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54章 心機  
   
正文 1754章 心機



唐峰眼睛猛的瞪圓,隨即劇烈的咳嗽起來,差點兒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他用一種恐懼的眼神看著張啟東,此時他真想扒開他的腦子看看,這兒里面裝的是什麼,竟然硬是替田雄那老家伙支了招投降出來?

"其實,我真希望你就是田雄!"唐峰淡淡的道.

"老大,我,我是不是說錯了?"張啟東的臉色一紅,滿臉尷尬的看了他一眼.

唐峰擰著眉心輕聲道:"不,你只是想的太簡單了.洪幫田雄絕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就拿這次斗堂的事情來說吧,他無聲無息便讓我們吃了這兒麼大一虧,在這之前誰能想到?先是暗堂,接著是斗堂,無聲無息中他已經讓我兩個堂口都元氣大傷了."

張啟東面色陰沉的點了點頭,他不是愚蠢的人,若是只懂得打打殺殺,他也不可能成為鬼面最器重的分堂主之一.只是驟逢大變,在加上第一次跟唐峰如此近距離的談話,而且對方還讓他做斗堂的代理堂主,這兒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一時間根本無法適應,大腦一片混亂,這才說出田雄會投降的話來.

此時一冷靜下來,他立即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如果我是田雄的話,我一定會趁機分化斗堂."

唐峰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喜色,輕聲道:"哦,說說為什麼?"

張啟東摸了下鼻子,苦笑道:"先,在外人的眼中,鬼面哥中槍身亡,這兒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來遲了一步."輕輕的歎了口氣,他有些感慨的道:"這兒一次只怕我把那些不知情的斗堂小弟給得罪慘了!"

打起精神,張啟東繼續道:"如果老大再讓我做這兒斗堂代堂主的話,那手下的人能夠服我才怪.可老大若是不讓我做這兒代堂主,我便會難免因此產生嫌隙."說著他小心的看了唐峰一眼,輕聲道:"如此一來,我便成了斗堂中的異類,成為了不穩定的因素.可偏偏我在斗堂又有那麼點分量,如此以來田雄不大加利用才怪!"

唐峰微微一笑,沉聲道:"說的好,所以我才會讓你來做這兒個代理堂主,鬼面相信你,我也相信你.只是一次叛亂,斗堂中的奸細是不會全部浮出水面的.按照我對田雄的了解,他不是那種會孤注一擲的人.所以,你這兒個代理堂主到時候定然會落入田雄眼內,若是你能夠取信與他,我們沒准可以反過來暗算他一道.至不濟,也可以將他的後招給引出來."

張啟東倒吸一口涼氣,以前的時候他只知道自家老大實力驚人,運氣很好,可現在他才忽然現,老大的心機才是最為厲害的武器.只是聽自己講完了斗堂的事兒,他便可以在短時間內想到利用眼下不利的形勢,反過來給田雄擺上一道,這份機敏堪稱駭人.

他輕輕的抿了抿嘴,對于唐峰讓他當內奸他沒有一點不滿,反而有些躍躍欲試的期待,能夠親自參與,耍一下田雄這兒樣赫赫有名的大佬,一想到這兒他甚至表現的比唐峰還要興奮.最初聽到讓他當代堂主的惶恐也消失了.

反正鬼面哥不是真的死了,只要他出面自然可以將一切都說清楚.

"只是,田雄會按照我們的計劃做嗎?他能信嗎?"此時的張啟東,已經將自己擺在了斗堂代堂主的位子上.

唐峰挑眉道:"這兒就要看鬼面的死是不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那田雄絕對會上當."

張啟東的臉色騰的一下變了,他緊緊的盯著唐峰,目光重閃爍著一絲壓抑的憤怒和恐懼,輕聲道:"老大,鬼面哥,鬼面哥……"

唐峰只看了他一眼,便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唐峰失笑道:"你怎麼這幅表情?該不會以為我為了讓田雄上當,會讓人真的對鬼買呢不利吧?放心吧,在我心中十個田雄也不及一個鬼面重要的.再說了,鬼面已經中槍死過一次了,若是田雄不相信,那我就算真的再讓他死一次,田雄就會相信了嗎?"

張啟東心中長長的吐了口氣,尷尬的道:"對不起老大,其實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鬼面哥一定可以將田雄瞞過去的."

"哦?"唐峰驚訝的挑了挑眉,張啟東剛想解釋,醫院到了.唐峰和張啟東下了車直奔醫院,此時守護鬼面的是十幾名斗堂的執法精英.

醫院中,鬼面臉上帶著一種失血過多的蒼白,眼中卻時不時的閃過一道精光,看起來精神還不錯.見唐峰走了進來,他急忙坐直了身體,恭敬的打招呼道:"老大!"

唐峰兩步走到他病床前,仔細看了他兩眼,皺眉道:"怎麼傷的那麼重?"

鬼面輕聲道:"都是些皮外傷,沒事兒的."

"老大!"旁邊的一滴淚早就站了起來,此時見機忙輕聲道.

唐峰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鬼面這兒小子又讓你擔心了吧?你放心,這兒回我定然會好好教訓教訓他,如今他都已經是一堂之主了,還這兒麼拼命,太不像話了!"

一滴淚的臉罕見的蒙上了一層紅暈:"我去給您倒水."

說著朝隔壁走去,唐峰炸了眨眼,低聲道:"你小子,豔福不淺啊!"

鬼面尷尬中透著一絲幸福,輕聲道:"老大……"

"好了,不說了,不過這兒一回你小子可真的太心急,也太冒險了,田雄那里我們已經有了計劃,你又何必這兒麼拼命?你看看你身上這些傷,若是你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讓我怎麼跟人家一滴淚交代?怎麼跟刺刀右手他們說?"

"老大,田雄那老貨,不容易對付啊.此次斗堂出了這兒麼大的亂子,我難辭其咎.在這兒里我得向您負荊請罪."鬼面神色一正,眼中寒光閃爍道:"不過,只要讓他相信了我已死,這兒一箭之仇我相信一定能夠報回來.只是,只是老大派給我的刀鋒為了我都……"

唐峰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這兒是他第二次聽到刀鋒死亡的消息.過了半晌他才強笑一聲,擺手道:"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難免陣上亡.既然走上了這兒條路,那便沒有一帆風順之說.不過這兒個仇我們卻是一定要報的!田雄,哼哼!"

唐峰的眼中也露出了冰冷的殺機,一時間整個病房中的氣息都為之一冷.感覺到了這兒里奇異的變化,一滴淚走了進來,她手里端著杯水,遞給了唐峰輕聲道:"老大,喝點水吧."

唐峰道謝接過,身上的殺氣一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兒一次真要說起來,虧的是老大認識的那個奇人,要不然鬼面這兒一次可就真的完了."一滴淚坐在旁邊輕聲道.

唐峰眉頭一挑:"我認識的奇人?"

一滴淚輕聲道:"怎麼?東子沒給您說嗎?當時鬼面全身重傷,本來就已經快要奄奄一息了,結果田雄的人又安排了兩名狙擊手.要不然,兩名刀鋒又怎麼會死,黑面獸楊志博也不會失去一條胳膊了.只可惜,鬼面最後還是中了一槍,當時洪幫上千名小弟都親眼看見了!"

說道這兒一滴淚的聲音中禁不住帶上了一絲森冷的寒意,顯然是對田雄讓鬼面受傷一事兒很是不滿:"當時我們也以為鬼面不行了,可就在這兒個時候,和老大相識的那個奇人出手,這兒才救了他一命.若非如此,他也不會這兒麼有把握會認為田雄會上當了."

"奇人?他長的什麼樣?叫什麼名字?說沒說跟我什麼關系?"唐峰眉頭皺成了一團,張啟東只是說鬼面中槍,可是並沒事兒.他還以為這兒是鬼面自導自演的一出戲呢,現在才知道這兒家伙是真真的從閻王爺的手心里轉了一圈.

"他自稱秦百川,長的並沒有什麼太出彩的地方,只是眼睛有的時候會很有滄桑感."

一滴淚輕聲道:"哦對了,他說跟您是在BJ的獄友!"

唐峰的兩眼一下瞪的溜圓,他喃喃的道:"秦百川?難道是他?"

"他還說,曾經救了你一命,這兒一次是來了什麼緣分的!"一滴淚又輕聲補充道.

唐峰緩緩的點了點頭:"那沒錯了."他記得當初自己被那個叫東方文暉的小警察給打的昏死了過去.看他們的樣子,分明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可他最終卻活了下來.當時他還有些不解,不明白這兒些小警察為什麼會手下留情,現在才明白感情是這兒個秦百川出手相助.

一想起那個自稱是因為經濟問題而在那兒里里被關著的中年人,唐峰不禁心中暗歎一聲.他最後被將將軍的人所救出之後,便接連生了許多事情,再加上他不知道中年人救過他,所以竟然忘了將這兒位獄友救出囹圄!

"想不到,他竟然是個奇人.先是救了我,現在又救了鬼面,這兒對我華興社來說,是一份天大的恩情啊!他現在在哪兒?"唐峰輕聲道.

一滴淚緩緩的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不過他臨走前曾流露過不想被打擾的意思."

旁邊的鬼面也緩緩的點了點頭,唐峰托著下巴想了想,神州大地怕是有不少的奇人異士,而這兒樣的人也多半有怪癖,既然他說了不想被打擾,那唐峰當然不會強人所難!他緩聲道:"也好,不過日後有機會,這兒活命之恩還是要當面謝過才是!"

上篇:正文 1753章 斗堂代堂主     下篇:正文 1755章 田雄和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