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464章 鬼面的疑問  
   
正文 1464章 鬼面的疑問



"已經很長時間了!"鬼面嘴角輕輕抽*動兩下算是笑過了,側頭道:"許多東西到了我手里都像是合著該我得著似地,匕是這兒樣,玩槍是這兒樣,吸煙也是這兒樣.老大,你看我吸煙的這兒個動作,像不像?"

說著,熟練的吐了個煙圈.唐峰瞥他一眼,點頭輕笑道:"還行."他端起酒杯來喝了一口,這兒才哈著酒氣道:"其實你說的這兒個我懂,有許多人天生就是干某些事兒的料.比如說我吧,在以前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干上黑色會!"

"可是現在你再看看,我干的不也還可以嗎?這兒東西一上手,我就覺得我上輩子干過似地,輕車熟路,所以我常說啊,我這兒個人,上輩子肯定沒干過好事兒!"

"嘿,聽老大這兒麼一說,那沒准我上輩子就是一個風流的地下交通員,要不然這兒搞情報和泡妞咱也不能無師自通啊!"風千流很不要臉的自我得意道.

唐峰輕輕的白他一眼:"得了吧你,可別糟踐地下交通員這兒幾個字了,你上輩子肯定是個地主大少爺,要不然這兒一回怎麼會成為**?"

說完,唐峰不動聲色的道:"噢,對了,你們暗堂最近怎麼樣?"

原本還在哪兒偷笑的風千流聽見唐峰說起正事,立即神色一正,沉聲道:"我們堂主沒有給您說過這兒個事嗎?"

唐峰微微一笑:"呵呵,我這兒段時間在藍旗軍那里,不太方便打電話,所以還沒聽暗狼彙報呢.這兒不就在這兒碰上你了,你隨便說說吧,我也很少到你們暗堂來,這兒回剛好補上!"

"是!"風千流干笑一聲,他不知道唐峰說的這兒話是什麼意思,所以也不敢隨便搭腔,只是放下筷子沉聲道:"其實我們暗堂的兄弟對于老大是非常崇拜的,我們原本有一個入社團之前,還有一個對老大宣誓效忠的小冊子……"

"現在呢?"鬼面的眉頭不動聲色的皺了一下.

"前一段時間副堂主向堂主建議,取消了.因為一個情報人員必須是冷靜的,理智的,如果變的狂熱而執著的話,會在許多問題上做出錯誤的選擇."風千流干笑一聲,原本想要拍唐峰馬屁的,可是不想卻將社團以前的事兒給說了出來.

唐峰嘴角輕輕一眯,上下打量了一下風千流,這兒才輕聲道:"玄狼這兒小子說的也對,這兒些個人崇拜的事兒我本來就不怎麼贊成.現在你們暗堂將問題的主要方向放在了哪兒里?來,吃菜,邊吃邊說!"

說著,唐峰還舉起酒杯跟風千流碰了一下,風千流急忙站起身來,將杯子中的酒一飲而盡之後才重新坐下,臉上蒙上了一層緋紅之色.

他喝多了,雖然平時他的酒量就不小,可是也當不住如此一口一杯的喝啊,跟唐峰碰杯太虧了,唐峰只是喝一小口或者抿一下,可是他往往卻是要滿因此杯.

所以等他重新坐下的時候,說話舌頭就有些大:"呵呵,我們按照老大您的吩咐,重點監視的是洪幫和狼社交鋒的情況.

洪幫那里自然有黃土大哥坐鎮,我嘛所以就相對清閑一些.副堂主就讓我們重點針對社團內部的一些不遵守幫規的小弟進行調查,同時暗查那些洪幫的奸細,進行反奸行動."

唐峰眉頭一挑,停住了筷子,很感興趣的瞄了他一眼道:"噢?反奸?好啊,攘外必先安內,多少兄弟的墮落是因為受不了外來的誘惑?讓幫規處置他們,其實又何嘗是我的目的?若是能夠將我們社團內部的奸細都揪出來的話,不只可以挽救多少即將落水的兄弟!"

唐峰叨起一塊雪松肉放進嘴里,雪松是生活在東北雪地里的一種小動物,因為長的和松鼠有點兒像而得名.因為生活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雪松從一生下來就不斷的奔跑,通過運動來獲取熱量,所以肉質特別的鮮美,而且還有一種非常特殊的金屬質感.

如今,雪松已經成為了許多貴客佳朋設宴吃飯的上選之物,不過在雪松名聲大振的同時,他們也面臨著滅頂之災.王族滅種在人們的嘴里,不知道是他們的幸運抑或是不幸?

要擱在平時,唐峰是不吃這兒種東西的,雖然他管不了這兒個世界其他的人,可是卻管得住自己.不過,佛跳牆剛好昨天有個暴戶點名要吃這兒個東西,鬼面一看若是便宜了別人還不如便宜了自己,所以在點菜的時候,將這兒一碟尖椒雪松肉和雪松肉羹劃到了自己的名下.

反正他用的是風千流的名義,諒那個老板也不敢說什麼.

"這好處還不僅如此!"唐峰心中暗自點頭,這兒種吃金屬的感覺的確怪異,難怪會讓人們趨之若鹜,追求美味和新鮮刺激的味覺體驗,本來就是人們口舌之欲追求的一個重要方向.

"將社團中的那些奸細挖掘出來,還可以大幅度提高社團的戰斗力,向心力,同時給那些對咱們圖謀不軌的家伙一個警告,不過也需要注意一點兒,那就是必須要暗中進行,只針對那些有跡象的.不可以造成*人心浮動,另外,暗堂只具有調查權,而沒有對那些小弟行駛逮捕之類的權利,這兒一點可是在暗堂成立之初就已經設定的,你小子不會違反吧?"

唐峰一直在低頭吃菜,臉上甚至還帶著笑容,可是風千流卻是渾身一顫.

"當然,當然不會!"風千流忙強笑一聲:"老大,我自己是什麼身份我一直都牢記在心,該干什麼,不該干什麼,我絕對不會有絲毫的逾越.只不過眼下社團中的執法堂因為在刺刀哥遠去美國之後,便一直有些權利真空.

從而導致了執法堂在社團小弟心目中的威信不斷下降,所以,副堂主也說,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由我們掌握的精英小弟行使執法堂的權利!"

"哦,玄狼是這兒麼給你們說的?"唐峰微微一笑,輕聲道.

"是,老大,我覺得副堂主他的意思,應該是在請示您之後,我相信副堂主絕對沒有越俎代庖的意思,這兒一點還望,還望老大明察,呃!"風千流一張嘴兒,打了個酒嗝,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明顯有些大了.

唐峰眼中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眼光,輕輕的盯了他兩眼,輕笑道:"放心吧,行了,我看你小子也有點兒醉了,來,在吃點菜,喝點兒茶,這兒酒就先不喝了!"

說著,還給風千流夾了筷子菜.風千流大著舌頭道:"謝,謝老大!"他是真的喝多了,竟然只是道謝之後就悶頭吃了起來,屁股沾著凳子連動都沒動.

鬼面則冷著一張臉緊緊的盯著風千流,在淡淡的煙霧中,他看向風千流的目光有些複雜,甚至還有些不滿和淡淡的寒意.

唐峰卻像是什麼都沒有察覺到似地,在祭奠著自己的五髒廟.很快,三個饅頭便進了自己的肚子,唐峰這兒才拍了拍結實的肚子,笑呵呵的道:"這兒個東西啊,就像是餓狼一般,你稍微有點兒不滿足它的要求,它就會咕嚕咕嚕的抗議.若是時間長了,它非要給你弄出點兒動靜來不可,讓人實在是又愛又恨!"

正在哪兒悶著頭狂吃的風千流聞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不過馬上就恢複了正常,胡亂的往嘴里塞了兩口菜,端起面前的茶杯來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這兒才舒服的吐了口氣道:"嘿,讓老大您,您見笑了,我在這兒坐了半天,一直沒敢叫東西吃,生怕跟刺刀哥弄重了,所以實在是有點兒餓大了!"

唐峰擺著手道:"沒那麼多講究,沒那麼多講究,若是沒吃飽你可以接著吃,要是覺得我在這兒你不自在,那你端回房間吃也行.咱們都是自己兄弟,真性情就好,不講究那些!"

"嘿,老大瀟灑大度,屬下佩服,不過我這兒會可是真的吃飽了.額,要是沒有什麼事兒的話,屬下先回房間休息了!"風千流趁機起身告退,不過他喝的實在是有些多了,屁股一離開桌子,就有些站不穩,差點兒沒再坐下!

唐峰微笑著道:"二子,扶千流回去休息!"

"老大,這兒如何使得,二子哥……"

"沒事兒,就讓他扶你吧!"唐峰輕笑著道.

二子也趁機接過了風千流的肩膀,輕笑道:"風哥,我扶你!"

"哎呦,不,這兒話說的,那謝謝老大,謝謝鬼面哥,您也早點兒休息,我先告退了!"風千流見沒辦法推辭,只好生受了.說實話,他雖然醉醺醺的頗有醉意,不過只是腳步有些趔趄而已,還不至于得人扶著.

"老大,您認為他真喝醉了嗎?"看著風千流的背影被二子扶著進了房間,鬼面忽然端起面前的茶杯來喝了一口,這兒才輕聲道.

上篇:正文 1463章 鯉魚     下篇:正文 1465章 暗狼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