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37章 斗堂內亂 三  
   
正文 1737章 斗堂內亂 三



那幾個小弟見阿九跑的不見了身影,非但沒有表現出一點憤怒,反而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陳歡的身影出現在樓梯間,立即有幾個小弟將被阿九打暈的兩個小弟扶了起來,那兩個人晃動著脖子爬了起來,一見到陳歡立即露出了笑容:"歡哥,那小子跑了?"

"嗯,你們兩個的演技不錯嘛,差點兒連老子也騙了過去."陳歡笑眯眯的看著兩人道.

"靠什麼啊,我們是真被那個阿九給騙了!媽的,這兒家伙太賊了,下手也真他嗎的夠黑的,也就是這兒小子忙著逃命,不然只怕我們兩個的小命都要沒了."一個小弟摸著被砍中的脖子罵道.

"屁,老子能讓你們出事兒嗎?那小子倒是敢下狠手,可他只不會有機會的!"陳歡沒好氣的瞪了那小弟一眼:"行了,都上去吧,這兒小子一回去,大頭那個家伙就不會有所懷疑了."

陳歡緊了緊手里的刀,旁邊的幾個小弟拿著水管,開始朝一樓灌水.

阿九一口氣跑了好幾道巷子,見沒有人追他這兒才停了下來,他轉過頭四周看看,也沒現斗堂的人,這才找了旁邊的一個小店,見里面有公共電話,立即給大頭掛了個電話.

問明了大頭所在的位置,阿九轉身就走.後面老板娘追了出來:"唉,你***窮死鬼托生的,打個電話也逃票?小心出門讓車撞死啊……"

後面傳來了勞保娘彪悍的罵聲,阿九連頭也不敢回,只是悶頭一個勁的頭.他嘴里喃喃的罵道:"他娘的,要不是剛才將錢都被摸走了,老子非用錢塞住你的嘴兒不可."

等到陳歡到的時候,大頭的怒火才剛剛泄完,一見到他,大頭的火騰一下就冒了起來:"你***還有臉回來?啊,三百多個人,連個放屁的時間都沒撐過,就讓人一口給吃了?你他嗎的是怎麼帶的隊?"

阿九苦著臉干笑道:"大頭哥,您別火啊,這兒一次實在是怪不得我,也不能怪兄弟們,這兒只能怪鬼面太陰險了.誰能想到他拉了燈,在地面上潑了油,又撒了豆子啊?我也是一時不察,這兒才著了道.不過,我已經打探出來了,鬼面真的在總部."

"嗯?你見到了?"大頭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阿九到了這個時候,只能硬撐了:"沒有,不過我聽見了鬼面給他手下的人下令了,他們忙著布置防禦,催促下面的人支援呢."

大頭聞言臉色這兒才緩和了下來,他嘴角露出一絲猙獰之色,冷聲道:"好,他既然在那里,那我們就直搗斗堂的總部,活捉鬼面."

阿九眼中閃過一抹凶光:"大頭哥,我阿九願意給你打前鋒,這兒一次我一定將那個鬼面和陳歡的人頭提到你面前!"

"不,我只要陳歡的人頭,鬼面,捉活的!"大頭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可不傻,若真的殺了鬼面,那可就等于*著死神出手了.有洪幫的支持,對付一下鬼面嘛他還有這兒個勇氣,可是讓他跟死神遞爪子,他還真沒那個豪情.

阿九心知肚明,連忙點頭.就在陳歡他們的人開始出動直奔著大頭殺去的時候,離著紅星社總部最近的各個堂口開始了迅增援,而遠處的人手也開始了集中.這兒一點大頭早就有所預料,他帶著兩個堂口的人直指鬼面這個斗堂的核心,兼軟肋.

其他的人則在狂虎馬飛,靈狐聶遠的帶領下,朝著斗堂散落在各地的勢力進行搜刮.

他們不能將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如果雞蛋打了的話,那可就全完了.所以,他要做兩算.若是能夠捉住鬼面,那自然一切好說,他們將帶著斗堂這兒份大禮去投靠洪幫.若是最終失敗了,那馬飛,聶遠兩人的搜刮,也可以攫取大量的錢財,他們可以通過洪幫的安排,離開這兒是是非非的圈子,找個地方定居下來.

"咱們現在怎麼辦?堂主?"就在1y的外圍,一名小弟朝坐在那悠閑喝酒的玄狼問了起來.這兒是一個莊園,離1y的市中心不算遠,只有兩里多地的路程,可是在保密性上卻足以讓他們不被斗堂的人現,尤其是現在斗堂內亂的時候,相信鬼面是沒有功夫顧及他們的.

至于說手下的人稱呼他為堂主,那是因為田雄已經答應,如果這一次他能夠重創斗堂,干掉鬼面,那他就是洪幫冥堂的堂主.他做不成華興社暗堂的老大,可這兒洪幫冥堂第一人的位子,卻是跑不掉的.

玄狼冷笑一聲,淡淡的道:"著急什麼?他們不是說現在還不需要咱們出面嗎?那咱們就不用管,等著看戲就成.讓下面的兄弟都吃飽了喝足了,當他們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我們就是那壓倒天平的最後一根稻草!"

"是!"那小弟答應一聲,笑眯眯的退了下去.玄狼將面前的酒喝了一口,這兒才淡淡的道:"暗狼,現在棋我已經下出來了,就不知道你會怎麼破呢?"

他望著頭頂的夜空,就仿佛看到了暗狼似得.被他惦記著的暗狼,此刻正靜靜的坐在路邊的一輛車中.

"都准備好了嗎?"暗狼淡淡的道.

"放心吧."一個清脆的女聲響了起來,她敲著電腦看了四周停的車子,輕笑道:"只要能夠找出他的位子,這兒一次他就在劫難逃.只是,斗堂這兒里……"

"放心吧,鬼面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只要我們能夠壓制住玄狼,洪幫這兒個最大的變數,大頭,許飛,聶遠之流,跳梁小丑而已,他們還沒有對付鬼面的資格!"暗狼淡淡的道.

"如此一來,那我就放心了.省的回頭她說我拿著鬼面冒險,找我算賬."跟暗狼說話的這兒個女子,二十七八歲,不施淡粉的臉上恍若一副青山綠水的畫面,看向暗狼的眼中也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韻味.她不是別人,正是現在暗天使的負責人,顧曉珊.

別人找不到暗狼,可她身為暗堂曾經的一方大佬,又掌管著暗天使,怎麼會找不到?

暗狼正是通過她,才調動了五百執法堂的小弟,五百將堂訓練的小弟,再加上暗狼自己的親信人馬近千人,在他想來足以對付的了玄狼的計劃了.只是眼下玄狼沒有動,所以暗狼也不敢輕舉妄動,以免落入了玄狼的圈套,那時候可就不是斗堂一處火情,而是連他和暗堂也給一起燒著了.

"唉,人家對自己的男人可是一心維護,你可別連累我啊!"顧曉珊看了暗狼一眼,輕聲道:"若是會頭她問起我,可得你替我去說去!"

暗狼閉著眼睛靠在後面,沒有吭聲,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顧曉珊眉頭一皺,喃喃的道:"死人."

暗狼的臉皮抽*動兩下,卻沒有吭聲.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現他跟顧曉珊之間的關系似乎變的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了,或許是從她離開了暗堂以後吧.沒有了上司和下屬之間的這層關系,他們就變成了同事,變成了男人和女人.以至于連暗狼這兒麼遲鈍的人都現不對了.

只是暗狼現在還沒有考慮過要成家立業,現在華興社還不穩定,還有許多的事情等著他去做.尤其是現在暗堂出現內亂以後,他眼下最大的心願,也是唯一的心願便是干掉玄狼,解決掉這個社團的心腹大患.

沉默了半晌,暗狼忽然幽幽的道:"等干掉了玄狼之後,我得向老大,向鬼面負荊請罪."

鬼面現在很平靜,非常的平靜,只是一雙眸子里仿佛閃爍著火光似得,帶給人一種沉悶的壓力.他旁邊跟著兩名刀鋒,此時他們就站在一座酒店的樓頂上,俯瞰著兩條街道外的斗堂總部.

在他的後面,是兩位刀鋒護衛,他們的身軀站的筆直,警醒的注視著周圍,在這兒四周,還有七八名暗堂的執法隊拿著槍警惕著遠處,他們的唯一任務,就是警惕能夠威脅到他們的狙擊手.至于這兒樣的夜晚,是沒有辦法對大頭們進行狙殺的.

"堂主!"被鬼面點名的十多個負責人走了過來,他們每個人的手底下都有兩百多人,遍布這兒1y的各個角落.

"告訴那些外圍小弟,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能干掉一個叛徒,兩萬獎金.砍傷一人,五千,兩人一萬,三人兩萬!你們手下的那些小弟也是一樣."鬼面沒有回頭,而是站在天台上俯瞰著整個1y,平淡的語氣中充滿了濃郁的殺機!

"是!"那幾個小弟非常興奮的答應了下來,然後鬼面低聲吩咐了他們幾句後,幾個人快的離去.就在他們離去沒一會兒,鬼面便冷聲道:"走,換個地方."

上篇:正文 1736章 斗堂內亂 二     下篇:正文 1738章 斗堂之亂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