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799章 戰斧老大,死 一  
   
正文 1799章 戰斧老大,死 一



"說說,都說說,這些該死的殺手是從哪兒里冒出來的?是從哪兒里冒出來的?兩百三十八人,哪兒一個都是我戰斧的精英,頭目!甚至還有兩個堂主,兩個堂主!"第卡西拉夫狠狠的拍打著桌子,盯著自己手下的幾個大將,侍衛隊長,兩眼通紅!

這個時候誰敢說話?就是眼下這些人,也都是人人自危.這些殺手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般,那些被殺的人,甚至還有比他們身份,地位高的.可他們卻一個都沒躲過去,他們哪兒知道從哪冒出來這麼多要命的殺手?

見到自己的手下一個個的地址頭,第卡西拉夫的火氣更大了.不過他也知道火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深吸一口氣,第卡西拉夫輕聲道:"這件事情,你們能認為是誰干的?"

這個問題也不怎麼靠譜,可眼下老大的第一個問題沒人回答,若是第二個問題再沒有應聲,那豈不成了一問三不知?若是真的惹動了老大的怒火,那可能那些殺手還沒找上他們,他們便要先被憤怒的第卡西拉夫給撕成碎片了.

"老大,"沉默了一下,第卡西拉夫的護衛,戰斧少有的高手,杰克南先抿了抿嘴,說話了:"會不會是狼社的人干的?眼下我們跟狼社打斗正酣,他們怕是為了報複而對我們進行刺殺!"

第卡西拉夫輕輕的點了點頭,這時候,又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如果狼社真的有這麼多精銳的殺手,那他早就去刺殺洪幫的人了,又何必在跟洪幫的戰斗中,不斷的後退,以至于差點連整個狼社的基業都斷送了?"

第卡西拉夫點著的頭猛的一頓,他輕輕的掃了杰克南一眼,輕聲道:"你想問題還是太簡單了,並不是每一個有理由的人,都有那個實力."

杰克南慌忙點頭道:"多謝老大教誨."

第卡西拉夫輕輕的嗯了一聲,扭頭看向剛才說話的小弟道:"那你說說,這應該是誰干的?"

"老大,我認為是戰火的人.戰火的老大科洛,一向雄心勃勃.而我們最主要的兩個對手,一個是狼社,另一個就是戰火,真要說起來,我們和戰火的利益沖突更大一些,畢竟狼社那邊我們屬于開疆拓土,可和戰火之間卻是生死存亡的關系."那小弟忙沉聲道.

第卡西拉夫點了點頭,輕聲道:"你這分析也靠譜,不過我還是想問,科洛他從哪訓練了這麼多殺手?"

"老大,今天早晨我們才得到消息,世界三大殺手組織之一的暗殺者俱樂部,被人給連窩端了.直屬俱樂部的核心殺手全部戰死,只剩下那些散落各地的殺手,一時間全都人心惶惶."戰斧直屬第卡西拉夫這個老大的情報頭目,埗迪輕聲道.

第卡西拉夫的眉頭皺起,輕輕的看向他:"你的意思是說,滅掉暗殺者俱樂部的那些人,和這次刺殺我們的殺手是同一個來路?"

埗迪輕輕的點頭道:"殺手真正的敵人,是殺手,他們真正的對手也是殺手.除了是同道中人,外人誰能摸出暗殺者俱樂部的總部在哪?就算是他們知道了,除了美**隊之外,只怕也就同樣精通格斗,刺殺的殺手,才能夠讓他們真正的全軍覆沒,一個活口都不留."

"如果真是他們的話,那這事情就有趣了."第卡西拉夫兩眼輕輕一眯,淡淡的道:"暗殺者俱樂部好歹也是世界三大殺手組織之一,誰還能這麼輕易的讓他們滅掉?"

"朱雀堂和獵人協會!"埗迪像是捧哏的人似得,很是自然的應和了一句.

第卡西拉夫緩緩的點了點頭:"只怕還是朱雀堂多一些,獵人協會和暗殺者俱樂部的實力相當.不過,"第卡西拉夫的眉頭一挑,伸出骨節*的右手端起面前的酒杯,輕輕的婆娑著道:"若是朱雀堂能夠輕易滅掉他們的話,只怕早就做了.也不會任由三大殺手組織之間相互對峙到今天."

"兩個殺手組織的實力雖然不如朱雀堂,可他們背後的勢力,卻不是小小的朱雀堂所能挑戰的.可現在,朱雀堂竟然就將暗殺者俱樂部給滅了,難道背後另有人指使?如果現在找上我戰斧的人也是朱雀堂殺手的那,那是不是也因為有人指使?"

第卡西拉夫的臉色微微一變,眼中竟然閃過一抹驚駭的神色.

他旁邊的手下卻有些莫名其妙,除了掌管情報的埗迪.只是此時的埗迪一臉的平靜,眼皮微闔,卻讓人看不出異樣來.

"不會的,像我們這樣的小勢力,應該不會引起他們的興趣."第卡西拉夫眼中精光一閃,像是喃喃自語似得道:"應該是科洛,對,是他.也只有他才有這個膽量和實力,也只有他才有這個理由."

他旁邊的手下卻禁不住的瞪圓了眼睛,小勢力?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見他們的老大如此謙虛.

"馬上命令鷹隼大隊出擊,對戰火進行報複.同時,清除我們地盤內所有的戰火疑似人員."第卡西拉夫沉聲道.

"是!"手下的人立即答應下來.因為帝陵的關系,他們雖然第一個想到了狼社,卻也第一個將狼社給排除了.當然,這也是因為田雄沒有將狼社和死神相互勾結在一起的消息通知過來.

對于田雄來說,若是死神真的助帝陵,那才更好.他們打的戰斧越痛,那戰斧的反擊就越凌厲.若是戰斧和狼社,死神打個稀里嘩啦更好,他坐收漁翁之利.

只是,田雄沒有想到,若是戰斧不是被打疼了,而是被打成了殘廢,被抽筋剝皮,痛過了頭,痛的他們膽戰心寒,那他們還有那個膽子報複嗎?

"老大,那您明天的彌撒還……"

"做,當然要做!"第卡西拉夫眼睛一挑,豪氣干云的道:"難道我堂堂戰斧的老大,被幾個人一嚇,就要做縮頭烏龜不成?吩咐下去,彌撒照常進行."

"老大,雖然他們不敢對您下手,卻也不能保證,這些殺手會殺紅了眼睛,所以,不得不防啊!"埗迪睜開眼睛輕聲道.

"嗯."第卡西拉夫不置可否的答應一聲,閃爍的目光中誰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彌撒的時間到了.

因為俄羅斯地處苦寒之地,這個季節的早晨通常都有薄薄的晨霧.雖然不是很大,那可連綿的仿佛青煙似得迷霧,還是隱隱約約的,讓人的臉上仿佛蒙了一層紗似得,看不真切.

可這一切,並不能稍稍阻擋第卡西拉夫向真誠的天主禱告的腳步.刺耳的刹車聲劃破了晨霧的寂靜,教堂前的晨霧都別沖擊的起了漣漪,這一切都宣示著,第卡西拉夫來了.

不過,因為前面刺殺的緣故,第卡西拉夫明顯的很是謹慎.雖然他帶來的護衛只有十八人,可他們卻占據了各個角落.

唐峰靜靜的站在教堂頂部的一個放置雜物的儲物間,旁邊站著聶劍遠,兩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幾個男人走了進來.

作為東正教的信徒,這些人雖然占據了各地的要塞,卻沒有殺氣騰騰的沖進教堂來搜查一番的道理.而且,前面戰斧的人被刺殺,也有不少是趁著那些頭腦們去教堂的機會,可他們沒有在教堂動手,多是選擇在去教堂的路上,或者是從教堂出來的機會.

一切,似乎都在說明,那些暴虐的刺客,也是主的信徒.

"你說,進到教堂里的戰斧老大,是真的還是假的?"唐峰忽然眯著眼,看了聶劍遠一眼.

"十有**是假的,情報上不是說,這個戰斧老大喜歡用替身嗎?"聶劍遠眼中寒光閃動,在他的腰上,一把軟劍正像腰帶一樣扣在哪兒!

"呵呵,不管是真是假,這個戰斧老大,我們是殺定了."唐峰眼中寒光一閃,淡淡的道.兩人在上面等了一會,估計時間差不多了,頓時悄悄的走了出去.

教堂是一個尖塔的模樣,從下面到頂部,十分的空曠,一覽無遺.第卡西拉夫就端坐在一張桌子面前,一個神父正拿著十字架,聖經站在他面前,空洞的聲音在教堂里響起,帶著回音,倒也有幾分醍醐灌頂,給人當頭棒喝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呼嘯和陰影突然響了起來,聶劍遠像是天外飛仙一般,突然出現,手里的軟刀猛的揮出.

他出現的突然,手里的刀也快,所以,第卡西拉夫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驚愕的抬起頭,瞪圓了眼睛,那六陽魁便飛了起來.

聶劍遠一劍得手,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他看了慌張的神父一眼,轉身向前走去.

那神父在他轉過頭的刹那,滿臉的驚慌頓時變成了冷笑.他探手伸進兜里,就在這時,一個懶散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後響了起來:"動,便是死!"

上篇:正文 1798章 打草驚蛇     下篇:正文 1800章 戰斧老大,死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