不是唐峰去告訴他.

自從自己的父母去世以後,唐峰便非常的珍惜身邊的親人,尤其是金正陽,他已經算的上是蕊兒唯一的家長級別的親人了,唐峰當然不想看著他受到什麼傷害.雖然有些東西已經注定了,可是唐峰卻不想這兒些痛苦是從自己嘴里流出來的!

所以他緩慢而堅決的搖了搖頭,輕聲道:"如果不是他們,那我實在就想不出來還有誰會對我下這兒個毒手了!"

唐峰看見金正陽聽了他的話之後,分明是松了口氣,又像是歎了口氣,然後便擺著手讓他離開.唐峰輕聲道:"剛好我要去找虎癡練練手,老舅,笑老哥那我先去了!"

"我陪著你!"烏林鸮可沒什麼要緊的事兒,當然要跟在唐峰身邊.福伯也點頭道:"那我也告辭了,大帥,我得過去看著點兒,他們兩個要是打起來的話,下手可沒個輕重!"

"恩,去吧!"金正陽輕輕的揮了揮手,等到只剩下他跟笑彌勒的時候,他才輕聲道:"死神這兒個小子,明明知道我想聽到什麼,可他偏偏就是不說!"

"這兒不也正是你希望的嗎?至少說明他對藍旗軍沒有野心!"福伯淡淡的道.

金正陽輕輕的點了點頭,靜靜的望著遠方,忽然無聲的歎了口氣,眼中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哀傷.

上篇:正文 1417章 自殺?他殺!     下篇:正文 1419章 少帥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