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第2386章 血債血償(八)  
   
正文 第2386章 血債血償(八)



"來喝杯水吧!"樸萬晨倒了一杯水遞給剛才被帶回來的紅衣nv子.

此時紅衣nv子已經把臉洗乾淨,雖然臉上還有些血痕,嘴角還有些淤血,但是jīng神已經好多.紅衣nv子身材不高,長相還算清秀,也許是剛才洗臉洗得匆忙有些濃妝還沒有洗去,本來華麗的衣服此時也是一片汙穢.

樸萬晨一看nv子的樣貌和打扮已經大概猜出nv子是干什麼的了,只是不太明白為什麼竹聯幫的人馬會追殺她.

就在樸萬晨上下打量紅衣nv子的時候,紅衣nv子正好抬起頭迎著樸萬晨的目光接過遞過來的水,喝了一口緩緩地說道:"其實我不並是你想像的那種nv人."

接下來紅衣nv子還是把自己的經曆向樸萬晨娓娓道來,聽得樸萬晨是瞠目結舌,她沒有想到眼前這個nv子的經曆竟然是這樣.

原來這個紅衣nv子叫王紅,家里人都管她叫xiǎo紅,是胡志明市人.今年剛剛在大學里畢業,本來想在胡志明市找一份工作.但是沒有想到在一次的招聘會上被一個內河市的公司拐到了這里,被賣進了由當地一個xiǎo幫派控制的夜總會里.到了那個夜總會xiǎo紅才知道原來還有好幾位和她有相同遭遇的大學生也被拐賣了這里,那個家公司其實就是這個幫派專men拐賣外地大學生到內河市的一種方式.

xiǎo紅被拐賣到這里後就被迫接客和在夜總會里陪酒,曾經有幾次她想逃跑但是都被抓了回來,這次她是借出台的機會跑了出來,沒有想到還是差點被抓了回去.

"媽的,這幫混蛋!"樸萬晨一聲怒罵,"xiǎo紅,這樣吧!我給你一些錢,然後我會想辦法把你送回胡志明市去,你看怎麼樣?"

聽到樸萬晨的話,xiǎo紅又是一陣哭泣,接著說道:"我現在這樣回到家里鄉下,家里人也不會再認我了,他們會把我打死的."

樸萬晨聽到xiǎo紅的話,暗中搖了搖頭,只得先安慰道:"這樣吧,你先這里安頓下來,回家的事情以後再說!"

"謝謝大哥!"xiǎo紅撲通一下跪在了樸萬晨面前.

"你快起來吧!"樸萬晨伸手扶起了xiǎo紅,讓人把她送到樓上的客房休息.

"媽的!這幫禽獸不如的東西!我非好好收拾你們不可!"樸萬晨狠狠地說道.

此後的數天里xiǎo紅就在樸萬晨的別墅里安頓了下來,由于xiǎo紅是大學生所以平時會幫樸萬晨記一些賬目,而且管理的井井有條.加上xiǎo紅能說會道不多長時間就和樸萬晨堂口里的兄弟打的火熱,後來在堂口兄弟的促成下樸萬晨認了xiǎo紅做干妹妹.xiǎo紅就以樸萬晨干妹妹的身份暫時在這里住了下來,平時幫樸萬晨管理堂口的賬目,閑時就看看書,儼然是飛沙幫的一分子.

樸萬晨沒有想到多管閑事竟然多出一個干妹妹,他把xiǎo紅當成自己的親妹妹看待.

但是事實真的會像樸萬晨想的那樣嗎?

"老大,這是從那個幫派救出的幾個nv大學生,她們和xiǎo紅都是一樣的遭遇."樸萬晨手下的一名兄弟向樸萬晨彙報道.

樸萬晨看著那幾個衣衫不整面容上還帶有驚慌之se的nv大學生,心里暗暗搖了搖頭.在為她們惋惜的同時也為她們慶幸,惋惜她們如此不幸被拐賣到內河市來,慶幸她們至少到現在還沒有淪為夜總會的舞xiǎo姐.

"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吧?"樸萬晨問道.

"只有幾個看管的xiǎo嘍羅,很容易解決!"手下人如實彙報道"不過這還多虧了xiǎo紅的情報,是在對方換班實力最弱的時候下的手,所以幾乎沒有lang費太多力氣."

樸萬晨聽了手下人的彙報輕輕地點了點頭,朗聲說道:"給她們一些錢,讓她們坐車回去吧."

"是,老大!"手下人答道.

這個時候xiǎo紅都進了房間,看到了一個個走過自己身邊的和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人,心中不時泛起一陣不忍,眼中的淚花更是時隱時現.樸萬晨看在眼中,走過來拍了拍xiǎo紅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會送她們回去的!"

"大哥,有時候我覺得我很幸運."xiǎo紅抬頭望著樸萬晨說道.

"哦?為什麼?"樸萬晨詫異的問道.

"雖然我是被拐賣到內河市的,但是我在內河市卻認了一個對我這麼好的大哥,所以我說我很幸運啊!"xiǎo紅言語真誠的說道.

聽到xiǎo紅的話,樸萬晨的大手細膩的拍了拍xiǎo紅的頭,微笑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對了xiǎo紅,你怎麼知道那個時候是她們換班的時間?"樸萬晨問道.

xiǎo紅笑了一下,說道:"當然是觀察的了.剛來的時候每天都被她們關押在那個xiǎo房間里,自然對她們的作息規律有一定的了解了."

"哦!原來是這樣!"樸萬晨自言自語道.

"還有大哥,這次就只是救下來這些人麼?"xiǎo紅問道.

"不錯,就這些人,一共四個人!怎麼了?"樸萬晨望著xiǎo紅詫異的問道.

"不對啊!應該不只這些人啊.我記得我被拐賣到內河市的時候,那個房間里有十多個人呢?怎麼會只有這些人呢?"

"也許是對方這次拐賣到內河市的人少呢?"樸萬晨幫助xiǎo紅分析道.

不過此時xiǎo紅似乎沒有聽到樸萬晨的話,自己在房間里邁著方步獨自沉思著,樸萬晨也沒有打擾他而是自己坐在沙發上chōu著雪茄.

"大哥你不知道,我在被拐賣關押的時候隱約聽到他們說都是湊夠二十人以上的時候才發船的,所以這次就這麼幾個人就不太正常了."xiǎo紅回憶道.

樸萬晨聽了以後,眉頭也慢慢的皺了起來.

"xiǎo紅,你還記得你剛到內河市的時候被關在哪里麼?"樸萬晨問道.

聽到樸萬晨的話xiǎo紅尷尬的說道:"大哥,你別忘了我並不是內河市人."

樸萬晨猛的一拍腦men,哈哈一笑說道:"瞧我這個腦子."

"不過當時我確實是下車後先被關押在另外一個地方,然後才會轉到那個據點里去的.我想我第一個被關押的地點應該距離車站不遠,因為我記得我們剛下車就關起來了,三天後才轉過去的."xiǎo紅說道.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吾讀

上篇:正文 第2385章 血債血償(七)     下篇:正文 第2387章 內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