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619章 蠢貨  
   
正文 1619章 蠢貨



外面的陽光仿佛一圈圈湧動的溫暖,蕩著路邊的樹葉,無聲無息的灑落在人的身上,原本的壓抑似乎低沉了許多,經過全城的搜捕,都沒有再現那些黑衣人的痕跡,如今街面上的華興社小弟少了許多.

只是,暴風雨前總是甯靜的,許多鼻翼靈敏的人都嗅到了一種山風呼嘯而至的味道!

"呵呵,諸葛大組長怎麼會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是要對我興師問罪嗎?"唐峰靜靜的矗立在醫院的頂樓辦公室,仿佛一個高高在上的主宰一樣,俯瞰著腳下的天地!

電話中傳來諸葛云風的聲音:"當然,要不然我給你打電話干什麼?"

唐峰眉頭一挑,嘴角勾起了一絲冷冷的笑意.這兒時,諸葛云風已然接著道:"你說你小子啊,我剛剛才剛找到泰國最紅的人妖,才剛剛摸了一把,還沒來得及問明白他的感受呢,便被人給揪了出去,說是讓我給你談談.你說,你小子好端端的又跟誰較勁啊?"

"我可先說好了啊,我找個人妖可不容易,回頭你可得賠我一個!"

唐峰凌厲的仿佛寶劍出鞘一般的眉頭漸漸的向下落了下去,輕笑一聲道:"呵呵,你不就是想知道人妖被摸是一種什麼感覺嗎?簡單,回頭我讓雄鷹給你找最好的泰國醫生,給你動點手腳,你就知道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感受了."

"別,可別."諸葛云風聞言忙討饒道:"我可沒那種以身伺虎,舍生取義的精神,你還是饒了我吧.我一會兒就回國,怎麼樣,我記得你還欠我一頓好酒吧?我可是聽說,你在金正陽,不,現在應該是叫大漢國王的那里,弄了很多的好酒,這兒回得給我補上吧?"

唐峰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好啊,只要你諸葛大組長不嫌棄我的下酒菜太過簡陋就行."

"不嫌不嫌,能讓你死神破費一次,那就是涼開水,喝起來也得別別人家的酒強!俗話說,人生得意須盡歡,哪兒管明天喝北風!死神,我聽說你那里出了點麻煩,怎麼樣,要不要我幫忙?"諸葛云風這兒才繞回了正題.

唐峰輕輕一笑,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已經處理好了."

"嗯,那也行,我知道你搞那麼大的動靜,就是想要敲打一下上邊,讓他知道你這兒個小民可不是任由他們捏揉的,這兒個我能夠理解.不過,你是不是先讓你的集團運轉起來呢?你這兒一個小時那可就是損失少幾百萬呢,我在一邊光想想就替你心疼!"諸葛云風輕聲道.

唐峰眉頭一挑,冷笑道:"呵呵,我哪兒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去敲打上邊?我活的不耐煩了嗎?我的老婆,我的親人被人暗殺,我不生氣!因為我死神這兒麼多年奔波在外,雖然也風光過了,可也結下了不少的仇人!若是有人對他們暗下殺手,我回頭去找他們報仇就是!"

"可現在,對我下黑手的人,竟然是我一直從心中守護的人,我的女人,差點兒在小產的時候被他們給攔住,哼哼,他們應該得向上天祈禱一下,因為他們畢竟沒有做這兒樣的蠢事,不然,我一定會親自劈了他們,為自己的兒子報仇的!"

唐峰的話中透著一股強大無匹的自信,這兒是因為他堅信自己的實力!

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因為別人的一句話,便將之奉為自己的夢想而出來闖蕩天下的毛頭小子了,也不是那個在江湖上的腥風血雨中掙紮求存的出道晚輩.如今的他,已經傲視群雄,已經俯瞰天下!

他甚至不必再看著任何人的臉色形勢,不必再害怕任何人的威脅!哪兒怕這兒個人擁有著一個國家最頂尖的權勢,若是威脅到了他的親人,他的兄弟,那他依然會毫不猶豫,毫不留情的予以反擊!

無數的血雨腥風,利益爭執,已經讓當初的那個熱血沖動的憤青唐峰,完成了向一位鐵血冷酷的梟雄的初步蛻變!

諸葛云風對于唐峰的這兒種變化感覺最明顯,因為從他認識唐峰以來,唐峰便一直處在這兒種蛻變的高峰期,而且越來越明顯!

"當然,就算你不劈了他們,若是他們干出這兒樣的事來,我也留不得他們!"諸葛云風順著唐峰的話道:"不過,有一點兒我可以跟你保證,上面絕對沒有動你的意思,要不然我絕對不會在這兒個時候給你打電話!"

唐峰點了點頭,淡淡的道:"我相信你,不過我也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諸葛云風一聽便知道他是鐵了心的要給那些想要對付他的人一個警告了,奈何他根本不能保證,上面的高層中就沒有想要對付唐峰的人.比如,1號,比如張將軍,甚至是他自己,唐峰越來越強大,越來越難以控制,這讓他們對于唐峰產生了一種恐懼.

而正是這兒種恐懼,使得他們有的時候難免產生一種極端的想法,就連他也不例外.

只不過他會有對付唐峰的念頭和想法,完全是處于整個國家安全穩定的方向考慮,而只要唐峰的存在比他的消失更有意義,那這兒個想法他就不會付諸實施.可那些處于利益,處于私憤,甚至是處于仇恨而想讓唐峰和華興社消失的人,會怎麼做那他就不能保證了.

眼下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諸葛云風吐了口氣,輕聲道:"也好,如果不能將這兒座大山狠狠的撼動幾下,那山中的老虎是感覺不到害怕的!"說完,諸葛云風便輕笑道:"行了,咱們不談這兒些鬧心的事兒了,你可記著擺好酒宴,我可等著你還我這兒頓酒席呢!"

說完,便輕輕的掛了電話,將電話一扔,諸葛云風便冷冷的暗罵了一句:柴老頭真的是越來越糊塗了,竟然惹出這樣的事兒來,難道他以為死神還是一個小社團的領袖那麼簡單嗎?哼,這兒一次你怕是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想了一下,他又拿起電話,他原本就是奉命試探一下唐峰的態度的,此時得到了答案,當然要向上彙報了.

唐峰將電話往旁邊一丟,嘴角漸漸的泛起了一絲冷笑.如今的華興社內部,似乎湧動著一股股的古怪的浪潮.仿佛有人在刻意煽動下面的那些小弟的情緒,巴不得讓華興社跟政府的軍隊來個巷戰,打個你死我活似得!

可誰知道,那是他故意為之,目的就是將那些心懷叵測,隱藏在暗處的家伙都引出來?暗堂,執法堂,還有他的金風細雨樓,此時已經全都運轉了起來.而這兒次的暴風雨,他將會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柴老頭又能如何?他是個軍人,永遠不明白政治這兒個東西,是軟刀子,是殺人于無形的.他以為他是高高在上的軍區司令,自己就奈何不了他嗎?

未必!

唐峰冷笑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n省1y市,華興社的斗堂總部中!鬼面接到了田雄的拜帖,嘴角愣了一下,半晌才對著田雄派來的那小弟道:"你回去告訴田雄,就說鬼面一定會如約而至!"

"呵呵,鬼面老大是個信人,我回去之後一定告訴我們老大!"那小弟笑呵呵的答應一聲,轉身就要退出去.

鬼面忽然一抬手,一道寒光從他的耳邊飛了過去,直直的沒入堅硬的牆體兩寸有余,可見鬼面這兒一手的手勁是多麼的巨大.

"記住,我不是什麼老大,而是斗堂的堂主.我們華興社只有一個老大,那就是死神.記住了,不然,下一次我這兒刀可就不是走你的頭頂,而是從你的喉嚨間飛過去了."鬼面看著自己面前的拜帖,頭也不抬的道.

那小弟的臉色仿佛渲染過似得,黑一陣白一陣的變了一陣,半晌才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鬼面哥,要不要將這兒消息彙報給老大?"旁邊的一個小弟皺了下眉頭,輕聲道.

"不必了,眼下xa的形勢複雜,我們沒有必要再給老大增添煩心的事兒!我自去會會那個田雄,看他有什麼打算就是!"鬼面淡淡的道.

"那咱們帶多少兄弟去?1Z縣雖然是咱們的地盤,可是已經在咱們跟洪幫接壤的邊遠地區了,咱們的人手並不多,若是帶少了,萬一那個田雄對咱們下黑手,那咱們出事兒了是小,若是田雄以為咱們內部紊亂是個機會,趁機攻擊過來,那可就不妙了……"

原本挑著眉頭還想拒絕的鬼面,聞言不禁點了點頭,他不為自己的小命而擔心,可是既然n省是老大交到他手上的,那他就必須要盡到守護的責任!

"好吧,你帶五百名精銳的小弟,到1Z縣埋伏,如是田雄真的有異動,那我們便鼓噪殺出,生擒了田雄那斯!"鬼面冷聲道.

那小弟急忙答應著朝外走去,當他走出辦公室的時候,他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詭異的笑容,喃喃的道:"這兒可真是人走運,城牆都擋不住啊,我正愁怎麼立功呢,這兒功勞就送上門來了.待我……哼哼,我看到時候這兒大功誰還能跟我搶!"

不過,只能挺著了,好在火車也算是專利了吧?只祈禱學校滴那幾頭牲口,能痛痛快快的將那張關系著俺未來幸福的小破紙條還給俺,上帝保佑他祖宗,長命百歲……

上篇:正文 1618章 田雄的拜帖     下篇:正文 1620章 揮著鋤頭挖牆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