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816章 田雄的委屈  
   
正文 1816章 田雄的委屈



夜風輕舞,吹起一陣帶著寒意的冷風.

田雄站在自己的一處秘密莊院內,目光一片幽冷.

洪幫的絕大多數戰力,都別調到了西北,進攻華興社去了.

不過,田雄並沒有將雞蛋全都放在一個籃子里,至少他將自己這個會生蛋的老母雞摘了出來.

田雄才剛剛偷襲完了唐峰,自然要防備著唐峰用同樣的招數來對付他.

所以,他在洪幫的大部分人馬調動的時候,悄悄的離開了自己的別墅.那時候華興社的小弟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他的人馬調動上,所以從安全上來講是最好不過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田雄還是有所布置.在原先他常住的別墅那里,他那排了三百名明面上的警衛,在四周,他至少還埋伏了上千名精銳.

而在現在所在的地方,也有三百名精悍的手下.而且;離這里不過五分鍾路程的地方,還有他手下的五百名精銳.

于此同時,洪幫的情報人員也對sh和xa兩地進行全力監控,如此一來,唐峰即便是有辦法溜到他的眼皮子低下,人數也不會太多.

唐峰不來則已,來,便難逃全軍覆沒的命運.其中的差別,不過就是他能否找到田雄的所在,是被他安排在別墅那里的埋伏給吃掉,還是被眼下他這個秘密莊院里的人馬給干掉.

田雄望著自己手邊的鋼刀,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覺得,還是前一種情況居多.畢竟,他別墅那里的布置,可以說是疑影重重,唐峰除非不派人來,只要他的人到了sh,定然會判斷出錯.因為無論從哪兒看,那里都是田雄棲身的最好場所.

大量的手下護衛,四周的秘密伏兵……

果然,正當田雄聽見聶歡的腳步聲,轉過身去接他送來的蓮子羹時,手下的小弟進來報告了.

"老大,華興社的一支精悍手下,攻入了別墅!"那小弟一走進來,便沉聲道.

田雄眼中精光一閃,剛剛端起的香濃蓮子羹又放了下來:"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這些人都是專業的殺手,我們的人被干掉了四五十人後才被現,如今這些人已經恭敬了別墅外圍!正在和守護在那里的小弟進行厮殺!"那小弟恭敬的道.

田雄眉頭微微一皺:"有多少人?"

"大概有兩百左右!"田雄對于再次被刺殺,早就有所准備,所以那小弟回答的很是迅.

田雄點了點頭,輕聲道:"這應該就是死神手下那批朱雀堂的殺手了.兩百人,看起來死神已經中計了."

"老大,這些人很是凶悍,如今,我方的人馬已經被干掉了兩百多人,可他們卻只死傷了十幾個,外面包圍的小弟已經開始攔截,可是……"那小弟小心的看了田雄一眼:"想要將他們全殲的話,怕是力有未逮.所以,負責守衛的陳堂主,請求支援!"

田雄皺了一下眉頭,負責守護他別墅安危,制造他還在別墅假象的小弟叫陳志爭,是霸刀陳志南的兄弟.在陳志楠死後,這個陳志爭便被田雄當成了心腹來培養.而在東北的三個堂口叛變之後,田雄更是將他提拔為白虎堂的堂主,接替了吳偉功的位子.

一來是繼續拉攏這位與華興社有著不同戴天之仇的悍將,一來也是為了能夠給手下一種印象,對于戰死的有功與洪幫的手下的親人,他田雄還是很照顧的.

這個陳志爭手下的確有兩把刷子,以前的時候因為有陳志南的光芒籠罩著,所以他並不是很為其他人所了解.可單論手上的工夫,他並不比陳志楠差.

如今,他竟然會問自己請求支援,雖然田雄沒有親眼看見,卻依然可以想象的到,別墅那里的厮殺是多麼的慘烈.

只是,如今他的手下除了在秘密莊園附近的那五百人外,已經沒有了別的可以調動的機動人馬!而要是將這支人手調過去,那萬一唐峰還留有什麼後手,只憑他手下的三百名小弟,能擋得住嗎?

一方面是成功全殲華興社那支來自朱雀堂的強殺手的誘惑,一方面卻是他自己小命的安全,即便是田雄的老謀深算,處事果決,也不禁猶豫了起來.

"老大,"見到田雄遲疑,那小弟鼓起勇氣道:"屬下覺得,還是趕緊支援陳堂主吧.若是那里有個好歹,那兄弟們的一番犧牲,可就白費了."

為了擋住那些殺手,別墅的洪幫小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所以眼下這小弟才會有這種說法.

田雄眼中暗自閃過一抹歎息,他手下的這名小弟是他的心腹,應該是了解他的脾性的,平常有什麼大事的時候,他絕對不敢胡亂插嘴.可此時,連他都大著膽子這樣說了,那便足以說明自己麾下的小弟,都是這種心情.

若是自己再按兵不動的話,只怕這些小弟會立即嘩變!被華興社打壓的幾乎要透不過氣來的他們,是完全能干出這樣的事的.

想到這,田雄立即點頭道:"好,你回複陳堂主,就算是拼光了所有的小弟,也要堅持十分鍾,援軍馬上就到."

那名小弟身子一正,大聲答應下來,然後快的轉身跑了出去,田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淺笑,快的撥通了手下的電話,讓他們火馳援別墅總部.

然後,田雄便開始了看表.聶歡被田雄帶到了這里,並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此時見他滿臉焦急的等待著,也不敢說話,默默的坐了一會兒便回到了房子里,照顧孩子去了.

時間滴滴答答的快游走著,從那些前去馳援的小弟藏身的地方到別墅,哪怕他們是以最快的度趕去,最快也還要三分鍾.

三分鍾,那邊陳志爭還能攔得住他們嗎?

田雄的呼吸漸漸變的急促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時間的臨近,他心底的不安越的湧動起來.

他站起身,倒提鋼刀默默的走到門口,十幾名精悍的小弟正站在門口.田雄皺了下眉頭,如鷹隼般的目光掠過夜色,沉聲道:"有沒有什麼情況?"

"回老大,一切正常."旁邊那名護衛恭敬的道.

田雄點了點頭:"大家伙都打著點小心,提高點警惕."

那護衛沉聲應下,田雄這才轉身往回走去,剛走了幾步,他忽然停下腳步,沉聲道:"現在幾點了?"

"凌晨零點四十五分!"那小弟恭敬的道.

十二點四十五分?那豈不是說死神他進攻別墅的時候,才不過十一二點?田雄的眉頭皺的越的緊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淒厲的慘哼突然響了起來,田雄蹭的一下又竄了回來,手提鋼刀,雙眸寒光四射,略顯臃腫的身體竟然沒有一點胖的感覺,反而透著一股靈活和凌厲.

"怎麼回事兒?"田雄的身子還沒停穩,便低聲喝問了起來.

"老大,華興社的人,殺,殺進來了,快走……"一名小弟渾身是血的踉蹌著跑到不遠處,一句話還沒說完,便一下倒在了地上.

鮮血,頓時向四周滲透開去.

他的兩臂已經被砍掉了,胸口還中了一刀,無法止血的他為了回來彙報消息,已經油盡燈枯!

田雄一眼就認出他就是剛才自己派出去的那個心腹小弟,他竟然傷成這樣?田雄猛的抬起頭,此時,前院中已經傳來了刀劍相擊的聲音,和一聲聲低沉的恍若回聲般的悶哼.

中計了.田雄的臉色略微閃過一抹蒼白,他一下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顯然,死神通過某種方法,早就知道了他的具體位置.可他已然還是派人進攻了自己的別墅,其目的就是為了將自己秘密安排的人馬都調動出來.

***,你可真陰啊!一向自詡多智的田雄,忍不住在心中呵罵了一聲,手中的刀卻快的握了起來.

一干手下聽聞華興社殺到,已經明顯有了害怕的神色.田雄也知道這不能怪他們,畢竟無論是誰自覺著呆在很安全的地方,准備看戲的時候,卻突然現自己被唱戲的人給丟到了陷阱里,都會本能的感覺到害怕.

此時,若是他稍有膽怯之色露出,那這些人怕是再沒膽量和華興社的人決一死戰!

深吸一口氣,田雄猛的將刀一舉:"狗娘養的,老子就不相信,華興社的人都***會分身術.死神手下的殺手,總共不過三百來人,在別墅總部,已經陷落了兩百人,剩下的人能有多少?不過百人!"

"殺手也是人,殺手也是他娘的爹生娘養的,一刀下去照樣會血濺五步!怕什麼?站直了你們的腰杆,挺起你們的卵蛋,拿出你們玩女人的力氣,給老子沖上去,活劈了華興狗,為段一飛報仇!殺!"

"活劈華興狗,為段堂主報仇!"十幾名護衛簇擁著田雄向前沖去,其他守衛在各處的人,還有因為不知道多少敵人進攻而正在往回跑的人,紛紛掉回了頭,朝著殺聲最激烈的地方沖了過去.

上篇:正文 1815章 黑道沉浮     下篇:正文 1817章 活捉田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