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640章 威哥雄哉  
   
正文 1640章 威哥雄哉



柳生呂丹是個不肯吃虧的人,尤其是羅莎在他的眼中還是個獵物,他竟然被自己的獵物所傷?柳生呂丹暴怒之下單手在臉上抹了一把血,便轉身殺了回來.

臉上一道嬰兒小嘴般深可見骨的口子,鮮血滿臉,眼角猙獰,一綹綹的頭散亂的搭在他的臉上,柳生呂丹恍若厲鬼一般,帶著滿身的殺氣,一手持刀,對著羅莎便是一記華麗無儔的疾風十字斬!

薄而修長的刀刃,在他的手中快的舞動!

沈蘭剛剛認出羅莎,見他受了傷本想勸羅莎趕緊走,卻不想一眼看見柳生呂丹的模樣,頓時失聲驚叫出聲.

羅莎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兒,忙快的後退一步,撇了她一眼.等她再回頭的時候,柳生呂丹的長刀已經到了近前.羅莎忙用匕向前一點兒!

剛剛一動,她便已經觸動了傷口,渾身幾乎都麻痹了.現在匕冷不丁的撞到柳生呂丹的長刀上,哪兒還握的住?

嗖的一聲,羅莎手中的匕應聲飛了出去.柳生呂丹哈哈大笑,狀若瘋狂的舉刀再劈.

"當……"火花四濺!旁邊橫著伸過來一把大刀,竟然擋住了柳生呂丹!

"是你?"柳生呂丹眉頭一挑,一見到威哥頓時驚怒出聲,他沒想到一個中了他五六槍的男人竟然會在這兒個關鍵的時候出來擋橫.

"是我!"威哥嘴角點著煙,嫋嫋蕭蕭的青煙,雖然渾身帶血,可是他握著一截開山刀的手依然堅定有力,他的臉上依然帶著一種淡定從容的笑容,仿佛勝券在握似得.

柳生呂丹一見到他這兒樣子,便像被點了的刺猬似得,毛一下便豎了起來,他眼中閃爍著森冷的殺機,冷哼道:"是你又能怎麼樣?能擋得住我嗎?"

說著他猛的一用力,手中的長刀頓時朝威哥的方向壓了過去.威哥也跟著力,柳生呂丹卻趁機跳到了一邊.

他握著手中的長刀,因為他在個羅莎厮殺,旁邊的幾個手下自然就放松了對威哥的警惕.實際上包括他在內,都沒有想到威哥在中了這兒麼多槍之後,竟然還有能力出手.所以竟然被他摸到了旁邊,然後趁機跳了過來,救下了羅莎!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沒有注意,至少那個奉命拿著小威做威脅的倭國人一直在盯著威哥,只不過他也沒想到威哥竟然會在這兒個時候不管自己的兒子,而去救別人罷了.他都已經搭在了小威背上吊著的那個繩子上的刀又悻悻的朝旁邊舉了一下.

老是這麼舉著,真***累啊!

"再說,你難道忘了你的兒子還在我的手上?"柳生呂丹冷笑一聲.

聽他這兒麼一說,那個剛剛想要將手中的刀離開一會兒休息一下胳膊的倭國人頓時又將刀挪了回去.他這兒次動作稍微大了點兒,差點沒將繩子給割斷.不過就算是這兒樣,也割開了一半,嚇的這兒小子急忙又朝回收了收.

威哥目光朝著十幾米外的兒子看了看,十幾米的距離,平常的時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轉瞬即至,可是現在卻不啻于一道天塹!

威哥兩手握著刀,嘴里吧嗒吧嗒的抽了兩口煙,淡淡的道:"呵呵,眼下他老子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還得連累一位好朋友,哪兒還顧得上他?不過,若是能夠先宰了你,或許我還有機會救他!"

"呵呵呵,"柳生呂丹仿佛聽到了最好聽的笑話似得,他環目看了一眼旁邊的三個手下,冷聲道:"除非我死了,不然不准你們出手,我要活劈了這兒個威哥!"

"嗨!"那幾個手下立即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一聲,他們從小就被灌輸了服從命令的意識,即便是看上去很不合理的命令,他們也絕對不會多問,而只是老老實實的答應下來!

威哥笑了,他知道無論他能不能活著做出這兒間倉庫,他都可以為自己報仇了.他用牙齒咬著撕下一塊衣角,將刀柄和手纏在了一起.子彈的傷口處全都流著血,若是柳生呂丹仔細看一下的話,會現威哥中槍的傷口都非常的奇怪.

那鮮血只是在動作大的時候,才會從四周溢出,他若是站在哪兒里不動,幾乎就沒有什麼影響!

可惜,他沒有這兒個心情.眼見威哥用布纏刀,大有力氣不竭,死戰不止的架勢,柳生呂丹眼中洋溢著一種變態一樣的興奮.他喃喃的舔了口嘴邊的鮮血,恍若一個處了二十多年的哥們,冷不丁的現面前躺著十幾個一身不掛的美女一般,嗷嗷叫著就撲了上來.

威哥低著頭才剛剛纏完,他淡淡的道:"以前,咱的祖宗教你們做人,今天,老子再教你們用刀!"

唰的一下,威哥手中刀便揚了起來.快,快的讓人難以捕捉,雖然是後卻先至了.而且一下便戳在了柳生呂丹長刀最難力的地方!當的一聲,柳生呂丹自以為必殺的一刀別蕩的不由自主的向上拋了起來.

威哥的身體猛的踏前一步,仿佛那身上不是掛著槍口,而是完好如初似得,動作敏捷的像是出來捕獵的野狼,一刀凌厲的對著柳生呂丹的頭顱便斬了過去.

同樣的是一刀橫斬,雖然由柳生呂丹的那個東洋刀施展開來,更加的陰冷,可是在威哥的開山刀手中卻顯得更加霸道,凜冽!

柳生呂丹想也不想急忙豎著刀在身前一擋,當的一聲火花迸現,就仿佛被大錘給砸中了似得,身不由己的向著旁邊跌倒了過去.

"看好了!"威哥忽然長笑一聲,粗壯的身子仿佛一座巍巍雄山一般,充滿著一種莫名的陽剛豪氣!他隨著話音猛的朝旁邊踏出了一步,然後刀詭異的出現在了柳生呂丹的另一側!

嗚……

又是一刀橫斬,依然是對著柳生呂丹的丹陽魁!柳生呂丹的身體才剛剛站穩,他手中的長刀這個時候就是朝著威哥劈過去,也絕對抵擋不住,所以只得故技重施,身體微微一側,腳下做好了力的准備,然後鼓足了全身的力氣,將刀往前一擋,大喝一聲:"開!"

或許是因為用力太大的原因,他臉上竟然迸出一股血來,濺到了他的東洋刀上,讓他的神情看上去更加的淒厲!

"開不了!"在威哥豪邁的笑聲中,柳生呂丹的長刀跟威哥的開山刀又撞到了一起.柳生呂丹的身體雖然在竭力抗拒,可是刀身上傳來的大力,卻讓他不由自主的向另一邊退了過去.

威哥身形一動,再次出現在另一邊……

兩人的厮殺突然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威哥手中的開山刀明明比柳生呂丹的長刀要短,用的還是橫砍的招式.只要柳生呂丹向前一劈,雖然不一定會在威哥的開山刀砍在他脖子上的時候將威哥劈成兩半,可至少也能夠跟威哥拼個兩敗俱傷.

可是,他卻偏偏選擇了橫擋,然後被拍的像滾地葫蘆似得,左邊右邊,左邊右邊,竟然步步後退……

沒有人明白柳生呂丹此時的感受,他滿心的郁悶,滿心的惶恐,滿心的後悔,可是失去了對節奏控制的他甚至連說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威哥的每一刀,都必須讓他卯足了全身的精神和氣力去應付.

這是什麼樣的刀法?

眼前的這個男人,仿佛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變成了一頭狼,他手中的刀則變成了鋒利的狼爪.一頭凶殘,迅猛,凌厲,冷酷的狼.他為了守護自己的親人,守護自己的朋友,它的利爪每一次揮舞,都是一次全心全神的出擊.

狂暴,雄壯,充滿了讓人絕望的氣勢!這兒是一個讓人無法抵擋的狼一樣的男人!

柳生呂丹心中不斷的呼喊著,他知道威哥的攻擊雖然凌厲,可是只要過了那個勁頭,不,只要打亂了他的節奏,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他絕對擋不住自己的凌厲的反擊.

可是,他自己卻是絕對撐不到那個時候的,因為沒等威哥的氣力用盡,節奏散亂,他自己就已經撐不住了.他已經明白了威哥的意思,他是想要砍他手中的武士刀,然後趁勢取他的性命.

可他就算明知道是這兒樣,依然無法阻止.他知道自己手中的長刀已經出現了一個長長的口子,搖搖欲墜,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可是威哥手中的長刀就仿佛會魔術似得每每都從那個角度而來.讓他不得不用盡全力去抵擋.

而用盡全力的結果,就是用自己東洋刀最能受力的部分,也就是威哥砍中的那部分……

沒有比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死亡來臨更讓人焦慮,彷徨和恐怖的事情了.柳生呂丹甚至想要拋去所謂的武士道精神,呼喚自己的同伴趕緊來援助,卻也沒有機會.他只能像是一艘隨時會翻的小船一樣,在風浪來臨的時候掙紮一下,只期望這兒風浪能夠在下一刻停止!

可是,船還沒翻呢,這兒風浪能停止嗎?

上篇:正文 1639章 羅莎也受傷     下篇:正文 1641章 血染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