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黑道特種兵 正文 第2520章 努力才有收獲(求鮮花!)  
   
正文 第2520章 努力才有收獲(求鮮花!)



(這是防章節,稍後會修正,謝謝支持.[書簽:])

羅曉娟戀愛這一件事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學校不大不小的新聞,這很自然,她一入學就引人注目,現在差不多已經是公認的系花,她跟她的白馬王子在校園走過的時候,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張複興默默地注視著那兩個依偎的身影,滿心苦澀,他無法不回想幾天前,如果在圖書館外邊他再勇敢一點……,或者,他浪費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機會,失去了人生最珍貴的東西,當然,這僅僅是年輕人現在的幼稚看法.

象很多野獸受傷後,都會找一個沒人的地方默默舔傷,張複興沒有讓他的痛苦流露,保持了平靜,漠然,雖然,除了他自己,誰也想不到這件事會跟他發生關系,連跟他單挑過的室友也不會覺察.只有在羅曉娟和她的男友出現在他的視線中時,張複興的目光才會突然變得冷酷而銳利,他會長時間地追蹤他們,仔細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尤其是羅曉娟的男友,象在拳擊台上研究一個重要的對手.或者,年輕人現在心中還無法產生"彼可取而代之"的豪情,但是肯定充滿"大丈夫當如是也"的豔羨,因為,他已經聽室友說,羅曉娟的白馬王子來自BJ,是特招的籃球一級運動員,入選過國家青年隊,跟羅曉娟一樣,也是學校的風云人物,無論從哪個方面,他似乎都無法相提並論.

接下來一段時間,上課的時候,他依然會坐在靠近羅曉娟的位置,用愛恨交集的目光撫摸那個身影,幻想她和她的男友在一起的某些情景,甚至在草稿紙上畫她的**,然後用筆用力地打叉,弄得一片狼籍,這並不能讓他產生報複的快感,只能增添墮落的羞恥.經過一段痛苦時間的熬煎後,張複興豁然醒悟,永遠躲在套子里,什麼用也沒有,他得走出去.這不僅是指他的感情挫折,也是指他的學習,社交等等.他必須面對現實,然後采取行動,爭取改變它.這個來自于痛苦的經驗,源起于很早那些貧窮饑餓的時光,卻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成為他的寶貴指導.

突然間,他象變了一個人似的,雖然還是一慣陰沉的表情,但會偶爾露出微笑,雖然還是不善與人交談,但開始參與宿舍的聊天,依然是每天看很多書,但種類開始變化,哲學,文學,時政,經濟,甚至服裝和婚姻,他開始全面豐富自己,武裝自己,最顯著的一個行動是,在一周之內,他一口氣參加了二十多個社團.正是這場莫須有的"初戀",讓他變得堅強,變得勇敢,變得成熟,或者說是*迫著他直面這個社會,直面那些遲早會遭遇的東西,正如那一句名言所謂"永琲漱k性,帶領我們上升!"從這一刻開始,年輕人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進而深深地影響了他的人生,他的未來.

從這個那個冬天開始,張複興開始另外一種大學生活,頻繁而熱情地參加所有的能夠參與的社團活動,不求回報,一心做事,或者是為了鍛煉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也可能是為了借此淡忘那一個人,抵消他那單相思"初戀"帶來的痛苦.做家教,學跳舞,勤工儉學,義務勞動,逢啥做啥,圍棋,書法,詩歌,音樂,見樣學樣,他敞開胸懷,迎接生活,開放自我,擁抱世界,那是一段青春燃燒的激情時光,也是一段野蠻生長的年輕歲月.

在克服了最初的羞澀和膽怯後,張複興逐漸展露他的聰明才智,成為大部分活動的個中翹楚,如魚得水,游刃有余,他開始在同學中嶄露頭角,成為同學中的明星,雖然沒有取得象當年葉山鷹馬享一樣驕人的成績,但也算是他們那一屆學生中的風云人物,名躁一時.

最後,他成為各種社會實踐活動的領導者,高校藝術節的組織者,代表學校參加全國大學生電視辯論比賽,甚至還接受了一個鄰校女生狂熱的崇拜和她的身體,雖然,他對于她的感情和身體都並不怎樣動心.

他依然不喜歡說話,但是現在是一種內斂,而不是以前的羞怯,淡定代替了陰沉,他開始學會隱藏自己的鋒芒,象幾年前的葉山鷹一樣,把出風頭的事讓給其他同學,這種做法跟他的身份和經曆有關,他認為實際的收獲比虛幻的榮耀更有價值,浮在水面的草無根,最先被沖走,在這一點上,他跟葉山鷹同樣具有相同的看法.

同時,他的學習成績在經過一段艱苦地追趕後,終于開始領跑,他再次成為老師眼中無可挑剔的優秀學生,當然,他們看不到他內心,看不到他小心隱藏的某些思想.

某一天,他在一本書上看到一句話:逃亡和隱居的途中不要為任何事動情.突然間,他心有所動,恍然大悟.他想起很久以前,他跟他的室友單挑,為什麼一場架打到一半他就突然失去了沖動,象他這樣的人,在這樣的階段,似乎的確不應該動情的.他反省自己的思想和性格,他覺得自己做得不錯,他的低調和沉默,都符合他現在的身份和位置,他現在,也算是在某種逃亡和隱居之中.

他一直在逃亡貧窮和無知對他的追殺,現在也僅僅剛能夠喘口氣,還遠遠未脫離危險.他以前是小隱,類似小隱隱于野,他用陰冷和沉默給自己設置了一個套子,把自己遮掩起來,不與他人接觸,而現在,算是中隱,他在各種活動中隨波逐流,與世浮沉,把自己淹在無數的同齡人中,那麼,他的大隱呢?

他沒有去想,他一直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從懂事起就一直這樣,只能這樣,殘酷的成長環境扼殺了他的想象力,他不可能再成為一個好人,永遠都不可能.Rh!~!

上篇:正文 第2519章 群雄逐鹿(求鮮花!)     下篇:正文 第2521章 絕處逢生(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