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95章 生擒白虎堂主  
   
正文 1795章 生擒白虎堂主



離著門口還有段距離的時候,吳偉功便看見了青木天.在飯店的門口,有十幾個青龍堂的小弟分散著站在四周.有幾個小弟還互相低聲說笑著,躲在一邊抽煙,顯得懶散而從容.

這讓吳偉功的心稍稍放下了些,他的車並沒什麼特別的,從外表看只是一輛普通的奧迪,所以那些小弟並沒有認出他來.

而實際上吳偉功將自己的車進行了全面的改裝,無論車窗還是玻璃,或者輪胎,都是防彈的!而且只要一個按鈕,這防彈的玻璃中間便可以升起一種硬度極大的合金.只有前面,會再次升起一種非常昂貴的新型有機防彈玻璃.

車後的尾燈有規律的閃了幾下,後面原本緩緩跟著的兩輛車,突然開始了加.吳偉功的車輛打頭,拐到了小沈陽大酒樓的下面.後面的三輛車立即跟了過來,看上去就仿佛是和吳偉功一起來的似得!

門口的十多個青龍堂的小弟頓時瞪圓了眼睛,站直了身體,做出一副全神貫注,炯炯有神的樣子!吳偉功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冷笑,然後收起,換上淡淡的笑容,走下了車.

"吳哥好!"青龍堂的小弟紛紛齊齊的躬身,施禮.有幾個小弟還慌忙的去拿手里的香煙.

吳偉功笑著搖頭道:"好了,躲什麼躲?我又不是沒看見!"那幾個小弟尷尬的一笑,手放在那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吳偉功沒有理會他們,轉而看著正前方的青木天的一名親信小弟道:"青木堂主呢?"

"我們堂主在里面.應該快下來了."那小弟十分恭敬的沉聲道.

話剛說完,青木天修長的身影便走了出來.他穿著一身有些瘦削的黑色西服,白色的襯衣,頭梳理的一絲不苟,略微有些蒼白的臉色,帶著血絲的眼睛,雖然他嘴角帶笑,神情從容,可還是透著一股無法掩飾的疲憊.

"老吳,你來了."青木天快步的走到吳偉功面前,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吳偉功笑著點頭道:"你青木難得的一次善心,請我吃一頓飯,我能不來嗎?這麼好的機會,若是我都錯過了,只怕老大都不會答應.誰不知道你小子是個鐵公雞,從來都一毛不拔的?怎麼了,這次怎麼突然有興趣請我吃飯了?"

兩人雖然不和,可那都是桌面下的事兒.表面上,他們是一個幫的戰友,同生共死的兄弟.

青木天誇張的瞪圓了眼睛道:"你這話說的,我有那麼摳門嗎?"

吳偉功肯定的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一眼,不禁哈哈大笑.吳偉功挑眉笑道:"你這小子,怎麼這麼副精神?昨晚沒睡好?"

青木天苦笑道:"東北大好的形勢,卻因為死神的出現而突然逆轉.段一飛倒在了狼社面前,數千小弟被俘,過萬的小弟死傷,兩個省的地盤,還沒來得及暖熱乎,就這樣又被狼社給奪了回去.老大在東北的大好布局,數萬小弟數月的生死打拼,就這樣變成了亂七八糟的模樣,你說我還能睡得著嗎?"

吳偉功長長的吐了口氣,露出一絲擔心的神色,輕聲道:"是啊,死神,不愧是縱橫南北的風云人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透著一股狠辣決絕的味!不過,我相信老大會有安排的,撤退也只是暫時的,只要我麼靜待時機,狼社早晚都會是我們的盤中餐,腹中肉!"

青木天輕聲道:"希望如此."他看了看手表,輕聲道:"我給朱雀堂的藍堂主也了邀請,按理說她也應該快來了.要不,我們進去再等吧!"

吳偉功眼中微不可查的閃過一抹寒光,剛才青木天一段話看似是擔憂洪幫的形勢,可實際上卻是在告訴吳偉功,他現在才是洪幫在東北的話事人.他要為東北低區的形勢承擔責任的同時,他也擁有著最高的權利.

而如今,他又將藍海如和朱雀堂給搬了出來,吳偉功當然知道這是用實力在給他施壓,提醒他青龍堂和朱雀堂的關系密切.

"呵呵,不用了,就站在這說話也挺好的.進屋里太悶,我們就在這等等吧!"吳偉功非常隨和的笑道.

青木天點了點頭,沒再強迫,而是和他說起了眼下洪幫在東北的形勢.說了沒一會兒的話,便看見和吳偉功來的相反的方向,幾輛車快的朝這里駛來.青木天手下的小弟快的上前,為她打開車門,藍海如走了下來.

藍海如的穿著還是如同往常一樣英姿颯爽,只是她的臉上帶著一種冰山似得冷漠,讓一般人難以接近.當然,這種冷漠並不是面對所有人的時候,比如青木天就是個例外.

"你來了!"青木天溫柔的笑了一下.

藍海如點了點頭,輕聲道:"路上稍微有點堵,來的晚了些."說著,跟吳偉功點頭打過招呼,然後三個老大便走了進去.

他們各自都有帶的十多個手下,除了貼身帶的兩人之外,其余的人全都留在了外面和一樓.畢竟小沈陽大酒樓雖然帶著個大字,可是跟那些豪華的酒店根本不沾邊.人若是進來的太多了,擁擠.更何況他們今天談論的事情,也不宜被手下的人聽了去.

上了二樓,寬敞的大廳被收拾的干乾淨淨,可青木天卻沒有停留,徑直去了三樓.在最好的包間坐定,青木天笑道:"這酒店看著不怎麼起眼,卻師傅的手藝確實不錯.今天我包了他們的場子,可著實花了不少的錢.今天咱們可得放開了,將它吃回來."

吳偉功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他已經將今天的聚會當成了是青木天來宣布權利的一種方式,所以心中很是淡定的坐在了對面.只要這個青木天還不知道老大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還不敢反叛洪幫,那他現在再怎麼忙活也沒有用.老大到時候一個命令,他就得回sh.

東北這邊,讓他當幾天頭頭又何妨?如今這不利的局勢,正好需要有個背黑鍋的.難得一向自詡聰明的青木天自己跳了出來,他倒是樂的順水推舟.所以,吳偉功只是靜靜的坐著,沒有說話.

青木天坐在了主位上,很快,酒店的師傅便開始上菜.大概是他也看出了三人的不凡,所以上菜的時候非常的小心.一桌豐盛的菜肴很快便端了上來,大師傅陪著小心道:"三位老板,還有一道紅燜魚頭,正在火上燉著.稍後就上."

青木天頗為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那大師傅急忙退了下去.青木天看了站在門口的手下一眼,沉聲道:"你們先退下去吧!"

青龍幫的兩名小弟沒有一絲遲疑的轉身就走.藍海如眉頭微微一彎,嬌如蔥白的手輕輕的一擺,頓時,朱雀堂的兩名小弟也向外走去.剩下的兩名白虎堂的小弟用眼光輕輕的瞄著自家堂主.

吳偉功輕咳一聲,挑眉道:"沒聽見青木堂主的話嗎?還站在這干什麼?等我請你們喝酒啊?滾!"

那兩名小弟在他的訓斥聲中落荒而逃,出去的時候順手還帶上了門.

青木天呵呵笑道:"手下的人嘛,難免心粗些.來,老吳,吳老哥,這杯酒我敬你!"

吳偉功端起酒杯,正色道:"這第一杯,我提議咱們敬老大,敬老段,敬那些為了社團而戰死的兄弟們!"

青木天眼中精光一閃,哈哈笑道:"說的好!"三個人一碰而干,藍海如雖然是女人,可在此時卻也顯現出了巾幗不讓須眉的氣概!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青木天忽然放下酒杯,輕歎道:"說起來真是慚愧,我被老大委以重任,卻不想竟然在狼社面前損兵折將,墜了洪幫的聲威.每每想起,我都覺得對不起老大.後來,段堂主到來,這才扭轉了我洪幫的局面,直接打到了狼社的大本營."

吳偉功心中暗笑,臉上卻輕歎道:"青木老弟,說的是哪兒的話?當時狼社鋒銳正盛,這也不是你的錯.想來老大是應該清楚的."

青木天淡淡的道:"是啊,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後來我卻現事情不對了.因為我從狼社的俘虜口中得知,是有人泄漏了我的計劃,這才導致了我的失敗!"

吳偉功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他眼中精光一閃,放下手里的筷子,輕聲道:"青木,你的意思是幫中有叛徒?"

"呵呵,老吳,你還跟我演戲嗎?今天,當著藍海如的面,我想問問你,這人是不是你?"

"原來你懷疑我?"吳偉功冷冷一笑,沉聲道:"我可以對天誓,不是!"

就在這時,一個廚師走了進來.他低著頭,手里還端著個大的盆子!

"放肆,誰讓你進來的?"吳偉功掃了他一眼,見到他身後的門邊還站著幾個人影,這才心中放松了下來.

那廚師將手里的菜往那一放,淡淡的笑道:"吳堂主的火氣還是那麼大!"

吳偉功的神色一變,他探手就去摸自己的配槍.卻不想一抹寒光突然飛出,頂在了他的喉嚨上,讓他握槍的手硬生生的頓了下來.

"你是誰?"

廚師右手將手里的菜往那一放,淡淡的道:"華興社,修羅!"

上篇:正文 1794章 各懷鬼胎     下篇:正文 1796章 刺殺的前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