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章 離去  
   
第五章 離去

第五章 離去



之後的一個多月里,安度因缺草藥的時間越來越多.

而通過這個蹩腳的借口,林立也不斷的被他丟到各種魔獸面前.

從獅蠍到三眼血狼,再從雷獸到嗜血蜥蜴,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林立幾乎殺遍了落日山脈所有七級以下的魔獸.

從當初面對一頭被重創的獅蠍依舊陷入苦戰,到如今輕而易舉的殺死一頭六級雷獸,林立所掌握的依舊只是那十種低級法術,但林立心里很清楚,自己正變得更加強大,用老安度因的話來,自己更象是一個真正的魔法師了.

每次通過水晶球偷窺完,安度因都會覺得,這子怎麼又有些陌生了……

從一開始只知道拉開距離,象個弓箭手似的躲在遠處射風刃,到之後會用魔法進行控制,再讓敵人在絕望中死去,這樣的轉變林立只花了一個多月,要知道就算在如今的魔法師協會里,也仍然有著相當一部分人,頂著魔導士的帽子,卻干著弓箭手的勾當.

林立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快得連老法師都沒法適應.

如果先前那些,還只是讓老法師覺得陌生的話.

那麼三天之前,林立在與雷獸的戰斗中,徹底擺脫了咒文的束縛,僅憑一個手勢就放出了遲緩術之後,老法師終于開始苦惱起來.

"我還能教他什麼?"安度怔怔的盯著水晶球,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自己究竟還能再教林立些什麼.

雖然那只是一個遲緩術,但給安度因帶來的震撼,卻絕不亞于一個十八級魔法.

他很清楚的記得,自己第一次瞬發低級法術,是三十歲,剛剛成為一名魔導士的時候.

之後的幾天里,老法師有些苦惱,因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能教給林立的.

而因為老法師的苦惱,林立也難得的休息了幾天.

進行完元素排列的練習之後,林立就悄悄的鑽進了藥劑室,用前幾天弄來的幽靈草,給自己弄了幾瓶迅捷藥水,一直以來安度因都禁止他使用這些東西,理由是太過依賴藥水卷軸等外物,會嚴重影響魔法水准的提升.

不過今天的老法師,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林立在藥劑室里忙碌,本該過來制止的老法師,卻怔怔的望著門外發呆.

一直到那幾瓶迅捷藥水完工,老法師才仿佛是忽然回過神來.

"告訴過你多少次了,太過于依賴藥水,對你來沒有任何好處,你為什麼就是不聽?"完這句話,老法師卻微微歎了口氣:"不過算了,以後我也不能再天天用水晶球監視你了,你萬一遇上什麼危險,不定還真要靠這幾瓶藥水救命."

"發生什麼事了?"這幾天林立就一直覺得,老法師的緒有些不對,此時聽他出這樣的話來,林立才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倉促之間竟是有些呆住了,連那幾瓶迅捷藥水也忘了放進包里.

此時的安度因看上去竟是有些蒼老,只見他扶著椅子慢慢坐下,將從不離身的水晶球放在身旁,做完這一切之後,卻沒有回答林立的問題,反倒是忽然問了一句:"你在這里住了有三個月了吧?"

"差不多."林立應了一句,心思卻不在這句話上,他很奇怪的望著安度因,發現老法師今天的神色似乎有些疲憊.

"當初發現你的時候,我可真沒有想到,自己會撿回一個足以媲美格雷斯科的魔法天才."老法師笑了笑,蒼老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感慨:"到現在我都無法相信,你以前居然從來沒接觸過魔法."

"那是因為條件有限,沒人能教我而已……"

"我知道你身上藏著一些秘密,這些秘密你既然不打算,我也不打算知道."大概是將林立的實話當成了托詞,安度因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解釋,然後又自顧自的道:"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單純的不忍心看你浪費天賦,當時我可想不到,你會做得這麼出色,一直到前兩天,我才忽然發現,我居然再沒有什麼可教你的了!"

林立想謙虛兩句,卻又發現氣氛有些不對,于是干脆閉上嘴巴,老老實實的聽安度因下去.

"這兩天我一直在想,我究竟還有什麼可以教給你的,一直到今天早上,這個問題才不再繼續困擾著我……因為我今天早上收到一封信,是一個老朋友發來的,他在信里告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去處理."

"所以你准備趕我走了?"

"基本上,是這麼回事."完這句話,安度因從法師袍中掏出一只厚厚的信封:"反正你繼續留在落日山脈,也學不到什麼東西,還不如我推薦你去一個地方,在那里你可以繼續學習,也可以干一些你自己想干的事."

"什麼地方?"

"你拿著這封信,到加洛斯城魔法師協會,找一個叫葛瑞安的人,他會幫你安排好一切."安度因將那厚厚的信封遞給林立:"對了,你的身份似乎也有些問題,不過不要緊,如果你不想在使用原來的身份,你可以使用我幫你准備好的這個,資料放在信封里,你自己抽空背熟就行了."

"謝謝."聽著老法師絮絮叨叨的叮囑,林立忽然覺得眼眶有些濕潤,為了不讓氣氛太過尷尬,他很勉強的擠出幾分笑容,用一種很隨意的語氣問道:"打算什麼時候走?"

"大概半個時之後."老法師笑了笑,拍了拍林立的肩膀:"不過沒關系,這件事不會耽擱我太多的時間,估計一兩周之後,我就可以回加洛斯城了,到時候我帶你去我的私人藥劑室,我在那里藏了一套紫水晶燒杯,那可是我花大價錢弄來的珍品……"

之後安度因又了些什麼,林立已經有些不太記得了,一直到老法師的背影在視線中漸漸模糊,林立才忽然想起件重要的事來.




上篇:第四章 獅蠍     下篇:第六章 雙足飛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