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50章 將歿  
   
正文 1750章 將歿



白衣如雪的女子面容冰冷,面罩寒霜,雙目中的悲戚瞬間轉化成冰冷的殺機!鬼面一倒,陳歡便想朝前沖,卻不想白衣女子從他身邊飄然而過:"看好鬼面!"

"大,大嫂?"陳歡喃喃的喊了一句,他臉色蒼白,他渾身顫抖,緊緊的看了鬼面一眼,突然大喝一聲朝著對面沖了過去.

"鬼面死了,鬼面死了……"類似的喊聲不斷的在洪幫小弟的人群中響起,這兒是大頭約定好的信號.頓時,所有的人呼啦一下,轉身就逃!

鬼面死了,他們所約定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

而在不遠處的一棟五層樓的房間中,一個年輕人猥瑣的一笑,兩顆黃板門牙頓時露了出來.

"呵呵,一群煞筆,也不想想你家耗子爺爺那也是富貴不能*,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向你們投降你們還就真信了?嘿嘿,他大頭以為老子什麼都不知道,卻不知道這兒一切都是老子安排的!只是可惜了,准備了那麼多水靈靈的大白菜,卻被一伙豬給啃了!"

這兒個年輕人說著話連槍都不要了,轉身就向外跑!他不是別人,正是耗子.他旁邊還跟著個手下,是他一早就在這兒潛伏的一個狙擊手!

其實即便他沒有找到機會逃跑,也會有狙擊手找准機會對鬼面難!只不過臨行前田雄的確有命令說,盡量讓鬼面死在大頭的手里,如此一來既可以將大頭牢牢的綁架在洪幫的戰車上,也可以將其變成華興社仇恨的載體!

只是眼瞅著這兒家伙就要得手的情況下,卻功虧一簣了,耗子這兒才不的不出手.原本在那些手下的護衛下,那一名狙擊手還真不一定能得手.可耗子的到來,卻使得這不一定變成了一定.

看著鬼面倒在血泊中,倒在自己的槍口下,耗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殺一個人,尤其是一個名人,還讓對方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這兒感覺果然爽啊!

耗子心中暗樂,腳下加快了逃跑的度.他必須得抓緊時間融入到下面的人群中,跟大頭的人會和,要不然就他們兩個人可跑不出去.

一口氣跑到了二樓,耗子正要向下跑,忽然心中一動,他的身子快的向後一仰,只見一道匕貼著他的鼻梁飛了過去.而他旁邊那名小弟顯然就沒他這個幸運了,丫的哼也不哼一聲便倒在了地上,脖子上的匕明晃晃的,讓人眼暈.

才剛要站起來,明晃晃的匕便又飛了過來,耗子單手一嘩啦,他哪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找回來的西瓜刀頓時將面前的匕挑飛了出去,隨即西瓜刀猛的向前一劈,嘴里還毫不客氣的道:"我*,哪兒來的這兒麼一個白骨精?"

耗子的氣勢到是夠足的,唬的對面那個白衣女子兩眼一眯,握著手里的匕凝神一待.就在這兒個時候,耗子突然將手里的西瓜刀丟了出去,轉身就往回跑!

"找死!"冷冷的呵斥聲突然響了起來,耗子只覺得腿上一疼,整個人便撲到在了樓梯上.

"我投降,姑奶奶,別,別殺我!"耗子頭也不回的連聲道.

沒有聲音,可是冷冷的腳步聲顯示那女孩向上走了一級台階.

"姑奶奶,我真投降,您想知道什麼,小的都招,沒錯,我是洪幫的人,可我沒殺過貴社團一個人啊!不僅如此,我還幫了您一個大忙.不信的話您可以去看看,就在斗堂總部里還有三四百人正在那兒里瘋狂的*呢!那可都是大頭的親信,中了我的暗算,他們才沒有參加對貴社團的行動啊,我,呃……"

耗子的眼中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的手里還握著把槍,槍口冷冷的對准了眼前這兒個白骨精,可他在也沒有力氣扣動扳機了.在他的眉心處,一把明晃晃的匕正插在哪兒里.

想不到我耗子猥瑣了一輩子,陰了一輩子人,到最後竟然死在了一個小女孩的手里,不過也值得了,至少她比我以前玩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漂亮!懷著這兒樣的念頭,耗子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那白衣女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直追蹤到五樓看見了窗口的槍.她探頭向下看了一眼,見到有人將鬼面抬了起來,放到了寬大的房車上,白衣女子頓時一拍腰間,一道飛龍抓便緊緊地抓在了窗戶邊上.

白飄飄的身影,毫不猶豫的從窗戶上跳了下去.到了三樓之後,她抬手一晃,飛龍抓立即應聲而起,落在了她的腳下.她立即又縱身跳了下去,白色的身影恍若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這兒一次她一直落到地上,連飛龍抓都沒有收,便直接朝鬼面的車子跑了過去.

鬼面的車子到現在都還沒走,正是在等她!

見她一過來,那些小弟立即臉色赧然,恭敬的低頭,輕聲道:"大嫂!"

白衣女子根本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徑直進了車子.那些小弟渾身帶傷,眼色通紅布滿血絲.對于那個白色身影的無禮,他們沒有一絲不滿.有的只是羞愧,只是沒有保護好自己堂主的羞愧!因為她不是別人,正是鬼面的未婚妻,當初被唐峰制住的那個女殺手,一滴淚!

"大,大嫂!"陳歡臉色蒼白,身上又添了好幾道傷口,整個人坐在哪兒,仿佛隨時都會暈倒一般.可他仍然在堅持著,只是此時他的眼神閃爍,充滿了一種內疚和自責的神情,根本不敢看一滴淚一眼.

旁邊還有個付六,他此時也是一臉難看的神色,一種想要哭,卻不敢哭的表情.他的醫術,尤其是處理外傷的醫術算是不錯的了,要不然也不會被付天水從xa派到這兒里來.他和付五本來各自負責一方的,手下還帶了十幾個幫手,有他們在,那些受傷的兄弟最終活下來的幾率會提高五成!

可他不是神仙,他只能延緩那種受傷頗重的人傷勢惡化,卻不能將那種即將死去的人給救回來!他沒有那個本事!所以,他也默默的站在哪兒,看著鬼面,大氣也不敢出!

一滴淚伸出顫抖的手,摸了摸鬼面的臉,他的臉上還帶著溫熱的氣息.可那蒼白的臉色,泛青的嘴唇,緊閉的雙眼,無不在顯示著他那為數不多的生機在快的流逝!

"陳歡!"前去追殺大頭的張啟東拎著血淋淋的屠刀跑了過來,一瞅見鬼面的樣子,他的眼禁不住瞪的溜圓,一伸手將陳歡從車內拽了出來,拎著他的領子出一種淒厲的怒吼,就仿佛陳歡跟著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似得!

"讓你保護鬼面哥,保護鬼面哥,你***就是這樣保護的?啊?為什麼鬼面哥倒下了,你卻還站在這兒?為什麼?"他使勁晃著陳歡,眼中閃爍著凶狠的光芒.

陳歡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緩緩的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張啟東的搖晃,觸動了他身上的傷口,讓他的五髒六腑都疼了起來.

可他沒有吭一聲,只是閉上眼睛,輕聲道:"我丟不起鬼面哥,本來我想替他擋那一槍的,可我哪兒里想到他會突然把我推開?你殺了我吧!"

"殺了你?殺了你能讓鬼面哥活過來嗎?能嗎?"張啟東嗷的一下將他放了下來.

陳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突然像個孩子似得放聲大哭起來.

張啟東噗通一聲跪了下去:"鬼面哥,大嫂!都怪我,都***怪我,若是我能早來一步,鬼面哥就不會……"

"對了,秦百川,那個秦百川呢?如果不是他在路上攔住了我,擋了我一下,那鬼面哥或許就不會死了.對,他是洪幫派來的,他一定是洪幫派來的!來人,將那個秦百川給老子帶過來,老子要活劈了他!"張啟東的眼中閃動著森冷的殺機.

"不用找了,我就在這兒!"他的話音一落,一個帶著點兒玩世不恭的中年人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他帶著個帽子,看不太清楚他的容貌,在他的周圍,還有四五個張啟東帶來的小弟警惕的望著他.

"你還敢來?"張啟東一把抄起插在地面上的唐刀,橫在了他的脖子上:"說,你他嗎的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在剛才攔住我們?是不是田雄派你這兒麼干的?"

"我這人雖然好說話,可也不能就這兒樣被人用刀*著說啊?那我豈不成了被屈打成招的軟骨頭了嗎?不行,這兒樣我不能說,不能說!"被稱為秦百川的中年男子緩緩的搖了搖頭!

"放你嗎的屁!你少***給我裝神弄鬼!"張啟東手中的唐刀一挑,將他的帽子挑飛,眼中閃動著森冷的殺機道:"你不說跟我們鬼面哥是舊相識嗎?可老子跟了鬼面哥這兒麼多年,為什麼從來都沒見過你?"

張啟東陰森森的道:"今天,你若是不說出個理由來,我便活劈了你為鬼面哥報仇!"

上篇:正文 1749章 情隕     下篇:正文 1751章 藏龍臥虎之秦百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