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53章 斗堂代堂主  
   
正文 1753章 斗堂代堂主



唐峰在路上的時候,便已經直接給斗堂下屬的各個分堂下了最高級別的備戰令,所有的精英小弟開始集結,各個堂口開始了悄悄的正裝備戰.雖然洪幫不太可能在沒有解決好狼社的前提下,便來觸華興社的眉頭,兩線作戰,可唐峰卻也不得不以防萬一.

老實說,他還是小瞧了洪幫.原以為狼社身為四大黑幫之一,即便是面對洪幫略有不如,卻也不會相差太遠,可現在看起來,田雄之所以沒有對狼社下狠手,下死手,一來是怕*急了唐越跟他玩命,二來也是留了不少的力量來防備他,以免得自己成了那漁翁得利中的鷸蚌!

可現在,他這兒麼一手,華興社的實力,至少是斗堂的元氣大傷,他就可以徹底的騰出手來去對付狼社了.

如此看來,最危險的不是他,反倒是狼社了?唐峰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皺著眉頭擰了擰眉心,左手卻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苦苦思索眼下局勢的他,對于老查沃能夠在這兒麼短的時間內調集一架私人飛機,他並沒有一點兒懷疑.

飛機只用了三個多小時便到了1y,唐峰從機場出來,張啟東已經帶了人等在了那.一見所有斗堂小弟臉上的悲容,唐峰便是心中一沉.他面沉入水,面對一干小弟的躬身施禮,他沒有一點兒表情,徑直朝著為他准備好的車子走了上去.

所有的斗堂小弟心中就仿佛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似得,連喘息都變的小心翼翼的.他們低著頭,唐峰的這種變相表達出的不滿,讓他們越的忐忑不安起來.

如今的唐峰,威權日重,身上舉手投足間都散著一種上位者才有的氣勢.他雖然一句話都沒說,卻比有些人說了千言萬語都還要管用.

張啟東雖然是斗堂的分堂主,可是也只見過幾次唐峰而已,此時他還真沒有勇氣上前搭訕.見唐峰上了車,他將手一揮,手下的小弟立即朝前後的各個車子跑去.

當他從唐峰所在的車邊跑過,想要到最前面那輛車上去給老大開路的時候,唐峰忽然叫住了他.

"張啟東!"

"到?到!"張啟東愣了一下,這兒才猛的站直了身體,大聲的道.

唐峰看了他一眼,輕聲道:"上我的車!"

"是!"張啟東答應一聲,立即對旁邊的一個小弟吩咐了一句,讓他好生帶路,這兒才上了唐峰的座駕.

他局促不安的坐在哪兒,對面,唐峰臉色陰沉,只是抽煙並沒有說話.這兒讓他剛剛因為唐峰叫出了他的名字而生出的喜悅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他不敢抬頭,只是兩腿並攏,兩手放在膝蓋上,將腰杆挺的筆直的坐著.

其實,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這兒輛車子,因為這是他親手挑選出來的.在沒有成為斗堂的分堂主之前,他一直跟在鬼面的身邊,而這就是他為鬼面所挑選的堂主座駕.若非如此,鬼面也不會將1y旁邊最重要的一個分堂交給他!

剛才意外得知老大要來,他一時找不到更好的車,鬼面便讓他將自己的車子開了過來.

"張啟東,我沒記錯的話,你加入社團已經兩年多了吧?"唐峰的聲音在車中幽幽的響了起來.

張啟東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老大說這兒話是什麼意思,卻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回老大的話,兩年零六個月."

唐峰輕輕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好,兩年半的時間,你便成為了三星小弟,果然像鬼面說的那樣,有潛力,是塊好料子.鬼面經常在我面前說起你,說你干練,果敢,就是有的時候魯莽了些.不過,在道上混你要記著,熱血固然重要,可真正殺人的還是腦子."

張啟東傻眼了,老大這兒是什麼意思?怎麼聽起來像是對我的年終總結呢?他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這兒才小心的道:"老大教訓的是,日後我定然注意,多用腦子."

唐峰點了點頭,他嘴唇動了動,這兒才看了他一眼道:"鬼面怎麼樣了?"

張啟東混身微微一顫,他從唐峰的眼中看見了濃濃的擔心,頓時明白繞了這兒半天,只有這最後的一個問題才是老大真正想要問的.他在擔心,他怕鬼面會有事兒,所以才會跟他說了這半天話.

老大竟然在害怕?天不怕地不怕,號稱死神一樣殺人不眨眼的老大,為了自己兄弟的生死,竟然也會害怕?張啟東狠狠的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璀璨的笑容道:"老大,鬼面哥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唐峰聞言頓時長出了口氣,整個人靠在沙上,仿佛沒了力氣一般.半晌他才搖頭道:"這兒個鬼面,嚇死我了."說完他眉頭一挑,掃了張啟東一眼,笑罵道:"既然沒危險了,那你小子是怎麼朝上彙報的?為什麼說鬼面中槍,命在旦夕?這兒誰***說的?這兒麼說鬼面,就不怕那小子起來之後揍你啊?"

他這一笑,張啟東也覺得車廂內那仿佛實質一般的空氣頓時松動了許多.他繃緊的身體略微放松了些,輕聲道:"是鬼面哥故意將我們混淆消息,不讓我們外傳!"

唐峰點了點頭,輕聲道:"現在他在哪兒呢?"

張啟東恭敬的道:"在醫院!"

唐峰點了點頭,輕聲道:"我們離醫院還有多遠?"

"十分鍾吧."張啟東看了一下手表.

唐峰丟給他一根煙,輕聲道:"行了,你也不用繃著,放松點兒!你先給我說說,斗堂內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是!"張啟東點上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平複了一下心情,這兒才將他所知道的都說了一遍.這兒家伙知道的消息雖然不是非常的詳細,可至少事情是怎麼回事兒他卻是知道的,所以沒一會兒唐峰也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玄狼?"唐峰眼中閃過一抹寒光,沉聲道:"此人背叛我華興社在先,如今挑唆斗堂內亂在後,這兒人已經留不得了."

張啟東微微一顫,輕聲道:"老大,玄狼已經死了."

"死了?"唐峰眉頭一挑,如有實質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張啟東頓時生出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他忙將嘴角的香煙拿了下來.恭敬的道:"是,暗狼堂主率領暗堂精英夜襲了玄狼所在的位置,若非有他牽制,只怕斗堂的情形將會變的更加糟糕!"

唐峰目光收回,淡淡的道:"這兒話是鬼面教你說的吧?哼,這兒事暗狼有錯在先,可他也有錯在後!就不用在想著替暗狼說好話了,既然他想讓外面的人相信他已經死了,那你就做個斗堂堂主如何?"

"老,老大!"張啟東的臉色騰的一下變的慘白,他猛的站了起來,卻忘記這兒是在車里,頓時一腦袋撞到了車的頂篷,差點沒趴下了.他忙又彎下了腰,就連嘴里的香煙掉了都不敢去撿,只是滿臉惶恐的道:"我對社團,對斗堂都是忠心耿耿,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取鬼面哥而代之,老大還請你明察啊!"

唐峰聞言不禁輕笑一聲道:"我明察什麼?我是讓你做斗堂的代理堂主,又不是將你開除出社團,你忠心耿耿,我當然知道你忠心耿耿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做這個位子了.行了,你先坐下!"

張啟東緩緩的又坐了回去,不過這兒一回他是屁股懸空,忐忑不安的神情溢于言表.

"東子,我知道你外號東子,我也就叫你東子了,你要明白一點兒,眼下這兒個斗堂堂主的位子不好做,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不是讓你取而代之,只是你有沒有想過,鬼面為什麼會處心積慮的讓外人相信他身受重傷,不治而亡?"

唐峰輕輕的睨了他一眼,開解道:"鬼面這兒樣做,是為了社團擴張尋找契機,其真正的目的,不外是為了讓田雄放手施展.我可以老實的告訴你,狼社,老子是不會讓他田雄輕易拿下的.若是在狼社那里吃了大虧,這兒老小子又心有不甘的時候,你說他會怎麼做?"

張啟東傻傻的炸了眨眼,輕輕的搖了搖頭.

唐峰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失望之色,這兒個張啟東勇則勇矣,可這兒腦子卻未免太過簡單了.不過眼下斗堂中最合適的人選也就是他了,若非如此,鬼面也不會讓他前來,還特意將時間拿捏的正好.

此時的唐峰哪兒里知道,鬼面當時安排張啟東,真的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他雖然留有後手,貼身穿上了防彈衣,可事實證明若非是秦百川機緣巧合的出現,那他也已經死定了.

干咳一聲,唐峰輕聲道:"你想想,若你是田雄會怎麼做?"

"投,投降?"張啟東弱弱的道.

上篇:正文 1752章 歸程     下篇:正文 1754章 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