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你真是變態?  
   
第十章 你真是變態?

從永和回板橋,說遠不遠,但走路也累了點,若想搭捷運,還得讓車子往台北繞上一圈,沈洛年問了問人,找到公車站牌,這才搭車回到板橋。
這麼一來,每天的課後活動總算結束了,沈洛年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是高興還是失落,腦海中偶爾閃過葉瑋珊的身影,心頭就不禁微微沉重了起來,若在那兒待下去,這種感覺會越來越嚴重吧?
沈洛年到了自宅公寓門口,爬上五樓,還沒開門,卻見里面開著燈,還傳出電視的聲音,沈洛年微微一驚,叔叔還在嗎?還是……他連忙打開門,卻見懷真抱著一大桶炸雞塊,正睜大眼睛望著電視。
懷真看到沈洛年,嘻嘻一笑說:“要吃嗎?”一面把那桶炸雞遞了過來。
這種會變形的妖怪,應該也吃不胖吧?沈洛年取過一塊,望望懷真說:“干嘛穿這麼清涼?現在是秋天耶。”
原來懷真只穿著一條橫條紋毛線短袖上衣配上一條短裙,一雙白玉般的長腿,伸長了交錯擱在沙發桌上,看來十分愜意。
“你不是說我很漂亮,挺喜歡看的嗎?”懷真笑說:“但脫光了怕你失控,這樣方便讓你看。”
“誰會失控?”沈洛年好笑地說:“你既然不介意我就放膽看了。”
“別要我滿足你的性欲就好了,那我辦不到。”懷真一口咬下一大塊雞塊,一面嚼,一面含糊地說:“其他請隨意。”
“多謝。”沈洛年好笑地放下書包,坐在懷真身旁說:“有件事情跟你說。”
“嗯?”懷真身子剛輕靠上沈洛年的肩頭,突然指著電視哈哈笑說:“你看這好好玩。”
什麼東西?沈洛年目光轉過,卻見那是回放不少次的鄉土愛情倫理大悲劇,一群人殺來愛去互相報複,號稱近年最賺人熱淚的連續劇之一,此時劇中男主角正一臉扭曲地和某個滿臉是淚的女配角相互嘶喊,一點也不像是該笑的地方。
“哪里好玩?”沈洛年問。
“那人演戲演得這麼用力、喊這麼大聲,你不覺得好笑嗎?”懷真訝異地看著沈洛年。
沈洛年呆了呆,只好說:“這……先別看了吧,我有事要說。”
“好吧。”懷真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轉頭看著沈洛年。
“我剛剛退出了那個宗派。”沈洛年說;“所以你以後也別去學校找我了。”
“咦?”懷真一驚說:“怎麼這樣?我們不是約好了嗎?”
“別急。”沈洛年說:“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你是因為渾沌原息會外散的關系,擔心我被妖怪所傷,對吧?”
“對呀。”懷真說:“我不能每天傍晚都陪著你啊。”
“應該不用了。”沈洛年說:“我只要在日夜交替的時候,提高警覺,當原息外散的時候,馬上集中注意力,減慢時間的流速,就能在一瞬間將散逸的原息收回,就像昨晚一樣……這樣就不會有妖怪出現在我身邊了吧?”
“咦!”懷真歪著頭說:“好像有點道理。”
“而且剛剛如果不退出,馬上就要變體了。”沈洛年歎口氣說:“變體之後就混不下去,干脆自己退出比較好,省得浪費人家的妖質。”
“那匕首你也不練了嗎?”懷真說。
“應該吧。”沈洛年說:“我又沒有戰斗力,練了也沒用。”
“這倒難說喔。”懷真說:“你要是常常把原息散到全身,一段時間以後,體能力量都會提升,對付一般小妖不是大問題。”
“那要不要換長武器?”沈洛年皺眉說:“一心也是建議他們學長武器,槍、大刀之類的。”
“武器越長,確實威力越大,但通常速度也越慢。”懷真說:“你的優點不就是同速度的情況下,因為時間變多,而占有判斷力的優勢嗎?應該選輕快的武器,不喜歡匕首的話,細短劍也行。”
細短劍?那不是李宗的武器嗎?卻不知道葉瑋珊為什麼這麼討厭李宗……沈洛年微微搖頭說:“照你這樣說的話,拿支針不就更快嗎?”
“笨蛋。”懷真說:“重武器慢,是因為本身很重,但是輕武器的速度限制,主要是看手臂的揮動速度,匕首換針少不了幾兩,能快多少?”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點頭說:“那還是匕首比較好……不過我明天得拿去還人,也沒地方可練。”
“想練的話,自己家也可以練。”懷真想了想,望著沈洛年說:“唉,既然你找到辦法,以後不會隨便產生兩界通道,我好像沒必要守著你了。”
“好像是這樣……”沈洛年看著懷真,頓了頓說:“那麼你又要走了嗎?”
“舍不得我嗎?”懷真先是笑嘻嘻地說,跟著突然一怔,收起笑容噘嘴說:“糟糕,你既然舍不得我,咒誓一定解不開的。”
“誰舍不得你!臭美。”沈洛年哼聲伸手說:“來,解看看!”
懷真懷疑地看了沈洛年兩眼,這才伸出手,照著規矩解咒,兩人屏氣凝神,等待著結果,但依然是一股柔力泛出,兩顆血冰戒完好如初,懷真一跺腳說:“看吧!還不承認!明明舍不得我。”
“咦?”沈洛年目光一轉,看著懷真那姣好的面孔、玲瓏的曲線,不禁有點心虛,抓抓頭說:“你太漂亮了啦,下次變丑一點,我們再試試。”
“怎麼可以隨便亂變!”懷真瞪眼說:“我這一身可是調整了很久才定型的。”
“那我也沒辦法了。”沈洛年攤手說:“說不定是你舍不得解呢,你心底難道真的不想吸原息嗎?”
“咦?”這倒也有道理,懷真一怔說:“我是打算解了之後重立咒誓啊?難道這樣也不行?”
“我哪知道?”沈洛年哼聲說:“而且就算我喜歡看你,不代表想和你‘直到永遠’啊,問題說不定出在你身上。”
“唔,我再去仔細思考看看,畢竟太久沒用這種術法,規則有點忘記……”懷真搖搖頭站起說:“我真要走了,還是山里修煉方便,雞塊給你吃,我去換衣服。”一面把那桶雞塊推給沈洛年。
沈洛年接過雞塊抱著,見懷真入房門也不關,就在里面窸窸窣窣地更衣,雖說湊過去觀賞懷真也未必會介意,但沈洛年倒也沒這麼想看,他只坐在客廳說:“下次什麼時候來吸原息?”
“既然你平常不會失控,我每逢月圓才來一次。”懷真一面更衣一面說:“你平常可小心點,別害死我。”
“是。”沈洛年好笑地說。
懷真這時走了出來,她換上了件牛仔短裙,上身穿著毛背心外加裸肩小外套,踩著雙低跟涼鞋,頭發往後一撥,馬上又是另外一種味道,沈洛年目光一亮,很自然地上下打量起來?
懷真不禁笑說:“看夠了沒有?想摸摸看嗎?要由上往下順毛摸喔。”
“不行,我覺得逆毛往上摸比較好。”沈洛年看著那雙美腿說。
“嘖嘖,你想摸到哪邊去?”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不給你摸。”
看著懷真薄怒輕嗔、笑語婀娜的模樣,沈洛年卻突然有些迷惘地說:“你明明又漂亮、又撩人,為什麼我不會心動啊?”
“心動干嘛?”懷真詫異地說:“跟你說過我不能……”
“我知道……”沈洛年說:“就算不那個……和你在一起不也很快樂嗎?我覺得你當朋友不錯啊。”
懷真微微一笑,走近沈洛年身前,伸手輕撫著他胸口,輕聲說:“你身負渾沌原息,能看透事物真實本質,你眼中的我,會越來越像狐,知道嗎?”
“原來是這樣……”難怪自己越看越覺得懷真不像人。
“除非以後……”懷真突然一轉話題,抿嘴笑說:“莫非你是喜歡上誰,然後煩惱起來?不然干嘛自暴自棄想喜歡我?”
沈洛年一怔,板起臉說:“你不是要走嗎?快走吧!”
“害羞的小男孩。”懷真湊上來笑說:“走前讓我吸個飽吧?”
“你……”沈洛年正想罵人,懷真已經擠在臉前,沈洛年只好張口,讓她自由取用。
“真好。”懷真滿足之後,咯咯一笑,扭身往外走了出去,一面還說:“別死了喔!”
“去你的,”沈洛年一面罵一面送行,到門口看著懷真離閞。
送走了懷真,想著她最後說的話,沈洛年皺起眉頭,頗有三分煩悶。
但當他拿著書包,走入自己房間時,卻發現里面居然亂七八糟扔了一地的女人衣服,沈洛年忍不住破口大罵……媽的,這亂七八糟的臭狐狸!
◇◇◇◇
又是一個平常的放學日,沈洛年就和過去一樣,坐在窗戶旁邊往外看,等著捷運的人潮紓解後才回家。
他最近注意的是田徑隊里,一個綁著長馬尾、剛加入的高一女孩。
在大約一個月前,沈洛年開始注意到她,愛跑步的女孩,身材健美自不待言,比較特殊的是那張帶著點稚氣的小小娃娃臉,和帶著小麥色的健康肌膚,但這些都不是沈洛年注目的原因。
那馬尾女孩練習的項目,似乎是馬拉松,只見她每次隨著眾人做完田徑隊的固定訓練後,就開始一個人繞著操場不斷地奔跑,一圈一圈又一圈,一直跑到操場上幾乎都沒人了,才一個人抹著汗,拿著衣服離開。
吸引沈洛年注意的,是她小臉上那堅毅中帶著點享受的表情,配合著有條不紊、流暢的邁步,讓人有種輕松爽快的感覺,而且這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除了開始和結束之外,女孩沒跟任何人說話,就這麼抿著嘴奔跑,有種孤獨、堅持的美感。
女孩跑完了,走到起點不遠處的椅子上,從背包中拿出馬表和毛巾,一面看著自己的跑步時間,一面抹汗。
這時沈洛年突然覺得有點兒緊張又有點期待,這幾日,有件事情不知是不是偶然?那女孩在這時候,總會……來了!只見女孩放下毛巾,目光一轉,向這方望了過來,和自己的目光對上。
果然不是錯覺,她該是注意到自己每天都在看著她跑步吧?沈洛年也不閃躲,迎著她的目光,和女孩眼神相對。
接著她就會轉回頭去,一手扶著腰,拿出飲料灌上一大口,再慢慢地一步步離開運動場……
但今日卻出乎沈洛年意料之外,女孩今日並不轉頭,她拿起背包,筆直地向沈洛年的方向走近。
這是怎麼回事?沈洛年吃了一驚,愣愣地看著女孩越走越近,直到樓下,女孩仰著小臉,健康的小麥色肌膚,在夕陽下閃耀著汗水,她對著三樓窗戶內的沈洛年說:“嗨!”
沈洛年呆了呆說:“嗨。”
“我叫吳配睿!一年義班。”女孩拉開馬尾的發圈,抹抹汗重新束起,接著說:“你呢?”
“沈洛年。”沈洛年說:“高二孝。”
吳配睿看著沈洛年,沒繼續開口,沈洛年卻也不知該說什麼,兩人對望了片刻,吳配睿想想又說:“我肚子餓了,要請我吃晚餐嗎?”
“呃?什麼?”沈洛年一呆。
“請我吃晚餐!”吳配睿嘴角往上翹,音量放大了些,那雙雖然不算大,卻有著長睫毛的明亮眼睛,看著沈洛年說:“大門轉角那家老張排骨飯,要嗎?”
“可以啊。”沈若年抓了抓頭。
“我去換衣服,十五分鍾後學校大門口見。”吳配睿一扭頭,向著學校在操場旁設的淋浴室走去。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看女人看了好幾年,被瞪、被罵都很常見,怎麼冒出一個要自己請客的?
天還沒黑呢,今天比平常早了些,沈洛年拿起書包,走到校門,看看手表才不過經過了五分鍾,看來還要等上一陣子,正靠著校門發呆時,卻見校內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帶著微笑,向自己走來,沈洛年微微一怔,點頭說:“宗儒。”
“洛年。”黃宗儒停下腳步笑說:“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沈洛年上下看了看黃宗儒,見他原本稍胖的身材,已經結實了不少,不知是不是變體的關系,他視力似已恢複正常,沒再戴著眼鏡,除此之外,他目光也不再閃躲著,似乎比過去多了不少自信,而從他身上隱隱外透的炁息,可以猜測他的變體過程,應該已經完成了。
“已經過去三個月了吧?”黃宗儒站在沈洛年身側說:“你當時沒有加入,我一直覺得很可惜。”
沈洛年沒回答這句話,微笑說:“你們都順利嗎?”
“還好。”黃宗儒突然笑說:“對了,你知道嗎?自從妖怪的事情傳了開來,道武門化暗為明,世界各地都出現了道武門的分宗,彼此也聯系上了,不過因為找不到總門的傳人,各宗都各自為政,和當地政府配合。”
“我知道,新聞一直都有報導。”沈洛年說。
“是嗎?我很難得有空看新聞……”黃宗儒搖搖頭說:“我們宗派人數還是太少,加上發散型的不夠,洛年,瑪蓮姊說你是發散型的?要不要重新考慮加入的事情?”
“沒興趣。”沈洛年搖了搖頭。
“就算你怕受傷……但妖怪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現,你不覺得變體之後反而比較安全嗎?”黃宗儒不死心地說。
“我知道。”沈洛年往外指說:“那是你們訂的晚餐吧?”
“對。”黃宗儒轉過頭,轉頭和那個剛騎著機車接近的送貨員交易,拿下一大包餐盒,一面回頭對沈洛年說:“雖然收了五個新人,卻也都是內聚型的,聽說發散型的大多是女性,但高中女生看到那影片,沒有一個敢入門……我們也不知該怎麼辦,年紀大的又怕相處不來。”
說來說去還是要叫自己加入,沈洛年微微一笑,岔開話題說:“你現在還有時間玩線上游戲嗎?”
“怎麼可能有時間玩。”黃宗儒苦笑搖頭,一面笑說:“但是現實生活卻是越來越像游戲了,每天到處找妖怪,只可惜現實中沒有‘補師’,有點不像游戲,啊……也很缺法師,就是你啦。”
發散型的就是法師嗎?葉瑋珊的攻擊動作確實有三分像,沈洛年點頭說:“你還不回去嗎?他們應該肚子餓了吧?”
“你也算是前輩,要不要去看看新人?”黃宗儒頓了頓說:“瑋珊和一心現在剛好不在。”
“我還有事,改天吧。”沈洛年目光轉過,看到那跑步女孩吳配睿剛好走近,他暗暗慶幸,對著那女孩揮手說:“這兒。”
“嗨!”女孩的馬尾還濕漉漉的,身上已經換回制服,她加快了腳步走近,睜大眼睛望望沈洛年又望望黃宗儒,似乎不知該不該開口。
黃宗儒沒想到沈洛年當真有事,見狀微微呆了呆,這才歎口氣,和沈洛年道別之後離開。
“走吧。”沈洛年和吳配睿並肩往外走,一面忍不住瞄了她幾眼,這女孩看來心情不錯,不知道她要自己請客到底是什麼意思?
兩人走到了那老張排骨飯店面,吳配睿點了一盤排骨飯,沈洛年則選了蛋包飯,付了帳之後,兩人找了個角落面對面坐下。
沈洛年看著對方,還沒開口,吳配睿已經開口說:“你看著我跑步,至少超過半個月吧?”
其實是一個月,沈洛年點了點頭。
“學姊說你這種人都是變態,但我看起來覺得不像……”吳配睿說:“我就直說了,你想認識我嗎?”
這樣單刀直入的問話方式,頗有點難以應付,沈洛年愣了愣才說:“應該是吧。”
“是就是,為什麼要加個應該?”吳配睿似乎有點不滿,微微皺眉說:“我等了你五天,你一直沒來,我決定自己找你。”
五天?沈洛年一轉念,對方確實和自己目光相對了五次……原來是這個意思?
“現在已經認識了,接下來第二個問題。”吳配睿說:“你認識我之後,想干嘛?”
“沒想過。”沈洛年說:“老實說,我沒想到真的會認識你。”
說到這兒,兩人點的餐食送了過來,吳配睿望著食物,臉上露出笑容,拿起筷子和湯匙說:“先吃飯……對了,我吃飯的時候不說話的,吃吧。”
只見吳配睿左右手齊動,開始向豬排飯進攻,她的動作雖然還算斯文,沒有咧開大嘴猛咬,但每一小口咬嚼的速度卻十分地快,沒過多久,一盤排骨飯就被她清空了,沈洛年點的蛋包飯,反而還剩下小半盤。
而吳配睿吃飽後,一聲不吭地看著沈洛年進食,讓他頗不是滋味,連忙三扒兩口地把飯吃光。
“你既然說不出來,我就直接問。”吳配睿說:“你想追我嗎?”
沈洛年一呆,隨即搖頭:“不想。”
“喔?”吳配睿似有三分意外,眨眨眼睛說:“那你真是變態?”
“不……”這是什麼邏輯?沈洛年苦笑搖了搖頭說:“如果真要問的話,我算是你跑步的迷。”
“迷?”吳配睿微微一呆,似乎沒想到會聽到這答案。
“我喜歡看你跑步的樣子,感覺你跑得很舒服、很開心,我也看得很開心,僅此而已。”沈洛年說:“如果對你造成困擾,很抱歉。”
“不,我很高興。”吳配睿睜大眼睛說:“你是第一個這麼對我說的人!”
“是嗎?”沈洛年有點意外。
“別人都說我跑步板著一張臉,你為什麼覺得我很舒服?”吳配睿問。
“你雖然嘴角往兩邊拉開,但是眼神發亮,看起來很享受啊。”沈洛年說。
“咦?”吳配睿眼睛露出笑意說:“對啊,我明明很享受,為什麼他們都說我在生氣?”
“這我就不清楚了。”沈洛年笑說。
吳配睿想了想,突然眉頭一皺,掏摸著口袋,取出幾個硬幣,往前一推說:“這是飯錢。”
“不是我請客嗎?”沈洛年一愣。
“我以為你要追我。”吳配睿臉龐紅了紅,咬咬唇說:“既然不是,我就自己出。”
沈洛年也有點尷尬,呐呐地說:“請都請了……”
“還是你改變主意要追我?我就讓你請。”吳配睿有點負氣地說。
“呃?”沈洛年呆了呆,權衡輕重,只好把錢收了起來。
“對了,剛剛校門口和你說話那人,是道武門的人對吧?”吳配睿突然換了個話題,說:“好像叫黃什麼……”
“你也知道啊?”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說:“他們這麼有名嗎?”
“還上過電視呢,這組是最年輕的屠妖部隊,直屬總統府第四局管轄,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組長是三年級學姊葉瑋珊,副組長是三年級學長賴一心。”吳配睿如數家珍地說:“你和他們很熟嗎?”
“算認識。”沈洛年不是很想提那些事情。
“我當時也想報名。”吳配睿皺眉說:“但是資格不符。”
“一個月前,校內公開招募那次?”沈洛年問:“什麼資格不符?”
吳配睿皺起眉,生氣地說:“說要十五歲以上,我沒有。”
“咦?高一不是應該有十五歲了嗎?”沈洛年疑惑地問。
“我跳級的。”吳配睿嘟嘴說:“我十四歲。”
媽啦,這丫頭發育也太早了吧?看她的體態,就算說已經十八歲了也不奇怪,不過那張臉倒是十四歲的臉……沈洛年呆了半晌才說:“可是加入之後,就不能參加運動比賽了喔。”
“我是喜歡跑而跑,不是為了比賽而跑。”吳配睿說:“就算不能比賽,一樣可以跑。”
這話倒是說得好,沈洛年點點頭說:“但是加入道武門,可能會遇到很慘烈的戰斗,你不怕嗎?”
“不怕!”吳配睿說。
“真的不怕?”沈洛年笑說:“妖怪很可怕的,力大無窮,凶猛無比,還會生吞活人。”
“我當然知道妖怪很可怕,也因此才需要人去應付啊……”吳配睿說到一半,詫異地說:“你怎麼說得好像看過一樣?”
沈洛年沒回答,又問:“你家人會同意嗎?”
“家里沒人管我,我自己作主。”吳配睿斬釘截鐵地說。
沈洛年想了想,起身說:“走吧,我帶你去。”
“去哪兒?”吳配睿一怔。
“去他們在校內的練習場。”沈洛年說:“我幫你介紹試試。”
“咦?”吳配睿一驚跳起說:“真的嗎?”
“以前報名的女孩子,最後都嚇跑了。”沈洛年帶著吳配睿往回走,一面說:“他們缺女孩子。”
“為什麼缺女孩子?要女孩子干嘛?”吳配睿疑惑地說:“大家都說我不大像女孩子喔。”
“不是壞事。”沈洛年好笑地說:“要是肯收你,他們會跟你解釋。”
一面走,沈洛年一面想著這三個月的變化……
隨著道息的逐漸增加,妖怪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看到的人也越來越多,終于有一次在意大利,一個無須用電的舊式快門卷片照相機,在陽光下,將一場警察和妖怪大戰的過程拍成連續畫面,這才把整件事情暴露了出來。
其實各國的政府,都知道總有一天瞞不住,早已經暗暗在安排此事,各地的電視台,早在數個月以前,就開始強力播出一堆有關妖怪的節目,讓普通人盡量有心理准備,而隨著妖怪的曝光,各地道武門的屠妖事跡,同時被當成英雄一樣渲染,一方面讓人民安心,一方面各宗派招募門人的動作,也隨之化暗為明。
台灣的白、李、何三宗,其中李宗和政府關系最密切,新人直接從軍警特系統中遴選,很快就培育了一堆人才;而何宗宗長觀念不同,不想和妖怪爭斗,領著門人銷聲匿跡,現在已沒有消息。
至于白宗本來人就少,除宗長之外,只有三個小組,奇雅那組沒興趣收人,只幫忙收集妖質;另外一組的組長叫作劉巧雯,剛從大陸回來不久,她的狀況沈洛年並不清楚;剩下葉瑋珊這組,雖然他們願意收人,卻也沒多少妖質可以收,更沒精力一次帶太多人,若不是因為年紀最輕,成為話題,恐怕也沒人會注意,而他們現在最大的困擾就是缺發散型的組員。
賴一心曾幾次來找沈洛年,也提過此事……發散型的人,可以感應到較大范圍的妖炁,及早發現妖怪出現,所以專修派的白宗,每個小組都是由一個發散型領著一到數名內聚型行動,現在葉瑋珊小組人數雖然增多了,但卻沒法拆成兩組,收集妖質的效率自然無法提升。
如果吳配睿恰好是發散型的,看了那影片又不會被嚇到的話,應該會被他們接納吧?沈洛年心中有了這個念頭,所以才想引介吳配睿。
帶著馬尾少女吳配睿走到教師大樓地下室入口,沈洛年過去都是直接推門而入,但如今不同往時,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敲了敲門。
過了片刻,門呀然而開,沈洛年和門後那人目光一對,兩人都吃了一驚,沈洛年遲疑了一下,先開口說:“瑋珊。”
開門的正是葉瑋珊,她望著沈洛年,神色有點複雜,隔了片刻才說:“你……你有什麼事?”
這三個月來,賴一心找過沈洛年最多次,侯添良等人也和他碰過面,只有葉瑋珊從沒找過沈洛年,偶爾在學校狹路相逢,葉瑋珊甚至會別過頭去,不想和沈洛年對上目光。
沈洛年並不知道自己哪兒得罪她了,不過既然不打算加入,也就沒去在意這個問題,後來他也主動避著葉瑋珊,省得惹人討厭,剛剛黃宗儒明明說他倆不在,沈洛年才決定來這一趟,沒想到還是碰上了。
“啊!是洛年。”賴一心遠遠看見,歡呼著奔來說:“你想加入了嗎?”
“干!不怕死的來了喔!”侯添良和張志文笑嘻嘻地奔了過來,他們因為家里的因素,比黃宗儒慢一個星期才變體,如今也已完全融合,既然已變體引炁,三人的動作都快,一瞬間就擠到了門口。
黃宗儒則正在另外一面指導幾個新人敲打金屬片,看著沈洛年時招了招手,臉上也有點意外。
“我是帶她來的。”沈洛年說:“這位是吳配睿,高一,上次你們募集新人她沒法報名,我聽說你們缺女孩子,所以帶她來看看。”
“怎麼沒法報名?”賴一心訝異地看著吳配睿。
“她跳級的,只有十四歲。”沈洛年說。
“咦?”眾人都愣了,上下看著吳配睿,不大相信。
吳配睿有點發窘,退了半步,皺眉說:“真的!”
“小妹妹,你膽子大嗎?”張志文忙問:“怕不怕妖怪?”
“不怕。”吳配睿說。
“那就太好了。”侯添良嚷:“馬上讓你看影片,只要你真的不怕,哥哥我馬上……”
“一心。”葉瑋珊突然說:“你拿影片給這位學妹看,順便解釋一下,好嗎?”
“好!”賴一心點點頭,引著吳配睿去了。
葉瑋珊接著望向還在旁邊湊熱鬧的侯、張兩人,輕咳了一聲說:“我想和洛年談一下。”
兩人相對一望,聳聳肩跑了。
葉瑋珊看看周圍,似乎還是覺得不大安心,低聲說:“上去說吧。”
沈洛年隨著葉瑋珊往上,兩人走到了一樓樓梯背後,心中突然都有點怪異的感覺,上一次就是在這個地方吵架,沒想到三個月過去,又在這個地方會面。
葉瑋珊板著臉,遲疑了半天才說:“你帶那女孩來,代表不生我氣了嗎?”
“咦?”沈洛年一呆說:“不是你生我氣嗎?”
“你生我氣,我才生氣的啊!”葉瑋珊凝視著沈洛年。
“我沒生你氣啊?”沈洛年莫名其妙。
“那你為什麼不加入?”葉瑋珊表情沒變,聲音卻帶了點怒意:“別說你怕死!那種謊話誰都不信!你是氣我害你受傷?還是氣我那天責備你?我都道過歉了,還要怎樣?每個人都怪我。”
“誰怪你了?”沈洛年訝異地說:“我沒聽他們提過。”
“每次提到找不到發散型新人,他們總說可惜你沒來,又都說你不可能怕死……”葉瑋珊嘟著嘴,氣鼓鼓地說:“這不是怪我嗎?”
原來葉瑋珊也有不講理的時候,沈洛年好笑地說:“問題是我真的沒生氣呀,我不喜歡受限制,所以不想加入,你誤會了。”
“誰限制你了?”葉瑋珊怒氣不息地說:“我看起來很愛管人嗎?”
“呃……”沈洛年歎了一口氣說:“好吧,我告訴你老實話。”
“什麼?”葉瑋珊疑惑地望著沈洛年。
“我不加入,確實另有原因,但那是我自己的事,絕不是因為生你的氣。”沈洛年一攤手說:“你如果還是不信,那就隨便你了。”
葉瑋珊呆了呆,似乎不知該不該信,沈洛年想想又說:“還有,就算我不太怕死,但我卻真的很怕麻煩,我從來不想和妖怪打架,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了。”
“你明明老是和妖怪打架!”葉瑋珊卻跺腳說:“我知道的就至少四次!”
“呃……那……那都是……”沈洛年愣在那兒,不知該如何回答。
葉瑋珊看著沈洛年的表情,也覺得莫名好笑,忍不住嘴角牽動,露出了一絲笑意。
沈洛年見她露出笑容,也跟著干笑起來,這一笑,兩人之間梗著的那股不快,刹那間煙消云散。
片刻後,葉瑋珊低聲說:“那個……胸口的傷好了吧?”
其實當天晚上就好了,沈洛年聳肩說:“早就好了。”
“對了。”葉瑋珊眼神一亮,露出有興趣的表情說:“那小學妹——莫非是你的女友?”
“不,只是剛認識。”沈洛年哂然說:“聽她說沒有加入道武門的資格,加上知道你們缺女孩,就帶來看看。”
葉瑋珊嗯了一聲,目光一轉遲疑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
不會連她也想叫自己回去吧?沈洛年見狀,歎了一口氣說:“今晚又是月圓,你們沒活動嗎?”
葉瑋珊微微一怔,凝視著沈洛年說:“你……還有在留意月圓?”
因為每逢月圓那幾日,那狐狸可能會回來啊,沈洛年不能這麼回答,只好說:“有稍微留意。”
“我們的地方都被李宗占了,沒地方去。”葉瑋珊說:“因此妖質也收集得很慢……”
“他們太過分了吧。”沈洛年訝異地說:“怎會這樣?”
“他們和政府有關,勢力比我們大多了。”葉瑋珊輕歎一口氣說:“專修派,沒發散型的領隊就沒法擴展,這是我們這宗派的缺點。”
又繞到老話題了,再不跑又要叫自己加入……沈洛年當機立斷地說:“我該走了。”
“要走了嗎?”葉瑋珊有點失望。
“嗯,你們一切小心,那個小學妹就交給你們了。”沈洛年一笑,揮手轉身去了。
一路回家,想到和葉瑋珊的誤會化解開來,以後遇到不用閃躲,沈洛年心情有點輕松,接著想到今日回家說不定可以看到那狐狸精,沈洛年的心情更好了些,腳步也不禁加快起來。
◇◇◇◇
到了自家公寓大門口,天已全黑,沈洛年走入一樓漆黑的樓梯間,突然他腳步一頓,仰頭看了看,眼神亮了起來,他也不開燈,就這麼突然幾個快速的騰越,在之字形樓梯間穿插而上,不過七、八個縱躍,已經到了頂樓。
這三個月來,沈洛年不斷地讓渾沌原息彌漫全身,已漸漸熟悉,不須特別花心力控制也能保持穩定。因為這樣的容許范圍較大,習慣之後,還比硬聚集在喉嚨處輕松,傍晚的失控機率也大幅降低。
這樣讓原息不斷地浸透全身,好處就是身體漸漸變化,就如變體者一般,身體逐漸妖化,比過去強健許多,雖說這樣的移動只能靠肌力與體魄,仍比不上以炁息為主、體魄為輔的真正變體者,但就一般生活來說,已比平常人方便。
不過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至于懷真當初提到的鳳凰能力,沈洛年體會來體會去,也只隱隱感受到一種無法言狀的感受充斥在體內、體外、周圍每個地方,但除了猜測那大概就是所謂的仙界之外,也沒什麼其他的幫助。
沈洛年穿出樓梯,來到屋前開門,走入屋中時,他一面開燈一面笑說:“狐狸精!來了干嘛不開燈?還躲?”
“咯!”一聲女子嬌笑聲,從沈洛年房中傳出,只見一道白影有如電閃一般,倏然掠出,和沈洛年抱個滿懷,正是懷真。
噩盡島1 完

上篇:第九章 對不起,我不加入     下篇:第一章 一半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