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你們先回去睡覺  
   
第五章 你們先回去睡覺

這時段印下了命令,招呼隊伍整隊出發,這麼一整隊,那六女自然又到了身旁近處,沈洛年不好再問,只好閉上嘴,等著依序往前。
這三百余人,除沈洛年這一小組之外,其他以三十人為一隊,連段印那隊也算進去,一共分成十隊,因為有沈洛年體察妖炁,沒什麼好搜進的,于是隊伍並不拉寬,而是一隊隊依序出發,仿佛一條長蛇。
眾人本被安排在隊伍後段,只在殿後的段印小組之前,而既然都收斂炁息行走,馮鴦也不需要以外炁托著沈洛年,眾人借著變體體能,快步前進,還好森林雖然茂密,但因為枝干實在太過粗大,一般小型的植物又還沒開始生長,所以林間縫隙不小,讓隊伍通過並不困難。
不過這時天色已黑,地上泥土未干,雖然有月光映照,眾人走起來仍難免一腳高一腳低,鞋上滿是泥濘更是不在話下,走著走著,到了C8地圖區域,部隊再度停下,等候沈洛年“繪圖”。
之前沈洛年標點的時候,每個人都安靜地在一旁等著,不敢打擾,不過懷真可不吃這套,湊在旁邊嘟囔說:“原來是這樣喔?還真方便呢……”
沈洛年也不理她,快手快腳地點完交出,部隊很快又開始移動,但剛跑出沒兩公里,沈洛年突然一怔,回頭對著段印打手勢說:“有人。”
段印一聲令下,命令低聲往前傳,整個部隊停了下來,沈洛年走近說:“北邊有一群人正往西南走,似乎沒被追擊。”
這倒奇怪了,沒被追擊的話,為什麼拖了兩日沒出來?段印想之不透,問清了方向,率隊迎了上去。
過不多時,兩方會合,那群共有三十多人,正倉皇地往外奔,看到了這大隊人馬,那股倉皇的心情才稍微穩定下來,兩方會合一問,沈洛年方才知道,這些人之前本是兩組幸存者,也被兩群不同的鑿齒追逐,後來不知為什麼,鑿齒似乎消失了,他們當即嘗試往外逃,跑到一半兩方相遇,快到岸邊時,又和大隊遇上。
段印眼看這群人體力不繼、傷兵過多,旋即帶著他們斜穿往C7區,聯絡島外的船艦派救生艇支援。
等候救生艇抵達的時候,段印走近沈洛年,臉色沉重地說:“看來鑿齒數量不但多,而且還有人統率,我們搜救的路線不難推測,對方應已集合了人手,在前方等候。”
這種事情干嘛來找我商量?我又不懂得打仗,沈洛年莫名其妙,但仍喔了一聲。
“若我是他們,應該會派人到高處了望,等待我們進入陷阱。”段印說:“但他們不知道我們可以先一步知道敵蹤……沈小兄弟,你我兩組到前隊去,越早發現敵蹤越容易應付。”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點頭同意。
不久部隊再次出發,這次沈洛年和段印兩隊組合在一起,排在隊伍前端,這樣說停就停,前隊不至于誤入危險區,缺點是少了探查的部隊,不過反正有沈洛年在,倒也不需要探查。
◇◇◇◇
又繞過了兩區,天色越來越黑,沈洛年突然一舉手,段印跟著舉手,部隊馬上安靜地停下來。
“怎樣?”段印低聲說,幾個留下協同作戰的各宗高手,也紛紛聚了過來。
沈洛年接過透明夾,一面畫一面說:“這邊、這邊、這邊,三個地方,都有……五十個左右。”
“果然來了。”段印皺起眉頭說:“一百五十只長齒人形妖嗎……”他回頭看了看部隊,有點難以決斷。
如果這三百余名變體者都修煉過炁訣,在知道對方布陣方式之後,一隊隊吃過去一定大勝,就算和對方一百五十人硬碰硬,也是贏面居多,但現在隊伍中修煉過炁訣的頂多六、七十人,其中還有二十人保護著沈洛年,這樣可就不是很有把握了。
“對方正緩緩地往這方向搜進。”沈洛年又補了一句。
看來思考的時間不多,段印皺眉說:“我們往A5撤退吧。”
“為什麼?”懷真很不想來來回回浪費時間,插嘴說:“一下子把五十只包住殺光,不是很快嗎?”
反正懷真就算再無禮三分,段印也不會生氣,他馬上解釋:“胡小姐,我們隊伍中,大部分都只是生手,能接近出手的高手只有四十多人……”
“五十多人吧?”懷真歪頭說。
“這隊必須留下保護兩位。”段印搖頭說:“你們若是出事,連救人都辦不到了。”
“符宗的六位留下就夠了。”懷真微笑說:“這十四位紅宗的大哥可以派出去。”
段印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這辦法。
“洛年知道哪兒有妖怪,打起來的時候只要躲好,不需要保護,留幾個人應付意外就好,不需要這麼多人啦。”懷真笑說:“不過你們以多打少可要夠快,另外兩群一定很快就會殺過來。”
自己可不是來冒險的,沈洛年忍不住皺眉說:“安全嗎?”
“萬一危險就往外逃啰。”懷真笑說:“鑿齒討厭海水,跳水里就安全了。”
“真的嗎?你怎麼知道的?”眾人大吃一驚,難怪鑿齒雖然到處搜捕人類,卻一直沒在海邊出現,原來是這個原因?
懷真這才發現失言,她吐吐舌頭笑說:“聽說的啦。”
媽的,周圍為什麼突然湧起一片猜疑和貪婪的氣味?沈洛年四面一望,全身都不舒服,眼看那六名女巫似乎不懂這些,依然是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等著這兒做出決定,沈洛年忍不住往那方向退了半步。
那看來年紀不大的黃宗肖宗長,忍不住開口說:“難道胡宗……有白澤圖真本?”
這話一說,那種氣味更濃了,還多了點緊張和專注,似乎都在等懷真回答。
懷真目光一轉,笑著說:“怎麼可能,你們想到哪兒去了?”
不過喜欲之氣似乎蓋不掉貪婪的念頭,懷真說的話難得沒什麼效用,眾人仍遲疑著,誰也沒說話。
過了幾秒,沈洛年見沒人開口,他忍不住咳了一聲,在夾上畫:“對方到這兒了。”
段印回過神,又看了兩人一眼,這才看著平傑說:“咱們先對付鑿齒,平宗長意下如何?”
“如果確定沈小兄弟安全,我們當然願意出力。”平傑晃著他那大掃把頭,點頭說。
“那就這麼做,能殺多少算多少。”段印說:“就算我們回去集結人手,對方下次說不定也更多人,還不如有機會就出手……部隊集合!”
當下段印下了命令,部隊這次仍分成三組,目標是敵方三隊中最西面、也就是最靠海邊的那一群包抄;而准備接近迎敵的五十余名高手,則平均分到三組里面,帶頭往前沖殺,其他隊員則在後面尋機攻擊,務必要在敵人來襲之前,解決掉這五十只。
之後如果損失不大,將直接與對方的一百只搏斗,如果損失太大,或者沒法順利鏟除那五十只鑿齒,則馬上往西面海洋撤退……言下之意,他已經相信了懷真的說法。
計議已定,沈洛年最後再標一次對方三隊的位置,這時對方的移動方式已經很容易推測,部隊立即分成三個方位,布置成口袋模樣反包圍,等著對方接近,而沈洛年這一組,則隨著最接近海岸那一隊後方,以便逃命。
等眾人布置妥當,又等了大約二十分鍾,不用沈洛年提醒,埋伏的斥候已經弄清楚了對方的位置,只聽段印一聲低嘯,眾人炁息同時爆起,對著鑿齒殺去。
三百多人欺負五十只鑿齒,果然是秋風掃落葉,何況其中還有五十多名高手,這些高手一對一應付鑿齒都頗占上風,更別提身後還有幾百道劍炁支援,只不過幾分鍾的時間,鑿齒死傷慘重,連逃都沒法逃。
但是另外兩隊鑿齒畢竟在不遠的地方,很快就運足妖炁沖來,這時外側的短劍部隊,回身劍炁亂發,把首先趕到的五十多名鑿齒逼在外面,等另外一批趕到的時候,被圍攻的鑿齒已全數死亡。
那百名鑿齒連聲怪吼,拿著盾牌對著眾人沖,段印等人連忙往前迎上,兩方混在一起大亂斗,一轉眼兩方都躺下不少人。
整體而言,人類這方是占上風,但能和鑿齒正面抗衡的人數不夠,亂戰之下,難免有些生手被追得四處亂逃,甚至受傷,外圍隊伍因此也沒法把助攻的角色發揮得很好,所以一時三刻之間,這場仗還打不完。
和懷真等人躲在一株大草葉之後的沈洛年,也正看著不遠處的戰場,那兒人類和鑿齒兩方都倒下了不少,雖然在感情上人類和他比較親近,但也只是親近一絲絲而已,對他來說,看兩邊誰倒下哀號都不怎麼愉快,若是直接殺了就罷了,偏偏戰場上真要死還沒這麼容易,被打趴打傷一時不死,一面往後退一面冒出滿身怨毒恨意的倒是一大堆……
想了想,沈洛年突然說:“我不喜歡這樣。”
“怎麼了?”懷真問。
“只是救人不需要這樣。”沈洛年說:“這仗打得沒意義。”
懷真妙目一轉,笑著說:“可是對大多數人類來說,鑿齒是敵人。”
“那我不管。”沈洛年說:“他們既然怕海水,就不會出去,干嘛找他們打架?”
“那你想怎麼辦?”懷真詫異地說:“不救人了嗎?”
“我們兩人去就好了。”沈洛年說:“人少也容易繞……馮鴦姊,我們倆先走一步,你們若是也想上去助陣,就去吧。”
懷真微微一怔,卻也不禁認同沈洛年的想法,有沈洛年在,要領人繞出來並不困難,只要能避免和妖怪沖突,人多反而不必要,正想點頭的時候,馮鴦已經睜大眼睛說:“我們答應了要保護你呀,為什麼突然想走?”
“我沒興趣一路打仗,而且那些人……反正我不想這麼多人走。”沈洛年總算把“那些人看了有點煩”這幾個字吞下沒說出口。
“不喜歡人多,那就我們八個人去呀。”馮鴦笑著說:“總不會比要救的人還多吧?萬一出了意外,我們還可以帶著你們兩位跑。”
這話倒也沒錯,三百人太多,八個人確實稱不上多,但自己和懷真去冒險無所謂,若有危險,懷真大不了恢複原形叼著自己逃命,至少兩人能自保,多拖這些人去可就……
沈洛年正想拒絕,卻見懷真點頭說:“我也覺得她們跟來不錯,一般殺性不大的妖怪,不會對我們產生敵意。”
這話一說,馮鴦等六名女子彼此互看一眼,似乎對懷真知道此事,有點吃驚。
“那就走吧。”沈洛年也不堅持,看著還在打仗的那方向,嘖了一聲說:“直接偷溜會不會被罵?”
“留個字吧。”懷真以指代筆,刻入前方的綠色大草莖,寫著大字——“我們去救人,你們先回去睡覺吧!”
就寫這樣嗎?沈洛年正不知道妥不妥當,卻見懷真似乎挺滿意地點了點頭說:“快,你簽名,當作你寫的。”
“簽什麼名?走吧。”沈洛年瞪了懷真一眼,拔腿就走。
“小氣!”懷真嚷著追了上去。
符宗六名女子不禁莞爾,人人掩嘴輕笑,也跟了上去。
◇◇◇◇
只帶著這少少的七人,想避開妖怪自然是容易不少,雖然沈洛年沒有分區地圖,但是也領了張全島大地圖,偶爾請馮鴦她們飛上高處往下望,勉強也能分辨位置,八人行動很快,沒過多久就穿過五區,剛進入該是C3的地方,沈洛年馬上感受到一群人類的炁息,他立即停了腳步,把注意力集中過去。
“有了?”懷真問。
“嗯,不少人。”沈洛年說:“不知道被什麼困住……他們附近好像只有一只妖怪,雖然感覺挺強,但怎能困住這麼多人?”
這確實很奇怪,若對方超乎想象的強大,那些人早應該被殺光。若沒這麼強,一只又怎麼能困住一群人?至少也該有機會逃跑才是,沈洛年想來想去想不清楚,還是只能接近看看。
沈洛年感受到的地方接近D3區,那已經算比較接近島嶼內圈的地方,道息比外圍又濃了些,有強大的妖怪也不奇怪,只不知道到底有多強?
八人一面繞過妖怪,一面向著那個方向接近,直到翻過一座山丘,眼前出現一塊詭異的山坳,山坳里面只長著一種粗藤植物,而不知怎麼長的,那植物居然有點像個巨大矮桌般,就這麼落在山坳中央。
且不管那怪植物,人呢?沈洛年明明感受到人類的炁息就在這附近,為什麼沒看到人?而且不只是人,那股妖炁也在這附近……不過接近之後,不知道為什麼,那股妖炁的位置反而變得不大穩定、難以分辨。
“下面嗎?”懷真側著頭說。
“下面?”沈洛年疑惑地問了一聲。
“下去就知道了。”懷真眨眨眼說:“這叫‘閉棘’,有點小麻煩。”
“閉棘”?沈洛年一面往下走一面觀察,這才發現這植物果然古怪,它底下由十來根數人合抱的巨大莖干分立,支撐著十公尺上方一片密密麻麻、不透星光、微微隆起的藤蔓屋頂,無論上面下面,都由許多條比人還粗的帶刺枝條所纏成,遠遠望去,仿佛一間有許多支柱、但沒有圍牆的綠色巨大平房。
這大片屋頂至少有百公尺寬吧?好像個很舒服的大房子,那些人似乎就在這房子里面?沈洛年正想走進去看看,懷真卻一把拉住他說:“等一下。”
沈洛年一怔停下腳步,上下仔細一看,他這一留神,果然感受到眼前這大片植物中,似乎隱隱流動著妖炁,沈洛年一驚說:“這是妖怪?”
“對。”懷真說:“‘閉棘’,人或獸走入,會被它關起來,慢慢消化。”
“啊?”沈洛年吃驚地說:“那里面豈不是關了好幾十人?”沈洛年換了幾個角度看,卻始終找不到人。
“中央那株大柱吧。”懷真說:“應該包在里面。”懷真突然走到一旁,抱起一大塊土塊往里面滾去。
那大土塊剛滾入數公尺,突然周圍十來片帶刺樹網交錯翻起,從四面八方向著那端包去,只一瞬間就把土塊包得密密麻麻,但過了幾秒後,閉棘似乎注意到那並非生物,四面荊條往內一擠,荊條一合,土塊被擠碎成粉末散入下方,樹網才慢慢往外散開、翻落。
那幾個年紀較輕的女巫不禁輕呼了一聲,剛剛若不是懷真阻止,她們也會跟著沈洛年往內走,也許現在也被包成一團了。
“這樣的網,不難打破吧?”沈洛年上下看著。
“被攻擊的話,它會瞬間集中妖炁抵禦,除非很多人同時動手,它才會顧此失彼。”懷真好笑地說:“這兒倒需要比較多人手。”
自己把剛剛那三百多人甩掉,倒是錯了?沈洛年雖不怕妖炁,但是這麼粗大的枝條,他可也不知該怎麼對付。
符宗那幾名女子這時湊在一旁,唧唧咕咕地討論了幾句,馮鴦走近沈洛年和懷真身旁說:“上面也有危險嗎?”
懷真微微一怔說:“不知道。”
“上去試試?”馮鴦問。
這附近似乎沒有別的妖怪,用一些炁功應該也沒關系,沈洛年無所謂地點了點頭,馮鴦等六人圍上,禦炁托起兩人,其中那個最小的小露還帶上了一團土塊,將土塊對著那片綠色平頂扔過去。
土塊砸上平頂滾動了幾下,又順著那有點傾斜的坡度往外滾,一路滾出屋頂、摔落地面。
“上面好像安全欸?”懷真有點意外地笑說。
“那到中間去。”沈洛年說:“那些人在中央。”
八人禦空飄飛,到了中央,沈洛年說:“我先下去看看,有問題你們隨時拉我上來。”
馮鴦吃驚地說:“洛年小弟,你沒引炁,有事情危險。”
“我來吧。”懷真吃吃笑說:“那種慢騰騰的東西還抓不住我。”
在馮鴦眼中,懷真一樣沒引炁,並不比沈洛年好,她正訝異,卻見沈洛年點頭說:“確實,你去吧。”
卻是沈洛年突然想起,懷真動作確實是自己見過最快的,若真有什麼藤蔓網翻上來,八成包不住她,最不濟就是現形,也不用太擔心。
但見沈洛年這麼容易就同意,懷真又不滿了,嗔說:“你都不會擔心一下的喔?”
“擔心什麼?”沈洛年翻白眼說:“不然我下去。”
“算了。”懷真哼了一聲,妖炁極快速地一振,穿出了馮鴦的外炁,飄下下方那微微隆起的綠色穹頂。
因為懷真的動作非常快,妖炁一放即收,除沈洛年之外,馮鴦等人完全無法察覺,所以當發現懷真穿過外炁圈,馮鴦還真吃了一驚,忍不住咦了一聲。
懷真落下穹頂,四面走了走,還跳了跳,果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她隨即對上面招手說:“下來吧。”
七人落下,懷真還在稱贊:“你們也挺厲害的,居然想到上面是安全的。”
馮鴦笑著說:“小露說,這妖怪既然把抓到的人都包去中間,上面要穿過一層樹牆比較麻煩,建議我們試試。”
最小的那個女孩這麼聰明嗎?沈洛年看了一眼,對她點了點頭,小露和沈洛年目光一碰,隨即不大好意思地轉開頭,和別的女子相對偷笑。
“那些人應該在下面。”沈洛年走了幾步,突然停下說:“這下面有幾十個人喔,似乎是散開的,應該不大擠。”
“我們試試好嗎?”馮鴦突然說。
沈洛年連忙點頭,他可不知道該怎麼辦,總不能用金犀匕往下挖,這下面至少有一公尺厚,用金犀匕不知道要挖到哪一天,有人要想辦法,那是大大的好事。
馮鴦先請沈洛年退開兩步,六名女子商議了一下,轉回身,同時將右手舉在胸前,倏然一片外炁往外大片散開,不知道她們要做什麼。
沈洛年也是這時才注意到,她們散出外炁的器具,竟是右手食指上戴著的黑色金屬指環,難怪一直沒注意到她們使用匕首之類的東西,但這樣不就沒有尖銳、彙聚的凝聚效果了嗎?
不只如此,葉瑋珊、白玄藍使用的方式是凝聚壓縮,增強外炁的爆發力,並以之攻擊,這些女子外炁運用的過程中,卻完全沒有凝聚壓縮的動作,只散出在空間中,做出詭異的組織變化,並漸漸連合成一個用外炁編織的顛倒圓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懷真拉著瞪大眼睛的沈洛年退開兩步,低聲說:“別猛看了,她們不是道武門的,使用的是咒術。”
“啊?”沈洛年吃了一驚。
“她們和你一樣,並非變體引炁,而是麒麟換靈,只是換的比率很低,所以很像變體引炁的人。”懷真說。
竟有此事?沈洛年詫異地說:“一樣是換靈……為什麼她們可以用外炁?我就沒炁可用。”
“那是麒麟之炁,因為引入人體才帶了人類的炁息感。”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說:“你也有啊,鳳凰之炁就是渾沌原息,只不過鳳凰的沒攻擊力,所以我才說讓鳳凰換靈,對人類沒什麼用……若你當時選時間變少,還有點小用,都怪你啦!人家等了三千年,就是被你害的!”
又開始算老帳了,沈洛年悶哼一聲,不再理會懷真的聒絮,只望著六女凝成的倒立圓錐,卻見那兒氣氛迅速轉變,似乎正逐漸地變異,而六女口中吟詠哼唱著,右手隨著歌聲輕輕比劃,那團外炁逐漸成型,在空中開了一個怪異的開口。
倏然六人同時一揮手,一股燙人的熱流無端端從那大圓錐頂出現、聚集,跟著在圓錐束縛下,凝成一個比人稍寬的滾燙熱柱,對著正下方直沖,一眨眼就把這綠頂燒破一個大坑,還不斷往內深入,四面延燒,熱風激起的氣流不斷往外卷,迫得人直冒汗。
很快地底下大量妖炁彙集,抵擋著這股熱焰,若單論妖炁,這閉棘可比鑿齒強大許多,但也不知道是因為這股焰火太熱,還是敵不過六人合力,很快地下方燒出了一個大洞,不斷往內延伸。
“其他的狀況下,這法門能用來攻擊嗎?”沈洛年低聲說:“雖然威力不小,但是在上面凝聚外炁時,別人早就躲開了吧?”
“傻瓜。”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有多少人能感受到那麼稀薄的外炁?這法門如果用來偷襲,可不好躲。”
“道武門不是也會用類似的法門聚集道息嗎?”沈洛年又說:“怎麼說她們一定不是道武門的?”
“聚炁、引炁,確實都是道武門的道術,不過看樣子也快失傳光了,沒剩下幾招。”懷真說:“道術和咒術都以外炁施術,確實有類似的地方,不過道武門可沒辦法找麒麟來換靈。”
兩人對話的過程中,紅色熾焰不斷往下燒融,很快地燒開了個一公尺寬的大坑洞,直穿到底下,馮鴦輕輕一喚,六女同時收手,編織在空中的外炁圓錐倏然消散,那不知從哪兒引來的焰火也跟著消失無蹤。
可以了嗎?沈洛年和懷真同時走近,往下觀察,透過仍有點灼熱的空氣,果見下方一群人正詫異地抬頭往上看,似乎不明白頭頂為什麼突然被燒開一個大洞。
“快上來!”沈洛年對下面招手。
其實不用呼喊,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禦炁飄起,一個個往上穿出,但此時閉棘的妖炁突然大量彙聚到這洞口,周圍燒成焦炭的地方開始剝落,似乎又准備合起來。
幾個沖出的人見狀大驚,連忙用武器急砍,但這麼和妖炁硬碰硬,砍的效果卻也有限,眼看再過片刻,洞口說不定又被封起,馮鴦等六女商量片刻,又聚在一起,打算再多燒一個洞。
“等等。”沈洛年搖頭阻止了六人,走到洞口邊蹲下,兩手扶著洞口,他以心念控制著濃稠凝聚的渾沌原息,順著洞緣往外透出,泛成一圈,這麼一來,閉棘的妖炁一接觸原息馬上消散融入,這洞口自然也合不起來,還因為妖炁消融,枝干萎縮,讓洞口變大了些。
不到幾分鍾,里面關著的四十多人,統統放了出來,其中還不乏高手,眾人七嘴八舌地詢問,但馮鴦雖然和氣,卻除了笑之外,其他事情都不大清楚,沈洛年身無炁息,出現在這兒雖然古怪,但他一副懶得說話的模樣,也沒什麼人想找他攀談。
懷真周圍卻是圍滿了人,雖然她十句里面倒有八句在開玩笑,不過眾人也不在意,沒多久,一大群男子就只顧著圍著懷真諂媚,也不管這兒並不安全。
懷真倒也挺享受這種氣氛,正隨意地一面胡謅一面到處撩撥,惹得每個人心里發癢,突然看到沈洛年正在瞪眼,她噗嗤一笑,一轉話題說:“這附近妖怪不多,你們收斂炁息往西北走,別分開,很快就可以到海邊,我們還要繼續去救人呢,以後再聊。”
這話一說,一半是轟然應諾,另一半卻是拍著胸脯想做護花使者,懷真搖搖頭,看沈洛年與六女已經在旁等候,她隨口告別了幾句,輕輕推開眾人,走到沈洛年身邊吐吐舌頭說:“干嘛這麼臭臉?這不是來了嗎?”
沈洛年倒也沒生氣,只是被那股色欲之氣熏得渾身都不舒服,而且這群人中沒有賴一心等人,也讓他有點失望,他也不多說什麼,搖頭說:“走吧。”繼續向著地圖下一區奔去。
◇◇◇◇
沈洛年等人一動,雖然大多數人聽話地往西北走,但也有人不死心地跟著追,不過馮鴦等人知道沈洛年的心意,主動收斂著炁息,在森林中三轉五轉之後,那些人很快就被甩開。
之後,就沒再遇到其他受困的變體者,八人一路繞到了當時上岸的地方,發現已經將整個島嶼外圍繞了一圈,才停下腳步。
賴一心和葉瑋珊他們,若不是死了,就是陷在更里面的地方,如果里面很多鑿齒、閉棘那種妖怪,那可真有點麻煩。
看沈洛年望著島內發呆,懷真湊在沈洛年身旁,看看天色說:“挺晚了喔。”一面望了望六女示意。
沈洛年一怔,看看馮鴦等人,果然臉上都帶著倦意,不禁有點抱歉,點頭說:“大家休息吧,明早才繼續。”
馮鴦等人同時松了一口氣般地笑了出來,這才輕松起來,聚在一旁笑著聊著,仿佛出來玩的一群姊妹。
沈洛年傍晚休息時沒吃東西,他拿下背包對懷真說:“你這陣子吃什麼?”
“沒吃。”懷真搖頭說:“我不需要進食,吃東西只是吃好玩的。”
“我可不行,看看這能不能吃。”沈洛年研究著手中那包野戰口糧,據說這東西可以變成熱騰騰的飯,倒不知該怎麼處理?
見沈洛年在月光下翻弄著那包鋁箔包,符宗那兒年紀最小的女子突然站起,走過來對著沈洛年微笑伸手,卻不發一語。
沈洛年一怔,見她望著自己手中的野戰口糧包直笑,沈洛年呆了呆,任她取去,女子一笑轉頭,往海邊走去,不知干什麼去了。
這是干嘛?沈洛年正迷惑,馮鴦卻走了過來笑說:“讓小露幫忙吧,那個要水才能加熱,我們傍晚也研究好久,你們倆一包就夠了嗎?”
“夠了,懷真不吃。”沈洛年說。
“馮姊,來坐。”懷真親切地拍拍身旁說。
姊個屁!你這萬年老妖好意思叫人家姊?沈洛年暗暗好笑,不過懷真總不能叫人家妹子或娃兒,也只好這樣叫了。
馮鴦笑說:“不打擾兩位嗎?”
“不會、不會。”懷真笑說:“我有事情想請教你呢。”
“怎麼啦?”馮鴦坐下,也笑咪咪地說。
“你們干嘛和道武門的人混在一起呀?”懷真笑說。
馮鴦一怔,訝異地說:“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是?幫我們跟他們說說吧。”
“說什麼?”懷真倒聽不懂了。
“我們說不是,他們硬說我們是啊。”馮鴦難得地皺起眉頭,有點委屈地說:“還要我們派人出來幫忙,可是那種打斗法,我們不會呀,後來就要我們保護洛年小弟啰。”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和懷真對看一眼,都覺得有點好笑,沈洛年正暗暗搖頭,懷真已經接口說:“如果你們不出來,那他們會怎麼對付你們?”
“沒有啊。”馮鴦說:“他們就一直說我們該出來,就只好來了,還幫我們取個符宗的名稱。”
這些大姊也未免太好欺負了,洛年忍不住瞪眼說:“不想出來就不要出來啊。”
馮鴦一驚,有點畏懼地看著沈洛年說:“我們……不習慣吵架。”
沈洛年倒是一呆,這大姊也好幾十歲了吧,怎麼有些地方還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孩?
懷真倒已經想清楚了,搖搖頭說:“大概道武門派去的說客,天生對樂和之氣比較有抗力,而她們彼此互相感染開心慣了,遇到的人都對她們很好,不習慣應付這種人,馮姊,你們一群女巫盡量不要分開,只有一個人的話,效果便弱了。”
“我們知道盡量不要分開……樂和之氣是什麼?”馮鴦說。
“就是你們這種氣質。”懷真笑說:“應該是做了什麼儀式或動作之後,才取得這種氣質和能力的吧?”
“你真的都知道耶。”馮鴦詫異地看著懷真。
“這次的事件結束之後,你們別趟渾水了,早點回去,守好神體。”懷真笑容收起說:“短則數月,長則一年,天地必有異變,你們這族守了他三千多年,他一定會報答你們的。”
“什麼三千年?誰報答我們?”馮鴦迷惑地說。
“你們的神啊,麒麟。”懷真笑說。
“麒麟……”馮鴦似乎不大相信,遲疑地說:“那不是漢人的神獸嗎?”
“我就只說到這樣了。”懷真眨眨眼說:“信不信就由你啦。”
馮鴦呆了數秒才說:“可以回去的話是最好了,可是我們不知道怎麼回去……這兒離云南很遠吧?我們也飛不過大海的。”
懷真一愣,推了沈洛年一把說:“這交給你了,怎麼辦?”
干嘛交給我?沈洛年瞪眼低聲說:“喂!關我屁事!”
“別這樣啦。”懷真低聲說:“她們的神,說不定和我有交情,幫點忙。”
“嘖。”沈洛年不是不幫,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幫,只好對馮鴦說:“我也不想在這多留,等救了人之後,我們一起想辦法離開。”
“好啊。”馮鴦高興起來,忙說:“謝謝、謝謝。”
“別急著謝,還不知道能不能成。”沈洛年忙搖手,到時候只能去拜托劉巧雯看看了,不過總門的人會這麼容易就答應嗎?
過不多久,小露笑吟吟地拿著熱好的食物過來,沈洛年剛接過還沒道謝,小露已笑著跑開,沈洛年也就罷了,低頭研究起食物。
沒想到在野外還能吃到熱騰騰的米飯,雖然吃起來似乎也不怎麼樣,總也差強人意,沈洛年拿著里面附上的湯勺,一口口吞,一面挑開混在糯米內的紅豆,突然懷真目光一轉,望著南面說:“那邊怪怪的。”
不久,沈洛年也感覺到了,不只沈洛年,連馮鴦等人都緊張地站了起來,似乎有一大群妖炁正一面沖突一面往這方向跑,而且速度十分快,看來不用多久就會到這附近。
這是怎麼回事?沈洛年顧不得才吃到一半,連忙背起背包說:“快躲。”
但這兒是海岸,雖不是一片平坦,卻也沒什麼地方好躲,眼看對方越來越近,懷真神色也凝重起來,她突然開口說:“後面追趕的是鑿齒,我們到海里去。”
眾人還沒來得及回答,突然森林中轟隆隆地沖出了十幾只高達三公尺、牛頭人身的巨大人形妖怪,正大跨步地往外奔,而後面百多名鑿齒則是一面怪叫一面追,牛頭人身子十分沉重,每一下踩到地面都是一個巨大的腳印,但速度卻是不慢,兩方都運足了妖炁,一眨眼就奔出了森林,而他們哪兒不跑,正對著沈洛年等人沖來。
媽啦!這群混帳牛不能換個方向嗎?沈洛年心中暗罵,嘴巴可沒空抱怨,當下扔下晚餐,帶著眾人向海邊奔了過去。

上篇:第四章 都是息壤不好     下篇:第六章 你都不會吃醋啊?