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十四章:【戰獸實力的界定?】  
   
正文 第五十四章:【戰獸實力的界定?】

眾人無限期待地看著岳陽同學.(看小說到頂點)

誰不知穿越男一句話,就將他們統統放倒在地上.

"其實,偶在里面啥也沒干,就是睡了一覺,這麼快就過了三小時嗎?"岳陽同學還裝無辜地看著大家,金甲隊長看見這家伙如此欠揍的樣子,真恨不得活生生地掐死他.到哪睡覺不好,偏偏要到黃道十二宮去睡,他在白羊宮睡一覺,就把自己浴血奮戰,差點沒命才創下的紀錄給破了,世間還有比這小子更可惡的人嗎?

"你沒有進去看看?"葉空迷惑了,難道這個岳家三少爺沒有好奇心嗎?他就不想進去看看三頭奇美拉?

"進了,就是進了沒辦法出來,無聊之下,才在里面睡了一覺!"岳陽同學撒起謊來臉不紅眼不眨.

"不可能!"金甲隊長身邊一個金甲衛士大聲否定.

"如果你進了,就會讓三頭奇美拉一口吞掉,怎麼可能活著出來?"有一個打賭說岳陽死定的傭兵團長也搖頭不信:"即使有十分鍾絕對防禦的護罩,但你不可能在里面呆三小時,這絕對不可能!"

"十分鍾的護罩足夠我進去逛一圈,至于三頭奇美拉,它壓根就沒理我,我也沒理它,大家各睡各的!"岳陽同學撒謊技巧高,說得就跟真的一樣.

"三頭奇美拉是什麼樣子的?"又有個金甲衛士懷疑地問.

"左龍頭,中獅頭,右羊頭,還有條蛇尾,對了,在白羊頭的脖子下,還有個金鈴鐺!"岳陽說謊時,真中有假,假中又有真,普通人根本無法分辯.盡管所有人都懷疑,但沒有誰能找出他話中的破綻,那怕一丁點的破綻也找不到.

"你後來是怎麼出來的?"有個光頭傭兵問.

"灰太狼誘引那些羊頭怪,在通道口,羊頭怪就因為畏懼三頭奇美拉,不敢進來,灰太狼將它們一個個地咬死,再誘開戰爭傀儡,我就出來了.不過,因為它的工作效率極低,我睡了好幾覺它還沒有掃清通道,等得我好生無聊!"岳陽一說,眾人都吐血了,敢情這小子進去真是睡覺,所有的事都是他的寵物狼做的啊?

"騙子,一只狼不可能咬死所有的羊頭怪,那里面足有幾十個羊頭怪!"一個賭輸了的武者高叫起來.

"你怎麼證明你在里面睡了一覺,而不是在傳送陣那里睡呢?"有人提出質疑.

"不管怎麼說,出來就好!"葉空卻不管岳陽在哪睡一覺,只要這位岳家三少爺沒事就行.如果他掛了,岳家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說不定自己的父母都會沒命.在岳陽沒出來的三個小時內,他的心一直在煎熬,甚至都有了自殺的打算.現在這位三少爺平安無恙,葉空總算松下了心頭大石.

"黃道十二宮已經玩過,我們回去吧!"厲切厲割兩兄弟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勸岳陽離開這里.

"對,對,我們該回去了!"葉空也趕緊附和,千萬別再讓這位少爺進去黃道十二宮,那實在讓人受不了,他可不想再過剛才那種提心吊膽的煎熬時刻!

"站住,你們站住,你們幾個是故意合起來騙人的!"有個輸錢輸紅了眼的傭兵團長憤怒地嚷嚷起來.

"打賭是你們,與我們無關!再說,我們闖黃道十二宮,你們過來湊什麼熱鬧啊?你管我們做什麼,我們喜歡進去睡覺,不行嗎?"葉空也冒火了,剛才這些家伙一直在冷嘲熱諷,那嘴臉可惡到極點,現在岳家三少出乎意料之外地出來了,他們竟然拿睡覺,騙錢這些來說事,還有沒有一點臉皮?做人可以無恥,但不可以無恥到這個程度!

"……"圍觀的傭兵聽了,臉上齊齊一窘.

的確,打賭的事是自己這一群人發起的,與這小子還真沒有什麼關系.

不過這事不能稀里糊塗的算了,必須問個清楚,否則,贏的人不安心,輸的人不服氣!在圍觀人群中,輸錢最多的傭兵團長冷笑一聲:"我們再來打個賭,我賭他進去里面,只是在傳送陣邊睡覺,根本沒有進白羊宮里面,誰要跟我賭?我賭兩枚金幣!"

雖然大家都知道岳陽進了三小時,但是不是在傳送陣邊睡覺,有沒有進過白羊宮還真不敢賭.

金甲隊長微微皺眉,只有他這個多次挑戰過白羊宮的人,才知道一個小秘密.

如果半小時內不進入白羊宮,任何挑戰者都會被法則排斥出黃道十二宮之外,想耍賴地呆在白羊宮里,那是不可能的事.半小時內,如果不清掉戰爭傀儡和羊頭怪,不進入白羊宮,那麼會視為挑戰失敗.

他可以肯定面前這個年輕人進了白羊宮,否則無法在里面呆上三小時.

當然了,作為一個黃道十二宮傳送門的守衛隊長,他是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來的.

"我跟你賭!"岳陽同學滿臉燦爛的笑容:"你敢賭嗎?"

如果錦衣美女落花城主在這,岳陽可不會理會這些無聊的傭兵,不過她沒在這,所以岳陽決定借這個機會踩踩這些目中無人的傭兵.如果他們發飚,那更好,順便給灰太狼立立威,培養它成為自己在人前的第一打手.

青銅四級的灰太狼,對戰三頭奇美拉當然不行.

不過,如果用它來對戰這些傭兵的戰獸,那是綽綽有余!

"有種的,你就把證據拿出來!你進了白羊宮,打敗了羊頭怪,你有沒有他們的武器?你有什麼證物啊?你要是在褲里有帶把的,就把它拿出來!"傭兵團長看岳陽同學兩手空空,覺得自己贏面很大,因為這小子就算真的進了白宮羊,他也不一定帶有證物.

"我當然有種,不知道你有沒有呢?你要有種,就把賭金加高些,加到十金怎麼樣?"岳陽笑得像個小狐狸.

"……"傭兵團長有點心虛,十金可不是小數目,萬一這小子真帶有證物?

"這世間吹牛的人多,有種的人還真是少啊!"岳陽同學用鄙視的眼光看著這個傭兵團長,表情就像一個皇帝看見一個太監,那種輕篾讓人真受不了,傭兵團長和他的隊員,都有種立即亂刀砍死這小子的沖動.

"團長,這口氣咽不下啊!"

"我們跟他賭!"

"這小子太拽了,我們不給他一點教訓,他還以為他是天下第一!"

幾個傭兵氣得哇哇叫,主動湊錢交給傭兵團長,誓要跟岳陽拼個你死我活,說什麼也要賭到底.人活在這個世上,就為爭一口氣,被人鄙視了,要不做點什麼,那還算是男人嗎?十金雖然多,但大家湊湊還是能湊出來,拼盡全副身家,也要跟這小子拼了!

圍觀的傭兵中,並非人人都這麼沖動.

更多的人,不摻乎這事,只是站在一邊看熱鬧.

他們甚至可以借錢給傭兵團長來賭,但是讓他們來加注,這絕對不可能!開玩笑,一個在白羊宮呆了三小時才出來的牛人,跟他賭?別管他有沒有挑戰三頭奇美拉,有沒有殺羊頭怪,就是在里面睡三個小時也是本事!

黃道十二宮多少年了,可有誰聽說過能夠在里面狂睡三小時的牛人?

沒有,就只有這個小盜賊!

"我來做公證!"金甲隊長不用岳陽掏證物,都知道這小盜賊贏定了,他怕傭兵們不服,主動站出來做公證.

"拿出來,把證物拿出來,你怎麼證明你進過白羊宮呢?"傭兵團長氣勢洶洶地大喝.

他看見岳陽身無長物,覺得他不一定帶有證物.

就算有,自己也可以耍賴說那不是,畢竟誰也沒有見過白羊宮里的物品,自己一口咬定那東西不是,誰能證明說那個一定是?

岳陽同學手一伸,多了一塊散發微微白光的奇特符文晶石.

眾人不識寶,都不明白:"這是什麼?"

金甲隊長看見,卻倒抽一口冷氣:"天哪,你竟然把失明符石拿到了?你是怎麼拿到的?"

"這,這東西就是失明符石?"大家聽後面面相覷.

誰也不敢相信岳陽可以拿到據說有幾十個羊頭武士守護著的失明符石,他不是一個新手學徒嗎?

而且,這小子的戰獸是世間最渣的刺花.

他憑什麼拿到失明符石啊?

"不可能,騙人的,他這肯定是騙人伎倆!這塊失明符石,肯定是他在別的地方買來,再擺出這個騙局,引我們上當!我不信,我死也不信!"傭兵團長氣急敗壞地吼叫起來,樣子就像一個發情期連續交配失敗被同伴無比鄙視的大猩猩.

"住口,這種失明符石是黃道十二宮特有的,只能在通天塔內使用,一**通天塔,它立即就會變成普通石頭.你們輸了,把十金留下!"金甲隊長冷笑一聲,打斷了傭兵團長抓狂的嚎吼.

"這不可能,他不可能拿到失明符石,他就是個一級的新手渣滓,這怎麼可能?他是騙子,絕對是!"傭兵團長心在滴血,他無法接受眼前這個事實.

"你輸了,如果你不把十金留下,我就將你的頭留下."金甲隊長警告道:"雖然我也不明白他是怎麼拿到失明符石的,但這是事實.而且,能夠在白羊宮左右兩個偏殿拿到任何一件寶物的武者,他都是榮譽的挑武者,都值得世人尊敬.現在這年輕人拿到了失明符石,證明比當年闖關的我還要傑出,如果你再汙辱他,我就殺了你!"金甲隊長目光如劍,殺氣一下子升騰起來,嚇得所有傭兵都打了個寒戰.

"不就是十金嗎?乞丐,算我打賞給你們好了!"岳陽同學拽完,又裝乖孩子了,他把一疊信件,戒指和匕首之類的遞給金甲隊長:"這是我在能量大鼎得到的,都是挑戰者的遺書,我為了拿到這些,用光了積蓄,所以才決定跟他們打賭,贏點小錢,雇個人把遺書送出去,既然這個家伙賴帳不給,那也算了,麻煩隊長你把這些遺物交給他們的家人吧!"

金甲隊長一接來那些遺書,手都顫抖起來.

尤其是看見那個結婚戒指時,更是虎目含淚,對岳陽感動地說:"這個戒指的主人,這個挑戰者,他是我的哥哥!十年前戰死,我一直想打通右殿,拿到他的遺物,但實力不夠,十年來也無法如願……我代我的大嫂和生下來再也見不到父親的侄子,向你說聲謝謝!"

他帶著五名金甲衛士,向岳陽'啪’地敬起軍禮,久久.

岳陽同學笑笑,准備溜人.

那傭兵團長絕望地大吼一聲:"站住,我再與你打個賭,我要與你決斗,一戰定輸贏!"

"白癡,你連灰太狼也打不過,就別再丟人了!"葉空聞言,冷笑,無情地諷刺道:"你的戰狼是普通四級的戰狼,灰太狼是青銅四級的鐵脊魔狼,青銅級戰獸最少比普通同階的戰獸要強一級實力,你那個普通四級的戰狼敢在灰太狼面前抬起頭嗎?灰太狼,站起來讓他們看看……看吧,這家伙的戰狼馬上就會嚇得小便失禁的!"

"嚎嗚嗚!"原來一直趴在地上裝乖寶寶的灰太狼,一站起來,眾人才發現這狼原來是一個變態.

平時不響不響,一副低等寵物狗的模樣.

誰不料它的眼睛一露出凶光,所有傭兵身邊的戰獸統統慌亂地後退,甚至有的低級戰獸直接嚇趴在地上,不敢動彈.灰太狼仰天一嚎,傭兵團長那只戰狼直接低下頭,夾著尾巴表示臣服了.

岳陽直接給灰太狼一腳:"拽什麼拽啊,你就不能低調點?現在沒有妞,等有美女,你再給我賣力表演!"

眾人直接暈死,青銅四級的鐵脊魔狼,他還舍得踹踢,這小子是不是已經瘋了?

葉空和厲切,厲割已經見慣不怪,裝著沒看見.

"你說的那個青銅級戰獸比普通級同階戰獸要強一級,是什麼意思?那麼白銀級和黃金級的戰獸,又比普通級的戰獸強多少?"岳陽同學沒上過學院,對于戰獸許多常識性的東西不太了解.他怕岳冰會懷疑,這些常識性的東西沒敢問她,萬一杯具男早就知道這些基本常識的話,那自己一問,就會露出馬腳.

岳陽當然知道青銅級戰獸比普通級的戰獸要強,黃金,白銀又比青銅級的強,但具體強多少,他還真不知道.

這戰獸的實力,到底是怎麼界定的呢?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

上篇:正文 第五十三章:【決定了,撒謊!】     下篇:正文 第五十五章:【泄密者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