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爆輕柔凝  
   
第八章 爆輕柔凝

眾人魚貫出門,留下的只有不喜歡熱鬧的沈洛年,還有一直在房間一角的瑪蓮和奇雅,等人都走了出去,奇雅目光掃過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說:“怎不出去?”
“我不喜歡熱鬧。”沈洛年說:“除非你們有事,要我避出去。”
“沒事。”奇雅搖搖頭,見瑪蓮正偷瞪沈洛年,微微皺眉說:“怎麼了?”
“什麼?”瑪蓮眼睛轉了轉,裝傻。
“怪怪的。”奇雅目光轉向沈洛年,又轉回瑪蓮說:“你們怎麼了?”
“沒事啦。”瑪蓮停了幾秒,見奇雅直盯著自己,這才一臉窘相說:“靠夭,剛剛底褲走光被洛年小弟看光了啦,丟臉死了你還一直問。”
奇雅一怔,隨即白了瑪蓮一眼說:“誰教你穿這種?”
瑪蓮尷尬地笑了笑,聳聳肩說:“買都買了,偶爾也穿穿啊。”
那一閃而逝的是粉紅色的味道嗎?沈洛年萬萬想不到,居然在看似粗獷的瑪蓮身上見到一絲這種情緒,這只是害羞,還是帶著點戀愛的氣息?這兒有哪個男人讓瑪蓮心動嗎?使她刻意穿上這條顯露美腿的熱褲?但除了黃齊以外,這兒男生的年紀不是都比她小不少嗎?而且男生也沒幾個……
不過沈洛年還沒能想下去,瑪蓮已經瞪著他罵:“你這臭小子,明知道阿姊這時候還在害臊,硬是留在房間里面干嘛?”
很明顯那粉紅色不是因為自己而產生,沈洛年不禁好笑地說:“我以為你不會介意。”
“去你的。”瑪蓮哼聲說:“你拉下褲子讓我看看,我也許就不會介意了。”
“瑪蓮!”奇雅忍不住瞪眼。
“好啦、好啦。”瑪蓮嘟著嘴說:“我當然是開玩笑的。”
“其實我真的沒看。”沈洛年雖然不願意,但事實上真是看了也沒感覺。
“干嘛不看?”瑪蓮卻不滿了:“那條內褲也不便宜耶。”
“瑪——蓮——”奇雅只能扶著頭歎氣。
多聊此事有害無益……沈洛年隨口說:“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從沒有人提過你們姓什麼,你們倆不會是姊妹吧?”
“我們沒姓。”瑪蓮眉頭一挑說:“我們倆是孤兒院長大的,雖然不是同樣父母生的,但一向當彼此是親姊妹。”
難怪感情這麼好,但孤兒院的孩子沒姓嗎?似乎不大對,沈洛年詫異地看著兩人說:“沒姓是因為……?”
“我不要姓。”奇雅說:“我要求戶政機關改名,就叫奇雅,名字是我自取的。”
“我跟著奇雅去改,也不要了。”瑪蓮嘻嘻笑說:“我們不要那種不負責任的父母留下的姓名。”
是因為被父母拋棄所產生的怨恨嗎?自己雖然父母雙亡,比起來倒還算幸福的,沈洛年聳聳肩說:“我明白了。”
“唉,你不錯耶。”瑪蓮似乎已經忘了害臊,突然拍了拍沈洛年的肩膀說:“告訴你,奇雅願意主動說話的人不多喔。”
“喔?”沈洛年其實也有注意到,不過為什麼奇雅對自己態度不同,他倒是不大明白。
“為什麼呀?奇雅?”瑪蓮抱著奇雅纖細的肩膀,故意用沈洛年剛好能聽到的音量,賊兮兮地說:“難道你喜歡洛年弟弟嗎?”
“錯。”奇雅淡淡地說:“他不啰唆,又有用,可以結識。”
至于沈洛年自然是不為所動,若奇雅對他真有那種意思,能看透人心的他絕對會第一個知道,不用等人提醒。
瑪蓮看看面無表情的奇雅,又望望老神在在的沈洛年,嘟起嘴說:“呿!兩個都沒反應,好無聊。”
沈洛年和奇雅對看一眼,看著對方的表情,突然感覺到自己和對方確實有某些相似之處,兩人不禁同時露出微笑,頗有種愉快的感覺。
“靠!”瑪蓮大吃一驚,指著兩人嚷:“你們居然……居然在我面前相對偷笑!必有奸情!”
沈洛年不禁笑了出來,奇雅卻是白了瑪蓮一眼,轉頭說:“出去了。”
“奇雅——”瑪蓮拉著奇雅,一臉委屈地說:“我們約好不能偷偷談戀愛的,你不能瞞我喔。”
“沒有啦!神經病。”奇雅一把拖著瑪蓮往外走。
“真的嗎?真的嗎?可是你笑了耶?”一面往外走,瑪蓮還在一面問,奇雅卻不回答了。
沈洛年等了幾秒,才往外走,這時外面已經十分熱鬧,白宗將近四十人散在這個外廳,不過基本上那群不認識的二十多名女子還是聚成一大團,然後才三三兩兩地分開。而高中生團體十余人則圍成一圈,其中黃宗儒、侯添良、張志文和吳配睿四個人擠在一起,正不知在爭著什麼,賴一心和葉瑋珊還有其他四人,則似乎有點好笑地閃在一旁看戲。至于瑪蓮和奇雅兩人,雖然到了外廳,還是沒和誰搭話,兩人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待著,瑪蓮似乎還在一臉認真地追問剛剛的問題。
現在還避在一旁就太惹眼了,自己看來只適合去高中生那團,沈洛年緩緩地走近,吳配睿眼尖,首先發現,馬上叫:“洛年,快過來!”
“洛年?”侯添良似乎已經恢複了正常,跟著揮手說:“來當裁判!快!”
沈洛年走近說:“怎麼?”
“我們剛剛在討論,游戲打怪和現實殺妖怪的最大不同處。”侯添良說。
“不同處很多啊。”沈洛年說。
“當然是讓人感受最深的啊!”侯添良說:“我說最重大的差別是沒補師!不能喊幾句聖光嘰哩呱啦就幫人回血。”
“現在我們只遇過小妖怪,用不到補師啦。”張志文說:“我說最大的差別是打怪不會升級。”
“干,當然不會升級。”侯添良說:“你以為還有點數可以點、有技能可以學喔?”
“對啦,這些也包含在不能升級里面。”張志文嘿嘿笑說。
“輪我、輪我。”吳配睿搶著笑說:“我說最大的差別是打怪不會掉錢和掉寶。”
看不出這小妹妹注意的是這種地方?沈洛年搖頭說:“妖質說不定可以賣錢。”
“對啊!”眾人一起笑說:“洛年說的對,小睿的不成立。”
“吼!都欺負我。”吳配睿輕輕一跺腳,轉頭說:“還有無敵大的呢,跟洛年說。”
“他沒創意啦。”侯添良說:“老說沒辦法嘲諷和挑釁,我都聽膩了。”
“這很重要耶,是團隊作戰的精髓!”黃宗儒抗議地說。
“洛年,還是我的最有意義吧?”張志文得意地說。
“我的比較有意義。”侯添良不肯認輸。
一旁賴一心笑哈哈地說:“你們怎不問洛年有沒有看法?”
“對喔?”吳配睿轉頭說:“洛年你也玩過吧,感覺呢?”
自己當年最注意的環節其實是……沈洛年聳聳肩說:“近戰女角色穿的服裝?”
眾人一呆,目光集中在吳配睿和葉瑋珊身上,葉瑋珊首先反應過來,搖手往後退說:“近戰嗎?我不是,別看我。”
“真是太有道理了……小睿!”張志文笑嘻嘻地說:“快去換上近戰女戰士必穿的鋼鐵比基尼!否則洛年就要贏了。”
“沒錯!大腿和腰是一定要露的!”侯添良用力點頭說:“哪有近戰女生穿這麼多的?沒規矩!”
“少來!”吳配睿小臉紅紅地大叫說:“哪有這樣的?我才不要。”
“唉……”張志文歎氣說:“看來是洛年贏了,這果然是最大的差異。”
“這差異都是小睿不配合才產生的。”侯添良很配合,跟著歎息說。
“喂!你們兩個!”吳配睿也覺得好笑,一面笑一面抱怨:“現實哪有人真穿那樣戰斗?”
黃宗儒在一旁低聲說:“人家瑪蓮姊就穿很少……”
眾人一聽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致認為露大腿是底線,都逼著吳配睿換上熱褲作戰。
這些人對吳配睿都挺有好感的嘛,沈洛年看著眾人洋溢的青春顏色不禁好笑,而吳配睿似乎只是愛玩愛笑,和每個人都很熱絡,還沒有這種心思……這群人中,只有賴一心和葉瑋珊不在這種氣氛里,葉瑋珊自不用提,賴一心呢?他和吳配睿一樣,還不懂這些嗎?
當沈洛年胡思亂想、吳配睿紅著臉跳腳的時候,旁邊門打開,白玄藍和黃齊走了出來,眾人連忙止住笑,紛紛站好,准備開始宗派大會。
白玄藍站到台上,望著眾人,輕輕笑一下,似乎有點不很自在地說:“有一陣子沒能聚在一起了,過去一直不到十人的白宗,現在突然變這麼多人,我一時還真不習慣……首先……洛年,麻煩你上來一下。”
“咦?”沈洛年微微一愣,走上台,不明白叫自己上去干嘛。
“這位沈洛年小兄弟,不屬白宗,但也同屬道武門,現在暫歸于瑋珊組,希望大家別把他當外人。”白玄藍頓了頓說:“大家應該看得出來,他並未引炁,所以某些情況需要大家協助,各組組長都已經了解原因,別忘記做適當的安排。”
對自己似乎太過親切了吧?沈洛年瞄了白玄藍幾眼,這看似大姊的阿姨,似乎沒什麼不好的念頭,看來她還真的沒有門戶之見?
沈洛年下去之後,接著是五個新人的介紹,最後則是隊伍的安排,在劉巧雯協同分配下,她的小組將分成三組,原本的二十三人,將讓林靜誼、吳佳芳各領三人獨立成組,剩下十五人,除了劉巧雯之外,還有四名發散型,如果以四人為一組的編制,還可再補數名內聚型組員,三人為一組的話,則是剛剛好。
“在這批成熟之前,我該暫時不會收錄新人,免得管理不善。”劉巧雯目光轉過說:“宗長,瑋珊那兒……就這樣運作下去嗎?今日又加五人,她一個人得幫九個人引炁,若日後戰斗稍微頻繁一點,未免累了些。”
看來只有發散型能引炁,否則大可多找一個信任的人學這招……難怪在白宗里,發散型會自然而然成為組長。
白玄藍微微蹙眉說:“確實不大協調……瑋珊,你覺得呢?”
葉瑋珊何嘗不知,現在自己這兒,沈洛年不算也有十人,卻只有一個發散型的,這樣人力運用上效率太差,自是不妥,葉瑋珊遲疑了一下說:“我本可學習巧雯姊的做法,之後只收女子,逐漸增加發散型的人,但在李宗壓力下,短時間內不適合再增添人手……所以我也沒什麼好想法。”
“想找到願意加入的十幾歲女孩,應該也不大容易。”劉巧雯哂然一笑說:“那種歲數滿腦袋都是戀愛和打扮吧,誰願意加入道武門打生打死?啊……我說的當然不是瑋珊和小睿喔。”
這話又損又捧的,葉瑋珊不好回答,只好皺了皺眉沒吭聲。
白玄藍想了想,望向劉巧雯說:“巧雯,你的意思是……想調幾個人去你那兒嗎?”
劉巧雯咯咯一笑,搖頭說:“這樣豈不是我跟瑋珊搶人了?而且我也不缺人……我倒是有個建議。”
“怎麼?”白玄藍問。
“瑋珊分四個人給奇雅和瑪蓮,那不就好多了嗎?兩組都是六人,雖然稍大了一點,還是挺靈活的。”劉巧雯微微一笑說:“當初奇雅不願擴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想再看到變體失敗……現在直接調變體完成的人過去,就沒這困擾了,不是嗎?”
這話一說,眾人都愣了,奇雅和瑪蓮沒想到突然扯到自己身上,兩人眉頭一起皺了起來,瑪蓮還一面口中嘰哩咕嚕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而且據我所知,瑋珊這組過去不少妖質,都是奇雅他們提供的。”劉巧雯笑說:“雖然現在不缺妖質,但是既然有這層關系,這兩組人手互調,應該不會產生不愉快吧?瑋珊,你覺得呢?”
葉瑋珊過去沒想過這種事情,愣了愣才說:“我當然沒問題,如果奇雅和瑪蓮不介意的話。”
“奇雅,你們倆的想法呢?”白玄藍目光轉過。
奇雅正沉吟的時候,瑪蓮突然嘻嘻一笑說:“如果隨我挑的話,我想要一心。”
奇雅皺眉說:“瑪蓮,別開玩笑。”
“一心不能給嗎?”瑪蓮看著一臉尷尬的葉瑋珊偷笑。
葉瑋珊臉上微紅,咬唇說:“我小組里面一心的戰斗經驗最豐富,瑪蓮如果願意和一心換的話就可以。”
“那還是不要了。”瑪蓮哈哈大笑,頓了頓又說:“那洛年呢?”
“洛年不算在內。”奇雅白了瑪蓮一眼,這才回頭望向白玄藍說:“宗長,既然有需要,我可暫管,哪四個?”
“就從五個新人里面挑四個人過去如何?”劉巧雯笑說:“他們還沒和瑋珊配合過,不會兩邊比較,心態也好調整。”
奇雅和葉瑋珊對看一眼,兩人似乎都沒意見,奇雅當即說:“我都可,瑋珊選人。”
葉瑋珊回頭望了望,這種情況下,無論留下誰,另外四人臉上都不好看,得找個比較好的理由,葉瑋珊心念一轉說:“那我請小睿留下吧?我想增加個女孩子陪我有伴。”
“都沒問題的話,就這樣決定了。”白玄藍做出結論說:“出發之前,記得讓他們去領武器。”
接下來就是下午對付狼妖及清光山區殘妖的行前安排。為安全起見,會先找出狼妖圍剿,計劃中,大部分的門人將負責圍困堵截,狼妖則由白玄藍、黃齊兩人親自出手鏟除,等除了狼妖,應該就沒有什麼危險性,之後再參考南部清剿融合妖的辦法,分成五組往外清。
等這部分討論結束,會議似乎也該完成了,眾人正等待白玄藍宣布結束的時候,白玄藍考慮了一下,突然說:“還有一件事情……也許該是告訴你們的時候了。”
眾人一愣,看著白玄藍,不明白為什麼她突然用這種口氣說話。
白玄藍緩緩地說:“你們有些人可能聽我提過,宗派中有所謂的‘密傳法門’,此法代代只傳宗長和少數門徒,為護宗執法之寶,其實不只是白宗,同樣在台灣的李宗、何宗,也都傳承著這套法門……只要學到這法門,無論內炁、外炁的效果,都能有大幅度的提升,獲傳之人,將比一般弟子強大許多……”
難怪那個何昌南會感覺這麼厲害!沈洛年迷糊了好幾日的疑惑終于解開,他始終想不出來,為什麼那老頭明明是兼修派,卻無論內外都表現的比專修派還好,八成就是所謂的密傳法門!自己那時能趕跑他,其實完全是對方大意加上自己好運,若對方上來就拿劍一陣亂砍,自己早被分尸了。對了,上次來看影片的時候,白玄藍似乎也曾提過這法門,難道她想傳給大家?
“宗長,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事?”劉巧雯詫異地說。
白玄藍沒回答,只搖搖頭歎口氣說:“過去的時代,也不需要太強大的能力,可是,眼看妖氛漸起,似乎該是解禁的時候了。”
“宗長!”劉巧雯有點焦急地說:“請再多考慮一下。此法一傳,依個人資質不同,將產生很大的能力差異,若有門徒仗技為非作歹,恐難制服……”
“巧雯。”白玄藍望著劉巧雯說:“今日我們准備圍剿的狼妖並非普通妖物,除修煉密傳法門者無法對抗,既然已出現這種妖物,此法已不可自密,我甯願失去對門徒的控制力,也不能讓門人因為這種理由死在妖怪爪下。”
劉巧雯遲疑了一下說:“上次遇到狼妖的幾人應未獲傳此法吧?不是也順利地將狼妖迫退了嗎?”
“他們確實尚未受傳。”白玄藍苦笑說:“但一心卻自己悟出了一部分,當時眼看危急,犯戒使用,這才迫退了狼妖。”
劉巧雯一怔,看著正干笑的賴一心,有些詫異地說:“他自悟出了一部分?”
“嗯,當時他們還回來自請受懲……”白玄藍說:“無論如何,妖物漸出已無可避免,此法早晚要傳,傳法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交代。”
眾人靜默下來,仔細看著白玄藍,白玄藍沉聲說:“其他宗派未必會這麼早傳授此法,但這只是早晚問題,你們絕不可仗法欺凌未受傳者,當然更不可以此為非作歹,否則本宗所有門徒當合力擊殺,絕不寬貸。”
要開始傳了嗎?沈洛年可有點尷尬,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避一避,正遲疑的時候,白玄藍目光瞄到沈洛年,微微一笑說:“洛年無須在意,縛妖派不引炁入體,這法門對你們無用,聽不聽都無妨。”
沈洛年雖然和這些人混在一起,但心中只把這活動當成消遣,可不想打生打死,能少牽扯還是少牽扯,于是一笑說:“我還是不聽吧,我在內廳避避。”說著往內走去。
一個人走入內廳,沈洛年閑著無聊,繼續練習那“無聲步”,他一面走一面暗暗得意,自己的渾沌原息只有懷真那種高級妖怪能感應到,以後只要扔下煙霧彈,再配合這無聲的行動,能不能殺人就不提了,想必能順利地逃命。
走了一陣子,門突然打開,卻是賴一心走了進來,兩人對看一眼,都有點意外,賴一心先笑說:“沒想到你這麼認真練習,這樣就太好了。”
“逃命功夫得認真點。”沈洛年頓了頓說:“不是在傳授密法嗎?你不聽嗎?”
“大概的原理我已經知道了。”賴一心走到一旁坐下說:“上次宗長和黃大哥就提過了一些,我這幾日也花了點時間思索,基本的推衍差不多都做了,剩下的就是路線問題,這選了之後就不能改,可得仔細考慮,所以我進來想想。”
沈洛年反正也不知道密法是什麼,自然不能給什麼建議,于是也不打擾賴一心思索,繼續自顧自地練習“無聲步”。
又過了二十分鍾,突然一群人跑了進來,卻是葉瑋珊和奇雅的兩個小組十一人,一瞬間都擠到內廳里圍著賴一心,除了葉瑋珊和奇雅比較安靜之外,其他人都正七嘴八舌的不知嚷些什麼。
沈洛年聽了幾句,一些莫名的單詞聽不懂,但可以分辨得出,他們也正詢問賴一心應該選哪種路線最好。
賴一心自己都還沒想妥呢,怎麼能幫你們決定,沈洛年正搖頭,卻見賴一心一面笑一面說:“好吧,我把我想到的和你們解釋一下。”
這話一說,眾人都安靜了,賴一心笑說:“其實不管內聚還是發散,炁息的存想方式,分成四種炁訣——爆輕柔凝。剛剛宗長說了,她專修爆,黃大哥是輕柔雙修,巧雯姊修的是輕爆兩訣。”
原來劉巧雯也會這招?難怪不想讓人學?沈洛年想想又覺不對,劉巧雯雖然看來頗富心機,似乎也不算太自私,倒不該以小人之心妄加揣測。
“就是聽不懂啊!”瑪蓮哇哇叫:“一心快救命。”
“換一種好理解的方式,輕柔凝三訣,可以想成氣態、液態、固態。”賴一心說:“至于爆,就是比氣態更激揚躍動的一種狀態,可以想象成氣體被點燃引爆的狀況。”
這麼一說,眾人似乎都有了體會,每個人都沉默下來,思索著這四訣的含意。
“無論內聚、發散,都可以修煉這四訣,但因為本身性質影響,內聚型易修後三訣——輕柔凝,發散型易修前三訣——爆輕柔,但不是絕對,只是花的工夫不同。”賴一心說:“也就是說,內聚者堅持要修爆訣也可以,只是要花更多工夫,效果也可能稍遜于發散者。”
“剛剛黃大哥說……沒人練‘凝訣’。”黃宗儒突然問:“意思是內聚者只適合輕柔兩訣嗎?”
賴一心看著黃宗儒,一副這問題果然該你問的樣子,笑著說:“修煉凝訣,使炁結如實,拓出如凝,能造成一個強大的防禦壁,而因為凝聚,攻擊威力也強……但缺點是速度緩慢……所以有興趣的人不多,並不奇怪。”
但黃宗儒恰好很想當這種人,他眼睛亮了起來,詫異地說:“防禦壁?是怎樣的?”
“這要看‘凝’的程度了。”賴一心沉吟說:“理論上可以迫出強大結實的炁牆,但能多寬廣、多堅固,就得有人練了才知道。”
“唔……”黃宗儒皺起眉頭開始思索。
“我想知道‘爆’!”瑪蓮舉手說:“那是很暴力的意思嗎?”
“瑪蓮姊。”張志文笑說:“那不是發散型學的嗎?”
“不管。”瑪蓮嘿嘿笑說:“一心說只是比較難,不是不能學,如果夠暴力阿姊就拼了。”
“我從頭說吧。”賴一心苦笑說:“‘爆訣’,是種隨時可以爆散沖出的狀態,這代表著強大的破壞力、爆發力,可以在一瞬間以最快的速度擊出最大的威力,但一次次的爆擊之間,動作不易連貫、容易有破綻,就算連續快速爆擊,又因炁功耗損過快,會有持久力的問題,所以比較適合能自補炁息的遠攻發散型,如果內聚型想走這條路,確實比較辛苦。”
“接下來呢?”侯添良問。
“仿佛氣體的‘輕訣’,就如同字面上的含意,輕靈流轉,當炁息如氣體般,身體和武器自然輕盈,移動速度會更快,各自特殊效果不提的話,這種法門攻擊力較小,但速度快也是另外一種威力,缺點和爆類似——這種炁息結構松散,欠缺防禦力。”賴一心說:“至于‘柔訣’,如水般柔,能納萬物,特別適合承接與化散力道,攻擊力稍強于‘輕訣’,但速度略慢。”
說到這兒,賴一心頓了頓,喘口氣說:“加上剛剛說的‘凝訣’,這四訣的基本特性就是這樣。”
眾人思索了片刻,吳配睿開口:“那雙修呢?還有三修和四修的嗎?”
“其實所謂的雙修,就是將炁存想在兩種狀態之間,使具有兩種特性,但也無法達到極致,至于兩者的偏重程度,也是由修煉者自行決定。”賴一心說:“所以只能選相鄰的兩訣共修,不可能同修‘爆柔’或‘輕凝’,當然‘爆凝’更不可能。”
“一心!”張志文一臉認真地說:“我想知道哪一種最好!最方便殺妖怪!”
賴一心不禁苦笑,還沒說出話來,侯添良已經笑著說:“臭蚊子,你老是愛問什麼職業最好、什麼練法最好……這不是游戲啦。”
“就算是游戲,也要選自己喜歡的,才玩得長久。”黃宗儒哼哼說:“何況這還不能砍掉重練,你再亂玩看看。”
“你們兩個吵死了。”張志文嘿嘿笑說:“我沒這麼固執,好用的就好,問有經驗的人最快啊。”
“我可沒經驗,還在想呢。”賴一心搖頭,頓了頓說:“其實沒有一定的,這還牽涉到組員的配合,比如宗長專修‘爆訣’,于是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但移動速度就降低了,這時黃大哥修‘輕柔’兩訣,不但可以快速的移動,而且還可以用‘柔訣’承接化力,便于保護宗長,若兩人都修爆,或一爆一輕,相輔相成的效果似乎就降低了。”
“所以說一爆一柔的配合也可以啰?”吳配睿問。
“嗯。”賴一心說:“理論上也可以,實際上不同的組合就會磨合出不一樣的攻防技巧,這還牽涉到默契和創意,不能一概而論。”
“這樣啊……”張志文想想一笑說:“我想黃大哥選的應該不差,我也輕柔吧!”
“這麼快就決定了啊?”其他人吃了一驚。
“宗長不是說越快開始越好嗎?”張志文說:“把炁息的原始狀態改變之後,會增加好大的威力呢。”
“宗長是說——‘想妥之後,越快開始越好’。蚊子哥少了四個字。”吳配睿笑說。
“沒關系啦。”張志文笑說。
葉瑋珊見賴一心有空,插口問:“一心,照你這樣說法,對發散者來說,好像只有爆好用?”
“不是這樣。”賴一心說:“爆比較特殊,它威力最大,但把防禦幾乎完全犧牲掉了,速度也很不穩定。至于輕柔凝這三種就比較有順序感,這三樣一路排過去,是威力漸大,速度漸慢,防禦漸強。”
葉瑋珊遲疑了一下說:“你的意思是,比如修‘柔’的話,攻擊速度會比‘輕’慢,但是威力比較大?而且防禦力也比較強?”
“對,效果不論的話,可以想象成用水柱和氣柱攻擊。”賴一心笑說:“防禦則是水牆和氣牆。”
這樣就很好懂了,葉瑋珊想想突然一怔說:“這樣修‘凝’的話,不就是石柱和石牆?攻防不是最強嗎?”
“但攻擊速度、移動也最慢啊。”賴一心說:“而且‘凝訣’本身不符發散的原始性質,並不易修……這樣還不如直接修爆了,威力更大,還有爆發力撐瞬間速度,只有防禦力遠遠不如。”
“懂了。”葉瑋珊會意點頭。
“呵呵……”一陣笑聲傳來,眾人轉過頭,見黃齊站在門口微笑說:“我學了二十年,還沒一心說得清楚,看來我不用進來幫忙解釋了。”
“黃大哥?”賴一心忙說:“快別這樣說,我們這兒都沒人練過呢。”
“嗯,因為外面人多,宗長正在協助巧雯解釋,要我進來這兒幫忙。”黃齊和藹地說:“不過你說的已經比我清楚太多,看來不用我多說了。”
“不,黃大哥!”張志文忙搶出說:“我需要你的建議,請問你輕柔雙修是比率各半嗎?這種修法好不好用?”
“看個人吧。”黃齊想了想說:“上一代宗長是這樣說……無論內聚、發散,輕柔兩訣混修最通用,至于爆和凝,因為性質特殊,需要付出一點犧牲,而且在某些情況下才會好用,也許需要有人配合、也許需要特殊的環境等等……但如果條件吻合,就有機會強于輕柔兩訣。”
看眾人都在思索,黃齊又說:“你們宗長年輕時脾氣大,所以選了專修爆,威力是很大,但現在可有點後悔,有時候會說當初要是七分爆三分輕,或者輕爆各半,可能好些。”
那個看起來像溫柔大姊姊的宗長,年輕時脾氣很大嗎?眾人不禁都瞪大了眼睛,只有奇雅比較注意實質內容,接口問:“為什麼?”
“移動速度不夠快啊。”黃齊搖頭說:“有時在山里趕路找妖,她飛得居然比我跑得還慢,到最後就開始發脾氣了……”
“齊哥——”門口白玄藍突然冒了出來,正笑著對黃齊說:“你……說什麼啊?”
黃齊一呆,忙回頭微笑說:“沒什麼、沒什麼。”
白玄藍白了黃齊一眼,轉身又出去了,黃齊自不敢繼續說下去,只在那兒轉著眼睛干笑。
“這倒好。”瑪蓮拍手說:“奇雅,我修爆的話,你修啥?”
“你真修爆?”奇雅露出迷惑的表情。
“對呀!”瑪蓮興奮的說:“爆很暴力啊,過癮。”
“那你爆到沒力後,由我保護你嗎?”奇雅皺眉問:“我修凝?不對吧?”
“呃……”瑪蓮開始抓頭,似乎發覺果然有問題。
沈洛年看著這些人的討論,雖然和自己無關,但聽起來確實挺有趣的,原來炁息可以做出這樣的變化,懷真既然說渾沌原息不具備攻擊力和驅動力,是不可能有這種效果了,這些人已經比自己強很多,現在又要變更強,以後若還和他們混在一起,真的只能靠人保護了,想到這兒,沈洛年不禁湧上了兩分寂寥感。
眾人一面討論一面想,一有問題馬上詢問賴一心或黃齊,正是熱鬧。這兒瑪蓮正對奇雅直嚷“爆”,似乎她只對那個有興趣,奇雅則大皺眉頭似乎不知該怎麼處理,那兒張志文似乎已經拿定了主意,正拿著雙手劍比劃,也不知道是幾成“輕”幾成“柔”。黃宗儒則看著自己那面大盾牌凝思,不用猜也知道他一定選“凝”,卻不知會不會附帶上一些“柔”?
賴一心和葉瑋珊也正坐在一旁悄悄商議,吳配睿那小丫頭真不識趣,擠在一旁干什麼?
其實自己的渾沌原息似乎也是可以控制的,過去也從沒想過要替這原息附上什麼性質,但這原息既然沒有攻擊力和推動力,就算附上什麼性質也都沒意義吧?
不過就算沒有攻擊力,要是能便輕、速度變快之類的,似乎也不錯,就不知道能不能辦到這種事情?
試試看?沈洛年這麼一想,渾沌原息倏然產生變化,他突然全身感覺都不對了。他吃了一驚,連忙將渾沌原息恢複原狀,在這一瞬間,本來好端端站著的沈洛年,身子突然古怪地一跳,跟著一個不平衡,身子一歪,只差沒摔到地上。

上篇:第七章 逃跑的技術     下篇:第九章 你排斥殺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