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629章 出手  
   
正文 1629章 出手



"在路上遇到的那個殺手,從他身邊現的."唐峰單手將那枚勳章捏了起來,然後單指一彈,勳章便飛了起來,在陽光和輕輕的飄揚在空氣中細小微塵中,朝著羅莎的頭上飛了過去.

"本來就打算讓你看看呢,想不到你這個時候就到了,幫我看看,這兒是什麼組織的標志?"

羅莎眉頭一挑,一雙好看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眯了起來,她手腕一抄,便將勳章握在了手中.慢慢的將手縮回眼前,然後將手挪開,只見晶瑩剔透,仿佛細膩的白瓷一樣柔嫩的姣姣玉手上,一枚銀質的勳章靜靜的躺在上面.

羅莎的眉頭一動,目光落在勳章上,停頓了不到一秒,眼神便由好奇猛的一縮,變成了凝重之色,隨即整個人從沙上彈了起來:"暗殺者俱樂部?"

"嗯?不是獵人協會嗎?"唐峰不禁眉頭一皺,輕聲道.

"不是,獵人協會的標志只是一支單純的弓箭."羅莎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這兒是暗殺者俱樂部最頂級殺手的標志,擁有這兒種標志的人,跟朱雀堂所謂的級殺手差不多,至少都是像我們師兄弟這兒個級別的殺手."

唐峰嘴角一咧,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笑呵呵的道:"看起來,果然是有人想要我的命,而且是想要混淆視聽."

"嗯?什麼意思?"羅莎畢竟是朱雀堂的王牌殺手,剛才只是因為想到華興社現在面臨的壓力,可以說是內外交困.尤其是面對政府,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冷不丁的又見到這兒個號稱是殺手界三大殺手組織之一的暗殺者俱樂部王牌的標志,擔憂之下才會有這兒麼大的反應.

如今一旦冷靜下來,那個沉著冷靜殺人于無形的夜羅刹便又再次恢複了.

唐峰輕聲道:"這兒個殺手的槍法很不錯,反應也很快,我可以肯定,他躲藏在暗處朝我們開槍的時候,是處在那層小樓的邊緣的.可是我用導引彈朝他開槍的時候,他竟然退到了天台的中央,這兒就說明他的反應,就算是比起我來也不遑多讓."

"請這樣一個級殺手來,卻連用的子彈都毫不掩飾,這兒說明什麼?"

羅莎擰著眉響了一下,忽然兩眼一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要你看到這兒一切?"

"不是我,而是我們."唐峰冷聲道:"如果我被人給干掉了,可是在現場卻現了軍方提供的武器,那其他的人會怎麼做?"

羅莎不假思索的道:"當然是為你報仇了."她本來就是將腦袋別在腰帶上討生活的,見慣了生死和槍林彈雨,當然知道這個世界是充滿了意外的.哪兒怕你身價千萬,也有可能喝一口水就給嗆死了.

有可能你身手過人,是百人斬,可若是醉酒掉在了陰溝里,一樣會窒息而亡.這兒還是好的,像那種足夠倒黴的,比如曆史上那個進廁所時候掉進茅坑死的哥們,他又能找誰說理去?

所以,當唐峰說他被干掉的時候,羅莎根本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樣,上去捂著他的嘴兒說,不許你亂說.那是蕊兒和靜婕才能干出的事兒,而不是她羅莎.

"沒錯."唐峰對于羅莎的反應沒有一點兒不滿,他點了點頭冷哼道:"這兒一次我們的這兒個敵人,不僅是要干掉我,而且還要將整個華興社都傾覆.我想了一下,軍方之中有這兒個能量和動機的,只有一個人."

"柴家?"羅莎也知道當初唐峰和柴傑結怨的事兒,想也不想便說了出來.

唐峰點了點頭道:"沒錯,柴傑因為綁架蕊兒和靜婕,已經被一夢,一塵她們給閹掉了.不過,以那個柴大少的性格他是不會善罷干休的.他的爺爺是1Z軍區司令員,也只有他他想要對付我們的時候,會倚仗軍方的力量."

羅莎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殺機,冷聲道:"要不要我去殺了他?"

唐峰搖了搖頭道:"不用了,他雖然不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可他爺爺的身份畢竟在哪兒擺著呢,絕不是好殺的.其實那個柴大少我倒是不怎麼放在心上,像他那樣的玩紈绔子弟,就算是十個綁在一起,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可是,我擔心的是他爺爺,如果柴老爺子想要對付我的話,那以他的能量就算滅不掉我們,也將會給我們帶來巨大的麻煩,我們的身邊就像是有一只巨大的狗熊矗立在哪兒,只要一出現漏洞,便會遭到狗熊的致命一擊."

唐峰輕聲道:"這兒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只有千日做賊,哪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再說,防的了一時,我們防的了一世嗎?"

"你的意思是,柴老爺子就是那頭狗熊?"羅莎眉頭一挑,眼中閃爍著淡淡的笑意道.

"不錯,所以我才給你說,對付柴傑並不能將事情解決."唐峰淡淡的道:"或許我這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是柴老爺子必須得下台.因為這兒一切若不是他暗中策劃的話,那個柴傑也是我必欲除之而後快的人物,保不齊他老人家哪兒一天突然將這兒事在拎起來."

"沒錯,到時候我們跟這兒狗熊之間,就必然會有一場異常激烈的較量了."羅莎輕歎道.

"所以,這兒一次我們必須要將柴老頭一起擺平.這兒個老頭子教育出了柴大少這兒樣的孫子,還給他配置保鏢,現在又給了他這兒麼大的權利,他就算是真的有兩下治軍的能力,也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司令."

"既然已經決定跟他們做敵人了,那就要將他們狠狠的踩到地上,不給他們翻身的機會."唐峰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忽然壓低了聲音,朝著羅莎囑咐了幾句.

羅莎眉頭一挑,沉聲道:"這兒樣行嗎?"

"這兒是唯一的辦法,他既然可以利用他們,為什麼我不可以?"唐峰淡淡的道:"行了,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

羅莎想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正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有的時候,一個人,尤其是身居高位的人,就算他潔身自好,若是管不住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任由他們禍國殃民,依然是昏官一個.

因為他既然站到了那個位子上,他所要負責的就是他下面的那些人,而不是他自己.這兒就像是古代的皇帝,有的人並不勤政,只是每天的各自游玩自得,卻能將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被稱為什麼明君聖主,可有的人呢?

每天勤勤懇懇,戰戰兢兢,可依然落的國破家亡,萬民遺棄不說,還得承受億萬年的唾罵,原因何在?就是因為他沒有管理好下面的那些人.

同樣的道理,柴大少作惡是因為他這兒個大少爺天生紈绔,可是柴老爺子難道就不需要負什麼責任了嗎?

哪兒有這兒樣的好事兒!!!

反正唐峰是將自己遇襲,遭人刺殺的事兒全都指向了柴老頭,現在他所需要的就是給上面一些證據,讓他們能夠做的名正言順,理直氣壯而已.

只有讓他們覺得,這兒麼做是應該的,如此一來用一個本就不牢靠的柴老頭,換取現如今上面最需要的時間,換取華興社的全力支持和西北部的穩定團結,上面簡直就是何樂而不為!

羅莎走出去還沒有多少時間,唐峰正准備起身再去看一下自己的寶貝兒子,卻不想這兒個時候王勝突然走了進來.

"老大……"

"嗯,你身上的傷沒事兒了吧?"看著王勝肩膀上纏著的繃帶,唐峰忙打斷了他的話,輕聲追問道.

"沒事兒了."王勝咧嘴兒一笑:"這兒麼點小傷,只要耽誤不了晚上的事兒,那就絕不會影響到我白天的工作."

"嗯,你這兒時候不再暗堂的總部呆著,跑這兒來干嘛?街面上沒有再出現大兵吧?"唐峰輕聲道.

"沒有,不過現了不少便衣,只是他們並沒有流露出什麼敵意,所以我便讓下面的小弟盯著呢,沒有驚動他們."王勝忙道.

唐峰想了一下道:"那你可得囑咐一下,讓他們將人都看好嘍.現在可是非常時期,你讓他們都打起點精神來,若是出了一點兒叉子,咱們可就麻煩了.對了,另外,最好能想辦法控制一下他們的行動."

"老大,您的意思是說讓我將他們都抓起來?"

"抓什麼抓?你這兒又沒有證據,全都是草木皆兵,若是抓錯了人怎麼辦?"唐峰沒好氣的道:"我讓你控制他們的行動,不是讓你控制他們的人,而是讓你想辦法,讓他們聽不到他們想聽的,看不見他們想看的."

王勝兩眼一亮,嘿嘿笑道:"老大,還是你陰險啊!"

唐峰得意的一笑,毫不客氣的笑納道:"那當然,這兒就是太極中的推手在陰謀中的運用.哦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兒?"

"嗨,你要不問我差點忘了,我剛剛接到手下的消息說,沈晴被人給搶走了."王勝探手在自己肥嘟嘟的額頭一下,油光膩膩的肥肉頓時出了輕微的顫抖.

上篇:正文 1628章 威哥的警告     下篇:正文 1630章 驚豔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