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1817章 活捉田雄  
   
正文 1817章 活捉田雄



田雄很委屈,他本來安排了陷阱給死神跳的,卻不想對方竟然將計就計,反過來擺了他一道.更讓他感覺到委屈的,是他不是輸在了謀略上,不是輸在了反應上,而是輸在了叛徒上.

是的,田雄幾乎已經可以肯定,自己身邊定然是出了叛徒,要不然,華興社的人又如何能夠找到這里來?可問題是,這次跟他過來的人,都是跟他六七年,十多年的老人,那時候華興社都還沒成立呢.

所以,田雄很委屈,可這委屈卻只是讓他狠狠的握緊了手里的刀,躊躇滿志的以為,對方只有一百人,只要他能堅持十五分鍾,手下的人定然可以趕來支援.

以三百名手下,對付一百名殺手,就算對方真的以一敵二,就算對方已經通過卑鄙的暗殺,已經干掉了他的幾十個手下,剩下的人看到他親自出馬,也定然會群情振奮,奮勇殺敵.

兩百多人,對付一百人,而且只要堅持十五分鍾,田雄無論怎麼算,都認為自己應該可以做到.

事實上如果真的就像他所想的那樣,那田雄還真的可以做到.至少原本已經驚惶不安的護衛隊,在見到他之後,完全的鎮定了下來.

然而,前來對付他的殺手,也遠遠比他想象中的還多,而且,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此刻他絕對不想看到,不願意看到的人.

死神.

是的,死神.而在洪幫護衛隊中舉著個門板似得大刀,瘋狂的進行著沖殺的那名狂野的像頭狗熊樣的家伙,正是死神最貼身的護衛,虎癡.

而在虎癡不遠處那個凌厲的像是一把劍一樣的男人,應該就是這些殺手的頭頭了吧?王勝看著那把圓月似得彎刀呼嘯往來的情景,不禁想到了洪一給他傳來的信息,心中暗自歎了口氣.

他輸了,輸的徹底,輸的乾淨,輸的一無所有.

只是他可以輸,卻不可以退!

身為洪幫的老大,他田雄縱橫一世,呼風喚雨的黑道無冕之王,丟不起那個人!

田雄眼中露出一絲死志,緊緊的握住了手里的鋼刀,刀尖微微上揚!

唐峰也看見了田雄,他沒有一絲意外,只是一臉平靜的隔著人群注視著他.兩個恍若宿命之敵的男人,就這樣對望著,淡然從容中,自有一股殺機盤旋.

在看見田雄出來之後,唐峰忽然將手里的屠龍黑金,高高的舉起:"活捉田雄!"

"活捉田雄!"一聲爆吼從虎癡的口中傳了起來,然後才是那些似乎不習慣喊口號弄的自己熱血沸騰的殺手們,不過,他們的攻擊卻隨著一聲活捉田雄這四個字,變的瘋狂咆哮起來.

洪幫能夠護衛田雄的人,當然也都是絕對的精銳.只是他們比起朱雀堂精挑細選,全力培養的殺手來說,卻還是差了些.

那些殺手彼此間雖然沒有太密切的配合,可他們的身手,眼力卻要比洪幫的小弟要高.此時,一柄柄鋼刀,飛刀,暗器的亂飛,田雄的護衛,紛紛的後退,跌倒!

當然,也有不少人不要命的進行反擊,合身撲上,使得一時不慎躲閃不及的朱雀堂殺手,含恨當場!只不過從傷亡的比例上來說,洪幫未免太吃虧了些.

雙方就像是兩道鋼鐵洪流,狠狠的撞擊在一起,一聲聲悶哼,怒吼便是洪流的咆哮,一道道飛揚的血花,斷臂,殘肢,便是那四濺的浪花!

悲壯,低沉,還有歇斯底里的瘋狂.

從田雄出現的刹那,從唐峰舉起屠龍黑金的瞬間,開始變的白熱化,然後向著*,*,更*的地方開始進!

唐峰,就在這生死的波濤中,披荊斬棘,帶著幾名刀鋒護衛和朱雀堂殺手,直取田雄.那邊,虎癡和羅乾也一左一右,不斷的突進.三個人,仿佛三把鋼刀,分別從三個方面直奔田雄而來.

這是田雄的榮幸,因為他被三名高手同時看中.這也是田雄的悲哀,因為這三個人不是請他喝酒,而是取他的性命!

田雄眼中不禁閃過一抹悲哀,可隨即便被一種瘋狂所取代.他怒吼一聲,拎著鋼刀便沖出了本陣,直取唐峰!

田雄本來的身手便算的上是一流,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親自提刀殺人,可此時卻憑著一腔悍勇血性,硬是劈翻了三名沖擊太快的朱雀堂殺手,來到了唐峰近前!

"喝!"田雄低吼一聲,手中的鋼刀仿佛一彎明月,瞬間撕開了夜色,直奔唐峰而去.

當!

金鐵交擊的脆鳴,可是緊接著田雄卻是手上一輕,接著面色大變中急後退.

因為他的刀斷了.

唐峰卻是身子一動,恍若一道利劍,直奔田雄!

手腕連連震動擋開了兩名橫空遞過來的長刀,旁邊的幾名田雄護衛兩眼通紅,奮不顧身的合身朝唐峰的刀光撞了過來,竟然是打算用身體阻擋唐峰.

虎賁!田雄手下的精銳護衛,來自虎賁營的敢死之士!

唐峰兩眼微微一眯,手腕一揚,便准備硬拼的時候,旁邊,一道碩大的刀光忽然斜斜的劈了過來.三四名洪幫的護衛,竟然被起要斬斷,一時間滿空都是血肉腸肚……

而另一邊,一輪明月忽然降臨凡間,幾名洪幫的護衛在奔跑中便被抹斷了脖子,激射而出一道道詭異的紅色血線!

只是一息,田雄和唐峰身邊的虎賁護衛,便被清理一空.

唐峰身子趁機快的突進,田雄正在後退的身子一僵,在他的脖子上,黑色的屠龍黑金,正散著嗜血的氣息!

田雄呆呆的看著那黑色的仿佛毒龍一樣的長刀,手一松丟掉了手里的半截鋼刀,淡淡的道:"想不到,你的刀竟然這麼快."

唐峰淡淡的道"你該想到的."

"你是占了武器的便宜,若是換了同樣的刀,你不一定能打的過我!"田雄淡淡的道.

唐峰微微一笑,輕聲道:"我知道,可你的刀,同樣也不普通,不是嗎?"

田雄歎了口氣,淡淡的道:"你贏了,我時常在想,如果我贏了你之後,我該做些什麼?老實說,我到現在都沒想出答案,現在好了,這個問題,該輪到你考慮了."

說完,田雄眼中閃過一抹死志,脖子猛的朝著屠龍黑金撞了過去.

幾乎就在同時,一聲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阿雄……"

田雄的動作微微一頓,只是這一頓的工夫,唐峰手腕一動,刷的一下收回了武器.

不過就算是這樣,田雄的脖子處,也被拉開了一道口子,鮮血,正在不斷的流出.

唐峰不禁暗罵,自己的刀鋒利也不全是好處.就像現在,若不是那個突然出現的聲音,此時的田雄怕是已經變成無頭之尸了.那時候,自己能不能活著退出sh還兩說,正在進攻華興社的洪幫小弟會出現什麼變故,更無法預料了.

"你怎麼來了?"田雄微笑著看了這個驚惶的女子一眼,落在她懷里的孩子身上時,眉頭禁不住一皺,他下意識的整了整自己的頭,輕聲道:"還帶著孩子?"

來人當然是田雄的妻子,聶歡!

"阿雄!"聶歡噗通一下跪倒在田雄面前:"放手吧,就算是看在孩子的份上?"

田雄的眉頭皺的更緊,卻出奇的沒有火.此時,四周的厮殺已經停了下來,那些洪幫的護衛全都看著這突然的一幕,甚至毫不在意華興社小弟虎視眈眈的警惕!

"起來!"

"不,我不起來,你不答應我,我不起來!"一向柔順的聶歡,難得的固執了起來.

田雄眉頭皺的更緊,他忽然道:"將我在這的消息告訴死神的人,是你吧?"

上篇:正文 1816章 田雄的委屈     下篇:正文 1818章 田雄斷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