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六十二章 逼供  
   
第六十二章 逼供

第六十二章 逼供



昨天狀態實在太差,擠了兩章死活擠不出來,不過大家放心,昨天欠的字,我會在今天這兩章里補上.

…………………………

葛瑞安這一次是真怒了,第二天天剛亮,就帶著公會所有魔導士出去了.

這麼一支恐怖的力量出了翡翠高塔,頓時就讓加洛斯城抖了幾抖,各大勢力首腦拼命的打聽消息,生怕葛瑞安這一把火燒到自己頭上.城主府內更是一片緊張,都以為葛瑞安已經知道了宴會上那件事,此時正帶人上門報複,艾薩克一邊向老格林尋求庇護,一邊將巴瑟羅爾裝進馬車,當天就送回了王都奧蘭納.

一直到大概中午的時候,一眾勢力才忽然發現,自己根本就是虛驚一場.

葛瑞安就好象是出來散步一樣,在加洛斯城里轉了一圈之後,又不聲不響的把人給帶了回去,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調戲,十幾家勢力首腦個個氣得破口大罵,葛瑞安這老混蛋真是吃飽了沒事干,散個步也帶那麼多人出來,你還敢不敢再騷包一點?

當然,這話可沒人敢當著葛瑞安的面,見了這胖瘟神出門,一個個躲都來不及,誰還有膽子當面招惹他去?

于是誰也沒有注意到,他帶出來的那一群魔導士中,不知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張陌生的面孔……

"現在你可以了,是誰讓你這麼干的?"魔法公會地下室里,葛瑞安一張胖臉鐵青.

他審問的對象,是一名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雖然眼睛已經腫了起來,不過在場魔法師中記性不錯的,大多都還認得這中年人是誰.

記得當初林立剛來魔法公會的時候,葛瑞安為了給他開放公會最高特權,還在公會內部引起了一片反對的聲音,其中反對得最激烈的是幾個魔導士,為了威脅葛瑞安,甚至還不惜以退出公會相逼.

誰知道最後弄巧成拙,葛瑞安倔脾氣一上來,直接就把他們趕出了公會.

而眼前這中年人,赫然正是當初被趕出公會的幾名魔導士之一,名字好象叫盧克還是什麼的.

"我不知道你在什麼……"

"不知道是嗎?"葛瑞安臉色陰沉,一雙眼睛更是仿佛要噴出火來:"那我猜你肯定也不知道陰影之巢,更不知道那一百二十五枚巫師之眼的位置,至于通過崗哨的路線,肯定也不是你賣給陰影之巢的吧?"

"葛瑞安,我已經不是魔法公會的人了,你有什麼權利囚禁我?"

"誰他媽管你是不是魔法公會的人?"葛瑞安神色凶惡,咆哮聲在地下室內久久回蕩:"老子現在是尋仇──尋仇你懂嗎?你現在就出去喊喊看,就魔法公會囚禁了你,看有沒有人敢為你出口,還他媽有什麼權利,老子需要權利嗎?"

"我告訴你,別以為裝死就能混過去,你還等著陰影之巢的人來救你是吧?別他媽做夢了,你就是一件工具,一件只能用一次的工具!用過一次之後,你就再也沒有利用價值了,你以為他們會來救一件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

"你不能冤枉我……葛瑞安……你沒有證據……"

"你想要證據?"葛瑞安想了一下,不得不承認:"好吧,老子確實拿不出證據來,不過沒關系,老子這是尋仇,尋仇是不需要證據的……"

"……"林立在一旁聽得冷汗直流:"有你這麼逼供的嗎……"

"沒辦法,誰讓這子不肯."葛瑞安答得理直氣壯:"不肯就算了,反正這件是只能是他們幾個干的,除了他們幾個,公會里誰肯干這樣的事?"

葛瑞安這話,聽上去雖然有些粗暴,但道理還是真的沒錯.

如今魔法公會一統加洛斯城,連城主大人都要主動上門攀交,公會里的魔法師隨便走到什麼地方,所受的待遇那絕對是最優厚的,就算是走進了鍍金玫瑰,買魔法裝備都至少要打七折.

自從拍賣會之後,好處更是接連不斷.

先是一百套由曼尼斯家族提供的魔法裝備,那可是價值兩三萬金幣的精良裝備,葛瑞安就這麼大手一揮,全部發給了公會內部的魔法師,只要達到魔導士級別,就可以提出申請擁有一套.

而這才剛過不久,又是一百多瓶清醒藥劑.

消息公布的當天,一群上了年紀的魔法師當場激動得老淚縱橫,他們都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年沒聞過清醒藥劑的味道了,捧著一瓶清醒藥劑回去的時候,他們覺得自己簡直就象生活在天堂一樣.

毫不誇張的一句,只要有林立在魔法公會,就沒有哪一個魔法師舍得離開.

陰影之巢能給他們什麼?無非就是金錢裝備,可這些東西,魔法公會根本就不缺,屠魔山谷每年數百萬金幣收入,裝備一發就是一百套,各種藥劑更是源源不斷的發下來,在這樣巨大的幸福當中,又有誰舍得離開?

恐怕也只有那幾個被趕出公會的魔導士,才會落魄到出賣魔鬼公會機密的地步.

當然,嚴格起來,這還真算不上什麼出賣,被葛瑞安趕走之後,他們就已經跟魔法公會脫離了關系,把秘密賣給陰影之巢,頂多也只能算是報複魔法公會.

不過葛瑞安可不管這些,出賣也好報複也好,總之就是損害了魔法公會的利益,損害魔法公會利益,就等于是損害他的利益,損害了他的利益,就必須人道毀滅──這就是葛瑞安的理論……

"算了,這事交給我來……"林立對葛瑞安的性格,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生怕這倒黴魔導士幾句話沒對,惹得老家伙一個火球轟過去,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葛瑞安聽得一愣:"你還會逼供?"

"我不會."林立搖了搖頭,在口袋里摸了摸,找出一只玻璃瓶來:"不過它會."

"……"

"我去一下藥劑室,你暫時先別動他."離開地下室前,林立又叮囑了葛瑞安兩句.

"恩,這次我聽你的."葛瑞安目送林立離去,又幸災樂禍的恐嚇那倒黴魔導士:"弱智,剛才給過你機會了,自己不懂得好好把握,現在好了,把那子給惹了出來,你別看他斯斯文文,下手可比老子凶殘多了,逼得他親自動手,還不知道要弄出什麼變態藥劑出來,不定就是那種一瓶喝下去,就會渾身發癢潰爛,並且要痛夠一年才死的東西……

"……"聽著葛瑞安恐怖的描述,中年魔導士不由背心一陣發涼,不過他還在堅持.

因為有一件事,是連葛瑞安都沒有猜到的,屠魔山谷的防禦布置,他並沒有賣給陰影之巢,而是賣給了其他人,那人曾經向他保證過,不用擔心魔法公會的報複,因為用不了多久,魔法公會就會被他連根拔起.

"還不肯?算了,你現在就算想,老子也不想聽了,反正等一會那子的藥劑配出來了,你肯定連幾歲夢遺都會交代清楚."

正在藥劑室忙碌的林立,可一點也不知道葛瑞安如何恐嚇那個倒黴的魔導士.

他現在正心的計算著藥劑分量,自從掌握恐懼藥劑配方之後,他這還是第一次真正配制,操作起來難免會更加謹慎一些.

任何人內心深處都藏著一些負面緒,而恐懼藥劑的作用,就是徹底引發這些負面緒,並將它們無限度的放大,三種材料當中,夢魘草和惡魔之淚,都有著類似的效果,進行混合之後,這種效果更是會極大提升,而為了避免過度恐懼導致精神崩潰,又加入了一定分量的甯神花以鎮定心神.

夢魘草的汁液,正在燒杯中沸騰,林立手上拿著一朵甯神花,一瓣一瓣的心撕著,這是一個很關鍵的過程,甯神花過多,會嚴重降低恐懼藥劑的效果,而甯神花過少,卻又無法達到鎮定心神的目的,所以林立每撕下一瓣,都會輕輕搖動燒杯,等待甯神花完全融入藥劑,才會根據顏色判斷分量是否足夠.

這畢竟只是第一次配制,不象奧法藥劑清醒藥劑,僅憑著經驗就可以判斷出結果.

甯神花加到第七瓣的時候,燒杯中的夢魘草汁液開始變得渾濁,林立知道甯神花的分量已經足夠了,于是他又從口袋中摸出一枚惡魔之淚來.

惡魔之淚是一種黑色的果實,約莫尾指頭大,味道又苦又澀,直接食用的話,會產生各種恐怖幻境,除非服用鎮定心神的藥物,否則陷入這種幻境當中,將永無擺脫之日,直到最後被幻境折磨得徹底崩潰.

林立從無盡風暴之戒中,又摸出了那把銀質刀,輕輕割開惡魔之淚的表皮,看到一滴汁液將要溢出之時,迅速將它丟進燒杯當中.

刹時間一股霧氣升騰,融合了惡魔之淚汁液的藥劑,頓時在藥劑室里彌漫起一股醉人的香氣,那是一種相當獨特的味道,就好象陳年佳釀一般,濃得化也化不開,充滿了一種致命的誘惑氣息.

林立強忍著香氣的誘惑,將這半燒杯藥劑,倒進早已准備好的玻璃瓶中,然後用力將瓶口塞緊.




上篇:第六十一章 內奸     下篇:第六十三章 幕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