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662章 通用收購  
   
正文 1662章 通用收購



唐峰眉頭一皺,沒好氣的道:"你這兒不是一個問題嗎?你先給我說說,朱雀權戒?什麼意思?你認識這兒枚戒指?"

威哥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解的道:"你不認識?你不認識這枚戒指,那為什麼它會帶在你的手上?"

唐峰朝那里一坐,老神在在的道:"它為什麼不能在我的手上?難道你認為它還有更好的去處嗎?"

"當然,這兒是……"威哥忽然頓住了,他目光炯炯有神的盯著唐峰,沉聲道:"你見過他了?"

"誰?"

"朱雀堂的大長老."

唐峰靜靜的盯著威哥,兩人的目光緊緊的糾結在一起,半晌唐峰才點了點頭道:"沒錯,我見過他了."

"他來找的你?"威哥沉聲道.

"是!"

"你將他殺了?"威哥眉頭動了一下,低著頭,可是另一只手卻漸漸的在握緊.他在抖,是的,他的確是在抖.雖然他在努力的克制,可是他的身體卻在不受控制的抖.

唐峰看了他一眼,半晌才吐了口氣,沉聲道:"雖然我想這兒麼做,可是,我卻下不了手.他老了,風燭殘年,雖然還有朱雀堂大長老的余威,卻已經沒了讓我不擇手段除去他的必要.時間,或許比我手中的刀要鋒利的多!"

威哥的身體輕輕的抖動了一下,沉聲道:"那,這兒枚戒指怎麼會落入你手里的?"

唐峰心中暗歎一聲,當初他剛剛見到威哥的時候,他是多麼的普通,淡定.那種睥睨的豪情,甚至連他這兒位西北王都不放在眼中.他可以猜得出,威哥剛剛救他的時候,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的.

可是現在,他卻在緊張.因為他在乎,所以他無法控制的緊張.

"他讓我將這兒枚戒指傳送給你,現在看起來,他似乎想要將朱雀堂交給你."唐峰淡威哥霍的一下抬起了頭,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射出如有實質般的光芒,半晌他才淡淡的一笑,隨手將戒指拋了過來,淡淡的道:"好容易到手的權利,他就這兒樣放棄了,我怎麼可能會傻到去替他將那個出力不討好的活兒再背起來?"

唐峰一伸手將那戒指接到手里,詫異的看了威哥一眼,揚眉道:"你竟然不要?"

"我當然不要."威哥慢慢的又躺了回去,目光從那戒指上瞄過,他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一點兒異樣的神色:"我現在每天吃飽了,安安穩穩的抱著老婆孩子,貓在熱炕頭上,喝一杯小酒,看一會兒電視.若真是閑得無聊了,出去找人打打牌,找地方搓一頓,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喜歡了我就開上出租車,滿xa城的轉上幾圈.順道看看這兒千年古都的風景.若是不願意干了,便將車子朝哪兒一放,就憑你嫂子賺的這兒些錢,也夠我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還能給兒子留下生活費的.我這兒神仙一般的日子過著,哪兒有掉轉回頭去受苦受累的道理?"

"那東西,在別人的眼中是一塊香餑餑,可是在老子的眼中,卻是個喪門星!是個緊箍咒!"他看了唐峰一眼,正色道:"我現在已經習慣了風平浪靜的日子,你再讓我提著刀去砍人,我已經干不了了."

唐峰默默的吐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那你讓我怎麼辦?你跟那個大長老畢竟是相熟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將這兒枚戒指讓我轉交給你.這兒樣吧,你親自找他說明白,將這兒戒指交還給他得了.這兒是你們的家務事,我可不摻和了!"

說著,唐峰忙將那戒指遞了過去,威哥卻像是看到了燙手山芋一樣連連擺手,連聲道:"不要,不要,你將那害人的東西給我拿走,我才不要那破玩意.我給你說,你小子要是再這兒樣拐著彎的害我,我就直接從這兒上面跳下去,我不治了我.這兒樣也省的以後再受洋罪!"

唐峰聞言不禁露出一絲苦笑,他沒想到威哥竟然會給他玩這麼一手,這兒不是無賴嘛!他沒好氣的道:"那您讓我怎麼辦吧,這兒東西總不能讓我去交給他吧?我知道那個神出鬼沒的大長老在哪兒啊?"

威哥忽然抬頭看了他一眼,輕歎道:"大長老交給你戒指的時候是怎麼說的?"

唐峰眉頭一挑,大長老臨行前的那句話又在他的耳邊回響起來:若是他不收下的話,那就送給你好了.我老頭子主動送出去的東西,你總不會還要我再拿回來吧?

送給我?難道他,他想將朱雀堂送給我?不可能,這兒怎麼可能呢!他應該知道我恨不得將朱雀堂給滅了,想必他對我也沒有多少好感,他怎麼會將朱雀堂送給我?

若是他手下真的沒有能挑起大梁的人也倒情有可原,可現在他身後的那個羅乾連虎癡都能打敗,分明是個很不錯的高手.

不可能,不可能的.唐峰在心中連連搖頭.

他的神情落入威哥眼中,威哥的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奇怪的神色:"他該不會是要將這兒枚戒指送給你吧?"

唐峰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苦笑著道:"他似乎就是這兒麼說的,你若是不要,便讓我收著.他說自己送出去的東西還從來都沒有收回去過呢."

"他真的這兒麼說?"威哥驚訝的用胳膊一撐身體,觸動了傷口悶哼一聲又退了回去.

唐峰苦笑著看著自己手中的這兒枚戒指,他還是第一次這兒麼用心,這兒麼仔細的觀察著這兒枚戒指.

威哥在旁邊喃喃的道:"這兒老頭子這兒次怎麼突然這麼明白,看的這兒麼開了?這兒不是他的風格啊?"

"這兒一枚小小的戒指,怎麼會被你稱為什麼朱雀權戒的?它看上去也就是一枚普通的小戒指嘛!最多就是古玉的成色極好,有些年代而已!"唐峰皺了下眉頭對著威哥道.

"有些年代?我早就聽說你對古董這兒東西,一知半解,現在才總算是體會到了你強大的無知!"

威哥撇了撇嘴兒道:"你知道這兒枚戒指傳與誰手嗎?他是當年大禹治水,開山的時候現了一顆鳳凰棲息過的巨石,讓人砸開之後現的上古靈玉,而這兒枚戒指,便是由當時的能工巧匠精心制作出來的."

唐峰對于這兒個消息的真假暫且不論,單單是威哥一開口便從大禹治水開始說起,便將他嚇了一跳,差點兒沒將說理的戒指給摔了.這兒麼一枚不起眼的小東西,照他的說法,豈不是跟人類的起源一般長遠了?

"後來,這兒戒指便被大禹的自損當作他們夏氏的傳家寶,傳承了下來.後來,各地大肆分封,夏氏也漸漸的開枝散葉,有的甚至改換了名姓,等到後來,他成為了宿州馬家的傳家寶!"威哥躺在床上,微微眯著兩眼,目光中流動著一種緬懷的神色.

"而那個馬家有女名秀英,嫁給了一個姓朱的破落戶.然而讓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兒位姓朱的竟然是貴人降世,而且他日後打下了一座大大的江山,建立了大明帝國.于是,這兒枚戒指便又成了明朝皇族朱家的傳家寶物!"

唐峰在聽他提起馬秀英的時候,便聯想到了那位大名有名的賢德皇後.卻沒想到竟然真讓他猜著了.他挑起眉頭道:"那怎麼這兒東西又變成了朱雀堂的什麼權戒?"

威哥輕歎道:"權利啊!明太祖駕崩之後,傳位給皇孫.將他的兒子都略過去了,那些人當然不甘心了,這才有了所謂的靖難之役!當時已經登上皇位的朱允文並沒有死,而是化裝成和尚,逃到了南邊."

"這兒枚戒指便成了他隨身攜帶的東西,雖然有很多人支持他,可他畢竟沒有能力再打回京師了,便帶人漂洋過海到了南洋一帶.而後,這兒些人和勢力經過慢慢的演變,成了一個組織.因為當時追隨朱允文的有不少江湖高手,所以這個勢力便秘密的訓練了不少的殺手,以備那兒一天能夠光複大業."

"值得諷刺的是,大業變成了過眼云煙,那個勢力卻保存了下來,甚至比大明王朝存在的還要長久.而這兒枚原本是朱家傳家寶的戒指,也漸漸的成為了那個勢力的權利憑信.因為這兒枚戒指迎著太陽看的時候,會現里面有個活靈活現的鳳凰虛影和熊熊燃燒的火焰."

威哥長長的吐了口氣道:"所以那個勢力便被稱為朱雀堂.據說,當年的馬皇後就是因此才母儀天下的.朱雀堂在成立之初便明確規定,當家掌舵的人只有一個,那便是朱姓子孫.所以,這兒枚戒指和朱雀堂一起傳承到現在."

上篇:正文 逆天記     下篇:正文 1663章 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